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晋阶


小说:诡仙成道  作者:流浪在北方
  “噗通!”
  意识昏沉中,他听到了一道入水的闷响。
  耳边嗡嗡作响,旋即便是落入了永久的沉寂。
  周身寒彻刺骨的冰凉终于让他清醒过来。
  水,一个劲地灌入鼻腔,他方才张开嘴巴,水就灌入了嘴巴,连忙屏住呼吸紧闭嘴巴。
  他倏然间睁开眼睛,眼前是浑浊一片,模糊不可见的昏暗。
  这是哪里?
  我为什么会在水底?
  林若虚终于慌了过来,正准备活动手脚,却发现手脚不知何时竟已然被死死绑住。
  沉江!?
  他心头猛然一沉,一股绝望的气息荡漾开来。
  胸腔中空气越来越匮乏,纵然是他,也无法持续太久,逐渐的,他的脸色憋得通红。
  心跳就像擂鼓,眼前隐隐有金星闪烁。
  他撑不了多久了。
  慢慢地,他感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不由地张开嘴巴,大量的水终于逆流灌入口鼻。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慢慢摆脱了绳索的束缚,能够自由活动起来。
  他站起身子,低下头,看着这躺在河底安安静静的身形,面容无喜无怒。
  他无法离开太远,他只能安静地待着这里,看着这道自己的身躯沉在河底,凸出眼珠子,浑身浮肿,无数叫不出名字的水虫从自己身躯的口鼻中钻来钻去。
  那种阴森,简直比亲眼看着自己死亡愈加恐怖。
  慢慢地,随着自己的肉身被泡得发白发涨起来,香甜的饵料终于引来了小鱼螃蟹,它们开始吞食肉身,爬入腹内……
  我……就这样死了吗?
  林若虚看着这恐怖煎熬的一幕,心中的信念终于发生了一丝动摇。
  这……就是我一生的终止吗?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半透明的双手,面容茫然。
  所以……我也成了诡物吗?
  ……
  就在他犹豫之时,一道灼热突然从胸口传来。
  瞬间将意识开始陷入昏沉的林若虚惊醒过来。
  遍布雾霭的记忆中突然浮现出一盏明火,为他指引了方向。
  似曾相识的错觉从心底倏然间浮现。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不!
  我在晋阶!
  他的眼睛陡然睁开,那眼前覆盖的一缕烟气逐渐散去,眼中变得愈发明亮起来。
  随着他的意识稳固,那原本碍于眼前的虚幻终于开始逐渐褪去……
  那鱼……那蟹……那尸体……乃至那水……尽皆消失。
  意识彻底回归。
  林若虚满脸冷汗,脸色苍白。
  此刻,他哪还不知道自己已然在鬼门关走了一回?
  就差一点,自己就被溺死鬼侵蚀。
  幸而太极玉关键时刻示警!
  而下一刻,他就沉下心神,望向诡窍。
  诡窍之中满是水。
  一具光头尸体安静地沉在其中,尸体已然呈现巨人观,完全看不清面容。
  尸体脖子上缠着水草,腹部已然被剖开,其中空无一物。
  似是察觉到了有人窥视,那尸体忽然转动脑袋,一对泡白了的眼珠死不瞑目地瞪向林若虚。
  嘶!
  这一切都在瞬间,快到林若虚根本没反应过来,还未来得及退出,只觉脑袋猛然一痛,好似有人举着大锤子对着自己脑袋砸一般。
  疼痛之余,他连忙撤回了心神。
  心神归体,那股子脑袋的疼痛更加剧烈,好似要整个脑袋都要裂开一般。
  “鬼阶诡物,太可怕了……纵然只是诡物残骸,都远非如今的我可以抵挡的。”
  强忍着脑袋的剧痛,他开始感应起自身的状态。
  吞下了这只“溺死鬼”,他总算是正式迈入了第二境。
  食气境。
  世间轮转皆离不开气。
  万物兴盛衰叠同样离不开气。
  气乃万物之始,亦为世界之终。它与天地同寿,与江河湖泊共同穿行,无处不在,无处不存。
  他缓缓睁开眼睛,心神微微一动,眼前世界已然全然不同。
  这是气的世界!
  它无形、无相、无色、亦无质。
  它们飘荡与天地之间,穿行于拦在前方的任何物质,桌椅,房屋,土石乃至于远处遥遥可见的江河……
  它们视任何死物为无物。
  林若虚忽然伸出手,随着虚空中一缕奇异的气微微勾动过来,一缕黑炎从指尖蓬地一下燃了起来。
  原来这就是“气”!
  他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抹明悟。
  食气境者,已然明晓世间最浅显之道,至此方为入门,为诡仙之基。
  林若虚站起身子,手腕一抖,提肘出拳,空气中蓦然间惊起一道爆响。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空灵如燕,意识也变得更加敏捷,仿佛卸下了沉重的甲胄。
  “这就是食气境吗?”
  他的眼中露出了惊异,心中升起了无比的自信。
  “以我目前的体质修为,若是再遇到百鬼夜行,虽然无法正面对抗,但定然是可以跑得掉了。”
  他看了看天色,此刻天色刚亮,但镇子上已然结束了宵禁,官兵们正站在门口开始检查过往的路人。
  遥遥看着镇口的官兵们,林若虚微微摇了摇头,遗憾地叹了口气。
  “进阶食气境终究还是耽搁了一些时间,否则我肯定是要在这些官兵之前悄无声息地离开镇子。”
  “我既然已经晋升了食气境,以棺材铺老者的眼力,我的修为如何,他肯定一看便知……我的修为掩藏不住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孤注一掷。”
  林若虚沉吟片刻,乔装打扮一番,拿起昨晚就准备好的包袱,从门窗一跃而出,又从客栈后门偷偷溜走。
  三两步,他就混入人流混杂的大街上,远远望去,全然就是一个寻常的路人罢了。
  大清早入镇的人有很多,列了长长地一排,官兵们有条不紊地查询着入镇的外来人,警惕着这些人给镇子带入什么可怕的诡异。
  然而却对出镇子的人并不设防,并没有注意到这个随着大流出镇的“寻常人”。
  林若虚前脚方才踏出镇子,心中的忐忑方才平定一些,身后确是突然响起了一道阴森森的声音。
  “站住!”
  是棺材铺老者的声音!
  他发现我了?
  林若虚心中陡然一跳,假装没有听到,继续往前走着。
  而旋即,棺材铺老者的声音诡异地在耳畔响起,令人头皮发麻的冷气吹在了他的耳翼上。
  明明是明媚的大白天,却令林若虚不由地手脚冰凉。
  “我让你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