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可恶


小说:长姐她富甲一方  作者:茶暖
  长姐她富甲一方正文卷第565章可恶虽说这行为显得过于壕了一些,但就钟英才所说的话来说,的确没有半分的毛病。
  “对了,庄掌柜。”钟英才道,“我有个提议,庄掌柜也听上一听,看看是否可行。”
  “钟掌柜请讲。”
  “这最寻常的肥皂,四方块也就罢了,若是像其他肥皂的话,若是将这模子做成各种各样不同形状的话,是不是更好一些?”
  钟英才道,“如这桃花皂,便可以制成桃花形状的模子,往后若是杏花,玫瑰花,皆可如此效仿,如此也能让人一眼分辨出来这皂是放了什么花儿的,看着也更讨人喜爱。”
  “钟掌柜提议极好。”庄清宁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内心里更是给钟英才点了个大大的赞。
  果然是久做生意之人,许多东西反而比她想的还要超前,完全不必她操什么心的。
  “庄掌柜既是赞同,那我便着人安排。”钟英才笑道。
  钟英才雷厉风行,短短几日的功夫,这新模具便陆续定制了出来,开始制作新的肥皂了。
  而这些肥皂,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该往京城运的往京城运,玲珑阁这边,不日也准备开张。
  肥皂这儿做的风风火火,庄玉田和孟氏那边进行的也颇为顺利。
  陆续开始往场地那配备纺纱机和织布机,也开始着手采购棉花之事。
  李掌柜见自己是与钟英才签的字据,最终来用地方的却是庄玉田,难免有些诧异,细细问询之下知道这钟英才和庄玉田皆是同一个东家,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于他而言,收的都是同样的钱,都是要把地方租给人用的,管他是织布的还是做肥皂的,都是没什么区别。
  至于这其中的弯弯绕……不理会也罢。
  于是,李掌柜只安心的拿了这租金,悠哉的去经营自己的书店去了。
  到是那曹建德,气得又摔上了两个杯子。
  可恶,可恶!
  原本是看那庄玉田不知道又在鼓捣什么东西,还去租了那李掌柜的地儿,他便起了歹念,想坏了庄玉田的事儿。
  可这事儿呢,既是坏了庄玉田的,却也是坏了他李掌柜的生意,所以好说歹说的,这李掌柜自然是不同意不把这地儿租给庄玉田。
  曹建德也只能想了旁的法子,准备把这地儿给盘下来,也算是给庄玉田添堵了,可这一年几十两的银子,算是白扔出去了,曹建德无论如何都觉得实在是亏得有些厉害,心疼的很,最后思来想去的,便将目光落在了这钟英才的身上。
  钟英才是这段时日突然出现在县城之中,虽然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底细,可从这段时日他不停的买铺子买院子来看的是,必定是个不差钱的主儿,又见他似乎也要建什么作坊的样子,钟英才便寻上门来,只说李掌柜这里的地儿又宽敞又便宜的,建议他去瞧一瞧。
  而钟英才也果然看上了这个地方,却是一门心思的只想买下这块地方,而李掌柜却以这是祖产为由,无论如何也是不肯卖的,曹建德可以说是好说歹说的,终于把这事儿给拢到一块了。
  虽说这一个月呢,要赔上好几两的银子,但是一想到能让庄玉田那个人彻底的吃瘪,能瞧得到庄玉田被李掌柜拒绝租地方时垂头丧气的模样,曹建德便觉得这钱花得值。
  为此,他还专门背着个手,特地往庄玉田的铺子那转悠了一圈,想好好讥讽讥讽这庄玉田,也好出口先前因为大量囤货结果亏了一大笔钱时憋闷的那口恶气。
  没曾想,在布庄那里,并没有瞧见庄玉田垂头丧气的模样,反而是他忙碌且志得意满的神情。
  “哟,这不是曹掌柜么?”庄玉田颇为热络的拦着曹建德,“什么风儿把你给吹来了?难不成是觉得自己布庄里头的布自己都看不下去,所以打算来我这里瞧一瞧,看有没有好布料,好带了回去”
  曹建德闻言脸色颇为难看,甚至颇为咬牙切齿,但一想到马上便能看庄玉田吃瘪,这心里顿时畅快了几分,“庄掌柜这会儿还在铺子里头忙碌?先前听说庄掌柜要租了李掌柜那的地方开要什么作坊的,这会儿怎的不见庄掌柜去忙作坊的事儿?”
  “莫不是这地儿租得不太顺畅不成?”曹建德眯了眯眼睛,嘴角泛起一抹讥讽之意。
  “害,曹掌柜要是不提这事儿,我险些都忘了呢。”庄玉田笑呵呵道,“说起来,这李掌柜也是有些意思的,原本这地儿呢,我一年是要给上二十五两,可李掌柜说什么也不肯,说什么也要一年二十两才行。”
  “我觉得这般似乎有些亏本,本想劝阻一番的,可李掌柜却说什么都不肯,只要二十两银子就好,我见李掌柜坚持,也就没有再劝了。”
  “你说说,这事儿是不是蹊跷的很?怎的有人放着好端端的银子不赚,非要去做个赔本的买卖?我思来想去的,无论如何也是想不明白的。”
  “曹掌柜年岁比我长,这做生意的时间更是比我长,想来这其中的许多事情看的也是比我透彻的,曹掌柜不妨跟我说一说,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建德顿时愣了一下。
  怎么听着好像是庄玉田最后还是用了这地儿了呢?
  可不对啊,这地儿,他不是贴了钱,租给那个钟掌柜了么……
  那钟掌柜,怎么可能又会把地儿再给了庄玉田去?
  “掌柜的。”伙计小跑了过来,笑道,“钟掌柜那派了伙计过来,说是看掌柜的晌午得不得空,若是得空的话,想跟掌柜的喝两杯。”
  “有空,只回了钟掌柜就是,一定去陪钟掌柜好好喝两杯,再怎么说我们两个人都算是同一个东家手底下做生意的,往后这互相搭伙做事儿还多那……”
  庄玉田话音刚落,曹建德顿时傻了眼。
  这庄玉田和钟英才是同一个东家?
  那这样的话,岂不是说他算计来算计去的,最后一年倒贴了七两银子,给他庄玉田做了嫁衣?
  “曹掌柜脸色似乎不大好啊……”庄玉田眯了眯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