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 帝……帝……?!【大章,万字更新,求月票!】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淡淡的声音,萦绕在乱葬岗的四周,让一位位邪修脸上浮现出了愕然之色。
  许多危机意识强大的邪修,汗毛倒竖,但亦是有一些邪修,流露出了讥讽的笑。
  此子可能还不懂得他如今所面临的危机。
  “一共二十八位邪修,其中六品邪修八位,五品邪修二十位……都是接了地榜任务,此次出现,只为杀你。”
  “陈天玄不在,李修远,夫子亦是不曾出现,你此次是在劫难逃。”
  “利益动人心,杀了你,一举两得,不仅能搅乱大夏这滩浑水,更能完成地榜任务,获得百缕本源煞光……”
  有一位五品邪修冷笑了起来,他的周身,邪煞浓郁滚滚。
  罗鸿的战绩他们知晓,在百炼石径上,以一人之力,连续搏杀八位金帐王庭的天才,其中更有黄榜天骄。
  如今的罗鸿,在黄榜上亦是排名三十六位。
  唯一一位以七品修为登临黄榜的天骄。
  但是,邪修们依旧无所畏惧,毕竟,他们人数太多了。
  五品围殴,还是五品邪修的围殴,哪怕是四品修士,都可能要饮恨。
  这便是邪修们的底气。
  邪修,比起寻常修士更怕死,若是无把握,他们不会来围杀罗鸿。
  “若非此地离安平县太近了,以地榜任务的诱惑性,可能会有四品以上的邪修来杀你。”
  一位妩媚如蛇蝎的女邪修冷笑起来。
  罗鸿从地上站起身,握着地蛟剑,拄地。
  转过身,身后冥纸在火中烧,伴随着淡淡的黑烟,罗鸿满身正阳之气璀璨夺目。
  扫视一眼二十八位邪修,这是一份悚人的力量,若是没有稷下学宫和陈管家,这些邪修,屠光安平县,如吃饭喝水,哪怕安平县中有洛封。
  但是,洛封面对这些邪修,亦是扛不住。
  白衣飘然而起,罗鸿握剑,这一战,他并不打算慢慢来,他也不是来历练自己的。
  哪怕他设下圈套,但是,罗鸿清楚,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身为邪修的罗鸿很清楚,邪修……很邪恶的。
  抬起手,半块面具悬浮。
  看着邪君面具,罗鸿深吸一口气,实际上,他并不是很想动用邪君面具。
  因为,每一次戴上邪君面具,都会遭受到面具中意志的影响,尽管这种影响很少很小。
  但是,总归是让人难受的。
  “速战速决,然后,回去给小小讲故事。”
  罗鸿戴上面具前,呢喃了一句。
  下一刻,面具猛地盖在了脸上。
  ……
  寂冷的夜,带着几分凉意,特别是出了安平县后的死村。
  用死村来形容一点不为过,鸡山村早被屠光,如今整个村子空无一人,呼啸的阴风吹拂而过,仿佛可以听得到来自阴间村民们的怒吼。
  苦月和尚独自来此,身上的白色袈裟在夜风中吹拂。
  他双掌合十,身上隐隐有佛光照耀,与这片黑夜格格不入。
  村子中杂草丛生,苦月蹙着眉头,望着远处夜空,隐隐可见,一道又一道交错纵横的邪煞,如黑色的云海般在翻涌,翻涌出一片波澜壮阔。
  “邪修如云,这便是劫……”
  “罗鸿深夜出县城,便是应此劫?”
  “故意的,亦或者是无意?”
  苦月和尚呢喃着。
  许久,他诵念了下佛号。
  双掌合十,低下了头,似乎在沉思。
  ……
  马蹄声急促而激烈,将地上的碎石都给崩飞出很远。
  洛封俯身于马背,背上的黑红披风在飞扬。
  方正和梓薇亦是策马跟随,三人像是三道黑色闪电,在山道上疾驰,从安平县外赶赴鸡山村。
  以他们策马的速度,比起马车的速度快上一截,应该是追赶的上,若是发生了什么,他们亦是来的及支援。
  而在他们马踏过山道后不久,安平县的衙门捕快们大踏步奔走,当然,速度比起策马就要慢上许多了。
  刘县令得知了罗鸿出城的消息,当机立断,立刻让捕头带着所有的班底出发援救。
  援救不援救其实无所谓,刘县令只是为了表个态,毕竟,五千黑甲军还在安平县外操练着呢。
  派遣出了所有的捕快后。
  刘县令只是穿上了锦袍官府,戴上官帽,正式无比的离开了县衙。
  夜色沉沉,他至东山下。
  东山之巅,宫阙楼宇在石径两旁的桃花树,时隐时现。
  刘县令吐出一口气,登梯直上,于半山大坪,桃花林间,拱手向宫阙,将罗鸿出城之事告知。
  东山桃花坪。
  一株桃树开的灿烂,一朵朵桃花娇艳,在黑夜中多微微泛光。
  李修远地上平铺一条薄毯,侧卧在桃花树下,手握圣人书卷。
  他瞥了一眼半山大坪的刘县令,听的刘县令的话语,不由挑眉。
  “小师弟可真闹腾。”
  “白日刚杀欧阳钊,半夜又出城惹邪修……”
  “真是一刻都不得消停,就不能学学师兄我,安安静静看书,做个桃花树下的美男子多好?”
