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 杀宫浩!【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一道剑光自天地间闪烁,似是劈开了灰蒙蒙的雨幕,从长街的一端,甩动拖曳着剑气长尾,冲天呼啸起。
  浩浩荡荡的剑气波动,宛若浪潮翻涌般席卷。
  伴随着的是洪百威凄厉的怒吼。
  小道士洪百威在雨幕下,似疯似癫,整个人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
  在天机剑从他怀里挣脱飞天之时,洪百威只感觉天塌了下来。
  《北斗经》描摹到快要完成的时候,被人横刀夺爱也就罢了,如今,这好不容易找到的机缘宝剑,竟是也离开了他的怀抱,似乎被召唤走。
  洪百威气的给自己一巴掌。
  “让你贪婪!让你贪婪!”
  他早该想到的,这宝剑很有可能与那北斗经是配套的,一直在等待获得传承之人来获取罢了。
  难怪洪百威根本无法认主此剑,原来,这剑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他。
  但是,他若是将剑带走,不来到这儿找寻宫浩,这剑,也未必会被取走,待他以气机蕴养,慢慢的也是能争得剑的归属。
  如今,又什么都没了。
  所以,洪百威气啊。
  他盯着那蓝袍飞扬,六剑宛若凝聚昆仑仙山盖压罗鸿的宫浩,眼眸通红!
  宫浩!
  你欺人太甚!
  洪百威眼眸通红,看着那冲天而起的天机剑,掠过剑芒,荡开漫天春雨,朝着宫浩掠去之时,他便明白,宫浩果然是那获得了《北斗经》传承之人。
  在最后关头,夺他经文的是宫浩!
  如今一念顺走他尚未焐热的天机剑的也是宫浩!
  哪怕在秘境中,机缘能否得到,各凭本事,但是……洪百威还是很不爽,很不舒服!
  我既然不舒服,也不会让你宫浩舒服!
  洪百威本来都打算要离开此地了,可是,现在,走之前也要恶心下宫浩!
  浑身法力蒸腾,震开身上道袍浸染的雨水,蒸腾起的水蒸气,倒是使得他变得有几分仙气袅袅。
  宽袖颤抖飘飞,从中竟是有一张又一张的符纸飙射纷飞而出。
  这些符纸在空中盘旋,最后堆叠成了一尊符甲力士!
  “叱!”
  小道士洪百威双手结道印,猛地点在符纸力士上,使得符纸力士瞬间宛若苏醒,呼啸掠出。
  而这还不够。
  小道士食指入唇,咬破渗出了鲜血。
  以剑指为笔,血为墨,在掌心绘制一道符文。
  下一刻,法力瞬间被抽取,他脸色变得煞白。
  盯着蓝袍飞扬,宛若从天门中跨出来的剑仙般的宫浩。
  一掌遥遥拍出!
  “掌心雷!”
  ……
  宫浩以四品剑客的极强战力,倾轧着罗鸿,罗鸿以九剑化龙抵挡,隐隐约约间,罗鸿的化龙一剑,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宫浩的昆仑剑山压迫。
  两者毕竟在硬实力上存在差距。
  宫浩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尽管罗鸿施展的是鼎鼎有名的化龙剑,但是,威能与陈天玄比起来,差距太大。
  罗鸿修为毕竟只是六品剑修。
  与他之间,差了二品。
  “死!”
  宫浩蓝袍飞扬,淡漠道。
  他的蓝袍被倒灌的气流冲击的不断鼓荡,他的发丝亦是上下飞扬。
  剑指猛地下压,剑山轰鸣,盘旋而起,似是要将罗鸿倾轧成齑粉!
  当然宫浩也在防着罗鸿之前那道门的拘灵遣将之术。
  忽然。
  宫浩头皮炸开,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杀机从身后爆发。
  犀利的剑气,似是从九天之上纵横而下,一种从上古传来的剑意在激荡着他的心神!
