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 夫子六步,横跨六千里【5000字大章,求月票!】


小说: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作者:李鸿天
  夫子虚影抓着罗鸿,刹那间掠过黑暗潮汐。
  那黑色莲台孤独的散发着微光,有一朵又一朵的莲花在黑色莲台的潮汐中周围漂浮,在无尽的黑暗中,撑开一点光明。
  罗鸿回首看了一眼,便再也看不清楚那地藏秘境深处的画面。
  一切都宛如随风飘去。
  秦广城中,夫子意志虚影踩着万佛钟,横亘而过,恐怖的气息激荡着,让古老城池中的诸多亡灵在惊恐,甚至连城池深处的古老存在都忌惮的看着。
  “这地藏秘境,说是秘境,其实也不算是……”
  “其实很多大秘境都不是普通的秘境,它们的存在是有目的和特殊意义的。”
  夫子负着手,对罗鸿说道。
  罗鸿握着地藏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夫子见状,也没有多言,罗鸿如今的实力,还是差了些,儒道修为尽管在他的意志附体间,得到了缓缓的推动,但是距离踏入三品尚有差距。
  其他修为也都只有四品。
  别看罗鸿真的能够有能力与二品一战,但是,在夫子眼中,还是太弱。
  很多事情,现在亦是没有必要告知。
  夫子现在要做的,是将这个误入歧途的小弟子的道路,拐到正道之上来,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正道面前邪道一文不值……”
  这话说的,让罗鸿有些哭笑不得,就跟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一样。
  可爱和性感不能都要吗?
  同理,正道和邪道都是修行路,有什么好比的,他罗鸿不能都要?
  他也是有些明白夫子的意思。
  夫子这是认为,让他误入歧途的是那……二哈邪神?
  罗鸿面色怪异,也就是说,夫子可能并没有发现人皮册子的存在,或者是有发现,只不过觉得人皮册子亦是邪神搞出来的。
  对于夫子而言,这尊来自异空间的邪神,虽然傻和蠢了些,但是……是真的强。
  因而,夫子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想到这,罗鸿不由摸了摸胸口上的人皮册子。
  这人皮册子……好像有点神秘啊。
  是谁留下的?
  为什么他正好穿越苏醒,这人皮册子便出现在他的身边?
  巧合么?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罗鸿蹙眉。
  没有去细想,不可否认,这人皮册子至今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帮助,既然对他没有太大的害处,罗鸿便觉得可以继续留着。
  当然,罗鸿也没有太过于依赖人皮册子,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择修剑的原因。
  尽管他的剑道天赋很差劲,但是没关系,至少未来若是人皮册子真的带来了坏处,他罗鸿亦是能握起剑来反抗一下。
  夫子看了一眼罗鸿在沉思,笑了笑。
  沉思好,懂得沉思,就意味着有是非之分,做事情知道三思而后行,至少会比一股脑的热血会好很多。
  夫子带着罗鸿,直接略过秦广城的城门上空。
  尽管秦广城的城门非常的高耸,但是,想要阻隔夫子,还是差了些。
  而守在城门口那提着绿色灯笼的鬼婆,则是满脸堆笑的朝着夫子和罗鸿招了招手。
  尽管……她又一次被罗鸿白嫖了出城费,但是这煞星终于走了,鬼婆也是开心不已。
  之前黑暗潮汐中连续爆发出“尸王”的气息,可是把鬼婆给吓坏了。
  她也是明白,导致“尸王”释放气息的,很有可能是罗鸿,以及夫子。
  如今,这两煞星终于离开,地藏秘境也将恢复往日的平和。
  罗鸿的目光从鬼婆身上收回。
  而夫子则是看了一眼,笑了笑:“她叫做鬼婆,地狱的守门人,欺软怕硬的主,面对她不要怂,她也就只会欺负一下怂人。”
  “当然,如今的你得到了地藏菩萨的传承,地藏管地狱,镇守地狱,这鬼婆算是门将,也就是你手下的兵,如今归你管。”
  夫子道。
  罗鸿一怔,“也就是说,这鬼婆……可以听从我的使唤?”
  夫子点了点头,“不过,不赞成你使唤她,若是你没有足够的力量压制她,她很有可能会反噬于你。”
  “毕竟,你和地藏还是不一样的。”
  夫子说道。
  罗鸿若有所思,夫子便不再言语。
  轰!
