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 入五品,掌魔剑【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正文卷第一百四十三章?入五品,掌魔剑【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剑气激荡在学宫广场前,像是春雨料峭,不断扬洒。
  周围观战的学宫学子们瞪大了眼,呼吸微微急促,这一战,看的他们血脉喷张,因为战斗的过程并不复杂。
  首先是肉身的碰撞,其后便是剑术的比拼。
  尽管罗鸿只是六品,尽管楚天南压境到六品,这一场比试,只是六品修士的比试。
  但是,所掀起的气势和风浪,却丝毫不弱于五品,乃至四品。
  气氛有几分严峻。
  空气中的焦灼气味越发的沉重。
  天机剑的剑气依旧在激荡,那一条白龙似是发出咆哮龙吟,撕裂云雾,撕裂地面,撕裂山河。
  这是化龙剑的精髓!
  罗鸿得到了化龙剑的传承,更是学到了化龙剑的精髓。
  这一剑化龙,足以劈山断海。
  劈开了楚天南的瓢泼剑气。
  李修远抱着罗小小,青衫飞扬,头上发髻中插着的桃花都在轻颤,他眼眸一挑,似笑非笑:“小师弟的实力,又变强了。”
  “竟是以六品实力施展出化龙剑,哪怕是陈天玄自己,真正施展化龙剑,都得消耗庞大的精气神和能量,而小师弟斩出这一剑的能量如何来?不抽干自己,如何聚集这般多的能量?”
  李修远嘀咕着。
  “难道是圣人意志残余的力量?”
  “也对,之前小师弟敲钟三百六,这一次又飞速凝聚圣言,或许体内真的有残余的圣人之力。”
  广场周围。
  萧二七,吴媚娘微微蹙眉,“竟是这么快就逼的楚天南释放四品的实力,楚天南说压境一战,果然是托大了,这一战,楚天南算是输了。”
  “同阶无敌,那是不管对手是同阶的妖孽亦或者天骄,都能无敌……”
  “可惜,楚天南不能,他六品,不能无敌镇压六品的罗鸿。”
  “黄榜第一的云重阳,不知道能不能同阶无敌。”
  萧二七和吴媚娘两人交流不断,引发了思考。
  场中。
  罗鸿伫立着,没有理会气息节节攀升,打破枷锁,重回四品的楚天南。
  他的脸上流露出了几分舒爽,在劈出了一剑之后,他体内沸腾的能量开始逐渐的恢复平静。
  丹田中,邪煞之力从躁动到平稳,丹田的邪煞容纳量,再度开辟,宛若化作一片瀚海。
  丹田化瀚海,实力果然是提升了许多。
  而罗鸿也明白,他的修为应该是跨入五品邪修的程度了。
  七十二颗煞珠回归到了丹田,浸入丹田中的无尽邪煞之力中。
  轰!
  下一刻,在罗鸿的感知中,七十二颗煞珠,竟是开始互相交融。
  罗鸿也是明白,接下来五品邪修的修行之路,便是融合七十二地煞,等什么时候七十二颗地煞融合为一了……
  他的修为便可跨入四品。
  不过……
  融合煞珠可不太容易,或许是因为他凝聚的煞珠太多了,每一次煞珠交融,都需要耗费磅礴至极的邪煞之气方可。
  但是,无疑,罗鸿实力的增长是非常可观的。
  除此之外,罗鸿亦是发现自己的剑道修为提升了,经脉似乎在刚才劈出的一剑之下,被拓宽了许多,经脉如大河,其中流淌的剑气,越发的强大和凶猛!
  五品命剑境!
  罗鸿万般欣喜,邪道和剑道修为同时突破,真的是太美妙了。
  不过,刚才剑气撕裂经脉的痛楚,还是让罗鸿心有余悸。
  果然,还是邪道修起来比较舒服,突破都是如沐春风的,最多有点撑。
  哪像剑道,千刀万剐,要死要活的,若不是有楚天南发泄,罗鸿感觉自己可能要被活活痛死。
  成为史上第一位在突破时痛死的剑修,罗鸿怕是也能名垂千史。
  “我五品了。”
  罗鸿眯眼。
  “我变强了。”
  “不知道,能不能动用一下……魔剑阿修罗?”
  罗鸿心中想到。
  这个想法一出现。
  丹田中,魔剑阿修罗那道红裙倩影顿时浮现,眼眸中带着几分冷意。
  圣人虚影亦是睁眼,眼眸中凝重之意十足。
  “正”字圣言都凝聚了,此子居然还惦记着这把魔剑!
  看来,掰正此子修正道的心思不能断!
