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 存在一定风险的奖励【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罗鸿回到了罗府。
  虽然夜已深,但是罗府中依旧灯火通明,正厅中,小豆花给罗鸿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夜宵。
  浓郁的香味飘荡而出,倒是让罗鸿食欲大振。
  这一次在百炼石径上连续战斗,虽然在第二轮考试的时候,小憩了一会儿,但是,消耗依旧很大,腹中颇有些饥饿。
  小豆花不愧是本公子看好的厨娘!
  罗鸿笑了笑,难得的没有凶小豆花,毕竟,他今日获得了这么多的罪恶,也不差小豆花的那一点两点。
  这倒是让颤颤兢兢的小豆花有些诧异,诧异的同时又悄摸摸的松了一口气,公子不凶她的时候人还是很好的。
  夜宵是一碗阳春面,加了个煎蛋,喷香四溢,罗鸿坐下便开始大吃特吃。
  小豆花看了一会儿,就跑走了。
  罗鸿也不在意,继续吃着。
  不久,有脚步声响起,陈管家和小豆花一同进入正厅。
  恰好,罗鸿刚吃完,正瘫在椅子上,姿势有几分不堪入目。
  “公子,吃饱了?”
  陈管家笑了笑。
  罗鸿诧异的看了眼陈管家和小豆花,小豆花则是低着头,青葱手指不断的绞着衣摆,不敢抬头看罗鸿,耳根子早已经红的像是要滴出血似的。
  陈管家拉开了椅子坐下,与罗鸿聊了一些关于稷下学宫招生考核的事情,罗鸿倒是也没有隐瞒,将事情全部告知。
  当听到镇北王出现,镇压了完颜车古的时候,陈管家眼眸微微一亮。
  “王爷出现在稷下学宫?”
  陈管家深吸一口气,问道。
  罗鸿点了点头,有几分惊叹道:“镇北王可真强,天榜第十的完颜车古被他一招撕了手臂!”
  “天榜一甲子一更迭,王爷曾经可也登上过天榜,如今又修行一甲子,镇压完颜车古这天榜第十……绰绰有余。”
  陈管家颔首,徐徐道。
  不过,陈管家关心的是,镇北王来稷下学宫的目的是什么?
  或许,是公子的天赋打动了镇北王?
  陈管家沉吟着,罗家这些年的遭遇,陈管家亦是有所耳闻。
  镇北王打算将希望寄托在公子身上么?
  可是以公子如今的修为,一旦牵扯入罗家与夏家的风波中……怕是一个稍有不慎,便粉身碎骨。
  若是平平凡凡也就罢了,可若不平凡,身为罗家子孙,那便轻松不得。
  看来……增强公子修为,迫在眉睫。
  “公子,老陈有件事要与你说。”陈管家看了小豆花一眼,道。
  罗鸿一怔,点了点头。
  陈管家轻咳了一声后,道:“公子的剑道天赋一般,这一次因为百炼石径以及身死战斗的原因,提升到了七品势剑,但是……接下来每一品级的提升都会非常的困难。”
  “所以,老陈给公子想了个办法。”
  罗鸿闻言,不由侧了侧脑袋,深吸了一口气……
  “天赋一般?”
  其实罗鸿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剑道天赋了,这才学剑多久,就已经抵达七品势剑。
  “陈叔,我习剑半个多月,七品势剑……剑道天赋还差么?”
  罗鸿问道。
  陈管家:“……”
  “咳咳……那是公子经历太多生死间的战斗和大恐怖,所以刺激到了自身的潜力,况且,剑之一道,有人朝习剑,暮入一品,三天成剑道宗师,一年立地成剑仙,公子与之相比,真觉得自己天赋很好?”
  陈管家轻咳两声,肃然道。
  罗鸿一愣,尔后,恍然大悟。
  这样看来,他的天赋……真的很普通。
  果然,还是邪修适合他。
  陈管家见忽悠的差不多了,便指了指小豆花。
  “公子,剑需要养,养剑是提升剑之威力的一种方式,姚静的体质很适合养剑,所以,我让他做公子的剑侍,以身养剑,可加速公子剑道修为的提升。”
  陈管家说道。
  罗鸿一脸懵逼。
  剑侍?
  陈管家点了点头:“不过,小豆花身负血仇,作为公子的剑侍,这血仇……公子可以帮一手。”
  血仇么?
  看向小豆花,这害羞的少女,坚强的抬起头,眼眸中有着令人心疼的坚毅。
  罗鸿没犹豫,颔首。
  ……
  清冷的月华,顺着黄梨木窗扬洒而下。
  罗鸿回到了房间,盘坐在床上。
  他取出了人皮册子,翻到了面板页。
  人物:罗鸿
  罪恶:﹢2010
  等级:3
  称号:坏蛋
  种族:人族
  修行功法:《亡灵邪影》、《剑气诀》、《蕴剑诀》
  术法:《千手邪佛》
  剑法:《化龙剑》
  境界:七品、七品
  看着面板,看着那高达两千多的罪恶,罗鸿有种醉醺醺的感觉,咧开嘴,傻笑。
  这么多的罪恶,真的是让他神清气爽。
  当然,唯一有些可惜的便是,坏蛋称号前,没有加上一个“大”字。
  他依旧是普普通通的坏蛋,不是大坏蛋。
  等级升到了三级,依旧是坏蛋,看来想要达到大坏蛋,还得继续升级才行。
  至于其他的,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继续翻页,迫不及待的翻到了奖励池页。
  他该兑换奖励了!
