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7章 双娇入怀


小说:巅锋  作者:渊龙天
  不一会儿,张腾与幽云就来到了沁春园,园里繁花似锦,绿树婆娑,湖水倒影,清幽雅致。
  “张腾哥哥!”
  陈礼兄妹远远地向张腾喊道,两人冲了过来,一人抱着张腾的大腿,一人搂着张腾腰,抬头望着他,双眼含泪。
  陈礼声音沙哑,哭着说道:“张腾哥哥!大家都以为你死了呢!你终于回来了。呜呜……”
  一旁的陈仪也哭了,她一边哭,一边说道:“好人哥哥,大家都哭了,小仪也伤心哭了好久好久。后来,这个黑衣姐姐说,好人哥哥没死,于是小仪好想好想好人哥哥,一直等着好人哥哥回来。呜呜……”
  张腾抱起陈仪,又摸摸陈礼的小脑袋,笑着说道:“呵呵,别哭了啊,都别哭了啊。我没事,我这不回来了嘛!别哭了……”
  “恩公!”
  柳媚站在那边,远远地喊了一声,张腾抬头向她微微一笑,她擦着眼泪,笑着走过来。
  “你没事太好了。小仪,小礼,来娘这边。”
  “娘。”
  陈礼喊了一声,乖巧地让开一边。
  柳媚笑笑不说话,摸摸他的头,伸手从张腾的怀里抱走陈仪,口里道:“小仪,乖,来娘这儿。别哭了啊,好人哥哥没事,好人哥哥回来了……”
  她抱着陈仪让开一旁,那边两道窈窕的倩影,正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张腾,泪流满脸。
  那是两个年岁相仿的少女,一个高挑窈窕,一个婀娜多姿,犹如一白一红的两株仙葩在风中摇曳。
  “阿宁!晴樱?”
  张腾走过去,两人则同时迎上来,齐齐投进他的怀里。
  “小哥!”
  张腾身后的幽云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握紧了剑鞘,静静地看着张腾,目光复杂。
  “你们……”
  张腾愣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地抬起双手,将两人紧紧抱住。
  这是两副温软的娇躯,它们紧紧地贴着他,微微颤抖,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她们胸腔中心脏的每一下跳动。
  抱着她们的时候,即使两人什么都没有说,他仍然能从她们的身上感受到那种担心与思念,还有一腔深情。如果说这世界上,有谁愿意与他同生共死的话,眼前的两人是绝对不在例外。
  她们一人霸占张腾一个肩膀,闭着眼睛在它上面痛哭,滴滴答答的泪水,浸透了张腾的衣衫。
  “好了,别哭了,都别哭了,我没事,我回来了。”
  张腾轻轻地拍着她们的背后,柔声安慰道,他何德何能,让这两个女子同时喜欢上他,也何德何能,让她们如此牵肠挂肚,饱受煎熬,更何德何能让两人齐齐投入怀抱,失声痛哭。
  两人香肩耸动泣不成声,张腾抱着她们,轻轻地伸手抚摸着两人柔顺的及腰青丝,轻叹一声,默默无语。
  良久,两人哭得差不多了,却又同时掐他软·肉,更不约而同地咬了他的肩膀一口!
  “嘶!”
  张腾抽了一口凉气,怀里的两个死妮子,还真是下狠劲。
  他都已经过丹药淬体,皮肤强韧无比,居然依旧感到疼痛,她们动手动口的时候,肯定也用了灵气。
  晴樱松开口,哭着锤了他一拳,开口骂道:“张腾,你个混蛋!你没事逞什么英雄!你知不知道,我听到你死了,我是多么伤心,都跟我爹闹翻了!我就想着替你报仇,然后去死!可没想到,你这混蛋居然还活着!你个骗子,混球,臭流氓!”
  陈宁也松开口,用粉拳一边锤着他的肩膀,一边哭着道:
  “小哥,阿宁恨死你了!你总是那样独来独往,一点也不把我放在心上!阿宁跟你说过的,你不是一个人,你若死了,我绝不独活!而你却什么都不管,自己一个人去做那样的事,还留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世上,承受着伤心与悲痛!下次,你要死,先让我死在前面,我不想经历这样的事情了,绝望而又无助,连世界都是灰色的。你个讨厌鬼,我恨死你了!”
