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两斗罗我虚你干啥?


小说:从斗罗开始的扮演之路  作者:超级大团长
  伴随着一阵沉默,宁风致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柱间,问:“柱间兄弟何出此言?怎么对这样的事情感兴趣?”
  柱间摇摇头,摊开手说:“这件事情说来也好笑,还和荣荣有些关系。”
  听柱间牵扯到荣荣,尘心和古榕两个老家伙先坐不住了,直接起身激动地问道:“那荣荣她没出什么事吧?”
  柱间示意尘心和古榕平静一点,听他讲完再发表看法也不迟。果然宁荣荣还是他们两个家伙的宝贝啊,稍微听到一点消息就激动得不行。
  “我原本设计了一锤戏码,可以调改一下荣荣的性格,只不过在过程中遇到了一个自称和你们七宝琉璃宗有仇的家伙。面对危险时,也正是奥斯卡拯救了荣荣,看得出那个小子对你家荣荣也是十分上心。”
  “最重要的是荣荣也在这场事件中改善了自己的性格,还是很不错的。而那个自称是你们七宝琉璃宗仇家的人我当时也制服了,不过我并么有解决掉他,这次也是将他带了过来让你们发落。”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家伙这么大胆子。敢把注意打到荣荣身上,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本事。”尘心神色严厉地说道,看得出他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气愤的。
  古榕也是气愤地点点头,“没错,柱间你带的人在哪里,我们倒要见识一下他。”
  柱间也不墨迹,直接将伤疤男子从卷轴中释放了出来,没出柱间的意料,伤疤男子此时也已经苏醒了。
  摸了摸晕晕乎乎的脑袋,伤疤男子这才看清了眼前的几人。那个让他感受到绝望的柱间先不论,另外三人分别是宁风致、尘心和古榕。
  伤疤男子观察宁风致等人的同时,宁风致也在观察他,终于宁风致回想起了伤疤男子的来历。
  “原来是你啊,没想到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深啊。对我们有恨意大可以直接来找我,威胁我的女儿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宁风致语气虽然平静,但柱间听的出来,他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杀意。
  “哼,既然栽在你们手上了,要杀要剐随你们。”伤疤男子依旧一副不服输的态度,语气很是强硬。
  宁风致的确和眼前的伤疤男子有些瓜葛,但这些瓜葛他早都已经还清了,当时他已经放了对方一马,却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心怀愤恨。
  看着伤疤男子这样一副态度,尘心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打算一击斩杀伤疤男子。宁风致却示意尘心不要着急,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先别急着解决他。这个家伙的实力只不过是魂圣级别,按理说根本不会傻到主动来挑衅咱们,除非……”
  尘心也是明白人,一脸凝重地看着宁风致,低语道:“难道你是在担心他的背后有人给他撑腰?”
  宁风致神色认真地点头回答道:“他既然能怀恨这么久,说明肯定不是心胸宽广之人。他现在这样的表现,肯定不简单。从他的眼神中就能看得出这一点。”
  伤疤男子见宁风致拦住了尘心,也是嚣张起来,用嘚瑟的表情嘲讽着尘心动手。
  虽说尘心被挑衅得十分不爽,但他还是选择尊重宁风致的决定,毕竟现在他们还没有足够的情报,需要谨慎一些。
  如果这家伙身后真的隐藏着什么帮手,那对七宝琉璃宗来说也是一个暗藏的隐患。
  “怎么不动手了?你倒是来打我啊,剑斗罗,想不到你也有束手束脚的时候啊!”
  宁风致平静地盯着伤疤男子,一句一顿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实回答我?”
  伤疤男子虽然处于下风,但他知道宁风致等人不敢动手,这才少了些估计。
  “想让我告诉你就告诉你,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傻?所谓等价交换,既然想知道关于我们的情报,那就必须得拿出等价值的东西才行。”伤疤男子嬉笑着,似乎一点畏惧都没有。
  柱间也是无奈地看了看宁风致,刚刚宁风致的举动无疑是助长了伤疤男子的嚣张气焰。
  宁风致平静地注视着伤疤男子,质问道:“你需要什么?”
  “你们七宝琉璃宗可是大宗门,我要点小钱应该不过分吧!”伤疤男子坏笑着,心里就没打什么好主意。
  “你说个数吧,这个事情也该有个结尾了!”宁风致压根不在乎伤疤男子所说的话,直接了当地盘问。
  “果然啊,不愧是大宗门的宗主,出手就是阔绰,我就说了奥,500万金魂币,立即拿出来,我就告诉你。”
  尘心和古榕的拳头紧紧握起,明明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个随手可以捏死的渣滓,但他们却没法这么做。
  “需要考虑这么久吗?之前答应得不是挺痛快的吗?怎么现在犹豫了!”伤疤男子依旧语言嘲讽着宁风致。
  宁风致虽然修养很好,但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无限容忍伤疤男子如此失礼的行为。如果不是为了套出更多的信息,他早就动手了。
  此生,一旁看戏的柱间终于发话了,沉重地声音让伤疤男子身体一紧。
  “你这可不像是一个阶下囚该有的态度啊,是我上次教训你教训得不够狠吗?”
  伤疤男子咽了口唾沫,他被柱间打出了心理阴影,柱间只要一开口,他就觉得无比恐怖。
  “宁风致,你们也没有必要迁就这个家伙,就算他的背后有人给他撑腰又如何,凭借七宝琉璃宗的实力对付这些不入流之辈不也是轻轻松松?”
  说的对啊,宁风致醒悟过来,虽然他想通过伤疤男子获取更多的情报,但他也在不经意间让自己陷入了一个被动的地步,堂堂七宝琉璃宗岂会怕这点小事。
  想到这,宁风致对一旁的尘心说:“剑叔,刚刚是我想多了,您直接动手吧,不用顾及!”
  尘心冷哼一声:“早该如此了,有我们在,那些家伙敢来找茬就让他们来。我和骨头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尘心缓缓来到伤疤男子面前,冷漠无情的双眼将伤疤男子盯得头皮发麻。伤疤男子早已经没有之前的狂妄了,他的脸颊上冷汗直冒。
  他只是一个魂圣而已,在剑斗罗尘心面前完全不够看,只要尘心愿意,光靠魂力威压就可以震死他。
  可尘心并没有选择这样的做法,因为那样太不解气了。要怎么做才比较解气呢?自然是亲自动手。
  尘心召唤出自己的武魂七杀剑,对着伤疤男子的脖子一剑扫过,一个头颅应声飞起,鲜血四射而出,染红了一大片地面。
  伤疤男子被尘心彻底斩杀!
  “弄脏地板可不好了,这个家伙实在太肮脏了。”古榕打了个响指,伤疤男子的躯体便没入了一个黑色的漩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