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 公子,危矣!【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五品邪修是什么境界?
  罗鸿并不太清楚,因为没有到那个境界,小册子就不会显示出境界名称,不过,罗鸿发现,他所修行的邪修体系,似乎跟天地邪门的邪修体系不太一样。
  至少,天地邪门的邪修,似乎并不修炼煞珠,也没有像他这般,能够操控煞珠。
  罗鸿将这一切归咎于修行功法的不同。
  如今,他是六品地煞,丹田中邪煞逐渐汇聚圆满,准备着手冲击五品。
  每个修行体系的五品,都是一个质变的过程,例如剑修五品为命剑,确定自己的本命剑道,明确修剑的初衷,这非常重要。
  儒修五品为问心,叩问本心,大道在眼前铺开。
  武修五品为血甲,血气可化甲,那是一种质变,可以说是蜕凡的变化。
  佛修五品罗鸿看过稷下学宫的典籍,其中记载,五品为小金刚,亦是称之为一果小罗汉。
  尽管每个修行体系都存在差别,但是,无疑到了五品,对于任何一个体系而言,都是质变的过程。
  邪修自然也不例外。
  罗鸿深深吸气,有些激动。
  “我果然还是适合当邪修,在邪修天赋一道上,比之剑修可要厉害太多了。”
  罗鸿感慨。
  尔后,沉寂下心神,开始尝试冲击境界。
  当然,想要成功入五品,罗鸿觉得很难,他只是抱着侥幸心理冲一冲,万一五品了呢?
  ……
  帝京。
  天安城。
  离天河听了太子的话,冷汗涔涔。
  “殿下……说这话,属下听不懂。”
  离天河抱着长平郡主的头颅,说道。
  太子一身四爪蟒袍,面色平静,对于离天河的话,只是笑了笑。
  大理寺徐韫还有那魏千岁瞥了离天河一眼,都是意味深长。
  离天河顿感身上压力沉重。
  太子徐徐迈步,走到了离天河身边,小心翼翼的从离天河手中接过了长平郡主的头颅。
  “这是本宫最喜欢的一位孙女……很乖巧,也很有野心,可惜了……”
  太子轻抚着长平郡主那惊魂未定的面容,有几分哀婉道。
  长廊间,顿时起风了。
  离天河只感觉浑身有冷意不断的涌动袭来。
  “镇北王想要做什么,本宫岂能不知道,他想要开启天机秘境给他那孙子历练,可以,本宫如他所愿,但是,本宫错估了那罗鸿的妖孽程度啊……”
  “从正式修行至今不过一个多月,已经能够杀诸多天才,能够与黄榜第三的耶律策争锋而不败……尽管说是借助了外力,但是……天赋真的是让人心寒。”
  “罗家,出真龙了啊。”
  太子笑道。
  可是,说出的话,却没有太多的笑意,让离天河浑身毛骨悚然。
  “殿下与属下说这些有什么用?属下一头雾水啊。”
  离天河脸上挤出一个干涩的笑。
  那双手垂落如猿臂一般的老太监,皮笑肉不笑,装,继续装。
  “离天河,殿下说什么你心中清楚,镇北王耍了一招苦肉计,让我等误以为你与镇北王不和,没想到你暗中居然是镇北王的走狗!”
  魏千岁冷笑着。
  离天河冷静了下来,瞥了魏千岁一眼,又看了一眼太子,淡淡道:“所以,殿下与诸位是不信任老夫?”
  “屁话真多,你以为咱家在诈你?”
  魏千岁脸上皱纹堆叠。
  “咱家那干儿子,便是被你给害死的,咱家要你为我孙儿陪葬,还有那罗鸿……也不得好死!”
  轰!
  刹那间,长廊之上风云变动,无数的残影浮现,密密麻麻,像是洪涛席卷,将离天河给瞬间笼罩。
  离天河大怒!
  “魏老狗!你做甚?!”
  他一声利啸,身躯上气息节节攀升。
  “太子殿下!请为属下做主!”
  离天河的声音从无数的残影洪涛中炸响。
  太子却是面色淡然,瞥了一眼,抱着长平郡主的脑袋,转身朝着深宫中走去。
  “废了修为,打残四肢,给镇北王送去。”
  “徐韫,持本宫手谕,前往安平县,黑骑将主赵星河私自出兵,违背大夏律法,带回帝京押入天牢候审!另外,南征的少年侯楚天南是不是归来了?让他去接手安平县的五千黑家铁骑。”
  “另外,再拟一道手谕,往塞北送去,问罪罗厚,身为大夏将军,私自调动精兵,罚俸一年,昭告全军。”
  太子抱着长平郡主头颅的身影,在即将消失在深宫中时,一步停下,微微侧脸。
  大理寺徐韫顿时凝眸,却听得太子徐徐道:“另,罗鸿于秘境中杀长平郡主,杀皇亲国戚,按律当斩,念其为镇北王之孙,让御史欧阳非持太子手谕,前去安平县,押他入京,跪叩长平郡主坟前悔过六十年。”
  “闻太傅,罗鸿得了昆仑宫的失传之秘《北斗经》,这事算是司天院的事,你看着办吧。”
  太子道。
  话语落下,太子的身影方是彻底的隐匿入了深宫。
  轰!
