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墨刀劈圣旨,公子本是魔【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楚天南被气的吐血。
  这一幕略显有几分滑稽,不少学宫学子面露怪异,吴媚娘哭笑不得的摇头,萧二七更是放肆大笑。
  “老罗还是那老罗,被记小本本的,没一个有好下场!”
  萧二七道。
  他忽然有些羡慕罗鸿,甚至也打算学罗鸿,弄一个小本本,等他行萧家祖训,做萧家行走,踏遍江湖时,看谁不爽,便记在本子上,迟早找回场子!
  这么一想,萧二七忽然有些理解罗鸿了,有仇必报,剑修是如此,他刀客亦是如此。
  唯有如此,念头通达,才不至于郁郁寡欢,最后刀剑都变得软绵无力。
  楚天南败了。
  最后一战,使得整个学宫广场都宛若沦为废墟,那二人的战斗,众人看的懂,却又看不太懂。
  天子意志,圣人虚影……这哪里还是寻常的约战交锋啊。
  石径之上。
  楚天南咳出了口血,深深的看着罗鸿转身离去的潇洒背影。
  这才是胜利者的姿态。
  他承认,他小看了罗鸿,本以为这头盘踞在安平小城的白蟒,未成气候,他能够以手中纯钧轻易斩之,现在看来,他还是小瞧了对方。
  不仅折了面子,更是丢了纯钧。
  “罗家出真龙么……”
  楚天南抹去嘴角的血,呢喃了一句。
  “纯钧,我一定会回来取的。”
  楚天南说道。
  声音响彻在石径之上,尔后转身。
  半山腰大坪,老黄抽出了柴刀,一刀劈开了山路的阻隔,出现在了楚天南身边。
  老黄咧开嘴,露出了满嘴黄牙:“小侯爷,感觉如何?”
  “我小看了罗鸿,小看了罗家,这个亏,我活该受。”楚天南说道。
  老黄一笑,扯住楚天南的衣襟,下一瞬,直接掠下了石径,落在了大坪上。
  赵星河一身黑甲,平静的看着楚天南。
  夏皇意志蕴含在楚天南的剑中,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夏皇或许也早就开始支持楚家了。
  一念及此,赵星河刚毅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意味不明之色,手抬起,落在了腰间墨刀刀柄上。
  老黄咧嘴露出黄牙一笑
  楚天南看着赵星河,说道:“赵将主,这五千黑骑是没机会接手了,希望下一次碰面,能够见识一下罗家黑骑的威风。”
  楚天南说道。
  赵星河眯起眼,“小侯爷能见到的。”
  可能是沙场上相见。
  楚天南带着几分深意笑了起来,没有多说什么,与老黄一起下了山,在诸多江湖客大气不敢吭声之间,翻身上白驹,似是两道白色雷霆,白马出安平。
  学宫之上,满地狼藉,一道道沟壑纵横着。
  学子们砸吧着嘴,赞叹不已,这一场战斗,实在值得他们吹嘘好几年。
  尽管战斗的结果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但是,却也也没有太意外。
  楚天南尽管是黄榜第二,修为却也只是四品,未曾入三品。
  四品及四品之下为黄榜,三品玄榜,二品地榜,一品天榜……
  这便是大夏战榜的武评划分。
  而之前罗鸿在天机秘境中追着耶律策打,那时候罗鸿七品入的秘境,在其中成的六品剑修。
  六品便可战耶律策。
  而如今,罗鸿入了五品,楚天南与耶律策之间差距并不大,罗鸿压着楚天南打,似乎也并不是让人不能接受。
  更何况,罗鸿还在藏书阁中,参透了圣人真言,得圣人意志加持。
  若非如此,这一战的结果,在众人看来,罗鸿应该是败多胜少。
  毕竟,楚天南得天子意志加持,罗鸿无圣人虚相,肯定打不过。
  两人最后一剑的确很惊艳,不管是楚天南,亦或者是罗鸿,最后一剑,都无愧当世天骄之名。
  这让不少学子们产生了一种,与他们同处于一个时代是一种悲哀的情绪。
  当然,这种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他们亦是天才,很快就调整心态,化压力为动力,入学宫宫阙中开始继续修行。
  罗鸿提着纯钧,小豆花迈着小碎步走来,她攥着小拳头,小脸上满是激动,她的身边跟着婢女红袖。
  “公子……好……好厉害!”
  小豆花激动的舌头都打结了。
  那可是楚天南啊,小豆花身为御史之女,家道未曾中落的时候,就曾听说过楚天南的大名。
  得夏皇召见,并赠剑,少年封侯,如日中天。
  哪怕是她的父亲,对楚天南也是赞誉有加。
  可是,这样一位绝世天骄,却是被公子给打败了!
