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风起了


小说:诡仙成道  作者:流浪在北方
  三百年前,两位强大诡仙来到此地,以强绝的实力横扫此地诡物,就此久居下来。
  此地安稳,渐渐地,有了生气,人们闻言纷纷来此,围绕两位诡仙而建房舍,形成了镇子。
  人们给这座镇子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
  ——灵犀镇。
  人们不知道这两位强大诡仙的名讳,只知道一人姓杨……另一人姓李!
  三百年时日光阴,两位绝强诡仙早已不知踪迹,而他们的子嗣已然开枝散叶,继承了祖辈的大姓,成为了此处镇压诡物的强大家族。
  杨姓家族与李姓家族的来历!
  ……
  所以这些术法的来历,是那两位强大先祖所遗留下来的吗?
  林若虚放下了书桌前的风物志,长舒了一口气,转而望向方才杨云战送过来的典籍。
  典籍上简洁明了地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请灵!
  灵?
  何谓是灵?
  当诡仙大道修炼到极深时,已然可以魂魄出窍,由阴转阳,不惧大日金阳,日游千里,此谓为“阴神”。
  当此境修为的诡仙殒身,凭虚御空,不假肉身,是谓“灵”。
  ......
  虽然知晓杨云战给自己“请灵术”,一定打着什么坏主意,但好好一篇术法放在面前,不学就是个傻子!
  林若虚毫不犹豫地翻开了典籍,开始细细地研读。
  这乍一看,他的脸色便有些难看。
  请灵并非是一蹴而就的,这是一种细水长流长期祭祀的术法。
  通过焚香、祭祀、吐息、祭拜等一系列繁琐的举动来勾动那游荡在天地之间的“灵”,与之沟通,询问,乃至附身。
  只是“灵”不同于诡物,因为规则的原因,它无法长期附着在人的身上。
  很明显,杨云战想要自己“请灵”。
  至于请谁,他一无所知。
  但想必不久便有答案。
  他觊觎《魁虎六式》,因而引火上身,陷入了李杨两家的纷争。
  但他并不后悔。
  既然承了李家的因,那便要亲手结束了杨家的果。
  既然无法逃走,那便坦然受之。
  杨云战既然都将族中术法送了过来,那么无疑,自己这个外人已然成了弃子。
  当此事结束,杨云战便会亲自出手,以防“请灵术”的外泄。
  不!
  不应该是如此简单!
  林若虚眉头微微皱起。
  他敏锐地感觉到杨云战一定刻意少说了一些,致使自己无法将这些散乱的信息拼凑出事实。
  表面上看来已然成了死局,林若虚虽然没有听到门外有什么动静,但他知道,自己只要走出这大门,杨云战便会现身将自己再次抓回屋里。
  逃跑已然无用。
  他细细地想着,悄然失神。
  一旁的烛火燃燃,逐渐模糊。
  ......
  ......
  入夜。
  虫鸣不断,星光闪烁。
  灵犀镇口,
  灯火通明。
  一颗巨大的圆木横置在面前,上面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符箓,阻挡着诡物进入镇子。
  一伙人正站在那圆木后面,盯着远处黑暗的镇子外面。
  许久,未有人动。
  忽然——
  窸窸窣窣!
  远处的黑暗中忽然响起了一阵涌动,众人纷纷紧张起来,凝视着那里。
  黑暗之中,逐渐走出了一道身影。
  随着这道身影走入镇子的范畴,逐渐被火光照亮,众人这才看清,原来这是一个少年。
  而下一刻,所有人的脸色不由地一变。
  原来这少年的半张脸白白净净,另外半张脸则被烧得坑坑洼洼,犹若恶鬼一般,让人不忍直视。
  只是刚刚现身,为首的男人浑身一震,脸上露出了震惊的面容。
  “小暮,你这是怎么了?”
  “无碍,不过是路上遇到了个厉害的诡物。”少年那被烧得惨不忍睹的半张脸微微抽动,面前挤出了一道骇人的笑容。“还是得多谢二叔的符箓,若不是因为二叔的符箓,恐怕小暮就真的死在路上了。”
  说着,少年露出了一抹劫后余生的后怕。
  男人眼中挤出几滴泪水,抱住少年的双肩,狠狠地拍了一下,低沉着声音道:“既然到了灵犀镇,一切便都安全了。”
  “你放心吧!”
  “就算外面掀翻了天,这镇子里,都稳得很。”
  男人说着,搂着少年的肩膀,转过身,向着镇子里面走去。
  “二叔现在跟着一位很强大的诡仙做事,明日二叔便将你引荐给他。”
  “若是你能归入那位的麾下,以后你的修行之途便是一路平坦。”
  “镇子上诡仙很多,以诡仙那神秘的手段,二叔相信,你这脸,一定会恢复如初。”
  “你也放心,二叔现在在镇子里的地位,远比你想象中的要高!”
  “你说你呆在那么个小村子里有什么用?”
  “男人,胸中当有沟壑。”
  “明天二叔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
  少年微微点头,微笑着应和。
  男人自顾自说着镇子上的稀奇事。
  忽然少年似有所觉,停下了脚步,转头望向一个方向,脸上笑容依旧不变。
  身后的众人纷纷停下了脚步,不明所以地顺着少年的视线望了过去。
  在那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黑得让人心惊。
  “怎么了?”男人也停下了脚步,错愕地凝视着那片黑暗。
  少年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眼中已然是一片冰冷。
  一股诡异的氛围在人群中传开。
  他们从男人口中得知,他们深夜过来接的人不只是男人远在深山村子里的侄子,还是一位诡仙。
  能够引起诡仙注目的东西,定然是那种不祥!
  是以他们有些不安。
  少年再次回过身,轻声说道:“没事。”
  “兴许是我听错了。”
  “我就说嘛!镇子上怎么会有那种东西。”人群中有人低声窃窃私语着,有种大起大落的欣喜。
  “就是就是!要知道镇子上可有那么多诡仙,那可不是吃素的。”
  ......
  男人凝视着少年,脸上笑容缓缓收敛,沉默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说道:“那便走吧。”
  一群人再次踏上归途,黑暗逐渐吞噬了那一团火光,渐行渐远。
  片刻之后,
  踏踏嗒!
  一道细碎的脚步声忽然响起,从那团黑暗中缓缓走出了一道身影。
  他将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目光熠熠,凝目望着那团渐行渐远的火光,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