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心怀鬼胎


小说:诡仙成道  作者:流浪在北方
  这声音森冷异常,好像就在耳边。
  几乎是同时,他感觉自己与周遭彻底隔绝开来,所有的喧嚣吵闹进了耳朵,便是彻底噤声。
  宛若与世隔绝一般。
  如此骇人的手段!
  林若虚心底惊骇,再也不敢乱动了。
  很明显对方已然发现了自己,再怎么伪装已然无用。
  他脸色僵硬地转过头,看着旁边这身着寿衣一脸死相的棺材铺老者。
  后者正用一种森冷的诡异目光盯着自己。
  林若虚感觉到了太极玉倏然间开始了发热,显然对方已然动了杀念。
  只听棺材铺老者冷冷问道:“按照约定,这《魁虎六式》,阁下可学会了?”
  感受着隐隐压制自己的诡异气息突然放松,林若虚心中了然,冷哼一声,身形微微一震,业力催动之际,一道气浪倏然间震荡开来。
  “嗯?”
  这种熟悉的气息……难道这家伙真的成功了?
  棺材铺老者原本森冷的瞳孔陡然一缩,旋即便见林若虚已然反身肘击,狠狠向着自己的胸口击来。
  这肘击看似稀松平常,甚至连业力都不蕴含,但越是如此,棺材铺老者越是不敢大意。
  与李家打了这么多年交道,深知这《魁虎六式》不能轻视,越是平淡无奇的招数中,往往暗藏着足以震天动地的威势。
  他伸出一只干枯粗槁的手掌,就准备去接这道肘击。
  林若虚却是面容肃穆,没有丝毫大意。
  《魁虎六式》的施展事关自己的存活,从目前看来,棺材铺老者在寻找可以修成这门自虐术法的诡仙,而自己如若没有充分展现出自己的价值,今日定然就会是自己的死期。
  “嘭!”
  肘击结结实实地被接住,在被接住的瞬间,林若虚浑身脊柱陡然一动,业力同时催动开来,从尾椎震动迅速层层递进,传至肘部,竟是形成了第二重劲气,倏然间在棺材铺老者的掌心炸开。
  第一式,三阴!
  棺材铺老者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亦是蓦然间睁大了眼睛,方才化解掉传入掌心的二重劲气,旋即便听见林若虚身上传来了一道震魂慑魄的虎啸之音。
  第二式,虎啸!
  若是同境诡仙,乍闻此声,定然被震得半晌失神,据《魁虎六式》有言,此术高深时,虎啸震时可散诡仙神魂,极为厉害。
  可惜棺材铺老者修为甚高,并未受到这虎啸的影响,快速出手,与林若虚拳拳到肉地火拼开来。
  电光火石之际,二人已然交手数十次,道道黑色业力在拳肉相交处嘭然炸开,拳拳到肉的同时,林若虚已然开始了蓄势。
  直至蓄势至顶点,他的脸色涨红,胸腔中满是滚滚战意,终于施展出了《魁虎六式》中的第三式。
  ——擂仙鼓!
  只是一道细弱气息变化,让棺材铺老者第一时间捕捉到了,正欲迎击的手掌猛然收回,双掌叠合为一格,意图挡住林若虚蓄势至顶点的威猛一拳。
  嘭!
  闷响猛然间炸起。
  棺材铺老者只觉一股爆发劲力裹挟着森冷业力,顺着那一拳狠狠传入自己的双手,以一种势不可挡之势穿透双手,狠狠贯入他的身体。
  如此强劲的一式让棺材铺老者眼皮一跳,不得不催动诡丹境的业力,强行压制住这迅猛无比的擂仙鼓。
  然而此刻,他的脚步已然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林若虚大口喘着粗气,额头满是热汗,大量的汗水被滚烫的皮肤蒸发开来,身形上方不断升起袅袅的蒸汽。
  整整三式,近乎耗空了他所有的气力与业力。
  他敢肯定,面前的如果是鬼阶诡物,那么此刻定然是只剩下诡物残骸了。
  可自己拼尽全力,也才堪堪能够让他后退一步罢了。
  真是可怕!
  ……
  棺材铺老者有些错愕,这家伙,竟是真得练成了《魁虎六式》?
  作为李家的高深术法,《魁虎六式》极为难练,为了能够承受修炼过程中的痛苦,李家族子自小以特殊药液浸润培养,打磨其骨骼,又一特殊之法辅以锻炼,方才能够增强族子对于《魁虎六式》修炼时的耐痛能力。
  而眼前这个少年,竟是不依靠任何药液,硬扛着痛苦练成了?
  方才与自己发起的突袭,让他有种不真实感,甚至让他以为自己面对的是李家那位刚猛至极的天之骄子。
  想到自家那个不成器的诡仙,棺材铺老者不由地微微摇头,露出一丝怒其不争的愁苦。
  但不管如何,老祖宗那边总算有了交代。
  想到老祖宗的可怕,棺材铺老者心中暗舒了一口气,看着林若虚的眼中不再带着森然的杀意,而是一股子犹若亲爷爷般的温润可亲。
  感受着太极玉终于恢复冰凉,林若虚心中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他果然赌对了,对方很看重《魁虎六式》。
  “咳咳……”棺材铺老者轻咳了一声,面目和蔼地说道:“原来你已然学会了《魁虎六式》,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这套术法修炼起来极为痛苦,仅仅依靠意志修炼至此,已然是很好了。”
  棺材铺老者说着说着,脸色愈加慈祥,林若虚渐渐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知为何,我一看到你,就觉得特别亲切,想到我十五年前夭折的孩子,若是他没有死,恐怕也有你这么大了。”
  神特么十五年前,看你这模样,十五年前你恐怕也有七八十岁了吧?就算诡仙体质好,恐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转眼就来跟我套近乎,准没有好事。
  林若虚心中腹诽,脸上亦是洋溢着欣喜的笑容。
  但是为了这条小命,还是跪了吧!
  “巧得很,我一看到您,就觉得特别亲切,忍不住地就想去尊敬您。”
  棺材铺老者听闻此言,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如此说来,你不如认我做干爹吧?正好我现如今膝下无子……”
  无缘无故要当我干爹,你这个老邦菜,心怀鬼胎!
  就你这岁数,还当我干爹?当我爷爷我都嫌老!
  也不找个镜子照照自己长得什么鬼样?
  整天穿着个寿衣,打架壮得跟牛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明天就要入土刨坟呢!
  “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