  微微侧脸。
  宫浩眼眸一缩,一道散发着明黄光华的飞剑,以势如破竹之势朝着他的心口钻来!
  这是什么剑?
  罗鸿的剑?
  不……不对!
  罗鸿怎么可能还掌控有这么一柄绚丽飞剑?
  宫浩不敢置信,他实在是想不到,罗鸿的剑道修为到底是要有多妖孽,才能同时控制这么多的飞剑。
  远处封困耶律策,使得耶律策频繁怒吼的剑阵,那七十二柄诡异飞剑就已经很让人头皮发麻了,而罗鸿手中还有一柄古剑地蛟。
  如今,又多出一把剑!
  控制飞剑……不用精力的吗?
  哪怕是他宫浩,真正的四品御剑剑修,控制六柄飞剑便已经是极限了。
  而罗鸿如今展现出来的驭剑水平,却是完全超出他常识的认知!
  噗嗤!
  飞剑速度极快,瞬间穿透宫浩的身躯,幸好宫浩在危机时刻,偏移了身躯。
  否则这一剑,便是穿爆他的心脏。
  不过,尽管如此,他的胸口依旧是炸开一个血洞,鲜血扬洒不休!
  罗鸿眉心泥丸宫跳动,精神之花摇曳,嘴角上挑,控制着天机剑,再度掠出。
  这天机剑,乃是道门之剑,在锋锐的同时,以精神念力控制,迅捷无比!
  这是真正的宝剑!
  罗鸿本来还想找个时间去那雕像头顶上去将剑取下。
  却是没有想到,有人亲自送来了!
  宫浩被穿了一剑,震怒一吼,六昆仑一颤,荡开了再度刺来的天机剑,攻伐却也出现了破绽!
  如山峰倾塌的威压出现了漏洞,罗鸿利啸,发丝飞扬间,白龙冲霄,盘踞着剑山扶摇直上!
  轰!
  爆炸轰鸣而开。
  罗鸿的身躯落地,双腿犁地,在布满积水的青石板上划出铺散的水幕。
  而宫浩身躯一颤,六柄飞剑再度悬浮在他的身边。
  他那不可一世的气机被破!
  胸前染血,剑山被破,宫浩整个人看上去有几分狼狈,愤怒涌上心头。
  便欲要再度调动体内剑气施展六昆仑。
  不过,就在他调动飞剑的时候。
  他的身后,光线瞬间变得暗淡无光,似是被什么庞然大物给遮蔽似的!
  宫浩一愣。
  猛地回头。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宫浩只看到在他的身后,一尊庞大的符甲力士浮现,力士咆哮,犹如洪钟般的拳头,骤然落下。
  “龙虎山符甲力士?!”
  宫浩懵了!
  罗鸿还会龙虎山的道术?
  不……不对!
  不是罗鸿!
  宫浩目眦欲裂,有人阴他!
  嘭!
  六柄飞剑飞速掠来,在他的身前堆叠成了剑盾,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速度太快了,剑盾成形速度极快,这时候,符甲力士的一拳,方是落下。
  咚!!!
  一拳音浪炸开,将天穹落下的雨珠,纷纷炸成了水粉。
  而就在宫浩一位这符甲力士的一击便已经快结束的时候。
  宫浩抬起头,不知道何时,他的头顶之上,无数的雨水汇聚成了一只大手掌。
  大手掌的掌心中,似是有雷池在翻涌。
  轰隆!!!
  一声雷霆炸响,一道雷光劈下。
  宫浩瞬间被劈中,砸入地面,长街俱震,雨水冲起三尺高!
  整个长街,刹那寂静无声。
  萧二七和吴媚娘都看懵了。
  什么情况?
  符甲力士,还有掌心雷……
  罗鸿还会这些手段?
  远处,洪百威一张脸也是煞白。
  艹!
  不是宫浩!