  听到小豆花的夸奖,罗鸿亦是笑了笑,将纯钧剑和天机剑抛给了她。
  “小剑侍,好好养剑。”
  罗鸿道。
  罗鸿如今也是知道了剑侍的作用,自然要选择好好的利用。
  剑侍便是剑鞘的作用,剑主便是一把好的剑,剑若是蕴养得当,出鞘之时,剑气可光寒十九州!
  “这纯钧也要养吗?”小豆花抱着天机剑,又拎起纯钧,好奇问道:“楚天南会不会来夺回去?”
  罗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那也是等他夺的回去再说,入了本公子手中的东西,还想夺回去?”
  小豆花明白了,郑重的点了点头。
  远处。
  独臂苦月,白色僧袍在山风间飘荡,草鞋踩着满地零碎细石,走到了罗鸿身边。
  罗鸿瞥了眼,这和尚又要来说教?
  苦月仿佛明白罗鸿心中所想似的,独臂竖掌。
  “罗施主的道,对小僧有极大的启发,小僧亦是明白了许多,悟了属于自己的禅。”
  “小僧此次前来并无意与施主论禅,而是邀请施主若是有空可以去一趟望川寺。”
  苦月和尚道。
  他诚挚的发出邀请,“望川寺有一座万年佛塔,罗施主心中有佛,但小僧发现施主对于佛似乎尚未能完全悟透,或许走一趟佛塔之行,会对罗施主心中的悟佛有更好的帮助。”
  苦月道。
  罗鸿一脸愕然,他明白苦月说的他未曾完全悟透佛的意思。
  那千手邪佛,如今的罗鸿哪怕借助面具,也只能展开百手,想要达到圆满的开千手,还有些距离。
  那是精神意志上的差距,短时间是很难提升和弥补。
  不过,苦月和尚的话,倒是给了罗鸿一个启发。
  望川寺么?
  或许走一趟万年佛塔,千手邪佛能修行圆满呢?
  罗鸿心中想着。
  不过,邪佛……能算真佛吗?
  “若是有空,本公子自是会去走一遭。”罗鸿道。
  苦月和尚闻言,眼眸不由一亮。
  “那便静候公子佳音,小僧自会扫榻相迎,舍身饲魔,却能秉持本心,只要心中有佛,哪怕立足尸山血海,于苦海浮沉,亦是能心如菩提,公子的大无畏,让小僧敬佩,小僧期待与公子于佛前论禅,共食斋饭。”
  “施主,小僧懂了。”
  “阿弥陀佛。”
  “公子大善。”
  苦月感觉浑身似乎都变得轻灵,苦苦追寻多日的真理和禅机,在这一刻,隐隐有念头通达之状,他朝着罗鸿满是善意的笑了笑,转身于白色僧袍飞扬间离去。
  哪怕他的手臂被罗鸿所斩,在这一刻亦是毫无怨言,似是心中有菩提轻响。
  罗鸿一脸懵逼加错愕的看着苦月离去的背影。
  啥?
  你懂了啥?
  为什么我什么都不懂,什么叫做以身饲魔?
  你瞧不起谁?
  本公子就是魔啊!
  我魔剑都挥舞的那么威武雄壮了,你咋还夸上了?
  你这一通夸,夸的本公子实在是触不及防,心中发凉!
  罗鸿有些无言。
  他本以为,他最后一剑,展现出了魔剑阿修罗的风华,至少,学宫学子们都会为他所惊惧而胆颤。
  以苦月和尚的脾性,不是应该大喊一声,妖孽休走?!
  结果,你还夸上了。
  罗鸿叹息了一口气,魔剑阿修罗,红裙小姐姐,你除了能吸干我,真是一点牌面都没有。
  就苦月这个架势,罗鸿忽然有些犹豫,这个佛塔,还要不要去走一走?
  李修远抱着罗小小走了过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罗鸿一眼。
  “没有想到小师弟竟是凝聚了圣人虚相,不愧是我李修远的小师弟。”
  罗鸿则是警惕的看着李修远。
  “难得凝聚了圣人真言,小师弟应当一鼓作气,继续去藏书阁中读书,多读书,多聚一点圣人真言,否则以后想要凝聚,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了。”
  李修远道。
  罗鸿闻言,面色顿时大变。
  “二师兄!有话好好说!”
  罗鸿身上剑气于经脉中运转,便欲喷薄。
  然而,李修远手掌轻飘飘落下,落在罗鸿肩头。
  罗鸿只感觉自己体内雄浑的剑气,竟是瞬间变得安静而乖巧,犹如饿狼化作了绵绵小白兔。
  倒吸一口气,李修远的实力,当真是强的可怕。
  “小师弟,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师兄看好你。”
  李修远一笑。
  轻轻一拨。
  罗鸿便被拨入了藏书阁。
  重新关上了门。
  李修远抬起手于虚空一抓,浩然正气滚滚而下,在门把上,落了一道又一道的锁。
  门后,传来罗鸿凄厉中带着几分破音的拍击声。
  “放我出去啊!!!”
