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 她,只有我能凶【万字更新,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小豆花看着眼前这位锦衣青年,眼眸中的仇恨难以掩饰。
  以她懦弱的性子,在这一刻竟是会爆发这般握剑的勇气,的确是有几分不可思议,这也说明了,对这青年的仇恨,是有多么深入骨髓。
  “没有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你,前日我策马过安平县的集市,惊鸿一瞥,感觉与你有几分相像,没有想到果然是你。”
  锦衣青年淡笑着。
  他看着身前的曼妙身影,眼眸中的神色带上了几分温柔。
  “静儿,当你家被满门抄斩的时候,我已经努力用各种手段想要救下你的,我甚至都已经计划好了,可惜……你却是独自逃离了京都,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锦衣青年道,他不断的靠近小豆花。
  小豆花咬着牙,倔强的握剑,眼眸中仇恨的火焰,越发的高涨。
  “闭嘴!”
  “你们一家子都是混蛋,我父亲会被问罪,害得满门抄斩,都是你欧阳家所害!”
  小豆花握着古剑地蛟,恨恨道。
  原本灵动的大眼睛,都网上了几分血丝,带上了几分通红。
  她都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张首辅救下她的时候,她曾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张首辅告诉她真相,他父亲到底有没有真的犯死罪。
  张首辅乃当朝大儒,不会说谎,将一切事情都告知了。
  “你们欧阳家早就投靠了玄玉妃,觉得若是能扶持玄玉妃上位,欧阳家能一飞冲天,所以你们出卖了我父亲,更是用下三滥的手段坑害姚家被满门抄斩!”
  小豆花咬着唇,豆大的眼泪从眼角不断的滚落。
  她从京城流浪到安平县,吃了无数的苦,但是她一直都不曾哭过,因为母亲告诉她,要坚强。
  可是,如今面对这仇人,她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
  锦衣青年眼眸中的温柔不复存在,带上了几分冷厉,更有几分讥讽。
  “若是当初你父亲答应你我两家的联姻,我欧阳家也不至于这么不近人情。”
  “况且,帝京风起云涌,多少达官显贵因此丧命,又有多少家族崛起,这都是造化,都是命,要怪……只能怪你姚家当什么出头鸟,命不好。”
  锦衣青年淡淡笑道。
  “没有想到你也来了稷下学宫,以你这微末的修为是如何登上山顶的?跟我走吧,念在我两家曾经交好的份上,我会好好照顾你。”
  欧阳钊柔和道。
  “滚!”
  小豆花凶了一声,握着罗鸿给她的地蛟剑,便挥砍向欧阳钊。
  然而,在欧阳钊眼中,小豆花这一剑……跟三岁小孩拿着把刀,挥砍向一位浑身布满甲胄的成年人一样的无力。
  他抬起手,捏住了小豆花挥出的地蛟剑,猛地一扯,打算将剑从小豆花手中夺下。
  然而,小豆花却是知道地蛟剑乃是公子给她的,岂能被夺。
  所以,拼死握住剑,整个柔弱的身躯都被拉扯的摔在了地上,被拖曳出了几步。
  “既然如此,我便强行带你回去,念在我爹与姚叔的旧情上,好好照顾你。”
  “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多么狼狈。”
  欧阳钊道。
  他的身上一股强横的气血爆发。
  小豆花顿时连人带剑被弹飞出老远,肌肤苍白如纸,嘴角更是淌出了血。
  但是小豆花依旧倔强的拄着剑,站起身。
  而罗鸿,从邪修宫中走出,看到的……正好便是这一幕。
  罗鸿看着狼狈的小豆花,看着她嘴角流淌下的血,以及握着地蛟剑,布满淋漓鲜血的手,眉头不由紧蹙。
  锦衣青年欧阳钊没有看到罗鸿。
  他自顾自的朝着小豆花走去,在这儿遇到姚静是他没有想到的,既然遇到了,那自然没有放跑的道理。
  当初在帝京,他都已经买通好了狱卒,打算掉包带走姚静,却是没有想到,此女率先被人救走了。
  姚家有女初长成,姚静的美貌在帝京都是出了名,欧阳钊当初没有带走姚静,还惋惜了好半日。
  “来,跟我回帝京吧。”
  欧阳钊笑道。
  忽然。
  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劲风呼啸而来。
  一股凛冽的剑气,让他眉宇微微一挑,猛地侧身,一拳砸出。
  咚!
