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撕破脸,插翅难逃的绝境!【第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黑夜至。
  杀戮,方始。
  这是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大家以为夜幕降临,这一场赏剑大会也该在花船华灯初上间,渐渐落幕,以一场比较独具江陵风流的方式落幕。
  但是,谁能想到,黑夜的降临,只是杀戮的开始。
  湖面上,尸体漂浮。
  尽管诸多花船中的二品高手发出如洪钟般的话语,有的是威慑罗鸿,有的是劝阻罗鸿。
  但是,没有用。
  罗鸿依旧是控制着黑影,将所有失去了战斗心,只顾着逃窜的修士,全部抹杀!
  一颗颗头颅在黑影的杀戮下,冲天而起,带着不甘,带着错愕,带着悔恨。
  飞起的头颅,纷纷砸入了湖水中,像是一颗颗石头砸入湖中,荡起血色的水浪。
  而这些被斩去头颅的尸体中飙射出的鲜血,将花船给喷洒成了血红色。
  打脸,赤果果的打脸!
  花船中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每一位二品,可能都没有想到,他们都这般开口了,罗鸿依旧是选择杀戮。
  不选择妥协。
  若是罗鸿妥协,他们这些花船中的二品,或许还真的会给罗鸿一条出路,未必会选择出手。
  但是,罗鸿却是不需要这些妥协,面对二品强者们的劝诫话语,一击……便让湖面染成了血色。
  月华悠悠,扬洒而下。
  将湖面倒映的波光粼粼,一团又一团的血迹,触目惊心。
  湖面上,一道道黑影伫立着,猩红的眼眸在黑暗中邪异无比,他们注视着一艘艘花船,杀机涌动。
  还不断的有死去之人的尸体中有黑影从湖水中爬起,眸光亦是变得邪异,汇入这支古怪的军团之中。
  天地一片死寂。
  湖畔上,江湖客们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一阵风吹来,让他们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好诡异的一幕啊。
  罗鸿白衣翩然,银发在黑夜中都十分的亮眼夺目。
  妥协?
  不存在的。
  尽管没能全部记下他们的名字,但是罗鸿不在意,只要杀光这些要杀他的人,那些湖畔上的围观者,诸多百姓,自然会感觉到恐惧,感觉到他的可怕。
  马车之上。
  小豆花激动的浑身颤动,公子……好……好威风!
  袁瞎子虽然看不见,但是,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却是让他眉头越来越蹙的紧。
  那背负琴匣的女琴师,神色有几分严肃,面纱的眼眸,看着那湖面上伫立着的银发白衣,不由徐徐吐出一口气。
  恍然间,她仿佛看到了当初那道身影。
  两人的身影似乎在这一刻重叠。
  “红尘……”
  女琴师呢喃。
  当年那人,也是面对千军万马,毫不妥协。
  仰天大笑的以一席白衣,冲入万军中,宁死,都不妥协。
  而此刻的罗鸿,与那道身影是多么的相像……
  那时候的她,没有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万军所吞没。
  而如今,她不再孱弱。
  她不会再让当初的悲剧重演。
  ……
  桂香楼,华灯初上。
  可是,整座楼阁却是陷入死寂,洛神湖上飘荡来的血腥,让所有人都色变,甚至连寻欢的情绪都没有了。
  一个个看着那黑夜中的洛神湖,只感觉有寒意涌动。
  老黄凝重无比,楚天南则是望着湖上的那一席白衣,怔怔发呆。
  “他不怕死么?”
  老黄看着那屡屡创造奇迹的罗鸿,不由呢喃。
  说实话,在此刻,论及底牌,在老黄看来,自家小侯爷,远远不及罗鸿。
  什么法力结晶,什么增幅面具,还有这诡异无比的道门拘灵遣将……
  罗鸿或许才有一位顶级妖孽所该有的模样。
  楚天南目光有些怔然。
  实际上,在罗鸿逆袭杀死余三川的时候,楚天南就有些发怔了,因为,若是换了他,面对玄榜第十八的余三川,他未必能胜!
  余三川那一剑,他接不下,接下必定重伤。
  可是,罗鸿不仅接下了,甚至还逆流剑瀑,重伤了余三川。
  “小侯爷莫要灰心,罗鸿这是使用了法力结晶中的道门法力,强行提升了实力,以老黄我的眼界看,那一剑的威力,大概耗费了差不多三十年法力左右。”
  老黄道。
  说是三十年法力,老黄当然也是猜的,但是,以他一品高手的眼力,自然能平叛出那一剑的威力,大概也就能估算出耗费了多少法力结晶。
  三十年算是勉强,最少也要二十年。
  因而,老黄对于罗鸿能败余三川,并不惊讶。
  但是,对于后面,罗鸿躲过吴青山的袭杀,将吴青山当狗一样的爆锤的时候,老黄是真的没有料到。
  楚天南摇了摇头,喟然叹了口气。
  “你不用安慰我,我又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不过……罗鸿强的出乎我意料之外。”
  “但是,可惜了……”
  “他不该将剩下的人都杀了的,如此一来,就等于全无转圜之地了,这不少花船中可都是有二品高手坐镇,不像鬼剑宗这等邪道宗门,强者不敢冒头。”
  楚天南道。
  老黄也是点了点头,一老一少趴在窗前,继续观望着湖畔中的战斗。
  两人都很好奇,罗鸿接下来该怎么办?
