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9章 自聘自嫁


小说:巅锋  作者:渊龙天
  那边的陈仪说道:“那说好了哦,不许耍赖。”
  张腾闻言笑了,点点头:“嗯,不耍赖。”
  “小仪,好人哥哥不会耍赖,来,吃个鸡腿。”
  柳媚也笑了,她从边上拿了一个烤鸡腿,拿到陈仪面前,陈仪的主意力马上被烤鸡腿吸引,开始大啃特啃。
  “晴樱,那后来呢?”
  张腾从陈仪那边移开目光,看着晴樱问道。
  不过,晴樱没说话,她在水果盘里拿了一个橘子剥开,掰了一瓣塞到张腾嘴里,自己拿小半个橘子,剩余的橘子递给陈宁。
  陈宁向她微微一笑,接过余下的一瓣橘子,也给张腾掰了一瓣塞入他口中,又剥了一瓣自己吃,再挨近张腾些许,靠在他肩膀上,眸子里尽是幸福之色。
  这时,所有人都看着晴樱,晴樱怔怔地望着面前的篝火,陷入了回忆当中。
  她轻轻地说道:
  “当时,我按照那些人给的地形图,等那几个蒙哥拉的亲卫轮值入睡之后,前去刺杀他们。不过,我只杀了三个人,还有两人一直守护蒙哥拉的身边,而蒙哥拉身边有几个至少是灵斛境的高手,让他们逃过一劫。杀了他们之后,我割下他们的头颅,悄悄地逃出了鸿胪寺,去找陈宁。我觉得,阿宁与你关系最密切,肯定知道你的墓冢在哪里,我想拿着他们三个人的人头前去祭奠你。没想到陈宁她们搬离原来住的地方,去了城西,我四处打探,好不容易找到了阿宁她们的新住所,不料她们又搬家了。”
  陈宁在一边开口道:
  “我们之所以再次搬家,是因为我们又被那个李姓公子的人发现了,当时沈媛媛正好找到我们,她帮我们斥退了那李姓公子的爪牙,重新给我们安排了一处住所,也就是眼前这个张府。她说你挺身而出,舍己救人,为民除害,慷慨就义,是英雄,是烈士,是她最欣赏最敬佩之人。她很感激小哥你救了她,为此以你的名义买了一座宅园来感谢你,纪念你,也让我们,你的亲友有一处安身落脚之处。当初,我跟她说,我们是未婚夫妻,她信以为真,把房契交给了我,还赠了一大笔灵钰,让我帮你安置亲友,完成未了心愿。”
  张腾听完说道:“原来如此。阿宁,既然我没事,那么我们就房契和钱钰还给沈媛媛吧,这份厚礼我们不能收。”
  陈宁一笑,说道:“房契与灵钰都在我这,你想什么时候还她就来拿去还她好了。”
  一边的幽云忽然开口道:“灵钰倒也好说,这房契怕是不好还回去,这座宅园非同一般,所有人转让手续非常复杂,没有一年半载下不来。”
  晴樱也点点头,说道:“没错,眼下不好还。”
  张腾奇怪望着两人道:“不会吧?沈媛媛不是几天就把它转让给我了吗?”
  晴樱瞥了他一眼,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之前她家背景雄厚,财大气粗,手段通天,办事自然神速。可是这几天云京风起云涌,她家的后台也倒了不少,生意也受到打击波及,沈家有点风雨飘摇,怕是不好办了。如果你如今将这宅园还回去,说不定给了沈家对头把柄,拿它对付沈家。”
  幽云看看张腾,又说道:“其实,这也是沈家老太爷给沈媛媛安排的一条后路。若是有朝一日,沈家倒了,沈媛媛可以置身事外,不受牵连。”
  张腾越发疑惑,问道:“此话怎说?”
  晴樱嘟着嘴道:“你还不知道吧?这院子是沈媛媛嫁妆的一部分,你是沈媛媛名义上的未婚夫君。”
  张腾大吃一惊:“什么?我又怎么成了她夫君了?我怎么不知道?”
  陈宁又掐了张腾一下,同样是有些气恼地说道:
  “你不知道,你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了。沈老太爷很宠沈媛媛,甚至给了她婚姻自由,自己挑选夫君。这几天正好一些别有居心之人向沈家求亲,对象正是沈媛媛,他们给沈老太爷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沈媛媛灵机一动就拿着你的画像,对沈老太爷还有那些人说,自己已经有了意中人,那就是你,她还派人装作你的家仆向她求亲下聘了。于是沈老爷就当场决定,将沈媛媛许配于你,并划出一大份厚礼作沈媛媛的嫁妆。”
  张腾眉头紧皱,说道:“她还派人装作我的家仆向她求亲,她怎么能如此胡闹?”