  李修远背靠着门,一手抱着惊呆了的罗小小,一边捂住嘴,摇头叹息。
  “师兄都是为了你好。”
  “多读书,多得圣人意志熏陶,多走正道……才是正途。”
  为了这小师弟,可真是操碎了心。
  ……
  塞北,黄沙漫天。
  城上,城下,两目相望。
  微风吹拂,卷起地上细碎的砂砾,亦是卷起了徐韫的锦袍衣摆。
  他的手中握着一份手谕,那是太子手谕。
  徐韫其实很清楚太子想要做什么,想要借着这机会,来削弱罗人屠在军中的影响力,为楚家接手黑骑做铺垫。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念及此,徐韫该做的还是要做,他是大理寺寺卿,他效忠的是夏皇。
  “开城门,圣旨到。”
  “夏皇闭关,太子当政,见太子手谕如见圣旨。”
  徐韫抬起手,托着金色丝绸所制的圣旨,道。
  城楼之上,浑身覆盖在黑甲中的将主,则是平静的看着,没有任何动作,没有打算开城门。
  天地寂寥。
  安静的让人欲要疯狂。
  “请罗将军出城接旨。”徐韫托着圣旨,许久,再度缓缓开口,声音如洪钟,响彻整座城池。
  甲胄铿锵之声响彻。
  城楼之上,一位又一位覆盖在黑甲中的将主徐徐行走而出。
  他们伫立在高楼之上,透过女墙,平静的看着城楼下,孤身一人握着圣旨的徐韫。
  而不仅仅是如此,城墙之上,一位又一位披着黑色甲胄的士卒出现,乌泱泱的一片脑袋,透过城墙,望着底下的徐韫。
  徐韫面对千万道目光,古井无波的心,竟是有些慌。
  黑骑这态度,罗厚这态度……看来是要搞事情了啊。
  可是,罗家忍了这么多年,真的敢拔刀?
  是因为之前陈天玄于草原上与耶律阿古朵一战,一剑开天门,入陆地剑仙之境,所以给了罗家底气么?
  徐韫深吸一口气,禀住心神。
  他展开了圣旨。
  缓缓念道:“太子手谕,罗厚将军私调军队于安平,致将主赵星河无视大夏律法,私自出兵,罪无可赦,将主犯法,将军有罪,故罚俸一年,昭告全军,闭城中思过,不得出城半步,钦此。”
  话语落下。
  城楼之上。
  一位位将主的眼眸顿时犹如火光冲霄,杀机滚滚。
  不仅仅是将主,城中的诸多士卒,亦是愤怒无比,犹如一尊尊暴怒的野狼。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片血色。
  徐韫面色微变,感觉自己仿佛面对浩瀚大海的巨浪。
  一片血色压迫而来。
  这便是……军势么?!
  哪怕徐韫身为一品高手,在这一刻,竟是内心竟是也流露出几分退却之意。
  嘎吱嘎吱……
  就在这恐怖的气势之间。
  那久久封闭着的城门,开启了。
  仿佛尘封了无数岁月一般,嘎吱声犹如天上惊雷,抖落簌簌尘埃。
  尔后,城中,罗厚身披黑甲,腰间挎着一把墨刀,手抵在刀柄上,一步一步从城中走出。
  “罗将军……”
  徐韫看到了罗厚,强忍住整座城池带来的军势压迫,不由开口。
  然而,罗厚没理他,走到了他的身前。
  单手取下了头盔,露出了憨厚中带着几分微笑的老实面容,一缕发丝于额前飘扬。
  徐韫脸上也不由被这笑容带着露出一丝微笑。
  然而,下一瞬,他的笑容僵住。
  却见,罗厚猛地抽刀。
  “夏极还不是夏皇,也配问罪于我?”
  刹那间,铿锵之声响彻不绝。
  城楼之上,七位将主面无表情的拔出墨刀,城中将士亦是纷纷拔刀。
  刀光似是映照苍穹,刺破了星空。
  一刀斩下。
  徐韫瞬间爆发一品势,丢下圣旨,头也不回的掠出千百丈。
  而漫漫黄沙地,一道百丈沟壑,开裂侵吞着无数黄沙。
  噗嗤!
  金色圣旨,隐隐有威压迸发。
  然而,在一刀之下,瞬间被劈成两半,跌落在地。
  墨刀劈圣旨。
  罗厚黑色甲靴猛地踏下,一脚正好踏中被黄沙倾覆的破损圣旨,瞥了眼远遁的徐韫,脸上再度恢复憨厚的笑。
  尔后,转身,干净利落。
  收刀,归城。
  PS:求月票,求推荐哦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