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 出秘境,尸体如雨下【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安平县外。
  袁瞎子竹杖轻敲,叩击着青石地面,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小豆花搀扶着他,赵东汉则是背着一把厚重大刀,面色冷酷。
  三人出了城,望向那巨大的牌坊,那牌坊之后,则是神秘的秘境。
  公子如今便是在那秘境中,九死一生,十分凶险。
  小豆花抿着唇,她的眼眸微微波动,带着几分坚毅之色。
  罗鸿在稷下学宫中为他一怒拔剑,杀了欧阳钊,替她报了血仇。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罗鸿才是招惹了长平郡主,得罪了不少世家子弟,在秘境中很有可能会被围殴,围杀。
  小豆花心中很悲戚,她觉得她不能怯懦,她是背负血仇在身的人,父母的仇,那尚在襁褓中的弟弟的仇,她岂能忘却。
  所以,小豆花觉得自己要努力修行,让自己变强,成为公子的最强剑鞘。
  终有一日,灭仇敌,报血仇!
  正如罗鸿微笑着问她,杀了位欧阳钊就足够了?
  灭满门的血仇,自然要灭满门还之!
  三人在官道上行走,不少人的目光顿时流转,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袁瞎子他们自然是知道,陈天玄废了之后,袁成罡便成为了罗鸿的护道者,至于赵东汉和少女,就没有什么好关注的了。
  “枪王袁成罡?呵……挑战失败,反而成了罗家的走狗。”
  “还来做什么?真以为罗鸿还能活着从秘境之中走出吗?”
  “秘境是封闭的,就那么大,罗鸿要杀耶律策,他怎么躲?不仅仅是耶律策,还有宫浩和武举,三位黄榜四品要杀罗鸿,他插翅难逃!”
  隐匿在人群中的不少护道者冷笑着开口。
  有的是奚落,有的嗤笑,有的是故意搞心态。
  不过,事实也的确是如此,没有人觉得罗鸿还能从秘境中活着走出来。
  周围奚落的话语,不断的萦绕传来。
  找不到说话的人,但是声音犹自萦绕。
  赵东汉一张脸早已经憋的通红,怒火中烧,像是皮肤之下有火焰在焚烧。
  小豆花咬着唇,眼眸有几分担忧的看向牌坊。
  袁瞎子歪着脑袋,背负着木匣子,没有说什么,面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况且,我家公子乃夫子弟子,并非短命之人,尔等如此早的下结论,实在是如跳梁小丑般的可笑。”
  袁瞎子淡淡道。
  沧桑的声音萦绕开来,让诸多护道者冷笑。
  秘境的星幕已经开始抖动破裂,显然,秘境很快就要闭合,里面的人都要出来了。
  到时候具体是什么结果,所有人都会清楚。
  大体上,罗鸿的下场定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一个七品,尽管杀过黄榜五品的完颜烈火,但是面对四位黄榜四品,也折腾不出什么浪。
  袁瞎子抱着竹竿冷着脸。
  赵东汉挎刀,面目狰狞,小豆花也有些愤怒。
  忽然。
  牌坊中原本抖动剧烈的星幕开始逐渐平静下来,吸引了一位又一位护道者的目光。
  有一股强大的气浪从牌坊后的空间中喷薄而出,吹动闻天行身上的衣衫在猎猎作响。
  闻天行眯起眼,眼眸找带着几分凝重,而凝重之下,似乎有几分诧异。
  “待到星幕彻底稳定,秘境出口将打开,秘境将重新封藏……”
  “该出结果了。”
  天地间的气氛,仿佛都在这一刻,变得肃穆了起来。
  一位位护道者的眼眸纷纷落下,盯着牌坊之后。
  “闻太傅,能否告知为何这一次的秘境,如此早便关闭了?”
