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 菩萨生青丝,刹那及腰【5000字大章,求月票,求订阅!】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正文卷第一百九十章?菩萨生青丝,刹那及腰【5000字大章,求月票,求订阅!】罗鸿本想呵斥她低俗不堪的,但是,眼前近百位二品所形成的可怕攻伐,罗鸿没有丝毫的把握能够挡住。
  这局面当真可以称的上是前有狼,后有虎。
  感受着黑色莲台之上涌动的可怕能量波动,罗鸿觉得,这莲台的主人,若是想要灭他,怕是只需要一秒钟。
  而在这一秒钟之内,罗鸿做出了选择。
  修!
  一个字,饱含罗鸿的无奈。
  这件事再度给了罗鸿一个沉重的教训,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轰!
  黑色莲台之上,陡然扫出了一道佛光。
  强横的吸力,将罗鸿拉扯着,瞬间跌落在了莲台之上。
  有雄浑的佛光开始爆发,将整个秦广城都给照亮,每一道佛光,都似是一柄锋锐无比的利刃,要切开云幕,要斩碎苍穹。
  追杀罗鸿的诸多二品高手神色顿时一变。
  邪佛子俊美的脸上,亦是流露出惊诧之色,感受着那黑色莲台上的气息,神色不由大变。
  那是一股伟岸,不容置疑的力量。
  别说是邪佛子,就算是在场强者全部加在一块,怕是都无法抗衡这力量分毫。
  “真佛?!”
  邪佛子倒吸一口气。
  地藏秘境中存在真佛?
  难道那位传闻中的誓不成佛的地藏菩萨还活着吗?
  邪佛子作为望川寺的佛子,对于地藏秘境自然会比寻常人了解的更多。
  传闻地藏秘境的缔造者,以身化秘境,镇压着可怕的生灵,传闻地藏菩萨未曾身死。
  而现在,邪佛子可以确定,地藏菩萨……真的没死!
  八千年啊!
  一尊活了八千年的老怪物!
  邪佛子的心在颤抖。
  其他人不懂得那出现的黑色莲台代表着什么,邪佛子岂能不懂。
  退!
  邪佛子目光一凝,飞速爆退,白色僧袍飞扬,周围的二品高手,不断的往他身边掠出。
  而他则是后撤,像是展翅的白鹤。
  轰!
  一位位二品的攻伐瞬间遮天蔽日,落在了那黑色莲台之上。
  黑色莲台之上,一片片黑色莲叶扬起,化作了璀璨夺目的佛光。
  尔后,那些莲叶纷纷脱落。
  宛若世间最锋锐的剑,骤然掠出,在天地间交割,天与地,似乎都在这一刻,被切割的七零八落!
  坐在莲台之上的罗鸿,只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自莲台之下喷涌而出。
  刹那间,莲瓣化飞剑。
  噗嗤噗嗤!
  那一位位攻伐落在了莲台之上的二品高手,在这一刻,纷纷被莲瓣所化的飞剑所斩。
  有几位弱小的当场便斩爆,化作一团血雾。
  而一些眼尖的,飞速后撤,躲开了致命的杀伐,但是也被余韵斩断血肉,鲜血飚飞。
  天地间,仿佛有一曲悲歌,梵音吟唱之下,让人心生悲戚。
  飘落的白雪,沾染上了一层血色,变成了血色的雪。
  在漫天佛光普照之下,像是天地生异象。
  而端坐在黑色莲台之上的罗鸿,丹田之中的小佛钟不受控制的具现而出,在他的头顶之上,摇晃着,响彻着。
  “这是什么?!”
  “这等威力,这等杀伐力量!陆地仙,是陆地仙!”
  “好可怕,只是轻轻扫过,地榜二品就爆成一团血雾,这到底是什么?”
  一位位二品高手飞速后撤出数百米,远远眺望着盘坐在莲台之上的罗鸿,不可思议,错愕。
  邪佛子俊逸的脸,盯着莲台上的罗鸿。
  “真佛接引……贫僧说的没错,罗鸿施主作为开启地藏秘境之辈,地藏秘境的传承,果然会优先考虑他。”
  邪佛子道。
  而其他人也都是心中巨震,抓住了重点。
  地藏传承?!
  罗鸿难道要得到地藏传承?
  这特么才入秘境多久啊……刚好一日时间罢了,黑暗潮汐都才来了一次。
  地藏秘境这等大秘境,开启一次,至少一个月吧?
  这才一日,罗鸿就被地藏传承给选中?
  许多二品强者心中怒骂。
  这狗日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亦或者说,这小子开挂了吗?
  地藏传承难道是量身为他打造的?
  许多人不爽,许多人不服!
  许多人更是眼红无比。
  佛,不公!
  轰!
