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 ?小师弟,夫子喊你敲钟【第三更,万字更新,求月票】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一卷金芒,横过天安城的上空。
  像是一尊天神,撕裂天穹的阻隔,降临人间,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气魄。
  天安城中,许多感应之力非凡之辈,皆是神色大变。
  紧闭着门的镇北王府,似乎微微一颤,隐隐有震动气息弥漫。
  天安城的大街上。
  老人安静伫立,张首辅平静的看着那在老太监手持之下,破空而去的一卷圣旨,眼眸中不禁流露出几许叹息。
  圣意出皇城,这便是夏皇的意志么?
  张首辅叹了一口气,他伫立在大街之上,身上的袍服在不断吹飞着,这么大一个人站立着,可是大街之上的百姓,却仿佛是没有一人能够看到他一般。
  他就像是超脱尘世,又似是融入了尘世。
  在充斥着圣威的金色圣旨,飙射出了天安城,整个天安城,彻底的沸腾。
  “夏皇宣罗鸿入京?!”
  “终于有所动作了,夏皇终于有动作了!”
  “不可思议,这小小的安平县造反,居然能引动夏皇的意志?”
  诸多官员,大势力的强者皆是震惊不已。
  镇北王手持面圣书,跨越长街,脚踩白玉丹墀,可是都没有让夏皇的意志有所流露。
  可是,那远在安平县的罗鸿只是刚刚发出了反夏的口号,久居深宫之中的夏皇陛下,居然便散发出了意志,更是以天子意志,凝聚圣旨!
  这可不是太子书写的圣旨,而是真正的圣旨!
  这让无数势力,诸多官员皆是色变。
  这意味着什么?
  许多人都是想到了些。
  罗家,镇北王无法承载气数,而这罗鸿……或许可以!
  这也是夏皇释放意志的原因,对罗鸿的重视!
  尽管对方只是在小小的安平县宣布反夏,只是一点星星之火。
  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
  安平县……要出大事了!
  这代表了夏皇对罗鸿的重视!
  若是罗鸿刚刚宣布反夏,结果夏皇一卷圣旨抵达,罗鸿便乖乖的入京,那可就真的是实打实的打脸。
  而罗家欲要造反的气势,或许也会遭受巨大的阻隔!
  ……
  咻!
  金色的圣旨冲出天安城。
  一道金芒划破天穹,像是要照亮整片天和地,像是一颗烈阳在天穹之上高速的移动。
  气流和云层,皆是在圣旨周围飞速掠过,隐隐传出如金龙咆哮的声响。
  并为过去多久,仿佛一个呼吸,又宛若三四个呼吸。
  这卷金芒,便已经抵达安平县的上空。
  安平县中。
  在县令刘能的推波助澜之下,罗鸿反夏,口号也喊出去了。
  而百姓们虽然兴奋,但是在兴奋之后,却又皆是流露出了几分惊恐之色。
  造反啊!
  这可是造反啊,他们被县令忽悠着,居然跟着罗鸿公子造反。
  一时间,许多百姓都是有些戚戚恐惧。
  罗府之前。
  罗鸿看着诸多百姓,却也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百姓对于造反而言,影响不大,若非刘县令裹挟着百姓而来,罗鸿造反的消息,或许波及不到这些百姓。
  大抵上,这些百姓在知道罗鸿造反的时候,只会骂几句乱臣贼子。
  可惜,刘县令的一系列操作,乱了罗鸿的部署,让罗鸿失去了收割声望罪恶的机会。
  既然刘县令给出了这个机会,在不断推波助澜,罗鸿自然就顺势上位了。
  反正迟早都要反,早和晚,又有什么差别呢?
  而且,罗鸿内心中是真的有些愤怒,那是被太子的一系列举动给惹怒的。
  这太子,要杀他,雇佣刺客,杀手来杀什么的,也就罢了。
  但是,光明正大的摆到明面上来杀,当他罗鸿是什么?
  这是将罗家的面子按在地上肆意践踏。
  一场赏剑大会,拿罗红尘的遗物来羞辱,如今又是出动一万府军来围杀。
  哪怕太子真的有天大的苦衷,罗鸿也是懒得理会。
  迟早杀之!
  在一片“为罗皇贺”的高呼声中。
  罗鸿白衣翩然,转身便欲回罗府之中。
  造反之事,看百姓,其实效果不大,最重要的是看安平县城楼上的五千守军,五千黑骑。
  那才是罗鸿的资本。
  罗鸿一个人空谈造反,那算不得什么,一个人的造反,能叫造反吗?
  而如今,安平县中浩浩荡荡的声势,罗鸿不信城楼上的守军听不见,不信赵星河听不见。
  可对方既然没有出声,那便意味着,赵星河默认了罗鸿的举动。
  用行动在告知罗鸿,五千黑骑对于罗鸿反夏行为,是认同的。
  高呼声还在不断的响彻。
  而在罗鸿转身的刹那,天地间的一切,都恍若静止了似的。
  城楼之上。
  一席黑甲的赵星河,蓦地抬起头,眼眸紧缩,有一股不可置信的目光在眼底涌动。
  而不可置信很快便转化为无边的愤怒。
  “握刀!”