  一位天才的护道者开口询问。
  这问题,也是许多强者想要知道的,这一次的秘境开辟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闻天行身上尊贵的衣袍纷飞,双手缩藏于袖中,厚重的眼袋抖了抖,沉吟半响,徐徐开口:“秘境提早关闭,有两种情况……”
  “一种,入秘境的天才,死伤殆尽。”
  “另一种可能性,便是秘境中的大机缘已经被人所获取。”
  闻天行道。
  他的话语落下,不少护道者神色皆是微微一变。
  之前他们没有想到这一茬,现在想到了,顿时感觉到了不同寻常。
  大多数人都是想到了第二种可能性,虽然第一种可能性也存在,毕竟,以耶律策的实力,在秘境中基本上是横行无忌,无人能挡。
  但是,这种可能性太小。
  毕竟,耶律策若是敢行这般凶戾之事,出了秘境,面对如此多的护道者,他跑不了。
  面对众怒,他的护道者护不了他。
  死了这么多天才,耶律策想跑也跑不了,这么多的护道者绝对会让他偿命。
  正常而言,第一种可能性不大。
  耶律策能够登临黄榜第三,不是傻子。
  而第二种可能性,却是极大,非常大。
  许多护道者深深吸气,眼眸中流露出精芒:“天机秘境传闻乃是昆仑宫多位陆地仙的精气神所化,其中的大机缘……绝对珍贵!”
  “难道是传说中昆仑宫的失传之秘《北斗经》?江湖上自古流传着昆仑宫的七个秘境存在古法残篇,若是能凑齐,可得无上仙诀。”
  “难道……是真的?!”
  话语落下,一时间,不少护道者的呼吸皆是变得急促了起来。
  目光望向那牌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不同了。
  有人得到了秘境的传承……
  那到底是谁得到了传承,这个问题就很重要了!
  一位位护道者的气机开始涌动,他们时刻准备着,接引自家的天骄。
  袁瞎子亦是取下了木匣子中的两截银枪组合在了一起。
  有护道者瞥了眼,冷冷一笑。
  袁瞎子面色不变,握着组合好的银枪,银枪枪尖抵地,气机引而不发。
  轰隆隆!
  忽然,牌坊之后的星幕彻底稳定!
  有人影开始浮现。
  出来了!
  所有护道者心头一凝。
  下一瞬,那浮现的人影,陡然清晰,化作一道光芒撕裂虚空,飞速遁出,跌落在地,连滚带爬。
  一身道袍上满是剑痕,模样万分凄惨,狼狈的像是地鼠街中的流浪汉。
  “龙虎山的天骄洪百威!黄榜第二十一!”
  有护道者眼眸尖锐,一眼看到了洪百威,道。
  而龙虎山的老道神色微变。
  因为,他发现刚才洪百威冲出秘境之时,施展的乃是九字道符中的“行”字秘符,那是龙虎山道首交给洪百威保命用的,轻易不会施展和催动。
  然而,洪百威居然用这秘符逃命出秘境!
  出事了!
  不过,老道忽然一喜,难道洪百威得到了秘境中天大的机缘?
  得到了天机秘境中的《北斗经》?!
  若是如此,损失一张“行”字秘符,根本算不得什么!
  轰轰轰!
  一股又一股的强横气机,如长虹贯日,在安平县外,不断的冲入云霄。
  有天地元气凝聚而成的大手,朝着洪百威抓去。
  洪百威尚未爬起身,就一脸懵逼,咋回事?
  他怎么出秘境还要遭劫?!
  “师叔救我!”
  洪百威赶忙扯开嗓子,发出爆吼!
  “诸位,过了。”
  龙虎山的老道手中拂尘一甩,顿时拂尘似白发化作三千丈,垂落而下,将天地都给笼罩于其中。
  天地元气所凝聚的巨掌,瞬间被冲击的支离破碎。
  “洪百威,得到天机秘境中大机缘的,是否是你?”
  有厉喝声炸响。
  洪百威耳膜震动,尚未开口。
  神色猛地一变,有些惊骇的看向身后的牌坊星幕。
  而诸多护道者亦是色变,顾不得盘问洪百威,目光皆是落在了星幕之上。
  袁瞎子面皮子抽了抽,莫名的……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嘭!