  张腾无话可说,也什么都不用说,此时此刻,他只要听,只要让她们哭,让她们打骂就好了。
  怀里的两人依旧哭个不停,耳边是风声,抽噎声,张腾轻轻地搂着两人,在心里默默地说着“对不起”,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已近初冬,寒风呼啸,夜色深沉,伸手不见五指。
  宅园中,张腾寻了一处难得的空旷之地,立了一个火堆,与陈宁她们烧烤。
  他与陈宁即将出发北方妖林进行试炼,那边天寒地冻,冰天雪地,没什么地方做饭,大概都要烧烤才有东西的。
  这次的烧烤,算是预先训练,也是给大家一起相聚共欢的机会。
  寻常的参演酒席太俗,加上天气寒冷,饭菜容易凉,更不好相互亲近,还是一起烧烤比较适宜,能够让彼此熟悉一下,感受一下寒风的温暖。
  当然,那些奴仆下人帮他们备好材料与柴火之后,都已经全部被打发下去了。
  陈礼一家坐在张腾对面,这一会儿,陈宁晴樱正依偎在张腾的身侧,而幽云正在一旁转动烤架,刷上调料。
  倒不是张腾懒,而不动手,而是幽云说自己跟师尊进行修炼的时候,学了一手不错的烧烤技术,眼下正好派上用场,让张腾等人坐在一边等待便好。
  不过,张腾他们也没真的完全闲着,手里拿着一串串预先腌好的各种肉块或是处理好的各种蔬菜农产品,在面前的一个烧烤炉前摆弄。
  周围还有水果、点心、果汁、美酒、茶等东西预备着,随时可以拿取饮用。
  很快,幽云将烧烤架上面的已经熟透的牛肉,羊肉、鸡肉、鱼肉等大块肉类取下,用龙牙切碎,逐一分到各人面前的盘子面,大家围在一起,一边吃一边聊着张腾不在这几天事情。
  此是,张腾左拥右抱,问左侧的晴樱:“对了,晴樱小丫头,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晴樱白了他一眼,与陈宁相视一笑,各自拿了一大块烤肉先后塞入他的口里。
  她慢慢地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你先吃肉,让阿宁先说说吧!”
  陈宁摇摇头,又掐了一下张腾的软·肉,说道:“不,还是你先说吧,你呀为了这个可恶的家伙,受了更多的委屈。”
  晴樱看着张腾,将头靠在他肩膀上,说道:
  “也不算什么委屈,反正我已经跟我爹闹翻了,他既然不在乎我的感受,我也干脆跟他断绝关系。我一直以为他那么疼我,宠我,是他的心肝宝贝女儿,没想到,他却为了让晴家崛起,未经我的同意,打算将我许配给当今的安王君楚玉作王妃。更可笑的是,那个安王来我们家赴宴,他竟然让我跟那些舞姬一起上去献舞。如他所愿,安王看上了我,让给我去侍寝,那时候他告诉安王,我是他的女儿,如果他愿意纳我为妃,与晴家绑在一起,他便将誓死效忠于安王,让云夏国大部分的兵将为他所用。”
  一边忙碌的幽云听见,立马坐下来,靠近晴樱认真倾听。
  张腾邹起眉头,又问道:“后来呢?”
  晴樱低下头,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说道:
  “那个安王说,他已经有了王妃的人选,可以先娶我作妾室,等他荣登大宝,必将立我为皇妃。我爹自然不应承,他说自己堂堂一个前上柱国大将军,若是将女儿嫁给一个王爷做妾,会让大家耻笑。此事也就作罢。当然,不作嫁娶,只想让他女儿侍寝也可以,至少得拿出一些诚意,比如将他身上先帝的一枚玉佩留下,就算他女儿日后不被纳取,或者有了身孕,也能凭借玉佩,母凭子贵,让他的外孙成为太子!”
  张腾想了一下,疑惑地道:“你爹他只是为了攀龙附凤吗?这不太对呀,他堂堂一个前上柱国大将军,用不着这么卑躬屈膝吧?更何况他在威望甚高,统领禁军,手握大权,又是天演圣境之人,怎会如此讨好那安王呢?”
  晴樱奇怪地望向张腾,问道:“天演圣境?我爹是天演圣境之人?那是什么地方?”
  张腾看向幽云,幽云点点头,说道:“那是世外秘境,幽云就是来自哪里,你先别问这些,你继续说。”
  晴樱看了幽云一眼,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我回来之后,我爹就变了,变得越来越贪财好色,越来越没有骨气。他在外面变得极尽谄媚,阿谀奉承,在家里变得冷酷无情,残暴无比。所有的人都害怕他,远远地躲着他,即便如此,还是有几个家丁和丫鬟被他活活打死,还有十几个家丁丫鬟被打成重伤残废。无论我娘,还是我哥,甚至我叔叔他们都曾劝说我爹,可是毫无用处。我娘被冷落,气得离开了家,我哥被打骂,去了边疆,而我叔叔则被爹革除官职,送进了大牢。”
  张腾眉头越发皱得厉害,问道:“那你呢?”
  “我?”晴樱苦涩一笑说道,“自从我回家以后,他就对我禁足,也非常冷漠,这大半年来,根本没有再让我踏出外门半步。”
  “原来如此,难怪你一直没有来找我。”张腾说道,“我也真傻,我不该等你来找我,我应该去找你的。”
  晴樱笑了笑,笑中带泪,对张腾说道:“傻瓜,当初,是我让你别来找我的,还和你约定,我会来找你。更何况,你真要上门来找我,只怕我爹会杀了你。他一早就将我视为与安王结盟联姻的棋子,绝对不允许我喜欢别的男人,被其他的男人所指染。安王有洁癖,如若不是处子,他绝对不碰,哪怕将来我爹与他联盟,我嫁入王府,也永远只能独守空房,做一个傀儡摆设。”
  张腾看向幽云,幽云点点头,说道:
  “的确如此,安王只会让处子之身的女子侍寝,不是处子至深的女子,无论如何貌美,他也绝对不碰一根毫毛!而且,每次让女子侍寝之后,他都会洗三遍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每一处都洗过,没有一丝丝气味痕迹。那些用的床单被套,侍寝完后都会扔掉,全都是一次性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