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犹如脱缰野马


小说:我真没想成兵王啊  作者:瀚牧
  抓到龙嘴中含着的宝珠,刚朝外拨动,背后突然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异响。
  立在下面的方茹珏转头后看,五色洞入口突然变化,一道雕刻着奇形怪状图案的大门将入口处彻底堵住。
  龙嘴前宇历威也转头看向入口处,心中咯噔一下情知不好,赶忙将挪动到龙嘴边的宝珠往回推。
  宝珠竟然卡在龙嘴边一动不动,宇历威左拨右转,奈何宝珠依然纹丝不动。
  立在洞底的方茹珏仰着脸庞,看到宇历威将宝珠拨弄半晌,依然未能打开入口处大门,禁不住高声催促:
  “下来,快下来!再想其它办法!”
  从龙嘴边落回地面,宇历威转身跑到紧闭的大门前,左推右拉打不开。
  忽然神情一振,想到能削铁劈石的龙吟剑,拔出龙吟剑随手一晃,剑刃转眼变长。
  紧握龙吟剑运足臂力,朝紧闭的大门上奋力砍去。一连砍了几剑,大门依然岿然不动。
  “这可怎办,崔山贵他们关在门外,入口被堵,我俩从哪里出去......”
  后面方茹珏见大门难以打开,急得一时手足无措。宇历威又劈了几剑,大门上竟然没有留下剑痕,收起长剑喟然长叹一声。
  突然,他想到收起的罗盘,立马叫方茹珏将罗盘取出。摆好罗盘一看,绿色指针指向紧闭的大门,红色指针指向龙嘴,黄色指针指向洞中深处。
  “唉,为今之计只能朝洞中深处走去,看有没有其它出口!”
  收好罗盘朝洞中深处望一眼,宇历威安慰方茹珏一句,带着她朝五光十色的洞中深处走去。
  前方出现一匹足彩云朵的骏马造型,马头面朝溶洞拐弯深处,宇历威上前抚摸一下栩栩如生的骏马,吓得方茹珏赶紧阻止:
  “别要见到什么都是宝!刚才不摸龙嘴中宝珠,那有后面的一切!”
  宇历威赶忙从马身上收回大手,回头朝方茹珏尴尬一笑。
  他感到对不住方茹珏,是他提议游览五色洞。随后又心生异想,想取下龙嘴中的宝珠,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恐怖后果。
  五色洞七拐八弯,带着方茹珏不知兜转了几道弯,宇历威忽然神情一振,拉着方茹珏手臂兴奋不已:
  “你听,好象是水流声!”
  停下脚步仔细辩听片刻,方茹珏却兴奋不起来:
  “对,果真是水流声,很可能是一条地下暗河,有什么高兴的!”
  俩人加快脚步朝河流声方向走去,哗哗水流声越来越响,很快看到一条波光粼粼的地下河。
  河流岸边竟系着一条小船,显然五色洞洞口未封前,有游人到此荡舟。
  “到地下河中荡舟,此人雅兴倒也很高!”
  宇历威登上小舟,轻轻一带方茹珏也跳到舟中。小舟猛一晃动,方茹珏站立不稳,扑倒在宇历威怀中。
  “走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也躺下歇歇吧!”
  从早上进入牛驼山,一直到现在俩人都未休息。宇历威扶着方茹珏,缓缓躺在仅容俩人的小舟中。
  “此溶洞口已封,这里真是一方无外人干扰的净土啊!”
  望着熠熠发光的两岸,俩人象躺在星星闪烁的天河间。宇历威悠悠说出一句,随手解开缆绳,任小舟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缓缓漂流。
  两岸造型怪异的景色不断切换,方茹珏望着两岸变幻景色,忽然突发奇想:
  “这样自由漂流,会不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愿如此吧!”
  漫不经意随口回应一句,宇历威眯细起双眼,感受荡舟带来的快感。
  轻轻摇摆的小舟似乎把他带到孩提时代,耳边响起的河水哗哗声,似乎是美妙动听的摇篮曲。
  忽然,他感到胸脯一阵温热,转而嘴唇一片火热,身体似被燃烧起来。
  睁眼看到方茹珏伏到他胸前,一串热吻犹如电流,透过口腔瞬间达到整个身心。
  小舟渐渐晃动起来,随着晃动两团青春之火在碰撞、燃烧......突然,小舟猛地一跷,剧烈颠簸起来。
  犹如脱缰野马,河水被剧烈颠簸的小舟扰得水花迸溅,一道水花迸射而起,激射向船中。
  “啊---”
  突然,一声惊叫响起,剧烈颠簸的小舟突然朝一侧倾翻,方茹珏惊恐失色,转瞬被小舟倒扣向河水。
  噗通!
  一道水花激射向河面上空,宇历威也倒栽向河水,从水底冒起刹那,抹下脸庞水花惊诧扫望,一眼看到倒扣向河面的小舟。
  “茹珏!”
  惊叫一声扑向倒扣水面的小舟,双手抓着没入水下的船帮,咬着牙关猛一用劲,倒扣的小舟被翻转过来。
  水下搜摸一阵,不见方茹珏身影,宇历威急得转身朝远处水中搜去。
  突然,长腿猛一抽搐碰到什么,肌肤紧接一阵痉挛,痛得他嘴角一阵抽搐,象被利刃划了几道。
  刚要朝远划去,宇历威心头猛一激灵,立即将被利刃划过的长腿朝下一伸,瞬间感到被什么紧紧缠住。
  长腿猛一用力抬上水面,带起一道纤弱身影,迸溅的水花中瞬间响起一道惊呼:
  “啊!”
  “茹珏,是你!”
  宇历威瞪目一瞧,缠着长腿的正是方茹珏。喜得长腿又用力高高跷出水面,方茹珏直朝前滑,转瞬被宇历威伸手抓住。
  身体搭在宇历威臂弯上,脸庞浮出水面,方茹珏啐出两口河水,睁眼看一下宇历威面庞,转瞬又闭上双眼。
  “茹珏,茹珏,我带你上小舟,要挺住啊!”
  单臂托抱着仰面浮在水面上的方茹珏,宇历威另只手臂猛劲划水,很快靠到小舟边。
  翻身上了小舟,两人浑身湿淋淋,象两只落汤鸡。方茹珏睁眼看了几下,又无力偎靠在宇历威怀前。
  “咳,咳咳!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连连捶打几下胸脯,宇历威强烈自责不已。忽然他又怔怔看向自己左腿,左腿上明显有几道血杠。
  想到在水下长腿如被利刃划过,现在仔细一看,发现是抓抠的血痕。
  朝偎靠在怀前的方茹珏长指甲看一眼,宇历威咧咧嘴角,有些暗自庆幸:
  “还好当时在水下,长腿虽被利刃划过,仍朝下伸了一下!要不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