  邪修宫前,气息震荡。
  欧阳钊身上的锦衣飞扬,身躯岿然不动。
  一柄漆黑如墨的煞珠剑则是倒飞而出,悬在了背负着手一席白衣飞扬的罗鸿的身侧。
  “四品御剑?不……不对……假的!”
  欧阳钊气息很强,身上有模糊的血甲浮现而出。
  他竟是一位五品武修。
  罗鸿意念控制煞珠剑,倒是有几分唬人,不过威力比起真正的御剑,可就差了不止一筹了。
  “滚。”
  罗鸿道。
  心念一动,煞珠剑再度呼啸而出。
  不过,在飞驰而出的过程中,罗鸿身侧又有一颗煞珠化剑凝聚迸射。
  欧阳钊蹙眉,盯着罗鸿,他认出了罗鸿。
  蓦地,他明白了。
  姚静或许是攀上了罗鸿的关系。
  一念及此,欧阳钊的脸就阴沉了下来。
  他侧头看了一眼满眼仇恨的小豆花,冷冷道:“不要脸的贱人!”
  这话一出。
  罗鸿眯起了眼。
  抬起手,身前悬浮出煞珠,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屈指连弹。
  加上前两柄煞珠剑,六柄煞珠剑呼啸而出,交错纵横,更是如黑色闪电,炸响轰鸣。
  张开手,遥遥对准小豆花方向。
  “小豆花,给剑。”
  话语落下,小豆花松开了手,古剑地蛟顿时轻轻颤动,朝着罗鸿爆射而来,被罗鸿握在了手中,剑柄上染着小豆花手掌的血,握着有几分滑腻。
  而握住了古剑地蛟,罗鸿身上的气势开始不断的攀升,隐隐竟是形成了一股势。
  正阳之气如虹翻涌,在剑势的影响之下。
  在罗鸿的背后,化作了一条盘踞的白蟒。
  欧阳钊面色微变,一拳荡出,将六柄诡异的煞珠剑给弹开,身上气血如小飓风般平地而起。
  罗鸿之名,他岂能不知,先不说如今为夫子弟子,盖压如今登临稷下学宫的众天骄,占尽风流,再说罗鸿在百炼石径上,连杀八位金帐王庭的天才,更是连金帐王庭的黄榜天骄都给斩杀,这名头,早已经如雷贯耳。
  欧阳钊岂敢小看。
  他的身躯飞速的爆退,开始与罗鸿拉开距离。
  完颜烈火都死在罗鸿手中,他欧阳钊若是硬拼,怕也只唯有一死。
  轰!
  双拳狠狠的砸出,卷起强大的气浪,将六柄煞珠剑荡回罗鸿身前。
  而罗鸿握着古剑地蛟,意念一动,六柄煞珠剑稳住身形,再度爆掠而出。
  罗鸿抬起手连弹,又四柄煞珠剑爆掠。
  十柄煞珠剑交错缠绕,烦不胜烦,让五品的欧阳钊抵挡起来有几分吃力。
  “罗鸿!我乃帝京三品御史欧阳非之子!我更是下任御林军副统!你敢动我?!”
  欧阳钊是真的有些心惊!
  他从未遇到像罗鸿这样的剑修,未到四品御剑,居然能够御十柄飞剑,先不说威力,单单这画面就很唬人!
  再加上罗鸿握着地蛟剑,杀机时刻锁定着他,让他浑身泛起寒意。
  这儿的动静,似乎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远处,各大宫殿的门户开启。
  萧二七腰间挎二刀,凑出个脑袋朝着邪修宫看了过来,一眼便看到罗鸿在压着欧阳钊打,一脸愕然,这欧阳钊定然又招惹了这小心眼,就不知道名字被记本本了没。
  剑修宫中的吴媚娘亦是走出,她一眼便看到了罗鸿控制的煞珠剑,姣好的眼珠子顿时瞪的滚圆。
  六品驭剑?!