  无数的残影爆碎。
  离天河浑身染血,跌落在地,胸前一块血肉被挖,琵琶骨被捏碎,四肢更是被打断,模样极其凄惨。
  闻天行安静的站在一旁,垂手而立,对于太子的话,他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
  魏千岁瞥了他一眼,阴恻恻一笑,提起重伤的离天河,便直接一跃出了宫殿。
  那位穿着锦袍的大理寺徐韫,则是看向闻天行,无奈的笑了笑。
  “闻太傅想必很是头疼吧。”
  “太子与罗家之间的恩怨,看来是很难化解……”
  徐韫是一位颇为儒雅的中年人,看上去与邻家大叔没有太大的差别。
  闻天行厚重眼袋抖了抖:“天下间的恩怨大多都逃不了一个情字,太子妃因罗家长子而死,太子心中有怨也正常。”
  “当初太子求夏皇严惩罗家,夏皇未允,如今太子当政,当初所吃的亏,所受的怨,自然都要发泄出来。”
  “况且,夏皇闭关,罗家这些年,也的确是权势滔天,一王一将,若是罗家的那些男儿未死,怕是如今半个朝堂都将为罗家所掌控。”
  “如今罗家又出了罗鸿这真龙……”
  闻天行徐徐道。
  徐韫眼眸顿时凝起:“这罗鸿……当真如此了得?”
  “比之当初的罗家长子如何?”
  徐韫看向闻天行,而闻天行满是沟壑的脸却是一抖,笑了笑:“此子更加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天机秘境闭合之时,此子身后伴随无数天才尸体如雨下……这是罗家长子所远远不及的。”
  “太子之所以要扶持楚家来取缔罗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罗鸿,若无罗鸿……镇北王或许会选择直接归隐尘世,毕竟,罗厚当不起镇北王的期待。”
  闻天行沙哑的声音萦绕在长廊。
  徐韫眯起眼。
  “以楚家取缔罗家,能做到吗?单单是罗厚所掌管的三十万黑骑,楚家有能力取罗厚而代之?”
  “罗人屠在军中的威信,可不是那么容易取缔。”
  “最后,若是逼得罗厚反了大夏……”
  徐韫的话,让闻天行笑了起来。
  “狡兔死走狗烹,自古就不一直是如此?”
  “镇北王反对夏皇纳玄玉妃,等于是断夏皇的长生路,镇北王或许是在试探,但是对于帝皇而言,罗家的手,伸的太长了。”
  “至于反大夏,只要夏皇还活在当世,哪怕是罗家反了,也掀不起什么大浪,甚至罗家会万劫不复。”
  ……
  镇北王府。
  有融入黑暗的影子飞速掠出,出现在了端坐长亭的镇北王的面前。
  “王爷,魏千岁扔了到受创的人影在府前,是否带入?”
  黑影问道。
  镇北王望着面前棋盘,手中拈着的棋子顿时一顿。
  许久,方是吐出一口气。
  “带进来。”
  “喏。”
  影子应了声,便打算融入黑暗。
  “王爷不必相请,咱家已经亲自登门。”
  一阵黑风呼啸。
  魏千岁瞬间化作道道残影落下,落在王府中庭,手中提着血肉模糊的离天河,带着阴测的笑,望着镇北王。
  “王爷,太子命咱家给王爷送来的厚礼。”
  话语落下,离天河血肉模糊的身躯,便被抛在了地上。
  而魏千岁的身影,则是伴随着尖利的笑声,刹那间消失在了王府中。
  这老太监的修为,的确是深不可测。
  镇北王一步一步的走出长亭,走到了满身是血的离天河身边,眼眸波动剧烈。
  “别担心,本王一定会救回你。”
  镇北王叹了口气。
  离天河则是惨然一笑:“王爷勿忧,死不了。”
  “王爷,小心太子,太子已经疯了,他将长平郡主当饵,让公子杀之,现在,便以此发难……公子,危矣。”
  镇北王目光逐渐的变得深邃。
  “夏极……”
  ……
  夜深。
  天安城的城门却是于轰然间陡然开启。
  有快马从城内,化作黑色的闪电,在大地上飞速驰骋,持手谕,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有朝塞北的,亦有往南下去江陵的。
  而亦是有一支长队伴随着腰间挎刀的士兵蜂拥出帝京。
  马车中,欧阳非掀开了帘布,望向安平县方向,眸光冷厉。
  ……
  罗鸿满是遗憾的结束修行,他终究还是未能突破境界,达到了五品邪修的程度。
  实际上,积累是够了,丹田中的邪煞已经彻底的积攒满,但是冲击五品,似乎还差了一个契机。
  当然,罗鸿也不着急,修行至今才不过一个多月,已经能够抵达半步五品,罗鸿也很满意了。
  走出房间,打算去罗小小的院子中,给罗小小讲故事。
  蓦地。
  罗鸿感应到了什么,眉头一簇。
  他来到了罗府正厅。
  一席黑甲的赵星河,正背负着手,站立在门前。
  似乎感应到罗鸿的出现,转过身,凝重的看着罗鸿。
  “公子,出事了。”
  “赶快上东山,入学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