  两人很快冲出了地藏秘境,从谛听口中冲出。
  嗡……
  轰鸣的万佛钟钟声,在出秘境的刹那,瞬间炸响,悠悠扬扬的传遍了整个无量山,整个天地。
  无量山,望川寺。
  演武场上。
  强横的气机陡然迸发,三万佛僧诵念佛号,法罗大师双掌合十,神色复杂的等着。
  终于,罗鸿和夫子出了秘境。
  在两人出秘境的刹那,谛听雕像的眼睛顿时一亮,开始逐渐的沉淀了下去,沉入了演武场下方。
  地藏秘境……重新封印了。
  想要开启,或许得等下一个能够敲响万佛钟八十一声的绝世天骄。
  当然,罗鸿亦是能够开启,不过,已经得到了地藏传承的罗鸿,不会去开启。
  除非他的实力足以让地狱空荡,否则,罗鸿不会轻易开启。
  罗鸿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逐渐潜入演武场下的谛听雕像。
  等下一次再来,或许……便是一场腥风血雨了。
  地藏秘境中有什么,罗鸿亦是知晓。
  那些铜甲尸,银甲尸,金甲尸……乃至强大的地甲尸和天甲尸。
  地藏镇守的或许便是这些可怕的存在。
  罗鸿深吸一口气,现在的他,实力太弱,根本探知不到真正的秘密。
  尽管能够吸收死灵之气,提取其中的邪煞,但是……死灵之气量太多,他还是会被撑死。
  “等我变得足够强,迟早将这地狱给吸干!”
  罗鸿想了想,立下宏愿。
  咚!
  万佛钟的钟声,悠悠响不绝。
  望川寺外。
  一双又一双的眼眸,纷纷注视而来,盯着从秘境中走出的夫子意志虚影,和罗鸿!
  这是如今,最后走出地藏秘境的。
  至于未曾走出的,便代表着陨落在了秘境中,没有了离开的希望。
  一尊又一尊一品强者的目光纷纷扫略而来,许多强者呼吸有几分急促的盯着罗鸿。
  罗鸿出秘境了,根据那最后的惊鸿一瞥,他们知道,罗鸿或许在秘境中得到了地藏菩萨的传承!
  而且罗鸿手中握着地藏剑,亦是能够看的出来。
  地藏剑啊……
  亦是不弱于万佛钟的至宝!
  许多人神色复杂万分。
  地藏秘境开启两日时间,比起上次天机秘境开启的时间还短,但是,掀起的腥风血雨却是丝毫不弱于天机秘境,甚至犹有过之。
  天下诸多王朝地榜二品死了多少?
  还有一些玄榜,以及黄榜的天骄……
  比起天机秘境的血腥,这地藏秘境才是真正的腥风血雨,让人毛骨悚然的腥风血雨。
  谁能想象的到,这一切最终的大赢家,居然是一开始就不被人看好的罗鸿。
  当然,罗鸿敲动万佛钟八十一响,惊动了不少人,可是,秘境中争夺机缘,可绝对不是靠敲钟可以获得的。
  “地藏剑在罗鸿之手,或许,地藏经和地藏舍利也都在罗鸿手中?!”
  “地藏舍利,那是地藏菩萨八千年修为结晶……陆地仙来了怕是都会为之疯狂。”
  “好一场大造化,死了那么多人,最后居然成全了罗鸿……”
  一位位一直等待在外面的一品高手,皆是眼红无比。
  萧二七,吴媚娘等人都观望着。
  看到罗鸿从秘境中走出,皆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想来也是,连夫子意志都降临了,罗鸿还能出现危险不成?
  大楚王朝的一品修士,早已经退离无量山千里,远远眺望着,因为女帝下令了,所以他们摆明了不会插手这一次的事情。
  大周王朝比较咸鱼。
  而另一边,大夏王朝和金帐王庭的一品高手看向罗鸿的眼眸就锋锐许多了。
  地藏机缘……
  地藏经,地藏剑,地藏舍利……这些东西,谁不想要?
  特别是对于一品高手而言,这些东西,都是能够让他们更进一步的宝物。
  甚至让他们有望打破天地之力的封锁,踏入陆地仙的机缘。
  底下。
  袁瞎子歪着脑袋,他感应到了罗鸿出秘境的声音,心头松了口气。
  赵星河与司徒薇亦是眼眸一凝,神色开始变得愈发的凝重。
  罗鸿能够走出那危机四伏的秘境,只能说度过了第一个危机,但是此次之事,却尚未落下帷幕。
  为什么这样说?
