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 行走的正道之光【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塞北。
  黄沙漫天,黑云滚滚。
  呜咽的风,吹着难以散尽的哀愁,大地上喊杀声平地起,黑压压的士卒俯冲而出,像是瀚海上冲起的波浪,两相撞击在一起。
  有武修气血惊天,在军阵中横行无敌,与敌军厮杀,一杀便是一大片。
  百花杀尽百草哀。
  无数的尸体横陈,血流漂橹,一场大战结束,两相退去,只剩下了一具具尸体,马革裹尸而回。
  巍峨而古老,布满刀痕,剑痕,箭孔的城墙之上。
  一道着黑甲的身影伫立着,目光平视着广袤无际的荒野。
  他的身后,一位位塞北将主横刀立马。
  “金帐王庭的大军,退了。”
  一位有几分儒意的将主摘下了头盔,露出了饱经风霜的面容,温和道。
  “这一次金帐王庭似乎动了真怒,出兵十万,于天荡原厮杀。”
  一位身材魁梧,赤果上身,满是刀痕剑痕的大汉,却是爽朗大笑:“嘿,还能因为什么事?还不是大夏中传回的消息,公子在稷下学宫的百炼石梯上,将金帐王庭的天才全部给杀光了!连杀八位金帐王庭的天才,金帐王庭王族早已经怒不可遏,最重要的是,一位天榜第十的完颜车古都被公子给坑死了。”
  “公子这波,干的真特姥姥的漂亮!”
  罗厚扭头看了这大汉一眼,大汉笑声渐渐尴尬,闭嘴不再说话。
  “罗鸿那小子,的确够狠,本来将稷下学宫迁设到安平县,是想要给罗鸿一点压力,让他在压力中慢慢成长,没有想到……他居然直接将金帐王庭的天才给全部杀了。”
  “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老陈说他修行天赋强,现在看来真的强……”
  那位儒雅的将主则是微微蹙眉:“公子天赋强很好,金帐王庭因此动怒,恼羞成怒的出兵,不足为惧,怕的是……宫里那位玄玉妃暗中使绊子。”
  “战场上的真刀真枪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地里的暗箭难防。”
  周围的将主亦是沉默了下来。
  “不急,如今罗鸿拜入夫子门下,轻易死不了,我倒要看看夏家要怎么折腾……”
  “老子就静静看着。”
  罗厚道。
  他那布满茧子的双手按在了城楼女墙上,望着城外硝烟四起的黄沙大地,目光熠熠。
  “大不了,老子拔刀。”
  ……
  从稷下学宫出来,下了东山。
  路过半山腰的大坪,扫了诸多闭目养神的护道者一眼后,接上了赵东汉,罗鸿径直离去。
  一会儿,山上那一身红裙的长平郡主方是带着人,赶赴到了半山腰大坪。
  而罗鸿,早已经带着那怯懦的小剑侍,消失在了桃林石径间。
  一位素衣老人更是刹那间出现在了长平郡主身边,看着满脸怒容的郡主,不由蹙眉,道:“郡主,怎么了?”
  “那罗鸿在学宫中杀了欧阳钊……”
  郡主冷着脸,道。
  话语落下,一位位护道者纷纷睁开眼,诧异看了过来。
  素衣老人亦是不由愣住:“这才入学第一天,此子便在学宫中行凶杀人?”
  郡主咬牙切齿:“天河前辈,趁着那罗鸿还未到山脚,去将他抓回来!”
  素衣老人闻言,却是赶忙摇了摇头:“郡主,使不得,罗鸿如今是夫子弟子,这儿是稷下学宫范围,妄动夫子弟子……哪怕是一品高手,也不敢。”
  “不过,出了这东山就好了,夫子不会插手学宫之外的事的,但是罗家有化龙剑,还有袁瞎子坐镇,亦是不好动手……况且,罗鸿乃罗人屠之子,动手更是要有所忌讳。”
  长平郡主也是冷静了下来:“那欧阳钊白死了?”