  再不兑换,罗鸿觉得罪恶可能会缩水,莫名的直觉,总感觉有人在夸他!
  【奖励池】
  特等:天魔不灭体
  一等:邪神之手
  二等:地阶巅峰灵宝,魔剑“阿修罗”
  三等:玄阶邪法《万鬼噬魂》
  安慰:一颗正经的聚煞丹
  看着奖励池。
  罗鸿呼吸逐渐急促,他盯着二等奖,以他现在的罪恶,似乎可以兑换二等奖了!
  好激动!
  要兑换吗?
  二等奖是2000罪恶起兑换,罗鸿堪堪达到标准,哪怕兑换了奖励,或许限制也会颇多。
  就像之前兑换千手邪佛一样,因为是以最低罪恶兑换,所以副作用很大,每次施展完,罗鸿都有种天旋地转,要晕厥的极其难受的感觉。
  若是能够以高罪恶兑换,副作用应该会少很多。
  罗鸿深吸一口气,盯着那二等奖,最终还是咬了咬牙。
  “换了!”
  他盯着二等奖那一栏,下一瞬,人皮册子上有一行血字浮现而出。
  “此奖励存在一定风险,确定兑换?”
  果然,官方都提示了。
  但是,罗鸿还是咬着牙,富贵险中求!
  “换!”
  嗡……
  刹那间,天地变得无比的漆黑。
  闭眼,睁眼,罗鸿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被牵扯入了另一个世界,邪煞之气浓郁无比,恐怖的杀机不断的弥漫。
  锁链哗啦之声响彻着。
  罗鸿抬起头,可以看到一座流血的枯山,这座枯山之巅,无数的粗大锁链,捆束着一把剑!
  那是一把血色的剑,剑之穹顶,有庞大的血色云层旋涡在旋转着。
  仿佛天地都在封锁和镇压着这一柄剑,一柄杀戮之剑。
  蓦地,罗鸿眼前一花,却发现那被锁链捆束的剑变了,变成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女人,穿着如血色曼陀罗般的长裙,面容绝艳,但是杀机浓郁,冰冷无情……
  她的眼眸盯着罗鸿,像是在盯着一具尸体。
  有恐怖的精神压迫,瞬间如天地反覆一般,镇压在罗鸿身上。
  罗鸿身上的白衫猎猎,发丝纷飞。
  他咬着牙,精神意志运转千手邪佛。
  有邪佛浮现,背生十手。
  没有邪君面具的罗鸿,只能做到邪佛伸十手。
  但是可怕的精神压迫,犹如山海垂落。
  罗鸿只感觉浑身骨骼爆响,身上平添了一道又一道的剑气,他的精神似是遭受霜杀百草,变得万分萎靡。
  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可能要被这把封锁的剑,给斩在了这儿。
  可是,罗鸿不曾放弃,咬着牙,哪怕精神意志形成的邪佛早已千疮百孔,只剩骷髅佛身。
  但是,罗鸿依旧往前不断前行,一步一步,踏着血色的山路,登临山巅。
  来到了那被无数锁链捆束,面容绝美的血色女人面前。
  女人周身有万千剑气如平地惊雷刹那冲起,每一根锁链都被冲击的摇曳不止,哗啦作响。
  一道又一道的剑痕,在罗鸿的身上浮现,剑痕浮现,鲜血流淌的速度都变快了许多!
  不过,罗鸿盯着女人,抬起被无数剑气切割的鲜血淋漓的手,徐徐抚在了女人的脸上。
  刹那。
  风停,剑气消,震动的锁链声,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天地间恢复了寂静。
  只剩下了罗鸿粗重的喘息。
  “呵……”
  血色天地间,响起罗鸿一声笑。
  噌!
  下一瞬,便是拔剑的声音,炸响天地。
  ……
  罗府,躺在床上,盖好了被子,睡的正香的陈管家,蓦地睁开了眼。
  他看向罗府上空,却发现有血色剑气浮沉……恐怖的剑气,让陈管家都不禁感觉到几分寒意。
  不过,这剑气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
  他冲出了房间,一跃上屋顶,袁瞎子握着银枪,整个人背部弓起,紧张万分,亦是出现在屋顶上。
  “你也感觉到了?”袁瞎子道。
  “好邪恶的剑气,有点像邪恶灵宝出世……”
  陈管家点头,回道。
  气息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他们却是无法捕捉到气息出现的位置。
  与此同时。
  稷下学宫,春风小楼。
  正在油灯下看书的夫子,面色一变,瞬间消失不见,再度出现,便已经在了安平县的高空之上,云层在他的脚下缥缈流动。
  “好邪的剑气……这是邪帝的佩剑出世么?”
  夫子蹙眉,瞥了一眼罗府方向,那残留的余韵,让他捕捉到了。
  “一念邪帝,一念儒圣,看来如今邪帝更胜一筹,这可不太好啊。”
  “得赶快收那小子入门,引向正途……”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