  赵星河立于安平县城头之上,一声爆吼。
  话语落下。
  锵锵锵!
  城楼之上,所有穿着黑甲,负责协防安平县城防的诸多黑骑,不明所以,但是,没有询问,没有疑惑,皆是谨遵军令,抽出了腰间墨刀。
  一把又一把黑色的墨刀高高举起,刀尖遥指天穹!
  轰!
  磅礴的军势开始汇聚,赵星河身上隐隐有血色之光迸发,像是化作了一尊血色巨人,伫立在安平县的城楼之上。
  赵星河踏空而起,一步又一步,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动荡不安。
  城中百姓的呼喊呐喊都停止。
  正喊的兴奋的县令刘能也是一脸惊恐。
  所有人扭头,望向北方,有一道金色光束,自北方,仿佛是皇城的方向飞速的爆掠而来。
  伴随着真龙般的吼声!
  “那是什么?!”
  刘县令浑身一寒,仿佛有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他。
  而远处。
  洛封,梓薇和方正三人,脸色陡然大变。
  洛封更是感觉到了巨大无比的无上压迫,身躯直接跪伏在了地上,不仅仅是他们,全城百姓都跪下了。
  罗府之中。
  袁瞎子陡然歪过脑袋,抬起手,木匣子中的银枪陡然爆射而出,在空中叠合成一。
  握住银枪,袁瞎子一步迈出,登天而起。
  安平县的一间客栈。
  轻轻摩挲着飘雪剑的司徒薇,也是一怔,走到了窗前,望着天上的金芒。
  金芒初始只是一个小点,小点不大,但是下一刻,随着临近,带来漫天金霞。
  这是从皇城而来的金芒。
  裹挟着浩荡天子意志。
  罗鸿本欲入府,可此刻,止住了步伐,扭头,看向了那金芒爆掠而来的位置。
  赵星河怒吼。
  气血在这一刻,不断的冲荡而起。
  一品武修是为王,称之为武王!
  赵星河便是一位武王,他爆发了身躯中的所有气血,欲要阻拦那天外而来的一道金芒。
  可是不够,所以他出动了五千黑骑的意志。
  在这一刻,他方是勉强登空而去,注视金芒。
  轰!
  金芒散去,化作了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太监,老太监戴着冠冕,穿着不算很高调的云纹袍服,但是袍服之上却是镌刻着独特的纹路,脚踩黑底云靴,尽显高贵。
  老太监一手握拂尘,拂尘丝若三千,挂在臂腕处,而另一只手,则是托着在掌心悬浮而起的金色圣旨。
  璀璨的金芒,荡漾着浩荡天子威严。
  “黑骑将主……赵星河。”
  老态龙钟的老太监看了赵星河一眼,面容肃穆,声音稍显尖锐,徐徐开口。
  下一刻,拂尘一甩。
  面对赵星河汇聚五千精兵的气势,拂尘宛若在空中陡然暴涨三千丈,垂挂悬落。
  赵星河欲要抽刀,可是却是被这拂尘给硬是压了回去。
  “圣旨不是给你,你拦什么?”
  老太监淡淡道。
  轰!
  登天而起的赵星河,顿时如流星般回坠,被压回了安平县的城楼之上。
  而城内。
  一道银芒瞬间万丈撕裂,一杆银枪横亘虚空。
  袁瞎子一身素袍,歪着脑袋,单手握枪,欲要拦阻。
  司徒薇不知道何时,走出了屋子,盘坐屋顶,古琴搭在双膝之上,双掌倾压,仰头望来。
  老太监却是淡淡一笑。
  笑声炸响在天穹之上。
  “咱家今日奉圣上之命而至,只传圣旨,不愿杀人。”
  老太监的声音不大,但是随着话语的落下,到最后,犹如佛门狮子吼一般,炸开惊天音波。
  袁成罡和司徒薇的气息竟是被老太监一语给撕破。
  司徒薇神色微变。
  袁瞎子则是惊叹,这老太监……是个高手!
  绝世高手!
  更加上此刻老太监手中托着圣旨,有天子意志加持,简直无可匹敌。
  城楼上,被拂尘打回城楼上的赵星河则是目光死死的盯着。
  这老太监是他从未见过的高手,至少,夏皇身边还有这等存在,他是真不知道。
  魏千岁已经很强了,但是在这老太监面前……好像差了许多。
  而赵星河很不甘,咬着牙。
  这便是来自天子的下马威么。
  尽管赵星河早就做好了,造反会遭受如天崩海啸般的压迫,但是,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一时间有股无力在赵星河心中蔓延。
  公子,能扛得住这如天阙倾落的压迫吗?
  这老太监手中托着的圣旨,那可是夏皇的意志所形成!
  至高无上,威压漫天!
  轰!