  不……不对,驭剑只能驾驭一柄剑,能够掌控多柄飞剑的,唯有剑修四品,御剑境方可。
  罗鸿是四品御剑?!
  不可能!
  吴媚娘不信,昨天才刚突破七品势剑呢,今天就四品了?
  对于剑道有着天然嗅觉的吴媚娘很快便发现了不同点。
  因为,那些飞剑的威力,太低了。
  不仅仅是他们二人,其他宫阙中皆是有天才观望。
  罗鸿,夫子刚收的弟子,竟然在成为夫子弟子的第一日,便在稷下学宫中行凶……
  有几道人影看到了被压着打的欧阳钊,神色微微一变,纷纷加速,往欧阳钊方向赶赴而去。
  欧阳钊亦是感觉到了危机。
  他不想与罗鸿交战,脚掌猛地跺地,飞速朝身后掠走。
  罗鸿却是抬起手,猛地一抓。
  欧阳钊的影子中便有邪影探出手,抓住他的脚踝,让欧阳钊的动作一滞。
  这诡异的一幕,让欧阳钊心中刹那间剧烈震荡起来!
  地蛟剑上,罗鸿不断的在蓄剑气。
  如今,达到七品势剑的他,剑气量比起之前多太多了,他叠剑气八十一,一步一步,来到了被邪影拉扯住的欧阳钊的面前。
  一剑挥出。
  罗鸿身后的白蟒顿时张开血盆大口,咆哮苍穹一般。
  一道粗大的剑气迸射而出,斩过欧阳钊的身躯,贯穿数十米,在稷下学宫的地面拉扯出了一道白白的细痕,只不过,细痕很快消失。
  欧阳钊身上的五品血甲,布满了裂痕,但是没有破碎。
  受了伤,伤势没有太严重,死不了,五品武修的防御力还是很强的。
  罗鸿没有带邪君面具,攻伐仍旧属于七品。
  不过,罗鸿的目的也没有打算这么快杀死欧阳钊。
  欧阳钊血甲布满裂痕,脸上却是流露出了笑容。
  可是笑不过三秒。
  罗鸿白衫飞扬,一只手抬起,按住了欧阳钊的脸将他狠狠的按在了地上,后脑勺和地面剧烈碰撞,闷声响遍广场。
  欧阳钊欲要反抗,然而,罗鸿施展千手邪佛,瞬间让他的动作陷入了凝滞。
  罗鸿面色淡漠,心念一动,四柄煞珠剑在肩头凝聚,抬起手两根手指,轻轻一挥。
  噗嗤!
  煞珠剑飞速钉下,贯穿欧阳钊的两只手掌,两只脚掌,将他钉在了地上。
  凄厉的惨嚎从挣脱千手邪佛的欧阳钊口中传出。
  罗鸿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白衣飘扬,滴血不沾。
  “她,你也配骂?”
  “她,只有我能凶。”
  罗鸿淡淡道。
  尔后,扭头看向小豆花。
  “仇人?”
  罗鸿道。
  小豆花抿着嘴点了点头。
  罗鸿握着地蛟剑,往前一伸,“你来。”
  小豆花眼眸微微一缩,犹豫了一会儿,鼓着勇气,迈开了步伐,来到了罗鸿身边。
  她接过了古剑地蛟。
  手都在颤抖。
  地上,欧阳钊面色扭曲,凄厉惨嚎。
  “罗鸿!你是夫子弟子,我亦是学宫学子,你敢在学宫无端杀人?!”
  欧阳钊是真的有些心慌。
  没有想到姚静居然能扯上这么一个凶人。
  罗鸿没理会欧阳钊,看着小豆花。
  小豆花握着剑,剑尖移到了欧阳钊的头顶,颤颤兢兢,犹豫,纠结,急的豆大泪珠滚落不断,剑尖颤抖不断,却就是未敢落下。
  蓦地。
  小豆花眼眸一怔。
  罗鸿的大手覆盖住她那握剑攥的起青色的小手。
  “别怕,公子帮你。”
  力量爆发。
  地蛟剑骤然落下。
  噗嗤。
  血飙射三尺!
  剑尖在欧阳钊不可置信中漫入其咽喉。
  PS:第三章到,万字更新,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