  罗鸿突破的过程,并没有什么浩大的声势,只是罗鸿身上凭空变强的威压,还是让不少人感应到了。
  许多人眼眸一缩,凝重了许多。
  罗鸿六品的时候,就能追着耶律策打,如今……他五品了。
  实现了一个质的飞跃,是不是变的更强了?
  剑修五品,掌握本命之剑,修为的提升非常的可观。
  此刻的罗鸿亦是在想着本命之剑的事情,按照陈管家所给的剑气诀,到了五品剑修,就需要想方设法的融合本命之剑,有本命之剑和没有本命之剑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本命之剑……我如今有三个选择。”
  “一是融合魔剑阿修罗,这把地阶巅峰的宝物,绝对强大……若是融为本命剑,实力提升定然极高,但是风险也是有的,这把魔剑桀骜难驯,可能会伤了自己,到时候融合失败,那便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二,可以融合天机剑,这把从天机秘境中获得的宝剑,似乎是那位慷慨无比的道人所赠,这剑,很宝贵,可以列为备选。”
  “第三,便是煞珠剑,七十二颗煞珠剑,融为本命之剑,这是最契合的飞剑,问题便是,在未合一之前,煞珠剑的数量太多。”
  罗鸿陷入了沉思。
  他在犹豫做出哪个选择。
  原本激战的广场,顿时安静了下来,罗鸿平静的站立在原地,陷入沉思。
  而楚天南恢复到了四品的实力,却是神色复杂,没有出手。
  可以说,在他恢复实力的刹那,他便是已经败了。
  实际上,楚天南可以选择不恢复,硬抗罗鸿那一剑,但是,那样,他很有可能会身受重伤,可能会非常的狼狈,不是一般的狼狈,以那剑气的狂暴程度,可能会撕裂他全部衣衫,不仅仅如此,甚至会将他的血肉全部切割的模糊。
  想想……实在是太惨了。
  楚天南还是很在意形象的,他还没娶老婆。
  不过,罗鸿的实力是真的让楚天南惊讶,竟是施展化龙剑的精髓,逼得他不得不爆发四品实力。
  可惜,那一剑的威力虽然不错,但是他爆发四品实力也就抵消了。
  “嗯?”
  “就这?能碾着耶律策打?”
  楚天南蹙眉,黄榜第三的耶律策……会有这么弱?
  对方好歹是天罡境修为,还是金帐王庭天榜第一,耶律阿古朵的儿子,会这么弱?
  如果按照罗鸿的实力,楚天南觉得自己一只手就可以抽的耶律策跑。
  “此子绝对还有底牌。”
  楚天南看向在体味着修为的罗鸿,眼眸中闪烁过跃跃欲试,想试试罗鸿的底牌,不过很快就放弃了。
  “可惜了,只是刚入五品,等你四品,我可能已经三品了,等你三品,我可能已经二品或者一品了……”
  楚天南眼中闪烁过一抹可惜。
  可惜,你我不能同境界好好交锋一番。
  “逼得我爆发四品实力,你赢了。”
  楚天南伸了个懒腰,保持了属于自己的风度,道。
  声音响彻在广场中。
  他不想打了。
  将军令,拿不到就拿不到吧。
  这五千黑骑虽然诱人,但毕竟不是他的兵,不是他的楚钩军,跟他的风格不搭,就算掌管了,也得花费许多时间去调教。
  对于楚天南而言,吸引力只能算是一般。
  若非太子夏极让他来接手,楚天南根本对五千黑骑一点想法都没有。
  罗家的兵,他楚家要掌管,自然没啥意思。
  虽然不管是罗家,亦或者是楚家的兵,都是属于大夏的兵。
  但是,如今情况已经有些不同了。
  “罗鸿,你赢了,你让我刮目相看,不愧是镇北王之孙,这将军令,我不要了。”
  楚天南笑道。
  那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输的不是他。
  周围的学宫学子则是慨然,楚天南认输了,但是,没人感觉他是真的输。
  半山大坪。
  老黄咧开满嘴黄牙,笑了笑,“小侯爷居然输了,少见,少见。”
  “不过,输了也好,小侯爷就可以跟老黄去江陵府桂香楼打打牙祭。”
  赵星河瞥了黄老邪一眼,却也未曾说些什么。
  赵星河心中紧绷的石头亦是落地。
  楚天南放弃争夺将军令了,没有将军令,楚天南若是敢入黑骑大营,赵星河一巴掌抽死他。
  因而,楚天南怕是真的不打算接手五千黑骑。
  太子的命令,好像不太管用了。
  不过,赵星河却是没有太轻松,这楚天南的确是个人物,楚家……太子甚至可能是夏皇如今一手扶持的豪门,准备以楚家来接替罗家……
  现在看来,必须重视起来。
  广场之上。
  楚天南说完,便转身打算离开,斜背着名剑纯钧,潇潇洒洒的往石径之下走去。
  然而,罗鸿这时候也睁开了眼。
  之前一直处于要发泄的情况下,也懒得楚天南的目的,只想要战一场。
  现在,交锋结束了。
  你楚天南舒服完就打算跑?