  杀是杀爽了,接下来呢,该怎么逃?
  ……
  低矮小楼中。
  气氛有些僵硬,似是冷厉如六月飞雪。
  江陵府知府,张静之负着手,脸黑无比,洛神湖上的情况,他们尽收眼底。
  可是,张静之能说什么?
  他之前在城门口说,只要罗鸿在规则之内,他都能保……
  可罗鸿有做什么逾越规则之外的事吗?
  没有啊,也就杀了几百个人,而且都在规则之内,因为是那些人先杀他的。
  他身边的府军统领此刻也是咂舌不已。
  “这便是罗人屠之子么?当真有罗人屠的风范,小人屠妥妥的。”
  府军统领偷偷地瞄了一眼张知府:“知府大人,这……还算在规则之内吗?”
  张静之知道府军统领什么意思,看了他一眼,都懒得说话了。
  府军统领见张静之又臭着一张脸,也是无奈。
  他扭头,身上甲胄森然,看着那洛神湖畔。
  彻底撕破脸了,那接下来……
  方是最危险的时候,罗鸿……该怎么逃离江陵?
  单靠一个天榜第十的袁教头,很难,非常难。
  因为袁教头,魏千岁一人便能轻易挡住,而其他的高手怎么办?
  本来魏千岁是打算借这赏剑大会,通过玄榜三品来名正言顺的杀罗鸿,结果罗鸿反杀了玄榜三品,紧接着魏千岁算是半撕破脸,直接命人围殴。
  结果,围殴之下,罗鸿更是肆无忌惮的将所有出手之人都给抹杀,让洛神湖成了个血湖。
  那接下来,双方定然是彻底撕破脸。
  魏千岁不可能让罗鸿活着走出江陵府的。
  一念及此,府军统领微微调动起气机,或许,接下来……他也得出手了。
  ……
  被血染红了的湖水,拍打在了花船的边沿。
  蓦地!
  花船一颤,这些湖水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给冲击的支离破碎,炸成了无数的血色水珠,在黑夜中迸发出血色的弧光。
  “罗鸿!!!”
  一艘艘花船中,皆是有让湖泊动荡反复的气机爆发。
  周家,流星剑派,飞流剑阁……
  诸多势力的花船中,皆是有二品修士沟通天地,降下无边威压。
  洛神湖的湖水被压的平白低了三尺。
  嗡!
  罗鸿只感觉到一股强绝的天地威压,陡然朝着他落下。
  这是二品的威压!
  哪怕有圣人虚影挡下大部分,罗鸿依旧是感觉到有些压力。
  嘭嘭嘭!
  洛神湖的湖水纷纷炸开,气氛凝滞的让人无比的压抑。
  许多靠近花船的邪影,被无形的力量,纷纷绞碎,炸成了黑墨。
  “魏千岁,赏剑大会……可算是结束了?”
  花船中,压抑的声音传出。
  询问魏千岁。
  伫立在中心花船上的魏千岁,眯着眼。
  “参与夺剑之人都死光,自然是结束了。”
  魏千岁淡淡道。
  “那我等……可以出手了吧?”
  花船中,各大势力的二品高手,开口。
  这个询问一出。
  所有人的眼眸皆是缩了起来。
  湖畔之上,围观的江湖客和百姓们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实际上,一些感知敏锐之人,早就察觉到了气氛的古怪。
  这赏剑大会,并不是简单的赏剑大会……
  从死了这么多人来看,也不单纯的是一场大会。
  “终于还是开始了么?”
  “规则之内无法弄死罗鸿公子,便要无视规则,亦或者打破规则。”
  “之前罗鸿公子杀人无数,我还觉得罗鸿公子心狠手辣,但是,此刻……我看着湖上的那一道白衣,为什么内心有些感觉到对方很孤单,很可怜。”
  一位位江湖客开口。
  马车上。
  袁瞎子取下了木匣子,两截银枪被他慢慢的结合在了一起。
  “你们,试试。”
  袁瞎子,道。
  声音不大,但是,却是让气息呼啸,天地威压席卷的洛神湖上,陡然一滞。
  “袁成罡,你虽然是天榜第十,但是……你以为你护的住他吗?”
  “这是个刽子手,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该杀!当杀!”
  “数百修士都死在他手中,他该偿命。”
  花船中,有冷厉之声响彻不绝。
  这一次,哪怕是袁瞎子开口,都无法形成震慑。
  浓郁的杀机,像是形成了浓厚的泥潭,连流淌都变得无比的艰难和困难。
  袁瞎子握着银枪,银色的银枪在他手中不断滑出,枪尖抵地。
  他侧着脑袋,满是沟壑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嘲讽。
  “尔等,可笑。”
  “公子,飘雪剑已经拿到手,赏剑大会已然结束,我们……该回家了。”
  袁瞎子道。
  罗鸿伫立在湖面,戴着邪君面具,咧嘴一笑。
  “好。”
  嗡……
  无数的邪影纷纷散去。
  罗鸿转身,一步一步的朝着河岸上迈步而去。
  “回家?”