  素衣老人摇了摇头,笑道:“当然,郡主若是气不过,想要教训罗鸿,其实也还是有办法的……”
  长平郡主眼睛一亮,看了一眼素衣老人问道:“天河前辈有什么办法?快快说。”
  “稷下学宫之所以被称之为修行圣地,能吸引来自各地的天才们纷沓而至,哪怕是金帐王庭的天才都不惜深入敌营,除了稷下学宫中的百家经典,圣人钟响的意志洗礼以外,还有一个最值得称道的地方……”
  素衣老人道。
  随着老人这般提醒,长平郡主似乎也猜到了些什么:“天河前辈说的……应该是稷下学宫的‘学海秘境’?!”
  “对。”
  素衣老人颔首。
  “书山有路,学海无涯,学海秘境乃是稷下学宫的一大珍宝,天才们向往所在,因为在学海秘境中,能够完善自己修行的不足,甚至还有机会得到百家传承……”
  “而学海秘境,是一处封闭之地,哪怕是夫子也管不到里面,在那里,不管发生什么,都与外界无关……”
  “可是,稷下学宫的‘学海秘境’已经封闭很多年了,不知道何时才会开启……”郡主蹙眉,说道。
  素衣老人笑了笑,目光深邃,意味深长。
  “这天底下的秘境,可不止学海秘境。”
  “司天院管辖着一个秘境,为‘天机秘境’,以太子对郡主的宠爱,只要郡主开口,定然能让太子下令安排司天院将‘天机秘境’移到安平县外,以‘天机秘境’带来的诱惑,届时……罗鸿哪怕明知有风险,也必然会入瓮。”
  “至于秘境中会发生什么,郡主就可自行安排了。”
  素衣老人的话,让郡主的眼眸越来越亮。
  “真的可以吗?太子爷爷会为我安排秘境到安平县?”郡主内心有些小不相信。
  素衣老人却是没有说什么,太子迁移秘境,占据各方因素,可不仅仅只是为了郡主。
  “走,天河前辈,带我回宫!我要去见太子爷爷!”
  长平郡主想了许久,开口道。
  不管如何,她亦是要去试一试。
  下一瞬,大坪之上,有马车生云雾,腾空而起。
  ……
  大坪上所发生的交谈,罗鸿自然是不清楚。
  他带着小豆花和赵东汉回到了罗府,小豆花径直就回屋去了,埋头入枕头,她需要缓一缓。
  赵东汉知道了稷下学宫中发生的事,不由的咬牙切齿。
  姚御史之名,在整个大夏王朝知道的人亦是挺多,是为数不多的会为民请命,清正廉洁,敢说敢弹劾的官员。
  可惜,得奸人所害,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况且,在赵东汉看来,那欧阳钊要欺负小豆花,公子杀之有什么错?
  难不成让公子眼睁睁的看着小豆花被欺负?!
  换了他赵东汉,一样会怒而拔刀。
  罗鸿回到了屋子中,赵东汉眼睛转动了一番,出了府邸。
  ……
  出了罗府的赵东汉,身形在长街上奔走。
  很快,就来到了被江湖客们围的水泄不通的茶楼。
  一入茶楼,没有位置了,赵东汉就随意的站在一旁,听着茶楼上说书人口若悬河。
  “刚到的消息,今日乃稷下学宫第一日,落红公子便在学宫中行凶杀人,杀的还是一位御史之子!”
  “且说那御史之子,天资极高,不知怎么的却是招惹了落红公子,被一剑穿喉,实在是太过凄惨!”
  “说实话,昨日落红公子于百炼石径上,连杀八位胡人天才,固然是值得赞扬传颂,但今日此举,实在是有些过分了,杀朝廷命官之子,就有些不讲道理,杀戮成性……”
  说书人道。
  底下亦是哗然,有附和之声不由炸响。
  赵东汉面皮子一阵抖动,咬着牙,他就知道,公子在学宫中杀人的消息,一定会传开的,到时候,公子的名誉,又将受损!