  一声惊天龙吟,似是有天龙盘踞!
  从秘境之后炸响,恢弘的白色光芒一道两道三道,将变得稳定下来的星幕冲击出千疮百孔……
  星幕之上,印出了一道人影轮廓。
  像是被强横的力量,给按压在了星幕上似的。
  嘭!!!
  下一瞬。
  星幕四分五裂的炸开。
  在诸多护道者紧缩的目光中,一声嘹亮龙吟冲霄。
  一颗白龙脑袋从牌坊之后钻出,左右挣动,咆哮天地。
  而龙首前方,一道血肉模糊的身影,被冲击飞出,砸落在地上,将地面犁出沟壑,堆叠出土山。
  浓郁的烟尘滚滚不散。
  只剩下白龙龙首挣扎着欲要从那秘境中钻出的震撼画面,冲击着心神。
  磅礴的剑气,似是要撕开天幕!
  这一切的变故,惊呆所有人,那些看热闹的,从各地赶赴而来的江湖客和修士,目瞪口呆,神色间满是惊恐。
  秘境中……出真龙了?!
  而护道者们亦是被震住了,目光一转不转的盯着牌坊。
  闻天行看着距离他不远的龙首,处变不惊的面容微微一抖。
  “这是……九剑化龙!”
  话语落下。
  诸多护道者中也此起彼伏的响彻起了声音。
  “九剑化龙!”
  “化龙剑陈天玄的招式!”
  “秘境中怎么会出现九剑化龙?!”
  一位位护道者震骇万分,心神剧烈颤动,很快,他们目光转移,落在了那被从秘境中打飞而出的身影。
  洪百威道袍贴在身上,整个人颤颤兢兢,目瞪口呆……
  艹!
  耶律策……被打飞出来了?!
  是不是他抢先了那一下,使得耶律策被打出来?!
  他洪百威就稍稍阻了一下,你耶律策那么强,怎么就被打飞出来了?不会是要碰瓷吧?跟宫浩那死鬼一样?!
  “耶律策?!”
  有护道者眼尖,道。
  他们在废墟中,隐隐约约的感应到了耶律策的气息。
  被打飞出来的是耶律策?!
  被谁打出来的?
  不少护道者脑子一片空白,下一刻,他们想到了一个人。
  那一席白衣,带着温润微笑,得了化龙剑传承的青年。
  “罗鸿?!”
  可罗鸿不是只有七品剑修修为?
  哪怕在秘境中突破,达到了六品,能打飞耶律策?!
  底下。
  赵东汉目瞪口呆,惊骇万分,小豆花则是一脸惊叹,好炫目。
  袁瞎子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起来。
  公子好像在秘境中搞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他……可能要扛不住啊。
  撑开牌坊狰狞而出的白龙龙首开始渐渐的化作一道道剑气消散,在大地上留下了一片剑气纵横的窟窿和沟壑。
  被撕裂的星幕之后。
  有呼啸声响彻而起。
  众人目光一凝,便见到一道身影,伫立在展翅的苍鹰影子背上,徐徐滑翔而出。
  白衣染成的血衣飘然,银发刺眼夺目。
  罗鸿乘鹰而出,背后跟着一柄,两柄,三柄……七十二柄煞珠剑,如江河汇聚入海般的飞剑流。
  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黯淡失色。
  只剩下那骑乘在鹰背上的戴着半边面具的青年,万般夺目。
  而这还不是最让人震惊的。
  被撕裂的星幕中传来恐怖的排斥力。
  萧二七和吴媚娘,还有在秘境中打了酱油的独臂苦月和尚,皆是被吐出。
  而紧随其后的……
  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宫浩,武举,长平郡主,刘涵……
  一具具天才尸体,如雨下。
  浓郁血腥,铺天盖地!
  一位位护道者鸦雀无声。
  袁瞎子握着银枪的手,冒汗不止……
  天地,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