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简直是神迹


小说:我真没想成兵王啊  作者:瀚牧
  俩人浑身湿淋淋,方茹珏依偎在宇历威怀中好长时间,才稍许缓过神来,挪动一下身子转头四望:
  “我们这是在哪里?”
  “我们在溶洞暗河中,不要害怕,前面可能有出口!”
  宇历威轻声回答,抬手理下方茹珏搭在脑门上的湿发。
  忽然,他怔怔看着暗河下游前方,河水虽然波光粼粼缓缓流动,但前方溶洞似乎已到端头,恍如耸起一座冰砌雪堆的雪山。
  “天啊,这这这,这难不成还要转身返回!”
  望着将暗河拦腰切断的一座雪山,宇历威目瞪口呆。
  方茹珏偎在他怀前,微闭双眼似在打盹。宇历威不忍惊动她,只是盯着前方高耸雪山一筹莫展。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河水却在雪山前边欢快拍打着,迸溅起朵朵浪花。宇历威盯着晶莹浪花,忽然心头一动:
  “这是流动的活水!暗河若被雪山堵住,那来的活水!”
  心头大喜一拍大腿,动作过大将偎在怀中打盹的方茹珏惊醒。揉下睡意惺忪的双眼,方茹珏抬头望着宇历威脸庞:
  “怎么了?”
  “唉,这可怎办?”
  随着一声叹息,宇历威忽然面色一变,脸上掠过一阵沮丧。
  想到即便雪山下面的暗穴通向外面,但河水涌荡暗穴难找,即便在水下找到,要在水底通过暗穴,其艰难危险可想而知。
  见宇历威没有回答自己问话,方茹珏抬头朝下游望去。一眼看到河流前方似乎隆着一道雪山,大吃一惊脸色顿时一变:
  “啊,暗河竟然到底了!”
  话音未落忽然咳嚏一声,打了一个响亮喷嚏。宇历威看她一身湿衣紧贴身子,奈何眼前无能为力,拍着她腰背轻声安慰:
  “自己当心些,别着凉了!”
  忽然脸庞一红,想到这话等于白说。眼下身无别物,如何防止着凉。
  嘭!
  小舟在涌荡河水推动下,嘭一下触到雪山般隆在前方的溶洞端头。
  俩人只好弃舟上岸,攀爬到几米高处,望着造型独特的溶洞内钟乳石和石笋,宇历威故作语调轻松:
  “哈哈哈,这片净土好是好,只是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我就是不想出去,只要有你陪着!”
  一道坚强中带着几分哀怨的声音响起,宇历威吓了一跳。转头见方茹珏面色坚定,脑袋缓缓朝自己肩膀靠来。
  “别别别,崔山贵他们知道你有这种想法,会找我拼命的......”
  宇历威慌得朝旁一跳,脑袋朝他肩膀靠来的方茹珏一个失稳,身体直朝他面前掼来。
  一把将掼来的方茹珏扶住,方茹珏乘势又偎靠到他怀前,望一眼脚下涌荡的河水,幽幽吐出一句:
  “这样不是很好吗?天地间只有我和你俩人,这是老天爷的安排!望着脚下欢快流动的河水,我俩却不能出去!是老天爷把我俩留在这里了......”
  “崔山贵他们在外面,肯定会联系当地政府,甚至用炸药炸开那洞口大门......”
  听到偎在怀中的方茹珏绵绵不断话话,宇历威赶紧打断。他和方茹珏皆很年轻,即便老天爷的安排,他也不甘心,要竭力抗争一下。
  “崔山贵,不知他们现在在哪里,但愿他们能想到这一步,及时与当地政府沟通!”
  听到宇历威话语,方茹珏从他怀前抬起脸庞,望着远方目光一亮。
  其实她也想和老天爷抗争一下,不愿老天爷将她和宇历威留在此地,就此划上句号。
  脚下的河水叮咚作响,宇历威朝河面望一眼,目光转而扫向隆在河水上的雪山。
  雪山冰砌雪堆,俩人被造型各异的景色吸引,暂时忘却自己烦恼。手拉手攀登山体,欣赏着大自然鬼斧神工美景。
  转过一道维纳斯造型的美景后,俩人忽然大吃一惊,一个岩洞口竟出现在俩人眼前。
  “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啊!老天爷看在我俩牢骚满腹,不愿留在此处,网开一面为我俩显示神迹......”
  见到岩洞口,宇历威激动得一步跨近,右手紧紧攥着方茹珏手臂。方茹珏也紧跟跨入岩洞,兴奋得接连蹦跳两下:
  “就是就是,简直是神迹,简直是神迹啊!”
  手拉手继续朝洞中深处走去,高低不平的岩石时而磕绊两人行走。
  突然,宇历威出其不意身腰一躬,抓着方茹珏的手臂往前一拽,方茹珏一下趴到他后背上。
  “你干什么呀,把人都吓出毛病来了,也不事先告知一下!”
  趴在背上挥拳捶宇历威几下,方茹珏连声责怪。
  “嘿嘿嘿,时间紧迫,来不及和你商量来商量去了!”
  跳过一个磕碰的石块,宇历威驮着方茹珏,速度明显比拉着方茹珏手臂行走快许多。
  前方洞中愈来愈暗,宇历威感到岩洞似朝下延伸。行走片刻阵阵潮湿空气扑来,陷约听到叮叮咚咚河水声。
  “不好,难不成洞中由高到底,通向暗河中!”
  宇历威心头一凛,暗自嘀咕一声。趴在背上的方茹珏也感到情况不妙,嚷嚷着要从宇历威背上下来。
  “趴在别动,我自会应对!”
  转头叮嘱一句,宇历威腰背猛地一耸,趴在后背上的方茹珏又朝上窜一截。
  驮着方茹珏慢慢朝洞中深处行走,脚下似在下台阶。叮叮咚咚,叮叮咚咚!河水声越来越明显,宇历威脚步一跨终于打湿,激起一股水花。
  涉着河水朝前行走,河水渐渐漫至膝盖,由膝盖漫至腰部。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趴在背上的方茹玉也感受到河水漫涌到身上,嚷嚷着要从宇历威背上下来。
  双手紧勾背后方茹珏双腿,宇历威紧咬牙关一声不吭,脚下毅然朝水深处涉去。
  河水渐渐漫涌到他胸部,他双手勾着方茹珏双腿猛一用力,趴在背上的方茹珏又朝上耸了一截,脑袋竟然高出宇历威头顶一截。
  涌荡河水水花迸溅,宇历威头顶上一阵潮湿,不知是迸溅上水花,还是方茹珏不受控制洒下的泪水。
  头颈渐渐被河水吞没,宇历威毅然继续朝前行走,趴在后背上的方茹珏脑袋始终高出他头顶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