  李修远摇了摇头。
  春风小楼间,夫子就着烛灯在看着典籍。
  听的刘县令话语,不由摇头失笑。
  “无妨,让他去吧,他既然敢出城,是劫……是福……都随他。”
  夫子道。
  他的声音似乎融入了风中,飞出了春风小楼,飞越了宫阙,飞过了桃花瓣间,传到了刘县令的耳畔。
  刘县令浑身一震,面色愈发的恭敬。
  而小楼中。
  夫子合上了书,看向天外夜色。
  “白日刚敲圣人钟,夜半便去寻邪修……”
  “顽劣小徒,看来愈发的得好好教导了。”
  夫子一笑,满屋皆灿烂。
  ……
  罗府。
  陈管家披着一件青衫,走出了屋子,踱步到荷花池畔。
  池中锦鲤嬉戏,抖乱了平静的湖面。
  袁瞎子抱着竹竿,坐在亭榭中,浑浊的目光望着池塘在发呆。
  “公子出城去了,要我跟上吗?”
  袁瞎子道。
  陈管家笑着摇了摇头:“让他去吧,公子心中有数。”
  “既然敢出城,就应该明白会遭遇什么。”
  “我们不能什么都帮着,他终究需要学会展翅……”
  袁瞎子听懂了,感慨了一句:“公子天资卓越,可惜修行时间太慢,否则如今登黄榜前十不是问题。”
  “以后在公子面前,莫要夸他天赋太好,容易骄傲,跟罗爷一个德行。”
  陈管家认真道。
  袁瞎子咧嘴笑了一声。
  许久,院落中静默了下来。
  袁瞎子浑浊的目光对准了满头白发的陈管家,说道:“你还能撑多久?”
  “你甘心就这样慢慢死去?江湖再无你化龙剑的传说?”
  陈管家坐在了亭榭中,两位曾经恩怨难消的二人,却是能平心和气的谈心。
  “哪剩什么传说?只有满身狼藉,当年我败的彻底,如今更是只剩半残之躯,哪里还有什么好不甘心的。”
  袁瞎子默然。
  “当年一战,你剑心被破,修为跌境落二品,剑侍身死,一场大风流,成了一场大笑话。”
  “我都替你不甘心。”
  “我曾于心高气傲之时败于你,甚至被你刺瞎双眼,但是我服,因为你的确是强,但是,我没有放弃,因为我相信,终有一日,我枪之所及,无物不破!”
  袁瞎子道:“而如今的你,犹如丧家野犬,是逃避现实的懦夫,空有握剑力,却无斩敌心,那一日的对敌,我必胜你。”
  “我若是你那位剑侍,必将骂的你狗血淋头。”
  陈管家怔怔望着荷花池。
  池中荷花仿佛映照出一张灿烂的笑颜。
  许久,他洒然一笑。
  “袁瞎子,你说的对。”
  ……
  敷上面具的罗鸿,在诸多邪修的目光中,满头乌发化作了银发,身上的气息也瞬间变得模糊而诡异了起来。
  扬起脸,露出一抹邪笑。
  “增幅手段么?任你再怎么增幅……此次都必死!”
  一位娇滴美艳的女邪修道。
  “正道之光的血,定然会很美味!”
  女邪修说完,伸出了粉嫩小舌,舔了舔修长手指。
  周围不少邪修亦是发出了冷笑,但是,他们冷笑,可是心神却是紧绷,罗鸿此刻的状态,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压抑。
  邪君面具下的罗鸿扬起了下巴,笑容开始逐渐的泛滥。
  “你说谁……正道之光?”
  话语落下。
  咻!
