第八十四章 ?折一截桃花枝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这几日的安平县,热闹非凡。
  县里的百姓,都好奇而敬畏的看向东山方向,那平日里被他们忽视的低矮小山,竟是突然拔高万丈,有仙阙于山顶云雨中若现。
  百姓们哪懂的什么修行盛事,只觉得是有仙人降临安平县,带来了福泽。
  而安平县的确比往日要热闹的多,县中的茶馆酒楼客栈,家家爆满,来自外地的江湖游侠纷纷聚集于此。
  茶楼说书人唾沫横飞,时不时的有叫好声传开。
  大抵上都是说一些什么黄榜上赫赫有名的天骄的事迹,什么大周萧二七,闯荡江湖时曾一刀破甲三十六,这里的甲,指的是五品化甲武修,什么大楚吴媚娘巾帼不让须眉,于沙场五品战鬼方三品而不死。
  各种各样的事迹,说的江湖客们心潮澎湃。
  “老先生,听说这次稷下学宫之所以会立在安平,是那位罗大将军挎刀杀入皇宫为他儿子讨来的机缘,那你说说那将军之子,能否有机会成功入学宫?”
  有江湖客好奇问道。
  说书茶楼的老先生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从山上传回来的信纸。
  捋了捋胡须,眯眼大笑。
  “好好好……”
  “东山有径桃花飞,不教胡人入宫阙!”
  “老夫刚得到消息,落红公子一人一剑,于稷下学宫的登梯路上七遇胡人天才!”
  “连杀七位金帐王庭的胡人天才,石径血流如飞瀑!”
  “其中一位六品,六位五品!而落红公子自身登梯前不过八品剑修而已……此等战绩,不弱那些黄榜上的天骄啊!”
  这位说书人目露精光,赞叹万分。
  底下的江湖客亦是听的如痴如醉。
  更是有江湖游侠面色激动,“我辈男儿,就当策马杀胡人!罗将军塞北挡百万胡军,杀的胡人不敢逾越雷池,如今,将军之子,挥剑斩胡人,断了这些与我等大夏男儿抢夺机缘的胡人,当真是我辈楷模!”
  底下,叫好声亦是如雷贯耳。
  说书人捏着胡须,若有所思,似乎知晓说些什么才更有人听。
  抿了口茶,道:“且让我们好好说道说道落红公子如何弄那金帐王庭的霹雳女娃拓跋冰的故事。”
  “咦?这么刺激?老先生快讲!”
  “讲的好,定赏!”
  ……
  罗府。
  陈管家安静的坐在荷花池畔,锦鲤在静静飘雨水面的荷花间乱窜,惊起一圈圈的涟漪。
  罗小小抱着果盘在吃着水果,有刚摘的剔透荔枝,也有硕大的鲜红杨梅。
  红袖则是时不时的拿手帕给罗小小擦拭嘴角。
  而陈管家身前,小豆花抿着嘴,扑灵的大眼睛中带着几分倔强,跪在地上。
  气氛有几分古怪和严峻。
  “你想学剑?”
  满头白发的陈管家看着小豆花,有几分诧异,道。
  小豆花抿着嘴,小拳头攥的很紧,嘴巴被吓的打哆嗦。
  她知道这陈管家是一位高人,很高很高的人,她很害怕,很畏惧,害怕唐突了高人。
  她知道修行很苦,可是她不怕吃苦。
  “嗯!”
  小豆花郑重的点头。
  “你学剑是为了什么?”
  陈管家喝了口茶,问道。
  “我知道!”
  一边罗小小塞了口杨梅,酸的眼睛都眯成了缝,但还是不忘抢答。
  “豆花姐姐应该是想要学剑,好不被我哥欺负!我哥天天欺负豆花姐姐,我都看不下去了!”
  “豆花姐姐别怕,有我呢!”
  “我哥若是欺负你,我……陪你一起学剑,以后一起打他,咱们两个人,定能打过他!”
  罗小小吐出杨梅核,兴奋说道。
  有罗小小这么一掺和,小豆花倒是没有那么紧张了。
  “你学剑,是想报仇么?”