  这儿是无量山,是望川寺,一个八千年的古刹之地,是天下圣地之一的望川寺!
  而望川寺的佛首……却是地藏秘境中引得腥风血雨的幕后主使。
  罗鸿取走了地藏传承,取走了地藏秘境中的好处,佛首会让罗鸿走吗?
  亦或者说望川寺会让罗鸿离开吗?
  而且,罗鸿此次来望川寺的目的,不少强者都知道,实际上是为了那疯了十五年的罗七爷。
  因此,事情尚未结束!
  甚至说,事情才刚刚开始,罗鸿与望川寺之间,再也不复之前那般和谐。
  之前望川寺甚至会为了罗鸿出头,逼退因为罗鸿设置的规矩而不满的诸多一品强者。
  而如今,佛首出了这档子事,望川寺的佛僧们虽然看上去并不知情,可是他们毕竟是望川寺的佛僧,是望川寺的僧人。
  他们是有阵营的,是望川寺一阵营的。
  因而……
  接下来,未必会在站罗鸿一方,因为,佛首是望川寺的佛首。
  哪怕他做错了,可他依旧是佛首。
  而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法罗大师神色复杂,他看着罗鸿,地藏秘境中发生的事情,他已经都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佛首的计划。
  佛首的目的是什么?
  法罗大师不知道,或许他有猜测到一点,但是,如今已经不重要了。
  苦月独臂竖掌,白色僧衣在风中飘摇。
  武僧们也皆是看着罗鸿,面容之上的情绪复杂。
  罗鸿落在演武场上,平静的看着法罗大师,以及三万武僧。
  那一双双眼眸,曾经带给他巨大压力的眼眸,如今,威慑依旧,但罗鸿却没了敬畏。
  整个演武场之上,鸦雀无声。
  望川寺的僧人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罗鸿,也没有开口说话。
  气氛很古怪,但是,所有人都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或许,接下来要爆发一场激烈的冲突。
  万佛钟砸在了演武场的地面上,砸碎了青砖。
  夫子的意志虚影愈发的模糊,仿佛随时要消散。
  罗鸿拄着地藏剑,笑了笑,开口:“法罗大师……当初答应的,从秘境中出来,让我去见七伯的话,可还算数?”
  “现在,可见我七伯吗?”
  平平淡淡的话语,却是让气氛陡然变得紧绷了起来。
  法罗大师双掌合十,张了张嘴,想要开口。
  然而……
  望川寺深处的一座古刹中,却是有人比他更早开口。
  “之前可以,现在不行。”
  声音洪亮,带着几分独特的道蕴。
  人未曾出现,但是,只是开口说出的话,却已然让世人震撼。
  佛首!
  望川寺佛首……开口了!
  德高望重,实力强大,甚至早已经是得道真佛的望川寺佛首!
  就跟昆仑宫的道首,龙虎山的老天师一样强大的存在。
  “罗施主乃入了魔,佛门净地,容不下魔。”
  佛首的声音恢弘壮阔,让整个望川寺之巅都在微微颤抖似的。
  罗鸿眯起眼,笑了。
  而另一边,诸多一品高手亦是蹙眉,罗鸿入魔了。
  以佛首德高望重的身份,既然说罗鸿入魔,那便是真的入魔。
  “难办了。”
  袁瞎子取下了背负着的黄木匣子。
  赵星河面色阴沉。
  司徒薇叹了一口气。
  果然,一切都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这望川寺的佛首,或许……与大夏暗中联手了。
  ……
  与此同时。
  望川寺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天下。
  大夏帝京。
  镇北王府。
  镇北王罗狂坐在黑暗的书房中,看着影卫递来的消息,看着信纸上所记录的消息,面色竟是微微变化。
  “望川寺的佛首……与大夏暗中联合了?”
  镇北王一怔。
  这个情况他是万万没有想到。
  他亲自往望川寺,佛前叩首四十九天,才换来疯了的罗小北入望川寺的资格。
  结果,现在望川寺居然是这么个鸟样?