  问过他罗鸿了吗?
  “等等。”
  罗鸿开口。
  话语响彻,学宫中的诸多学子眼眸皆是凝重。
  萧二七,吴媚娘,苦月等天才皆是看向罗鸿,好奇无比。
  咋的,你罗鸿还打算将楚天南强留下?
  “我的赌注是将军令,那你楚天南拿什么和我赌?如今你输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合着,我输了得给你将军令,你输了潇洒走人,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罗鸿拄着天机剑,白衣翩然,正气如虹,缓缓道。
  楚天南的身躯顿时一顿,面容上流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周围的学子们也是一阵恍惚,好……好像是啊。
  不过,之前大家也是没有想到楚天南会输,黄榜第二,哪怕压境,堪称同阶无敌,无敌于任何一位同阶妖孽。
  当然,黄榜第一的云重阳不太清楚,这人传闻是仙人转世,不好说。
  但是,之前的确无人想到楚天南会败。
  楚天南想了想,有些肉疼,道:“是我考虑不周了,既然我输了,我将以百颗‘小还丹’做赌注,百颗‘小还丹’价值应该抵得上将军令了。”
  然而,让楚天南没有想到的是,罗鸿却只是淡淡一笑。
  “丹药?我要丹药有何用?”
  “你以丹药做赌注,我答应了么?”
  “我要你的剑。”
  罗鸿说道,抬手指了指楚天南的纯钧。
  楚天南的面色顿时变了,不仅仅是他,周围的学宫学子们,气氛也陡然变化。
  一瞬间,剑拔弩张。
  半山腰大坪。
  老黄脸上的笑容僵住,呢喃道:“要小侯爷的剑,疯子啊。”
  赵星河亦是蹙眉。
  名剑纯钧,对于任何一位剑修而言,诱惑都非常大。
  但是,罗鸿为何要在这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
  罗鸿应该是没有能力从楚天南手中夺下纯钧的。
  尽管罗鸿突破了五品,但是和楚天南间仍是存在差距。
  学宫之前。
  气氛开始变得万分诡异。
  渐渐的,有肃杀之气,不断的冲霄,不断的激荡。
  楚天南看向了罗鸿,笑了起来:“你要‘纯钧’?”
  “你配么?”
  楚天南,道。
  “想要纯钧,那便堂堂正正败我!”
  嗡!
  话语落下,下一瞬。
  楚天南的身上的气机便骤然暴涨,仿佛隐约之间,有一道剑芒从他的身后拔地而起,冲霄九天,将天穹上的云层都冲荡开来。
  四品巅峰修为爆发,压抑,恐怖的气息让诸多学宫弟子,眼眸紧缩,似是喘不过气。
  吴媚娘剑匣中的剑在不断的颤抖。
  “好强!!!”
  “剑意,剑气都好强!”
  吴媚娘深吸一口气,这才是楚天南真正的实力,黄榜第二的实力!
  楚天南认真了,此刻的楚天南宛若剑之君主,冷傲的俯瞰世间。
  纯钧出鞘,剑出鞘三尺,寒芒搅动整片广场。
  似是有阴阳割分晓,整个广场之上宛若有异象涌动。
  罗鸿感受着可怕的激荡剑气,心头也是一震。
  好强!
  这楚天南真的强!
  不过……
  罗鸿眼眸刹那间璀璨如星辰,心神一动。
  丹田中,无数的邪煞涌动,化作一只大手,开始按住那魔剑阿修罗。
  嗡……
  魔剑阿修罗之上,红裙飞扬的倩影浮现,一只手亦是伸出,按住了罗鸿以邪煞凝聚的手掌。
  罗鸿仿佛在与这女人对视。
  “剑,就是拿来用的。”
  “不给用,那便滚出我的世界。”
  罗鸿淡淡道。
  那女人沉默,眼眸冰冷,下一刻一笑,灿烂如天虹绚烂。
  “一剑。”
  像是高冷御姐般的清冷声响彻,有几分好听。
  只不过,声音散尽。
  罗鸿眼眸陡然一缩,他的身上,有一股恐怖的剑意,开始徐徐涌动而出。
  学宫上空的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而罗鸿丹田中如瀚海的邪煞之气,瞬间……被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