  陈管家温和的看着小豆花,道。
  “你的事,我知道,你本是京城姚御史家的闺女,三个月前,姚御史弹劾宇王,却遭诬陷,落得个满门抄斩的凄惨下场,不过,张首辅救下了你,你也因此有命从帝京流浪至安平县。”
  陈管家徐徐道之,将小豆花的来历说的清清楚楚。
  小豆花顿时惊愕抬头,不过,也没有意外,在得知罗府的真正实力后,她也知道她的来历定然会被知晓。
  事实上,她的来历若是不清楚,也入不了罗府。
  只不过,她不清楚的是,原来她能活,是张首辅救下的,那位传闻中的布衣儒相。
  “对,我想报仇。”
  小豆花点头,不知道何时眼泪不断滚落。
  陈管家叹了口气:“还以为你这般懦弱的性子,并不会想着报仇……”
  “想学剑,可以,不过你这懦弱性子更适合做个安稳的厨娘。”
  然而,小豆花却是倔强摇头,眼眸中有着坚毅。
  今日入坊市买菜,在长街上见得了京城的仇人策马,隐藏在心底的仇恨不由发芽。
  “罢了,我先探一探你的天赋吧。”
  陈管家站起身,白发飞扬,踱步来到了跪在荷花池畔的小豆花的身前。
  伸出手,两指并拢成剑指,抵在了小豆花的天灵盖中心。
  蓦地,有风起。
  吹起陈管家身上青衣,吹皱平静池面。
  尔后,陈管家收起剑指,扶起了小豆花,有几分恍惚,有几分怅然。
  许久,才是回过神,笑道:
  “我家公子差个养剑抱剑的剑侍,你可愿?”
  ……
  宫阙之巅。
  夫子怔了怔,镇北王这话问的……就很突然。
  尔后,他笑了笑,没有回答镇北王的话。
  这话,不好回答。
  即使他再超然,这等话亦是不能随便说。
  夫子看着被沸水冲的不断浮沉的茶叶,捋了捋胡须。
  “先让罗鸿入老夫的小楼……镀镀金吧。”
  镇北王闻言,顿时喜笑颜开,眼角的皱纹都宛如小蛇摆动不止。
  他又在怀里掏了掏,再度掏出了一包茶叶,毫无烟火气的拍在了桌上。
  夫子瞥了一眼,哑然失笑。
  而镇北王则是眯着眼,扭过头看向云雾缭绕的宫阙之下。
  能够让夫子松口,看来自己这孙儿的天赋……或许真的很不一般。
  “唔,学宫百炼梯最后一关了,罗鸿遇到的是完颜烈火,黄榜是不分国籍,此子能排黄榜第三十六还是很强的……”
  夫子喝着茶,说道。
  镇北王眉宇一挑,大大咧咧的靠着椅子,不屑道:“完颜姓?被老子当年像是追狗一样追着砍的垃圾一脉?”
  “我孙必胜!”
  你这又是什么逻辑?
  夫子翻了个白眼,懒得说话。
  你是你,罗鸿是罗鸿。
  七品杀黄榜五品?你哪来的这么强烈的自信?
  ……
  桃花林间,罗鸿白衫染了血,红的娇艳。
  他躺在地上,体内的剑气运转飞速,不断战斗,不断恢复,他的精神紧绷到极致。
  连续七次都遇到金帐王庭的天才,每一次都是苦战,罗鸿明白,他被安排了。
  “再往上应该就是稷下学宫的宫阙了……大概,也许,我遇到的还是金帐王庭的,金帐王庭来的天才,只剩一位,应该就剩被我扒拉了一下的那个。”
  “新仇旧恨啊。”
  罗鸿嘴角咧开,拄着地蛟剑站立起来,他往石梯上行走,天地元气汇聚而来,很快,身上伤势飞速的恢复,运转狂暴剑气过度的经脉也恢复过来。
  七品势剑的修为有了不小的提升,虽然距离六品还有些差距,但是……快了!
  毕竟,他罗鸿修行至今很短。
  战斗果然是最佳的提升实力的办法。
  实力越强,做坏事也就越有底气。
  罗鸿背负古剑,仰起头,看着云雾往两侧分开,露出了倾斜石径。
  石径之巅,距离那宫阙近在咫尺。
  而罗鸿眺望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宫阙前的桃花林中,一道如火般的人影伫立宫阙门户前。
  完颜烈火伫立着,眸光冰冷,盯着云雾散开的石径下端,有几分恍惚。
  死了,全死了。
  金帐王庭来参加稷下学宫招生考核的天才,死的只剩他完颜烈火一人。
  其余的,全被罗鸿所杀!
  当完颜烈火登临石径之巅,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彻底懵了。
  下一瞬。
  杀机弥漫,激荡在最后一段石径的每一块青石上。
  怒火冲霄,仿佛染出天穹半片火霞。
  石径上。
  滔天杀机让罗鸿怔了怔,尔后咧嘴一笑,取出人皮册子,写下完颜烈火之名。
  “要杀我罗鸿的人那么多,你算老几。”
  罗鸿轻笑。
  尔后,抬起手,折下石径旁的一截桃花枝。
  从怀里取出了半截面具。
  嘴角一挑,轻笑。
  负古剑,袍染血,迈步登云梯。
  入宫阙的一战,那便,少点狼狈,多点强势吧。
  PS:周一,求票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