  黑色莲台破出了一条通道,佛光铺就出一条路,仿佛有三千佛陀,姿态各异,在这条路上,牵引着罗鸿,一路往秦广城的深处掠去。
  “地藏菩萨传闻虽然未曾凝聚真佛之躯,但是凝聚了九十九颗菩萨果,实力极强无比,更是修行天下顶级功法《地藏经》,她的传承,凭什么这么轻易就定主了?”
  “佛说有缘者居之,我等能入地藏秘境,便皆是有缘者,为什么连个争夺的机会都不给,就定主?!”
  “难道天命看中了罗鸿,我等便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邪佛子,道。
  他的话语,用上了佛门的小手段,使得充满了蛊惑之音。
  涌入世人耳中,让他们瞬间感觉到心态上的不平衡。
  轰轰轰!
  在场入秘境的,都是地榜上的强大二品,每一位都是各大王朝的佼佼者。
  他们皆是对自身的未来充满期待和期望。
  所以,他们不会轻易服输,天才皆是有气运之辈,所以,他们也要争夺这地藏传承!
  “吾等!不信天命所归!”
  有二品高手红着眼,低声吼道。
  下一刻,近百位二品,或是御剑,或是腾空,或是奔走踏上那佛光普早,佛陀相迎的黑莲破开的道路,追逐罗鸿而去!
  邪佛子双掌合十,白色僧袍飘扬,吊在队伍的最后,步步生莲,诵念着佛号,跟了上去。
  随后赶赴而至的萧二七,吴媚娘等人,面色微微古怪。
  “老罗……这都能跑?!”
  萧二七咂舌。
  吴媚娘亦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一个被佛眷顾的男人。
  被近百位地榜二品围杀,就算是一品修士,都只能落得一个必死的下场,可是罗鸿没有……
  他特么……跑掉了!
  看着那消失的黑色莲台,在场诸多三品,四品的修士犹豫了一下,也是跟了上去。
  耶律策深深吸气,机缘……
  地藏秘境的机缘!
  罗鸿运气真的是太好了,之前在天机秘境,罗鸿亦是取得了机缘,得到了昆仑宫的《北斗经》,如今,入地藏秘境,又是得到了地藏机缘。
  艹!
  好羡慕!
  耶律策感觉自己在修行一道上是狂奔,奈何罗鸿脚踩鲲鹏,平地有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
  无量山,望川寺。
  演武场。
  万佛钟前,依旧有不少从各地赶赴而来的修士,飘然入其上,欲要敲钟。
  有的修士完成敲钟,入了秘境。
  有的则是失败。
  此时,万佛钟前,一位二品修士,敲钟敲到一半,忽然,万佛钟之上迸发出一股强绝的力量,将他给荡飞。
  而那盘踞的谛听石雕,口中的漆黑开始变化,化作了万千佛光,仿佛口中含着金芒。
  望川寺的僧人们,神色皆是一变,因为他们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迫感,陡然落下。
  仿佛望川寺数千年的佛运和武运,在这一刻,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
  那位敲到一半的二品修士,有些惊魂失措。
  “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能敲!”
  这位二品修士赶忙到,他感觉他还能敲几下的。
  法罗大师面色凝重,袈裟飞扬,沉着脸,道:“佛运和武运变化,地藏秘境中……传承出世了。”
  “现在开始,地藏秘境将不得再入。”
  嗯?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神色皆是一变。
  不少悬浮在空中的一品高手,更是凝眸。
  “地藏秘境中的传承出世?”
  “地藏秘境千年前那次开启,似乎并没有出现地藏传承……这一次,才开启不到一日,怎么传承就出世了?”
  “会不会有假?!”
  一位位一品高手,憋着气,道。
  地藏传承啊,那可是连他们这些一品高手都眼红无比,乃至陆地仙都会眼红的传承!
  若非忌惮望川寺那深不可测的佛首,以及那些活了漫长岁月的老僧,不少一品高手都准备强闯了。
  甚至会有隐世的陆地仙出世来夺。
  嗡嗡嗡……
  演武场之上,武僧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从原本的五千,增加到了一万,两万,再到三万……
  整个演武场,密密麻麻,坐的满满。
  所有武僧几乎都是贴在一起,背靠着背,双掌合十。
  轰!
  一尊金色的大佛佛像浮现在天地之间,像是一朵灿烂的金莲,在佛山之上绽放,金莲之上有金佛。
  一位位一品高手,皆是被强横的佛性威压给镇压,许多人更是掠出了数百里地,悬空遥遥眺望。
  “望川寺……认真了!”
  “这不得不认真啊,数千年来,地藏秘境总共开启过三次,这一次是第三次,前两次地藏秘境的机缘都未曾出现,而这一次……地藏机缘现世了!”