  恶心错人了。
  他的心中在怒吼。
  当他看到天机剑穿透宫浩胸膛的时候,他便明白……这天机剑特么的并不是宫浩收走的,那自然北斗经也不是宫浩所获。
  他的符甲力士和掌心雷怕是打错了人。
  这下子可算是把宫浩得罪的惨了。
  当宫浩被掌心雷给劈落在地的时候,稳住身形的罗鸿瞬间动了。
  地蛟剑抡起弧度,脚踩起连串的水花,犹如飞鸿踏雪泥,逼近宫浩。
  宫浩浑身被劈的焦黑,散发着青烟,六柄飞剑无力的落地,整个人精神萎靡到极致。
  换谁遭雷劈一下,也都会萎靡不振。
  宫浩感觉莫名憋屈,他的脑海中想到了一个名字。
  洪百威!
  能够施展符甲力士和掌心雷的,唯有龙虎山的洪百威!
  无冤无仇的,这臭道士为什么要阴他?!
  而此刻,他来不及想这些,罗鸿握剑已经杀来,选择近身战!
  宫浩面色凝重起来,近身战,他很吃亏!
  因为,他知道罗鸿有佛门精神秘术,再加上那道门的拘灵遣将,近战之时,他得时刻防着罗鸿的这些杀伐。
  叮!
  宫浩胸口血洞在流淌着血,他以剑气封锁自身气机,锁住满身的血液不再流逝。
  他顺手拎起一把剑,横剑而握,挡住罗鸿力劈而下的地蛟。
  脆响在雨幕中炸开,地上的积水搅动而起,罗鸿抽剑,改劈为抡,划过弧度,削向宫浩的脖子。
  罗鸿一身剑气所剩无几,宫浩也动用剑气封锁伤口,不让鲜血流淌,免得生机流逝。
  两人从驭剑和御剑的手段,变成了凡人剑客之间的白刃交锋。
  叮叮叮!
  比拼的是最纯粹的剑法,比拼的是反应力和肉身力量!
  积水被冲散开来,不断朝着四周炸开,天上落下的雨幕,都被冲散,完全无法逼近两位交锋剑客周身半分。
  宫浩一开始以剑招占据优势,但是越是战斗,越是心惊,他发现罗鸿在模仿着他的剑式,越来越熟练。
  这什么怪物?!
  这是怎么样的剑道天赋?!
  莫名的压力,让宫浩眼眸紧缩,而罗鸿不断攻杀着。
  剑挥舞,两个人两把剑在雨幕中碰撞,脆响,火星,四溅不止。
  罗鸿身上多了些剑伤,宫浩身上亦是平添了几处流血的伤势。
  两人如风雷交替,碰撞不休。
  蓦地!
  罗鸿一步踩下,后侧一步,手中出现一瓶丹药,从中倒出三粒抛入口中。
  刹那间,罗鸿体内气血沸腾。
  血气翻涌如江河波涛,固本培元转煞丹!
  三颗下去,罗鸿气血像是被煮沸的开水,力量暴涨!
  宫浩愕然,罗鸿一剑劈来,犹如武修般的强横力量,震裂宫浩虎口,让宫浩咳出血,。
  飞剑被荡开。
  罗鸿握着地蛟剑,眼眸赤红,瞬间欺近。
  与宫浩身贴着身。
  两人在雨幕中滑行,罗鸿手中的地蛟剑,却是往前一送,彻底的漫入宫浩的胸口,蕴含在地蛟剑上的剑气,瞬间绞烂了宫浩的蓬勃跳动的心脏!
  嘭!
  宫浩背部撞在了白墙黑瓦的房屋的墙壁上。
  罗鸿目光赤红。
  抽剑,拔剑。
  扎啊扎!
  将宫浩胸膛给彻底扎烂!
  飙血之间,白色的墙,染出一朵盛放的血色花朵!
  PS:昨天太晚睡了,今天起的晚,写的慢了些……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