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散修之愿


小说:踏破圣路  作者:风动雷涌
  “滚蛋!”谁知怼人王已经懒得搭理这人了,而他身边的几位师兄弟也是一脸嘲笑地看着那被怼之人。
  “怎么?认怂了?”被怼之人对那嘲笑置之不理,继续冷笑道:“我外公可是日月圣教的三长老!惹我就是惹日月圣教,你们的相貌我已经记下了!”
  被怼之人摇了摇手中的极目珠,志得意满道:“让你们家人给你们收尸吧!董叔,杀了他们!董叔!”
  日月圣教三长老的外孙连叫了两声,可是身后被叫做董叔的老者却不敢做任何回应。
  于是他转头看去,只见董叔竟然低着头,浑身颤抖个不停。
  “董叔…你咋了?”三长老外孙好奇道。
  “少…少主恕罪!”董叔竟然直接穿过三长老外孙,朝着那个怼人王跑了过去直接跪了下来。
  三长老外孙瞪大双眼,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怼人王看也没看地上跪着的董叔,冰冷的声音道:“董天勇,你们是以什么身份来拜访‘圣至极’的呢?教主似乎没有命你们来此吧?”
  “老…老…少主恕罪,老朽是被逼的!一切,一切决定,都是他!”
  唰!
  一道赤光自日月圣教少主的口中飞出,忽闪而过,董天勇的脑袋离开身体,骨碌骨碌滚到三长老外孙的脚下。
  三长老外孙双腿一软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地上盯着自己的人头。
  “快逃!”
  董天勇张口发出无声的提醒。
  然而已经晚了。
  日月圣教少主身旁站着的两人已经来到此人身边两侧,只要他稍有异动,恐怕就性命不保。
  “你…你是…教主的…儿子?”三长老外孙噤若寒战。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代表的是三长老还是你自己?苏开远!”
  最怕空气突然宁静,苏开远脑海急速飞转,最后开口道:“小的是奉家族族长之命前来的。”
  “哦?这么说,你们家族是打算脱离日月圣教的庇护,要自立门户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们苏家对日月圣教绝对忠诚,绝对不会生出二心的!”苏开远闻言脸色顿时煞白一片。
  “…带他回去交给二叔处理吧!这种事我懒得管!”日月圣教少主对站在苏开远两侧的二人淡淡说道。
  “是,少主!”
  待三人离去后,日月圣教少主这才来到卓文面前,躬身行礼道:“卓前辈,让此等肮脏之血撒在望天峰上,实在是万分抱歉。”接着他掏出一个精致的桃木盒,木盒被他轻抛出去后,落在地上时已经有一人多高,他恭敬的对卓文说道:“卓前辈成功踏入破神境,必定名扬四海八荒,届时圣至极必定迎来重振盛泾当初荣光,这箱灵草仙芝便作为赔礼,望卓前辈勿要怪罪。”
  说罢,龚凌招呼旁边的师弟打开箱子。
  嘶!
  望天峰上的所有人都不由大吸一口凉气。
  “好大的手笔!”
  “日月圣教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
  不少势力看着面前散发着夺目异彩,喷涌出浓郁药香气的箱子,炙热异常。
  同时,他们心中对比自己送出的东西,和这比起来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卓文本因方才之事而心生不悦,在看到这一满箱灵药宝草后瞬间烟消云散。
  不得不说,日月圣教很会做事。
  圣至极和日月圣教相距不过千里,以现在卓文的破神境的修为,千里不过数十呼吸间。
  若是修出阳神,速度将更快。
  而日月圣教如今的教主龚元龙如今已经两百岁,修为卡在化神期巅峰四年,丝毫没有突破的征兆。
  再加上六大陆已经有了重入空桑的趋势,所以日月圣教必须找一个离得近,能够在危难时刻帮得上忙的盟友。
  “龚元龙有心了!”卓文满意地点了点头,“有机会,卓某定会前往日月圣教拜访!”
  而要说最开心的人莫过于笑西风了,掌管丹房近百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灵药的他,总算看到了今后在丹道一途曙光。
  穷啊…
  穷了何止四五年啊…
  “应该的,以后日月圣教还需仰仗前辈多多照顾!”龚凌谈吐得当,不卑不亢,“若前辈无其它事,晚辈就先告辞了!”
  “西风啊,代我送送日月圣教的道友!”卓文缓缓道。
  “不用了,前辈请留步!”龚凌连忙说道,随后便驾起剑光朝着真隐峰方向飞去。
  跟随其后的日月圣教弟子打了一声呼哨,几声虎啸陡然在山下响起,接着六七头吊睛猛虎腾空而起,跟在几人身后一并离去。
  “哎呀!没想到日月圣教这么大排场啊!”
  “恭喜!恭喜,卓真人再添一强劲臂膀啊!”
  “不知卓真人什么时候打算敞开圣至极的大门,广收弟子啊?像我等这些散修,上天无门,入地无派,想要再有所长进实在是难上加难啊!”
  “是啊!”
  大部分散修附和着,脸上尽是苦涩,同时心中又充满希冀。
  试问谁不想攀上更高峰?
  而想要攀上最高峰的首要任务是能活下去,其次是有资源。
  像他们这种散修,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一来他们的年纪都不小了,若是无法获得更高的功法来突破桎梏,他们的生命也即将到达尽头。
  二来他们的修为没有那么突出,有的甚至连年轻一辈的都不如,很多成名已久的宗门不可能养着他们颐享天年。
  所以,他们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放在了已经衰败的曾经的盛泾仙门身上。
  正巧前段时间坊间传闻,盛泾二长老卓文最近在准备突破破神境,这就更引得不少观念相同的散修共同前往。
  果不其然,并且不负众望的,卓文成功突破了。
  这就成了他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所以,他们皆是倾尽全力,准备大放血,把自己尽最大能力能够拿得出手的宝物或奇珍准备好,作为拜山帖上交给守门弟子。
  如今,该说的恭维的话也都说了,自己送了什么礼,卓文心里也应该已经有数了。
  所以,在龚凌的抛砖引玉下,他们顺理成章的提出了最关键的点上。
  卓文看着这些人,他们此时目光中的神采就像是一个个孩子,希望得到师父的肯定所露出的期盼。
  达到破神境后,他的感知能力已经比化神境不知强了多少倍。
  有些事情不用刻意去想,心中就自然而然的有了答案。
  甚至他已经感受到,在他今后的修行之路上产生的那丝和某个人若有若无的关联,只不过还不是很清晰罢了。
  “各位散修道友的来意,卓某心里清楚。也非常感谢大家给圣至极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