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老酒新瓶,还是一个味(中)


小说:大地苍茫谁主沉浮  作者:缘起毫末
  江晨仔细听着周掌柜的故事,虽说后续大致的情节自己也猜了个大概,依旧开口问了句:“周掌柜,既然是得了宝,何为又埋下祸端。莫非是那买酒之人后来没来不成。”
  “那倒不是,后来那几人后来也来了。这一番买卖下来我也是净赚四十两纹银,也算的发了一笔小财。”
  “只是万万没想到,没几日后,出门办事的吴账房又碰见那几位贵客。吴账房便把几位贵客邀请到客栈歇歇。”
  “一番寒暄过后,那几位贵客与我说道,过些日子,有贵人要办祝寿宴,需要大量桂花酿。不知我这里还有没有。”
  “我一来苦于手上没有足够的现银,二来又不知该去哪里找之前卖酒的行脚商。只得与几位贵客商量宽限几日,再给答复。”
  “谁知没几日,那吴掌柜居然跟我说,他碰巧在街上又遇见了那个行脚商,而且这次又带了近百斤酒水。”
  “我听后那是激动不已,赶紧去找那行脚商询问这账是否可以月结,或者宽限几日。只是那行脚商不同意,非要一手交银一手交货。”
  “后来反倒是那吴掌柜提议,实在不行拿着铺子去问问典当行。等我二人拿着地契去了典当行,结果又是碰见了廖掌柜。相比起当铺出价的纹银一百两,廖掌柜反而愿意出一百五十两。”
  “最后我心一横,便把铺子压给廖掌柜。把所以银子都压上赌一把。”
  “哎,现在可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眼瞅着与廖掌柜约定还钱的日子越来越近,只是那买酒的贵客却迟迟不来。”
  江晨一边听着,一边摩挲着缠着右手的布条,偶尔手指轻轻在桌面敲击几下。
  这类的骗局即使在后世也经常有很多人入套。
  只是没想到,这双簧骗局居然在这个时代也被自己碰见了,而且还玩出了新花样。真是老瓶装新酒,还是那个味。
  于是江晨拍拍周掌柜的肩膀:“周掌柜,那吴账房呢?”
  “十几天前,那吴仁狄称自己要上京赶考去。我也强留不得,只得给了他十几两银子便让他离去了。”周掌柜说的有些无奈:“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那周掌柜的可以不用在等那买酒客了。”
  周掌柜赶紧给江晨第一壶茶问道:“还请先生指教。”
  江晨结果茶水,小抿一口,说道:“周掌柜见外了,其实自你与吴账房听闻桂花酿的那时起,这个骗局就已经埋下伏笔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吴仁狄,廖掌柜,贩酒的行脚商,买酒的华服贵客其实都算一伙吧。先是利用可获取暴利的桂花酿来吸引周掌柜的注意,演出了这么一出戏,取得周掌柜的信任。”
  “周掌柜你则一步步跟着他们的设好的圈套,踏进了陷阱之中。其目的无非两点,一来骗光了周掌柜的所有血汗钱,二来么,逼得周掌柜以低价质押客栈给廖掌柜。”
  周掌柜一听便冷汗上涌,急忙道:“这,这可如何是好啊,家父传下来的客栈可不能毁在我的手上啊。”
  “那劳烦周掌柜明日把所有的账簿准备一下,我明日先看一下客栈的实际情况,现在说毁在你手上还太早。”
  “那,那可真的是谢谢小兄弟你了。”
  “不,不,是大先生。”周掌柜连连作揖与江晨告谢。
  江晨只是笑着还礼,又闲谈片刻,便拿着一些饭菜便回到了济德堂。
  见小男孩喝了药已经躺下睡着,就把晚餐拿给小姑娘,而后便去前堂找了药铺掌柜,询问小男孩的病情。
  掌柜只是说孩子只是受了点风寒,外加饥饿过度,多喝点药,吃点东西,三两日也就便好了。
  随后就摇摇头,叹息着回屋去了。
  江晨走到小女孩那边,见到那小女孩盯着晚饭直流口水,却也不敢动手。
  江晨只是笑笑,摸摸了小女孩的脑袋示意他赶紧吃饭。小女孩直到看见江晨也坐下来开始吃饭,才赶紧拿了一个馒头大口啃了起来。
  江晨拍拍她肩膀,示意不要着急后,随口问道:“怎么就你们两个小家伙流浪到这里了呢,家里人呢?”
  “死了。爹爹喜欢去赌坊赌钱,把娘亲,我和哥哥都输给了赌坊。而后娘亲便带着我和哥哥在赌坊做些洗衣扫地的活计。”
  “再之后,娘亲也死了。我和哥哥那时候还太小,又做不了什么事情,便被赌坊赶了出去。原本想跟着几个叔叔去丐帮那边讨点生活。”
  “只是在一次半夜里,哥哥跑去尿尿时候,见到那几个叔叔把一同过去的一个小男孩的腿给打断了。只说这样将来要饭的时候可以要到更多些。”
  “于是,哥哥便怕了,拉着我趁夜偷跑了出去。于是我们两人就这样一路乞讨一路走,就走到了这里。”小女孩一边啃着馒头一边诉说着。
  声音里面没有一丝痛苦,仿佛这一切都发生在别人身上,又或者说她对这些苦难也早已习惯。
  江晨就这样默默听着,喃喃低语:“宁做盛世狗,不为乱世人。”
  相比他们而言,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些所谓的苦难磨难,或许真的只是如同嚼沾了蜂蜜的苦瓜一般,甜中带涩罢了。
  就这样,江晨吃完饭,等小男孩醒过来时已经是亥时初。
  江晨背起小男孩,带着小女孩告别了药房掌柜的,迎着月光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到家后,江晨烧点热水,让两个小娃子先洗个热水澡。
  这不洗不知道,洗完才吓一跳。
  原以为那影视剧里的济公搓泥球只是夸张手法。
  现在才知道在这一副小小的身子上还可以搓出这么一个大大的泥团来。看着这一桶油光发亮的洗澡水,江晨咂舌不已,心中腹诽道:“难不成这才是石油真正的起源?”
  洗完澡之后,江晨看着这两个明显精神了不少的孩子,又再次询问了下他们的姓名。
  “我叫小黑碳,哥哥叫贱狗子。赌坊的人都这么叫我们。至于爹娘起的名字,早就不记得了。”那皮肤黑黝黝的小丫头这么回答着。
  江晨摸摸小女孩的脑袋,蹲下来跟她说道:“要不我以我的姓给你俩取个名字吧。”
  小男孩和小女孩听后,互相望了对方一眼,沉默不语。
  江晨见两人不说话,站了起来,对他们说:“小黑炭你以后就叫江无忧,希望你在这纷纷乱世快乐无忧。至于你嘛,你以后就叫江平安,愿你此生平平安安。”
  见两人眼神中充满不可思议,江晨心里不禁有一丝得意和戏谑,便身子微微前倾,把左手伸向俩人,学着儿时记忆中《海贼王》的经典片段。
  说道:“来,做我的儿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