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 夫子弟子,谁爱当谁当【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一片柔软的被压烂的桃花,谁能想到竟是可以如锋锐无比的剑片,破开天灵盖,漫入脑袋,绞碎脑海,使得一位一品高手,瞬间毙命!
  这等手段,比之摘叶飞花,要更加让人悚然的多。
  李修远青衫飞扬,面容上带着微笑。
  完颜车古则是瞪大了眼,眼眸中带着不可置信,而这份不可置信彻底的凝固,成为他留在世间最后的痕迹。
  咚。
  完颜车古的身躯无力的扑倒在地,没有流血,可是生机已经被斩断,彻底殒命。
  桃林间,起风了。
  李修远的青衫被吹的飘扬不已,他在桃花间,人笑如花般温润。
  镇北王看着李修远,若有所思。
  他似乎在思考这位李状元,为什么会出手帮住罗家。
  完颜车古临死前所说的话,的确是有几分道理,尽管天榜一甲子一更迭,但是一位天榜一品高手,对于任何一个王朝而言,都不是可有可无之辈。
  因而,杀了一位一品高手,哪怕是夫子弟子亦是会麻烦缠身。
  李修远为什么要帮他?
  镇北王一时间没有想明白,不过,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本来他镇北王也没有打算忍气吞声,哪怕拼着撕破脸,他也会拍死完颜车古,威胁他镇北王,真的是能耐啊。
  罗鸿倒是有几分可惜的看着完颜车古的尸体,没能亲手杀掉,罪恶应该要减半再减半……
  不过,这样也好,冒着风险杀一位一品,罗鸿也保不准会不会被反杀。
  一品高手,那都是江湖之巅,深不可测的存在。
  “孙儿莫怕。”
  老者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罗鸿。
  他拍了拍罗鸿的肩膀,有几分感慨,一转眼,当年那小屁孩,就已经长这么大了。
  如此玉树临风,儒雅随和,与他年轻时有几分相似。
  罗鸿看着老者,笑了笑。
  镇北王么?
  不管如何,这一次能出现在这儿,为他罗鸿出头,这个情,罗鸿认了。
  “孙儿,快入宫阙吧,入了宫阙便是稷下学宫学子了,等会的笔试好好答,若是拜入夫子门下,天下儒生都会敬你七分,你未来的路也会好走很多。”
  镇北王笑眯眯道。
  罗鸿闻言,倒是心中一咯噔,拜入夫子门下……怕是会让他的反派事业越发的艰难吧?
  毕竟,夫子弟子这个头衔有点唬人,夫子弟子怎么可能会做坏事?!
  一时间,罗鸿心中思绪万千。
  镇北王自然没关注罗鸿的古怪面色,看了一眼飘然而至的李修远,点了点头。
  身躯化作流光,一跃出东山,仿佛脚踩云层,腾云驾雾离去。
  镇北王离去,那握着银枪的袁瞎子也转身下山,死了一位一品了,好吓人。
  罗鸿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镇北王,深吸了一口气。
  “不用看了,镇北王若是没暴露也就罢,暴露了他在安平县的事情,帝京中可会发生些小震动,他需要赶回去镇一镇场子,现在还不能让帝京那滩浑水折腾起来。”
  李修远笑道。
  罗鸿看向李修远,躬身,“多谢前辈相助。”
  李修远温和一笑,拍了拍罗鸿的肩膀,带着长辈对晚辈的关怀和期待。
  尔后负着手,与罗鸿错身,飘然朝着宫阙而去。
  “只是提前给小师弟一个见面礼罢了。”
  李修远笑了笑,只不过,这话……没说出来。
  ……
  宫阙前。
  诸多观战的天才天骄们倒吸冷气。
  看着桃花林中那扑倒在地的身影,一个个寒意遍体。
  完颜车古,那可是一位一品高手啊,就这样惨死在了此地,最重要的是……出手的还是稷下学宫的李修远!
