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话 迷林(二)


小说:绝对狩互  作者:天下孤言
  锅碗瓢盆刷完,欧阳洛孤零零的打了个溪水放入消毒片开始刷牙(顺便把刷牙水再喝上一喝解渴),这期间他总共往林旭那边偷瞄了二十一次,这是第二十二次。
  想起刚才过于尴尬的气氛,他现在有点后悔不已;等洗漱完毕磨皮擦痒的慢慢走过去,同时心里盘算着应该如何跟一个爱较真的人承认错误的时候。
  ——草丛里发出了响声!
  欧阳洛足下一顿,而很显然听到这一动静的不止是他,还有在帐篷边休息的另外两个人。
  “好家伙,正戏开始了!”欧阳洛心想;当即警惕而缓慢的弯腰捡起地上放着的锅铲。另外两个也是在警惕之后开始缓慢无声的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一时间,原本谈话的声音消失不见,三个人各自注视着耳朵旁边的动静都对下一刻发生的事情拭目以待。
  但在他三人把声音藏起来的同时对方好像也不动了,也没有声音了。
  孟辉朝欧阳洛使了个眼色,欧阳洛拿着锅铲缓步往声源处走;紧接着又是“稀稀疏疏”的声音,他这次没等这声音响完就以十二分的力道把铲子拍过去,但电光火石间,在同一时刻正好也有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锅铲拍了个空,眼前却是一道黄光带着冰凉袭来;好在刹那间他后脖领子被人一拉脑袋直接往后扬了一下,不然必与那道光来个亲密接触。
  等欧阳洛回过神来往光线抛出去的终点一看才“嘶”了口气:“这啥?蛇?”
  原来这惊动草木的不是什么杀手或者猛兽,而是一条不太大也不太小的蛇。
  这蛇通体鹅黄长得鲜艳无比,这鹅黄鳞片上还有一圈一圈的艳绿色水波纹形;最关键的是这条蛇居然还能发光?!
  此刻天色不说全黑但也没什么光了,这植被一遮灰蒙蒙一片,他们中间点了做饭的火算是一点亮度,但在周围往外的地方,真瞧不清了。
  就这种情况,一条发光的蛇太显眼了;但刚才他们怎么就没看见?
  孟辉、林旭二人没回话,都盯着蛇看一脸警惕。因为看见这么漂亮的蛇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这蛇有剧毒!
  三人身上是有蛇虫药的,但也不确定他们的药对这种花里胡哨的蛇是不是也管用。
  欧阳洛轻手轻脚、缓缓往孟辉二人那边挪动,那蛇还一直在哪儿盯着几人、吐着鲜红的蛇信子,蛇身慢慢形成弓形。
  欧阳洛憋着嗓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新事物唉!辉少,你猜你快还是它快。”
  孟辉没看他也没答话,但手里已经多了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另外一边的林旭站在最后,不由自主提着背包似乎是要用来当挡蛇的武器,顺便也竖着耳朵听动静。
  这种氛围的凝固并没有持续太久,突然“嗖!”的一声地上原本蓄势待发的黄蛇就朝几人方位弹起来,蛇身在空中一阵扭动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乎贴到离它最近的欧阳洛脸上。
  欧阳洛在反应过来的时候锅铲子一挥反倒打了个空,蛇身在空中一绷蹿过锅铲挥来的空隙,眼见与人面只差毫厘,但紧接着一旁突然寒光一闪,“噗!”的一声,蛇头撞在欧阳洛鼻尖,但蛇身已经落地。
  眼见那黄蛇半把身子还在地上扭动,欧阳洛惊得长出一口气退后几步,心有余悸的看向孟辉:“看来还是,你比它快点。”
  但他不知道,这速度已经是孟辉发动体内增益的极限了。
  孟辉好像也是被吓到了,他气息明显不匀的往四周看看:“驱蛇的雄黄粉好像对这种蛇的效果不大,刚我在帐篷边已经撒过了,它还是从那边绕过来。”
  欧阳洛还抓着锅铲不准备收拾了:“那照你这么说咱们还得轮番守夜?”
  “野营,也应该这么做。”
  “行吧,我无所谓。”说着,欧阳洛蹲下去看那条断成两截的蛇唏嘘:“这什么蛇你认识不?我还第一次看见这种会发光的。这里又不是终年无光,这蛇进化成这样也说不通……难不成它只在夜晚出没?”
  孟辉把背包一收:“行了,别研究了。咱们恐怕得换一个地方休息。”
  欧阳洛抬头问:“换个地方?为什么?”
  “血腥味会引来其他食肉动物,我可不想做梦的时候死的不明不白。”说着孟辉看了眼林旭,见林旭也收拾的差不多后二人合力把刚铺开的帐篷再收回去丢给欧阳洛。
  欧阳洛嘟囔了一句将自己背着的野炊炊具也收起来。他抹了一把脸,把之前溅他脸上的蛇血抹干净跟着两人屁股后面上路。
  行至一个怪异“路口”停下。此刻他们前面的路一边属于树少草多的,另一边相反,树多草少;明显的两极分化。
  孟辉又掏出那张简易的不能再简易的地图看;看了一会儿也没见动静。
  欧阳洛插着腰说:“图上没标记?要不就在这休息吧,离刚才那边也有段距离了。”
  孟辉把双目望向前方:“不是没标记,好像到头了。”
  “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
  说着孟辉把地图拿给欧阳洛,欧阳洛朝图上一看,只见图上有一处被画了一个大圈,这个大圈被分为两半,一半打着阴影写了个“草丛”,另一半填充了三角形写了个“树林”;然后中间一个虚线箭头不偏不倚的立着,标着个“终点”。
  “就……完了?”欧阳洛把地图还给孟辉:“意思是咱们就在这儿等着被绑就行了?”
  “或许吧!”孟辉回答,然后看了看周围,草丛那边一望无际没见着什么危险物,树林那边或许有危险物盘踞树梢,但他们也看不见。
  所以他决定带领二人往草丛那边多走几步以后扎营安寨。帐篷搭起一夜无话,按照林旭、欧阳洛、孟辉的顺序依次守夜。
  头夜林旭一个人在外面另外两人去睡,倒是没发生什么事;等换班后,他跟孟辉一个帐篷里休息就变得特别不适应。
  因为他发现,孟辉这人睡觉特别规矩,属于平躺类的标准姿势躺尸,但眼睛却睁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感觉,吓他一跳。
  “没……还没睡啊……”林旭小心翼翼的问,但这个人没回答。
  林旭自讨没趣,觉得应该是别人不想理他所以不回话,当下只得自己休息自己的,身子往外侧一挪,尽量远离。
  正当林旭要睡着的时候他背后孟辉终于说话了——“……不是……”
  这把林旭惊了个哆嗦:“你说什么?”
  ——又没理他。
  然后林旭又要睡着的时候,背后孟辉又开口了——“……他是……假的……不……”
  林旭身子一僵:“什么?”
  ——继续没理他。
  等到林旭睡意又来袭的时候,背后孟辉又再一次开口——“……洛……”
  这次林旭没再傻乎乎的问了,他只是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孟辉。然而孟辉还是那个姿势,自始至终就没变过——同样没变过的还有他那双死不瞑目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