  “传闻地藏秘境乃是望川寺的地藏菩萨所化,拥有无上机缘,不管是象征斩尽黑暗的地藏剑,亦或者是镇压地狱亡魂万万的《地藏经》,那都是无上至宝!”
  “陆地仙都可能会觊觎的东西……望川寺能不认真,能不郑重吗?”
  空中,一品高手们的精神在不断碰撞,互相交流着。
  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和凝肃。
  ……
  安平县,东山,稷下学宫。
  桃花树下,李修远侧卧着,在他的身边,罗小小正在摘下桃花,在编织着一个花冠,给李修远戴上。
  李修远本来是拒绝的,但是拗不过罗小小,还是戴上了桃花花冠,平添了几分妩媚。
  而这时候,李修远握着圣贤书,扭头看向望川寺方向。
  隐约间,可见天地间的一尊大佛。
  “嘶……”
  “小师弟又搞啥了?”
  李修远倒吸一口气,嘀咕道。
  春风小楼中。
  夫子亦是一怔,轻轻拍打着椅子的护手的手指,骤然一顿,许久之后,化作了一声喟然叹息。
  “你……扛不住了么?”
  ……
  大周王朝境内。
  龙虎山。
  无数山峰环绕拱卫着一座云气袅袅的高山。
  高山陡峭,似是被一剑劈开,峭壁光滑如镜,高耸入云,在那山顶之巅,峭壁边沿。
  一位穿着布鞋,披着鹤衣的老道,安静的伫立着,眺望着望川寺方向,平视那尊大佛,其头顶有浓郁的紫气在翻涌。
  ……
  罗鸿盘坐在黑色莲台之上,无与伦比的安全感笼罩着他。
  那些二品强者的攻伐落下,皆是被弹飞开来,无法形成任何的制约和影响。
  好有安全感!
  罗鸿有些惊叹,不管转念想到这安全感是即将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一时间,倒是有些感伤。
  他罗鸿,一介大坏蛋竟是混的落得这般境地。
  太惨了。
  他或许便是史上最惨官方认定的大坏蛋。
  不过,如今,罗鸿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幸好他还有一个底牌,那便是邪神虚影。
  实在不行,便想方设法让邪神出手。
  罗鸿盘坐在黑色莲台上,郑重的点了点头。
  心中甚至已经酝酿好了怒骂邪神的词汇了。
  轰!
  黑色莲台仿佛开设出了一条佛路,无数的佛光普照,有佛音,有佛陀在两边相迎。
  一路往秦广城的深处掠去。
  在途中,罗鸿似乎浑身一颤,感觉秦广城中,有一双眼眸饱含着复杂的情绪扫了他一眼。
  那只是惊鸿一瞥的眼眸,却是让罗鸿浑身汗毛倒竖。
  不过,这种感觉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忽然,罗鸿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安静了下来,有浪打的声音冲击着耳膜。
  像是一叶浮萍,冲入了黑色的瀚海!
  黑暗潮汐!
  罗鸿心头一惊,万万没有想到,这黑色佛莲带着他,居然是往黑暗潮汐的深处而去。
  黑暗潮汐似乎在席卷着,盘旋着巨大的旋涡。
  罗鸿抬起头可以看到十座城池。
  轰!
  在那旋涡的中心,亦或者说是黑暗潮汐的源头位置,同样有一个黑色莲台漂浮着,镇压着那海眼一般。
  罗鸿所在的黑色莲台被推动着,徐徐朝着那莲台飘去。
  距离那海眼中心莲台数百米位置的时候。
  那些追逐而来的二品高手们,便皆是感觉到了一股强横的力量阻隔住了他们。
  咚咚咚!
  许多二品高手感觉浑身一沉,变得犹如在泥沼中踏步,举步维艰。
  他们无法在靠近了,只能远远的看着,罗鸿所在的莲台飘向黑暗潮汐的中心。
  事实上,这些二品高手们亦是冷静了下来,吓的汗毛倒竖。
  当他们观望四周,发现自身处于黑暗潮汐中的时候,吓的魂都快丢了。
  幸而,有佛路上的佛光笼罩,满是死灵之气的黑暗潮汐似乎并不会腐蚀他们。
  这也算是给他们的心灵带来小小的慰藉。
  而罗鸿终于看到了喊出骚话,喊他双修的女僧。
  那盘坐在黑色莲台上,散发着蒙蒙白光,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衣女僧,嘴角绽放着酒窝,看着罗鸿。
  云重阳端坐在仙鹤背上,看着被女僧接引而来的罗鸿,面色微微有些古怪。
  “就他?”
  云重阳,道。
  他认得罗鸿,那个在天机秘境中取走了天机剑和《北斗经》的家伙。
  云重阳笑了笑,对着女僧说道:“所以,你的选择……是他么?”
