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再闻九龙壁


小说:随身空间能召唤  作者:该胖就胖
  杨远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些熟悉的招式,曾经这些招式和使用招式的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次你们更跑不了了!”
  杨远果断出手,帮助杨猛拿下他的对手。
  两个穿着夜行衣的武者没有想到这里面武功最高的竟然是一副公子打扮的杨远。
  与杨猛交手的武者被杨远一拳打在胸口,顿时一口鲜血喷出三尺,倒飞出去,落在地上,眼看爬不起来了。
  杨猛没有认为二打一胜之不武,上去卸了他的四肢和下巴,断绝了他想要逃跑和自杀的可能。
  另外一边正在与近卫们打斗的夜行衣武者看到这突发的一幕,内心顿时感到震惊与恐惧。
  他没有尝试要救回被擒得同伴,而是用出一记杀招,击退了两名近卫得围攻,跳出战团,立即向远方遁去。
  杨远怎么会看着他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大步流星赶到他面前,拦住他得去路。
  “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志看着面前年纪不大的杨远,突然赶到一阵恐惧。
  普通的世家肯定不能拿出这么多武者,虽然只是一名三流武者和五名入流武者,但能够让这些人跟着一个少年出来胡闹,杨远背后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世家。
  或者他背后不是一个世家,而是一个门派,而他面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一个门派的嫡传弟子。
  李志看着杨远,心中冒出无数个念头。
  杨远不知道李志心中在想什么,不过看他眼神飘渺的样子就知道他心中一定在想着如何逃走。
  杨远不介意和李志多聊几句。
  “不知道问别人来自之前要先自报家门吗?”
  杨远摆出一副纨绔的样子,对李志说道。
  李志被杨远的态度激怒,但是此时的处境让他不敢表露出来。
  “笑话,你们大晚上的来埋伏我们,竟然还要问我们是什么人,不觉得太荒诞了吗?”
  李志不知道杨远等人为什么要埋伏他们,他么是否知道自己两人的身份,如果不知道,今天晚上或许他们两人还能躲过一劫。
  杨远确实不知道李志两人的身份,但是看到他们用处的熟悉的招式和身法,他就不可能放过两人。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我知道在晚上来这条小路的人肯定不是好人,你们两个这么晚了来这种小路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你说呢?”
  杨远一脸戏谑的看着李志,想要听听他要怎么狡辩。
  李志面色不变,其实他带着黑色面罩,就算有什么便请变化其他人也看不出来,杨远也一样,夜色渐浓,他的眼睛虽然在晚上也能看到不远处景物,但想要看到李志黑色面罩后面的表情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看不看得清李志的并不影响杨远的对他的态度。
  他和李志说这几句话只是想要试试能否从他口中探知一些消息,现在看来这个李志说不上守口如瓶,但是想要通过简短的交流就像从他口中获得消息的概率不大。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上!
  杨远的暴起有些出乎李志的预料,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还要偷袭?
  当然杨远可不会承认这是偷袭,他可是光明正大的发起攻击。
  李志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他的反应太慢,怨不得别人!
  之间杨远在黑暗中一个闪身来到李志面前,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将他的两条胳膊拽住,硬生生的拽脱臼,然后一脚踹在他的腿上,掐灭了李志逃走的最后一丝希望。
  “你!卑鄙!嘶......”
  李志只能忍着四肢上的痛苦骂了杨远一声,然后便被从后面上来的杨猛卸掉了下巴,得到了和他的同伴一样的待遇。
  “带回去审问,必须弄清楚他们的身份和目的!”
  杨远不在乎那些失踪的武者,他关心的是李志两人的身份和他们身后的组织。
  李志两人使用的招式和身法与抢走九龙壁的人几乎一模一样。
  稍许差别可能是因为李志两人的功夫还没有练到家,所以用起来比较生硬,不如抢走九龙壁的那名一流高手用起来流畅。
  这样说来他们应该是一个门派,那么劫走那些武者的人就是他们的门派喽!
  杨远带着李志两人连夜来到了黑翼在南唐县城外的一处秘密据点。
  作为秘密的情报组织,当然要尽可能多的准备据点,只有这样才能在用到它们的时候不会因为无处躲藏而损失惨重。
  这是一座距离南唐县城不到二十里的的庄园,现在庄园内还有二十几户人家,全部成为了黑翼的外围成员。
  本来他们就是状元的佃户,等到黑翼密探成为庄园之主后,他们也就成了黑翼的附属,只不过在接受了思想统一和培训之后,他们正在逐渐成为一名合格的密探。
  杨猛在对完暗语并且递上令牌之后才获得准许,将杨远请进庄园。
  “今天晚上你们辛苦一些,一定要从他们嘴里把情报问出来。”
  “是,公子。”
  杨猛和一名黑翼密探领命下去。
  杨远没有等到审讯结果出来之后再去睡觉。
  今天的发现让他有一种预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恐怕不会太平静,自己身边的高手还是太少了。
  帝国士兵作为大规模战斗的战士是非常合格的,但是在江湖搏杀中还有些不足,最明显的就是他们的实力和身上的气质,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来自行伍。
  这样可不行,杨远准备准备做的很多事情都不能让人联想到沧羊郡尉的身上,所以依靠神卫军平推过去肯定是不行的。
  “还是得靠酒馆啊!”
  杨远感叹一声,然后进入了空间。
  看着还是原来样子的酒馆,杨远是真的不想进来啊!
  每次进入酒馆最少都得花个万儿八千的银子,如果招揽的追随者多了,几万两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算家里有金山银山也供不起这样的花销啊。
  所以在招揽了五十多名追随者之后,杨远便放缓了招揽的速度,顶多是每个星期进来招揽一些底薪追随者。
  原本以为可以剩些银两,没想到今天还是要进来!
  “老板娘,来两壶酒,两碟小菜!”
  心中在世不愿,面上也不能表露出来,否则只认钱不认人的老板娘是真的回往外轰人的,就算他是主公也无济于事。
  在老板娘面前,只有两种人,能够喝得起酒的人,那就是酒馆的客人。
  喝不起酒的人,滚出去!
  主公?那是什么?能卖很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