  白衣衣袂抽打的空气,炸出一连串的声响。
  地面都炸开一个坑洞,而罗鸿的身影已然消失,以极快的速度,逼近了那女邪修。
  瞬间,整个乱葬岗劲气四起,邪煞翻涌如蛟蛇。
  一位位邪修皆是施展出了手段!
  女邪修看着瞬间逼近她的罗鸿,脸上流露出阴狠之色,一掌拍在鼓鼓的胸口,粉嫩红唇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一团黑雾。
  这是一团拥有极强腐蚀性的毒雾!
  罗鸿若是靠近,怕是瞬间要被毒的血肉溃烂。
  周围的五品邪修亦是爆发手段,有鬼煞浮现,乱葬岗开裂,有腐烂的尸体爬起。
  更有将自己练成银尸的邪修爆发强横杀机。
  白衫飞扬。
  面对毒物,罗鸿心神一动煞珠浮现,化作了十把宽剑,宽剑如扑克牌般叠开,化作了巨大的扇子。
  猛地一扇,裹挟着交错纵横的剑气!
  毒雾被吹的反扑在了女人身上,女人血肉瞬间被腐蚀,发出凄厉惨嚎。
  煞珠再变,化作一柄柄飞剑,朝着四面八方冲击开来,竟是与诸多邪修的攻伐手段撞击,稍稍阻隔。
  而罗鸿并没有一剑劈死那邪修女,身躯旋转,白衫飞扬,地蛟剑抡起仙人抚顶之势,拍在了女人的天灵盖。
  将女人拍的跪伏在地。
  两柄煞珠剑呼啸而出,贯穿女人的双掌,鲜血淋淋。
  使得女人无法反抗,只能发出凄厉的喊声。
  罗鸿白衣飘扬,往女人身边走过,似是从花丛中过,伸出手,轻飘飘在女人头顶一拍,如拈花一朵。
  女人只感觉眼前浮现出了七十二颗煞珠所形成的煞珠环,身上的邪煞之气被压制的无法动弹,而下一瞬,被罗鸿的七十二煞珠环吸了个空……
  罗鸿身上的正阳之气越来越璀璨。
  而女人瞪大了眼。
  “帝……帝……?!”
  罗鸿上挑的嘴角微微一僵。
  “你才是弟弟。”
  尔后,罗鸿肩膀上空再度凝聚一颗煞珠,屈指弹珠,珠化飞剑,往女人脖颈抹过,待罗鸿迈出两步,女人眼神黯灭,头颅无力垂落。
  几个呼吸,一位五品邪修便死亡。
  罗鸿的手段让周围的邪修们心惊,那女人可是五品邪修啊,拥有以一己之力屠城镇的邪修!
  死的居然这么快!
  邪君面具下的罗鸿,微微蹙眉,“你们……比我想象中弱。”
  话语落下,一边迈步,一边伸出手。
  对准了女邪修的尸体。
  “站起来。”
  淡淡的声音,在寂冷的黑夜中萦绕。
  下一瞬,所有俯冲杀向罗鸿的邪修,身躯皆是一僵。
  因为,那女邪修的影子一阵蠕动,一团曼妙黑影站起,邪影中亡灵在不甘咆哮。
  这是何等手段?!
  而更让周围邪修毛骨悚然的是。
  他们的脚下,一道又一道的黑影贴着他们的身躯浮现。
  有背负棺椁的沙弥,有手握弯刀的胡女,亦有肌肉魁梧的武修……
  还有诸多邪修邪影浮现……
  “情报有误!天地邪门的情报有误!!”
  “这是道门拘神召魂术吗?!为何有种邪气感觉!”
  “屁的道门,这是炼魂秘术!狠毒的邪术!”
  诸多五品邪修不可思议,震骇发声!
  他们终于明白,罗鸿出城,原来根本就是一个局,让他们自投罗网的局!
  他们以为罗鸿是鱼,此刻方知,他们才是罗鸿眼中的鱼!
  轰!
  有实力强劲的五品邪修,没了战斗的心思。
  爆发气机,荡开了纠缠的邪影,打算朝着远处掠走……
  这些邪影杀不死,灭不尽……
  死去的邪修,又会化作邪影,源源不断!
  而且,他们发现丹田中的邪煞被莫名压制。
  这怎么打?
  绝望,恐惧,梦魇笼罩着他们。
  邪异的面具的笑,在这黑夜中,犹如地狱君主的微笑!
  当天地归于寂静,只剩冥纸被焚烧的细微声响。
  夜空的浓云被撕裂。
  凄冷的月华洒下,照耀出二十八具低头颔首,虔诚跪伏,失去生机的邪修尸体。
  PS:大章,一章结束战斗,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