  “李状元这一出手,算是在调和矛盾,若是镇北王杀了完颜车古,这天下可能都要震动。”
  “对,现在是李状元杀的,金帐王庭要讨说法只能找稷下学宫,有夫子在……闹不起来。”
  “好一个李状元,随手杀一品,笑面如桃花,这种人……真可怕。”
  宫阙前看热闹的天才们,皆是心绪起伏,这一次的稷下学宫招生……实在是有些刺激。
  人群中一些本准备说些阴阳怪气的话,引起矛盾的话,但是想到李修远那轻描淡写杀一品的手段,便将话都给咽了回去。
  镇北王和稷下学宫之间的关系,似乎好的有些出乎世人的预料。
  ……
  罗鸿还在为镇北王的一席话而沉思。
  镇北王说的有道理,他罗鸿若是成了夫子弟子,成为了天下文人表率,那他还怎么做坏事?
  之前只是一个安平县的正义表率,做个坏事都被人多方脑补,若是成了夫子弟子,那还不得上天?
  “所以……我不能成为夫子弟子,成为一个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稷下学宫学子就好了,夫子弟子,谁爱当谁当去。”
  罗鸿心中下定了决心。
  收回心神,罗鸿没有摘下邪君面具,虽然事情已经了结。
  但是,他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完颜车古的尸体旁,一位一品武修的尸体……若是能召唤成功邪影,他罗鸿定然血赚。
  “站起来!”
  罗鸿盯着完颜车古的尸体,抬起手,宛若在吟唱似的。
  学宫中,不少转身准备离去的天才们见得这一幕,顿时面色有些古怪。
  “站起来?人都死透了怎么站起来?”
  “连尸体都不放过?”
  “罗鸿将金帐王庭的来者弄得团灭,如今搞什么假慈悲。”
  许多天才冷哼着,但是同时,他们亦是忌惮罗鸿的实力。
  完颜烈火死了,被罗鸿所杀……
  或许,这罗鸿,要上黄榜了。
  毫无疑问,罗鸿失败了,完颜车古的尸体根本没有理他,一点动静都没有,想要喊动一品邪影,还是有些痴人说梦了。
  罗鸿遗憾转身,面容上满是失魂落魄。
  摘下了面具,银发变回了黑发,踏入了宫阙中。
  轰隆隆!
  刹那间,东山之上霞光万丈,巨大的门户,开始徐徐合拢。
  ……
  半山腰大坪。
  一位又一位的护道者神色凝重万分。
  许多护道者更是有些恍惚,有些不知所措。
  “完颜车古……死了。”
  金帐王庭全军覆没。
  太惨了。
  但是,这也给了他们警醒,稷下学宫可不是随意放肆之地。
  “镇北王来了,完颜车古死的不冤……老牌大夏天榜高手的实力,岂能小觑。”
  “不过,完颜车古居然不是镇北王这老杀胚所杀,有些出乎意料。”
  “稷下学宫插手了,否则,完颜车古死在镇北王手中,金帐王庭必然暴动,塞北又要爆发大战。”
  有护道者施展各种手段将稷下学宫的消息传了出去。
  镇北王登临东山,重创一位一品高手,引得天下震撼。
  ……
  安平县。
  夕阳隐了半边脸,天色开始渐渐昏暗,漫天星斗悬挂天穹。
  夜幕降临。
  而县中却是热闹万分,火爆无比。
  县衙。
  刘县令坐在椅子上,哆哆嗦嗦的拿起茶杯,而另一边,洛封身上凝重万分,梓薇和方正亦是有些不可思议。
  “落红公子一人一剑,杀尽王庭八大天才!”
  “镇北王亲临安平县?!”
  “东山之巅爆发一品战,金帐王庭的一品高手惨死当场。”
  这三个消息,一个比一个劲爆,让今夜世人难眠。
  哪怕是大理寺出身的洛封也是一阵恍惚。
  “落红公子,已经能杀黄榜五品了?”
  他呢喃着,心中有一句郁结之话想脱口而出。
  艹!
  啥情况,怎么不知不觉的……
  他洛封已经打不过罗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