  现在他镇北王才知道……原来夏家可能早已和望川寺联手。
  镇北王整个人瞬间苍老了许多,他的眼前浮现出了佛首那慈眉善目的模样。
  那是一位得道高僧,谈笑间让人信服的高僧。
  结果……竟是如此。
  “我罗狂……真的是糊里糊涂一辈子。”
  镇北王手中的信纸跌落在了地上,踉踉跄跄的站起身。
  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能够联合那位得道高僧的,单靠太子夏极是不可能做到,唯有在深宫中闭关的夏皇方可。
  镇北王掩面笑了起来。
  笑到最后……
  笑声变得无比的冰冷。
  ……
  安平县。
  东山,稷下学宫。
  李修远身上气息浮沉,一片又一片的桃花在飞扬着。
  他嘴角挂着几分微笑,许久之后,睁开眼,而他头顶之上,那浩瀚的正气长河已然消失不见。
  李修远收回目光,扭头看向了身边的罗小小,却见罗小小竟是有几分文气翻涌。
  错愕一番,李修远轻笑起来,揉了揉罗小小的脑袋。
  他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尘埃,一步一步朝着春风小楼走去。
  嘎吱。
  推开了春风小楼的门。
  楼内,温暖依旧,热水在沸腾着,一片白色气泡在沸腾的热水之间,上下翻滚,像是在上下而求索。
  摇椅微微摇晃着,只不过,摇椅上,老人身影已经不在。
  李修远一笑。
  “望川寺的佛首……敢说小师弟入魔?”
  “夫子费尽千辛万苦才让小师弟走向正途,你直接来一句小师弟入魔?”
  “夫子岂能不气?”
  “佛首啊佛首,佛本该公允,失去了公允,还配做佛首?”
  李修远一笑,坐在了蒲团之上。
  他挽袖,捻了数瓣茶叶入茶杯中,拎起沸腾的热水,热气氤氲之间,将热水倒入茶杯中。
  炒拧的茶顿时松散了开来,像是春暖花开间的万物复苏。
  一泡水,两泡茶……
  三泡水流哗啦间,方是一杯茶的精华。
  用木夹子夹了茶杯,将泡好的茶水倒入,碧绿的茶水在杯子中,散发着温热。
  椅仍摇,茶正温。
  ……
  “入魔?”
  罗鸿笑了。
  万万没有想到,这佛首居然直接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入魔好啊,世人若是都知他入魔,那他的声望罪恶怕是能够提升巨大吧。
  这佛首,倒是做了一件好事。
  不过,不让他去见罗七爷,倒是让罗鸿心中颇为不爽。
  不让见……
  镇北王将疯了的七伯安置在望川寺,那是打算借助望川寺来让七伯静心,结果,现在罗鸿作为后辈前来探望长辈,结果不让?
  这佛首看来和夏家或许真的有巨大的牵扯。
  “本公子若是偏要见呢?”
  罗鸿凝眸。
  这七伯,罗鸿还真打算见一见,甚至……要强行带走。
  不为什么?
  这望川寺……已经不干净了。
  “罗施主既然为魔,若是要强闯佛井,那便只能镇压寺底三年,净化心中魔。”
  佛首声音恢弘,道。
  法罗大师,还有诸多佛僧面色皆是一变,看来……这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忽然。
  有淡淡的笑声响彻。
  那踩着万佛钟,意志身躯模糊到几乎要消散的夫子,忽然笑了一句,尔后彻底消散。
  而望川寺外六千里。
  有淡笑笑声不受时间空间的阻隔飘来。
  天下人,皆是悚然一惊。
  那是一位老人,佝偻着背的老人,一身洗的发白的儒衫,微风中飘摇。
  老人迈步。
  一步一千里。
  犹如天神丈量人间。
  只是六步,便抵达了望川寺的山门外。
  “望川寺,佛首法天。”
  “你说老夫的小徒弟入了魔?”
  “你是在质疑老夫稷下学宫的教育之法有问题?”
  “人间有规则,你一次又一次的触犯规则,是觉得老夫老矣,可随意欺负?”
  “实力强,指谁入魔谁就入魔?德高望重是给你这样用的?”
  “那老夫说你入魔,你敢说否?”
  老人一只手负于身后,淡淡道。
  话语落下,一只手抖落出儒衫宽袖,徐徐往上一抬。
  轰!!!!
  那望川寺深处的古刹顿时一颤。
  深处传出佛首话语的古刹殿宇,顿时如根春笋般被拔出,被凭空出现的巨大手掌托起,悬浮于云海之上。
  而望川寺古刹的平地之上。
  只剩下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僧枯坐蒲团,手中串着一串雕刻晦涩梵文的佛珠,略带几分惊愕的看着那位走出了破旧小楼,徒行六步便横跨六千里的老人。
  夫子,真来了。
  PS:第二更到,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