  “如今,我老赵实力不如公子,保护不了公子的人身安全,既然如此……公子的名誉,便由我老赵来维护!”
  赵东汉猛地抬头,目光熠熠。
  七品武修的气血涌动,对着台上说书人一声爆喝。
  “你放屁!”
  ……
  罗鸿回到了房间中。
  换下了身上染了血的白衫,盘坐在床上,开始运转丹田中的邪煞之气,巩固如今提升到了六品地煞境界的修为。
  不知不觉,他罗鸿也是六品修行者了。
  这一次入稷下学宫,罗鸿收获巨大,敲钟三百六,丹田中凝聚了圣人相,这玩意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让他的形象与反派大相径庭,但是,至少帮助他刺激魔剑阿修罗,凝聚了煞珠七十二颗,修为亦是一举跨入了地煞之境!
  可以说罗鸿对这一次的收获,非常的满意。
  七十二颗煞珠,撑开了丹田,使得罗鸿的丹田的煞气容量变得非常的庞大。
  本来凝聚十八颗煞珠形成煞环,就可以晋级六品。
  但是,罗鸿硬生生凝聚了七十二颗,形成七十二煞珠环地煞,使得丹田的煞气容量自然是庞大了许多,而如此庞大的丹田容量,想要蓄满邪煞之气,得花费太漫长的时间。
  单单依靠人体中所蕴含的阴煞之气来充盈,怕是要到猴年马月去。
  这倒也是一个颇为让人头疼的问题。
  心神一动,罗鸿手中多出了一个黑色的玉瓶。
  “固本培元转煞丹……不知道这丹药有没有用。”
  罗鸿想了想。
  从玉瓶中倒出了一粒丹药。
  丹药呈黑褐色,其上有一道又一道的血色纹路,看上去有几分诡异。
  凑近嗅了嗅,味道有几分辛辣。
  猛地将丹药塞入口中,咕噜一声吞入腹内。
  顿时,丹药在胃部像是瞬间炸开,宛若一个火炉似的,炽热顺着罗鸿的四肢百骸瞬间放射开来。
  罗鸿眼眸顿时一凝。
  他身上的白衫无风自动,身躯中的血液在滚沸,在不断的流转,犹如奔雷。
  罗鸿此刻有点懵,主要是这药效……有点强横!
  “两颗铜皮,四颗铁骨,五颗六颗武仙哭……”罗鸿犹记得这丹药的说明介绍。
  此刻,感受着体内沸腾的气血,罗鸿只感觉,这说明大大低估了药效。
  轰!
  一声利啸,罗鸿发丝宛若根根倒竖,他的肌肤竟是泛起了点点铜色光泽。
  一颗丹药便让罗鸿跨入了武修铜皮境!
  这就成武修了?!
  药效反应的也太迅捷了吧!
  而这还只是开始,体内沸腾的气血奔腾如江河,蓦地戛然而止,瞬间逆流……
  经脉中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奔涌的气血间竟是有邪煞之气滋生。
  丹田中,七十二地煞环开始旋转,爆发出惊天吸力,竟是将邪煞之气全部吸收。
  卧槽……
  罗鸿真大大低估了这丹药的威力。
  这简直是邪修必备神丹!
  哪个小机灵鬼的炼丹师,竟是能想出利用血液来萃取邪煞之气?
  原理其实很简单,气血中亦是存在阴煞和正阳之气的平衡,当气血暴涌,阴煞之气的量不也是暴涨,这时候将阴煞和正阳之气分离,便能提取出磅礴的阴煞之力。
  罗鸿又倒出一粒丹药,塞入口中,身躯再度化作烘炉,气血奔涌不休。
  从气血中不断的有邪煞之气被淬炼转化而出,融入丹田中的七十二地煞环。
  罗鸿痛苦并快乐着!
  而随着气血转换为阴煞之力,罗鸿身上的正阳之气也越来越璀璨,将整个房间都照亮,整个人仿佛化身……行走的正道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