  看着罗鸿身后追逐而来的近百位二品,云重阳目光越发的怪异,这小子倒是挺能惹祸的,居然惹得近百位二品来围杀他。
  不过,运气也好,若非女僧接引,此子怕是已经被围殴致死了。
  “你觉得以他的实力,能够代替你,坐镇此地?”
  云重阳看着女僧,认真问道。
  女僧不理会云重阳,只是温柔的看着罗鸿。
  罗鸿看了眼女僧,又看了眼云重阳,似乎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太对劲。
  哗啦,哗啦……
  忽然,天穹之上,开始扬洒黑色的雨。
  那是死灵之气凝聚的雨水。
  很快,大雨滂沱。
  女僧面容姣好,绝美无比,风华绝代。
  死灵之气所化的雨,在接近她周身的时候,皆是无声的蒸发。
  云重阳淡淡的看着,他的身上,亦是散发出一抹光辉,挡住了所有死灵之气所化的黑色雨水。
  而佛路之上。
  诸多二品高手则是发出喧嚣,黑雨冲刷而下,似是冲刷着佛路。
  佛路阻挡不了黑雨,无数的二品高手皆是释放自身的天地元气,来抵挡着死灵黑雨。
  罗鸿的黑色莲台,没有佛光阻挡,挡不住死灵黑雨。
  因而,死灵黑雨不断的冲刷在罗鸿的身上。
  然而,这让人忌讳莫名的死灵之雨,却是无法伤害罗鸿分毫。
  罗鸿甚至感觉有几分舒服,舒适无比的眯上了眼。
  云重阳一直古井无波的眼眸见着这情况,顿时一缩,这时候,他方是明白,为什么女僧会选择罗鸿。
  “来,到我这儿来。”
  女僧笑靥如花,笑的灿烂,伸出晶莹如白玉的手臂,轻轻招手。
  罗鸿的黑色小莲台顿时不受控制,像是小舟回归大船,停在了其上。
  黑雨滂沱,似是有无上存在发出无声的怒吼。
  罗鸿想了想,面对这等存在,自己似乎也反抗不了,既然反抗不了……那便选择接受吧。
  所以,罗鸿迈步,走出了黑色小莲台,踏上了那女僧所在的莲台。
  只是刹那间,罗鸿便感觉有无边的死灵之气,似是化作了飞流直下的星河,猛地冲落而下。
  嘭!
  罗鸿顿感压力沉重万分,整个背脊都仿佛要被压弯似的。
  云重阳惊骇万分。
  女僧“咯咯”一笑。
  她竟是从莲台之上站起了身。
  白色僧袍飞扬,朝着罗鸿迈着莲步轻轻而来,犹如一阵清风。
  她来到罗鸿的面前。
  “我现在传你地藏剑,你替我抗住一会儿,可以吗?”
  女僧笑着,灿烂如夏花。
  罗鸿还未开口。
  旁边骑着鹤的云重阳便开口:“不可。”
  他说的不可,是不能传《地藏经》。
  罗鸿看了眼云重阳,尔后,朝着女僧点了点头。
  下一刻,女僧灿烂一笑,抬起手,一招。
  黑色莲台中。
  顿时有一把金色的剑柄,徐徐的从中浮起。
  地藏剑!
  “握住它。”
  罗鸿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尽消,爬起,伸出手,便朝着那地藏剑握去。
  云重阳目光顿时一凝。
  “贫道说了,不可!”
  轰!
  一股强横无比的气势,从他的身上蒸腾而起。
  一刹那间,他的背后,一尊庞大的虚影浮现,宛若九天之上的仙,俯瞰人间。
  罗鸿被冲击了一番,心神俱颤,鼻子中歪歪扭扭的有血流淌而出。
  不过,咬着牙,扫了云重阳一眼。
  “你说不可就不可?你特么算什么东西?!”
  罗鸿朗声大笑。
  尔后,一把似是撕裂了天地屏障,狠狠的抓在了剑柄之上。
  轰!
  罗鸿握住剑的刹那,顿时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死灵之气,宛若天上星河,垂落人间。
  巨大的压力,让罗鸿几乎要死死的趴在了地上。
  身躯中,魔剑阿修罗散发光华,圣人虚影浮现真言,小佛钟当当响彻不止。
  方是抗住了这恐怖的威压。
  而女僧在罗鸿握住地藏剑的刹那。
  身上僧袍纷飞,光洁的头颅之上,刹那一根又一根的青丝生出。
  菩萨生青丝,刹那及腰。
  三千青丝飞扬间,女僧一步迈出黑色莲台,出现在云重阳身边,淡淡开口。
  “谁叫你伤他?”
  PS:第二更到,上一章的标题被净化了,不是没标题,另,求月票,求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