  晴樱则在一边对张腾说道:“她也是迫不得已,而沈老太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顺水推舟,借坡下驴罢了。当时,她也以为你不在人世了,就借用你的名义,另一方面也是帮自己摆脱困境,另一方面帮助陈夫人他们。这宅园名义上是你的,但你已经不在人世,她是你的未婚妻子,实际上宅园也属于她。”
  张腾问道:“那她为何要把房契给阿宁?自己拿着不好吗?”
  陈宁摇摇头,神情古怪地看着张腾,说道:
  “她本来就没想着要这宅园,这么做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摆脱困境,给家族减小压力罢了。这宅园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贵重东西,只不过是她嫁妆的九牛一毛,赠予我们也无所谓。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她没想到你还活着,不仅是她那些嫁妆吗,连她自己全部属于你!这一会儿,你应该开心坏了吧,凭空多了一大笔财富,还附赠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说到最后,她冷哼一声,有些酸溜溜的。
  本来张腾是她一个人的,这会儿多了一个晴樱,又多了一个沈媛媛,与别人分享夫君,她再怎么开明大度,依旧有些介怀。
  更何况,沈媛媛后来居上,这一会儿名义上她是张腾明媒正娶的妻子。
  而她与晴樱,既没有父母之命,又没有媒妁之言,名不正,言不顺,真算起来,她们两个都是妾室,可谓同病相怜。
  张腾闻言苦笑,说道:“可我根本不想要。”
  晴樱突然掐了张腾一下,气呼呼地说道:
  “你这个该死的小流氓,到处招蜂引蝶,沾花惹草!你不想要,鬼才相信你呢!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不想要,也必须要!沈媛媛这么做,已经将自己逼到绝路上去了,你若是此时向她退婚,不仅让沈家丢了脸面,还让沈媛媛成为别人的笑柄!最重要的是,你若退婚,一定会让沈家与沈家的对头疯狂报复你,致你于死地!”
  张腾不明白,问晴樱道:“为何这样说?我退婚,沈家报复我也就罢了,沈家对头报复我,这算哪门子的事情?”
  陈宁白了他一眼,说道:
  “你还不知道吧?当日沈媛媛派去代表你求亲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狠狠地打了那些不怀好意,居心不良的求亲者脸面,将他们贬得一文不值。这一会儿,你要是退亲,根本就是那他们开玩笑,让所有人都丢了面子。他们不报复你,报复谁啊?总之,你若不在人世,一切安好,你若还活着,麻烦不断!”
  张腾彻底无语了。
  这叫什么事?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总得来说,他不退亲的话,还有收获,至少有沈家势力支持。否则,不仅什么没捞着,还平白无故地得罪了一大票陌生人。
  唉,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沈媛媛这丫头,还真爱折腾,还能折腾!这次好了,不仅是嫁妆,连她自己都赔进去了。
  唉,船到桥头自然直,算了算了,到时再说吧,总会有办法的。
  张腾想了想,无奈一笑,暂时先不管了。
  他将话题从沈媛媛身上扯开,继续问晴樱道:“算了,不说那些,晴樱你还是将你怎么与阿宁一起相识的事情说说吧,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晴樱白了他一眼,切了一块肉,狠狠地塞进张腾的口里。
  她与陈宁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笑中带泪,充满了无奈与辛酸。
  “当时,我又带着三颗人头,坐着马车,来到了城东。”晴樱说道,“阿宁她并不在,只有陈夫人和小礼小仪三个人在,他们给你立了牌位,弄了一副空棺材在祭拜,办理丧事。我看着你的牌位,浑浑噩噩地来到牌位面前,将三个头拿来给你祭奠。”晴樱回想着之前的一幕幕说道。
  张腾连连摇头,看看对面的陈礼兄妹,数落她道:“晴樱,你这丫头,怎么弄在小孩子面前拿人头来祭奠我呢?吓坏他们怎么办!”
  那边的柳媚一笑,心有余悸地说道:
  “恩公,当时那人头装在木盒子了,倒也没吓着小礼他们,却把妾身给吓坏了。晴姑娘,当时拿着明晃晃的长剑,直奔灵堂而来,我当时让下人们带着小礼小仪他们躲起来,去找沈姑娘。我上前就问晴姑娘,她是谁,为何而来,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晴姑娘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抱着你的牌位,趴在你的空棺材上放声痛哭。我看她不想是坏人,觉得她应该认识恩公,于是偷偷地看看她带的木盒,一看是三个血淋淋的人头,吓了一跳。后来,她才说,自己是你的未过门妻子,她手刃了你的三个仇人,并带他们的人头来祭奠你。”
  张腾听了既感动又心疼,摸着她的秀发道:“你这丫头,真是的……帮我报仇就报仇,拿人头过来做什么,看你把陈夫人吓的。”
  晴樱往他的怀里摸着他的胸膛,在他的胸膛上拱了拱,像小孩子一般说道:“当时我已经失去理智,一心想着替你报仇,只有拿着他们的人头祭奠你才解恨,哪里还想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