  “留下偿命!”
  轰!
  磅礴的天地威压陡然迸发,像是压缩到了极致,猛地砸在了湖面之上。
  湖水迸溅而起,化作了一头咆哮的水龙,朝着罗鸿呼啸飞扑。
  水龙中裹挟着无比强大的力量,若是被砸中,以罗鸿的实力,怕是都要瞬间被炸成碎肉。
  罗鸿面色凝重。
  二品高手……很强!
  哪怕戴着邪君面具,罗鸿也未必挡得住。
  然而,就在水龙即将逼近罗鸿的时候。
  袁瞎子粗布蓝袍飞扬,歪着脑袋,挡在罗鸿身前。
  单手握银枪,猛地往下一抽。
  整条水龙顿时被抽劈炸开,炸成了无数冲天四散的滂沱大雨。
  袁瞎子侧着脸,银枪回缩,双手握枪,陡然如风车般挥动。
  炸开的水龙,无数下坠的水珠,顿时被银枪挥动卷起的狂风给吹动,化作呼啸的箭矢,漫天迸射,以更加磅礴的力量,朝着花船中的每一位二品宣泄而去。
  花船中,出手的二品高手,皆是色变,每个人都是流露出了凝重之色。
  不过,大多数人都在等。
  果然。
  下一刻。
  中心花船之上,捏着耳鬓白发的魏千岁笑了。
  “枪王袁成罡,很嚣张啊。”
  “让咱家来考校一下这一届天榜的实力。”
  魏千岁一笑。
  天地间似乎都只剩下他的笑声在萦绕。
  他身上的锦袍陡然鼓荡起来,伸出手,化作一爪,朝着袁成罡抓来。
  天地间的元气竟是在这一刻不断汇聚,化作了一爪,撕裂虚空,更是发出如飓风呼啸的轰鸣。
  那些倒射而归的雨水,全部在这一爪之下炸开。
  而一爪去势不减,裹挟着浓郁的天地威压,直逼袁成罡而来。
  袁成罡虽然看不见,但是,此刻的面色无比的凝聚。
  他单手握枪,长枪骤然挥动,势大力沉,仿佛在抡动整片天地。
  咚!
  一枪与一爪碰撞。
  袁成罡浑身一颤,落在湖面,不断的倒退,双腿不断踩下卸力,将湖水踩爆出一个又一个旋涡般的凹陷,喉头更是发出了闷哼。
  而中心花船之上,魏千岁岿然不动,锦袍被一股风吹拂的飞扬罢了。
  高下立判。
  这位夏皇身边的红人,实力当真极强。
  “公子先走。”袁瞎子握着枪,凝重道。
  而周围花船中,诸多二品高手冲出,他们目光锁定罗鸿,踏空而起,每一步踏下,都仿佛卷起千钧天地威压,直逼罗鸿而来。
  “滚回去!”
  袁瞎子怒吼,手中长枪刹那间银芒大盛。
  “这天地太吵,尔等太聒噪!”
  一枪之下,天地寂静,半湖的水被一枪搅动,卷上九天,朝着诸多二品高手砸去。
  要逼退他们,给罗鸿创造撤退之路。
  “袁成罡,你这是看不起咱家?”
  “与咱家交手,还敢分心?”
  魏千岁冷笑,瞬间,身躯消失在了中心花船之上,出现在袁瞎子身侧,一击打出,湖水炸起百丈高的水浪。
  魏千岁耳鬓垂落的白发飞扬。
  双手往上一抬,无数的银针如暴雨梨花,冲霄起,挡下了袁瞎子的雷霆一击。
  在魏千岁消失的刹那,他身边的两位小太监,皆是得到了魏千岁的命令。
  “出手,格杀罗鸿。”
  “拿着他的尸体来见咱家。”
  两位小太监目光纷纷一凝,下一瞬,爆发出强横的气息,沟通天地威压,踏空而出,朝着罗鸿逼杀而去。
  这两位小太监,竟然也都是二品高手!
  一位一品,两位二品,再加上花船中诸多势力的二品,这一次,对于罗鸿而言,绝对是必杀之局!
  这种阵容,哪怕是拿来围杀天榜一品都足够了。
  而这一次,只不过是围杀区区一个五品。
  宛若一群成年大汉拎着刀,在追着一个五岁的小娃娃挥砍似的。
  罗鸿也是笑了。
  “这待遇……可真特么的够豪华啊。”
  毫不犹豫。
  罗鸿一脚踏湖。
  顿时,湖水炸开,而他的身躯借助湖水炸开的力量,化作一道白芒,飞速的冲向岸上。
  而袁瞎子被挡住。
  诸多出手的二品绕开被缠住的袁瞎子,踏空追杀罗鸿而来。
  令人窒息的杀机,彻底笼罩罗鸿!
  罗鸿宛若难逃一死的瓮中之鳖。
  绝境!
  插翅难逃的绝境!
  PS:第三更到,等会还有一更,作者菌继续写,求月票,求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