  袁成罡和司徒薇皆是未能拦住这老太监。
  老态龙钟的太监悬空迈步入了安平县。
  手中托着的圣旨顿时光芒万丈,老太监老迈的几乎要眯成一条线的眼睛,扫过。
  最后,落在了罗府之前。
  一步迈出,瞬间悬在了罗府前的大街上方。
  老太监平静的看着罗鸿,看着这位一席白衫,正阳之气冲入云霄的罗鸿,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弧度。
  这位……便是在安平县叫嚣着,敢叫天地换新颜的罗鸿?
  亦是第一位喊出反夏口号的罗家真龙?
  长街之上。
  所有百姓恐惧的跪伏着,刘县令更是趴在地上,冷汗涔涔。
  他怎么都眯眼想到,安平县小小的五千黑骑坐镇下的造反,居然能够引起皇宫中那位的注意。
  甚至派遣出了一位资历极高的老太监亲自持圣旨而来。
  刘县令感觉自己好像搞了一波大事,若是他被追究,怕是要千刀万剐啊。
  刘县令想到这,浑身一寒,顿时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而长街上的百姓何时见过这样的阵仗,都是吓的不敢再继续说话。
  罗鸿在罗府之前转身,平静的看着悬浮空中的老态龙钟的太监。
  目光对视,似是在虚空中营造出一片扭曲。
  “罗鸿,接旨。”
  老太监声音略带尖锐,道。
  话语落下,有无尽的浩荡威压,似是从九天之上,化作金色瀑布,飞流直下。
  轰!
  这威压似是有形,又似是无形。
  砸在罗鸿的背上,罗鸿的发丝飞扬不断,身上的白衣也在猎猎飘荡。
  恐怖的压力,犹如山峰压下,要让罗鸿彻底的跪伏似的。
  咚!
  罗鸿的脚下,青砖瞬间爆碎,密密麻麻的裂痕,不断的蔓延开来。
  激荡冲击在地上的威压,朝着长街之上,汹涌而去。
  刘县令首当其冲,更是被吓的五体投地。
  无数的百姓身躯几乎都要贴在了地上。
  “面见天子圣旨,还不跪下接旨?!”
  老太监拂尘一甩,道。
  话语一落,托着的圣旨,陡然飘荡而出。
  开始一点一点的朝着罗鸿漂浮,最后悬在罗鸿的头顶之上。
  金芒万丈!
  似有一头金龙盘踞,悬浮九天,高高在上,俯瞰罗鸿。
  罗鸿心头俱震,强悍无比的天子意志,让他身躯不住的颤抖,体内的血液都宛若寂冷,停止流淌似的。
  一股无上威压,强迫罗鸿跪下,要让罗鸿双膝狠狠的叩碎地面。
  罗鸿咬着牙,不动如山。
  丹田之中,圣人虚影睁眼,魔剑阿修罗上,红裙倩影亦是浮现,深深的盯着那悬浮的圣旨。
  泥丸宫中,邪神虚影亦是盯着。
  这次破天荒的,这些存在都未曾替罗鸿挡下威压。
  轰!
  罗鸿死死撑住威压,腰杆挺的笔直。
  尽管皇威浩荡,但是……罗鸿亦是分毫不跪。
  他刚说了反夏,现在夏皇意志来,他就跪伏,那一切……岂不就是个笑话?
  那他所为的造反,所谓的谋朝篡位的计划,怕是尚未开始,就胎死腹中。
  想要获取罪恶,也就无从谈起。
  最重要的是……
  罗鸿不愿,所以不跪。
  “大胆!”
  老太监眼睛中陡然有雷霆迸射,一声利啸,让天色都恍然惊变。
  这是一位一举一动都能引得天象的可怕强者。
  代表圣皇意志而来。
  卷起的圣旨,徐徐展开。
  渐渐的,天地之间,形成了一尊金色端坐的身影,至高无上,九五之尊。
  磅礴的金龙,盘踞着,俯瞰着。
  罗鸿倔强的扬着头。
  他的周身,正阳之气不住的灿烂,化作一头白蟒。
  金龙俯瞰白蟒。
  圣旨落下。
  有一个个金灿灿的大字腾空。
  “宣,罗鸿入京!”
  轰!
  似乎有悠远亘古般的声音传来,似远及近,炸响在罗鸿的耳畔。
  让罗鸿气血翻腾,骨骼崩碎似的。
  罗鸿头颅被压的死死的低下,与身体垂直九十度。
  可是,听的这话语,罗鸿却是咬着牙,垂下的头颅,一点一点的扬起。
  面对,浩浩荡荡的圣旨旨意。
  罗鸿发丝肆意张扬,尽显苍劲,眼眸疯狂的盯着那金龙,盯着圣旨,宛若盯着神秘的夏皇。
  徐徐道:“本公子……”
  “不见!”
  “滚!”
  下一刻,朗声大笑,笑的张扬。
  老太监眼眸一缩,正欲呵斥。
  轰!
  在话语落下的刹那。
  东山之上。
  有一棵桃树摇摇晃晃,像是种子落下,刹那生根发芽,成长为参天桃树,桃花开的灿烂,粉色漫天。
  而一席青色儒衫,宽袖飞扬的身影,侧卧桃树下,手握圣贤书,笑靥如花。
  温柔开口。
  “小师弟,夫子喊你敲钟。”
  PS:第三更到,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