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鬼剑楼主的考校


小说:少年朱瞻基  作者:青峰绝剑
  且说戴升离开拜火教总坛之后,便赶紧赶回知音楼洛阳分舵向鬼剑楼主复命。
  此时在知音楼洛阳分舵的密室里,鬼剑楼主脸戴面具,正坐在主座之上,而他的对面正站着戴升、剑奴和詹苗。
  只见鬼剑楼主问道:
  “戴舵主,洪教主是否拒绝了本座的提议?”
  戴升道:“是的,楼主。不过,属下已经按照楼主的吩咐,把我们要在蒙古战场刺杀皇太孙,夺取制霸神剑的消息全都透露给了拜火教洪傲教主了。”
  鬼剑楼主道:“戴舵主,这次任务你完成的很好。
  不过,本座接下来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戴升听到鬼剑楼主说有新的任务要交给自己,赶紧拱手说道:
  “请楼主吩咐,属下万死不辞!”
  鬼剑楼主很欣赏地看了戴升一眼,而后说道:
  “很好。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洛阳分舵的舵主,而是作为本座的特使,进驻城外的绿柳山庄,代表本座接待应邀而来的各路高手,并在一个月之后,由你率领他们到蒙古去刺杀朱瞻基。”
  “属下领命。”戴升说道。
  鬼剑楼主提醒道:
  “这次刺杀,非常凶险。在这一个月当中,你要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
  “是,楼主。”戴升说道。
  “好!戴舵主你先下去收拾一下,随后本座会带你一起去绿柳山庄。”
  鬼剑楼主吩咐道。
  “是,楼主。属下告退。”
  戴升说完便退出了密室,回自己在洛阳分舵的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以便待会带去绿柳山庄。
  待到戴升下去之后,鬼剑楼主又说道:
  “詹副舵主,从今天开始,你便升为洛阳分舵的舵主,全面负责洛阳分舵的所有事务。”
  詹苗听到鬼剑楼主升他为舵主,虽然觉得很突然,但是还是赶紧地答道:
  “多谢楼主提拔,属下一定尽心竭力打理好洛阳分舵。”
  鬼剑楼主见詹苗一副苦思的样子,便又问道:
  “本座看詹舵主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否今天另有什么心事?”
  “属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当不当问?”
  詹苗见鬼剑楼主有所察觉,也不敢隐瞒,便鼓起勇气说道。
  “你姑且说来,本座自会为你解答。”鬼剑楼主说道。
  “楼主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洪傲教主会拒绝您的提议,为什么您还要让戴舵主去拜火教总坛和洪傲教主商议合作的事呢?”詹苗问道。
  鬼剑楼主道:
  “詹舵主,我们并不缺少刺客,相反我们多的是刺客,所以我们不需要拜火教来帮我们进行刺杀的任务。
  之所以派戴舵主去拜火教,是为了让拜火教提前知道江湖上即将掀起争夺制霸剑的风暴,好把他们引出来,帮我们搅动武林,为我们知音楼的壮大创造机会。
  唯有动荡,我们的消息才会值钱;唯有仇杀,我们的交易才会扩大。
  你要记住,我们知音楼是一门生意,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这门生意既然是为了金钱和权力,那么,各门各派的武功秘技以及高手门徒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生意。
  而没有动荡和仇杀,这些便无法在江湖这个生意场上大规模的流动起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知音楼的生意取决于江湖的动荡和仇杀。所以我们需要江湖的动荡和仇杀。
  既然是我们的需要,我们便要懂得去制造。本座不喜欢火,但本座喜欢火烧出来的菜肴。
  本座不喜欢动荡和仇杀,但本座喜欢动荡和仇杀给本座带来的武功秘技以及高手门徒。
  你要做菜,便要烧火。而拜火教便是替本座烧火的人。”
  詹苗道:
  “多谢楼主教诲,属下明白了。”
  见到詹苗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关窍,鬼剑楼主便吩咐道:
  “詹舵主,接下来洛阳分舵的主要任务是监视拜火教的一切行动。
  我估计他们很快就会秘密派人来洛阳打探各门各派的反应。
  此外,我们还要有选择地接收一些亡命之徒,为我所用,不过要秘密安置,争取不让外人知道。”
  詹苗答道:
  “属下遵命。”
  鬼剑楼主道:
  “好了,现在你随本座到练功房来,本座要看看你的青松剑法近年来练得怎么样了?”
  “是,楼主。”
  一听说楼主要考校自己的剑法,詹舵主不由心中一凛,慌忙答道。
  其实,也难怪詹苗慌张。
  自从五年前被鬼剑楼主带到洛阳扔给戴升舵主之后,他便开始练习华山派的青松剑法。
  鬼剑楼主既不让他追问如何得到华山派的青松剑法,也不让他在别人面前施展青松剑法,就这么让他一直地偷偷地练着。
  等到两年前,詹苗升为洛阳分舵的副舵主,开始接触武林事务之后,詹苗渐渐意识到偷学其他门派的武功是武林大忌,才算是明白了鬼剑楼主的一桩苦心。
  不过,鬼剑楼主让他身边的剑奴充当詹苗的师父,每年教詹苗一个月的剑法,而且每年一到重阳节就会亲自到洛阳来考校詹苗的武功。这五年来,没有一次是满意的。
  更可怕的是,每次考校结束,随之而来的便是剑奴的魔鬼训练以及漫长的闭关苦练。这对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无疑是一种地狱式的折磨。
  三人一到到练功房,便见鬼剑楼主说道:
  “你师父说你这一年来一直在练习青松剑法的第九式的“归僧弄影”和最后一式“大雪含春”,但是毫无进展。
  你今天暂且使出来给本座瞧一瞧。”
  “是,楼主。”
  詹苗说完,便立即挥剑将全套的青松剑法练了一遍。
  从第一式的“青松迎客”到第八式的“龙爪探泉”,都是耍得是如行云流水,淋漓尽致。
  只是到了第九式的“鬼僧弄影”和第十式的“大雪含春”,就没有那么尽如人意,威力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其实这两式剑法,是这套剑法当中最有哲理和禅意的,是需要修习之人拥有一定的人生感悟才能领悟到其神髓的。
  加之,青松剑法乃是经过了华山派前辈高手百多年的剑法心得的沉淀,才凝结而成的高深剑法。它往往蕴含着华山的自然理趣。
  但是,詹苗自幼长在闹市,那得与自然深入交流,因此,一时领悟不到青松剑法的神髓也是必然的。
  如今,詹苗的青松剑法能够练到如此地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若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也只能靠自身的机缘了。
  别说是詹苗的师父剑奴,就是当年把青松剑法传给剑奴的鬼剑楼主也是难以支于援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