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很多事情其实都没有对错


小说:宋牧  作者:清酒佐逗
  “都下去休息吧。”
  疲惫地抬手揉揉眉心,望着厅中的众人,林夕挥了挥手说道,实在是被包拯文彦博张牛儿等三人近一年在琉球的所作所为给气晕了。
  虽说现在的琉球上还很是荒芜,而且还有那些生番时不时的就来捣乱,可这里有这么好这么多的地理位置和肥沃土地,三人竟然还弄得钱粮紧张,这是赎职还是太过于无能了。
  “是,那下官等便先行告退了,林候你也早些歇息。”刚才已经鉴定完圣旨和尚方宝剑都是真的包拯文彦博两人对视了眼,心头都很是无奈,看来这琉球岛上以后日子要热闹了。
  毕竟有个好惹事的林祸害坐镇在这,这要是不忙活起来才怪。
  “你们也下去吧,有事明日再说。”放下手,看着还傻站在厅中的李老二张牛儿等自己从张家村带出来的将领,林夕没好气地说道,真的不想说这些货太没眼力劲了。
  都快半夜了,自己这从下了船后便一直忙活到现在,能不能让自己先休息休息。
  “是,那俺们走了,头你少忙活些。”听到自家头子不耐烦的话,伸手扯起还傻愣着的张牛儿,李老二连忙开口应道。
  “滚。”
  伸手抓起桌上的茶碗朝李老二砸去,林夕真的是想把这村混子给腌了。
  你说你要滚蛋就滚蛋得了,可你走时还冲我眨啥眼睛,而且还是那么猥琐的样子,难道你以为你都跟你一样都是那啥思考人生的吗?
  “呯。”
  听着身后传来的茶碗破碎声,李老二不屑地撇了撇嘴,松开扯着张牛儿胳膊的手,问道:“牛儿,你说你这是什么回事,这自己带人出去缴获回来的钱财不用在刀刃上你却拿去给包拯那老货胡乱花费,你是不是傻了,还是你已经忘了你是什么样的出身?”
  “唉!”
  看着面前板着张看向自己的李老二,张牛儿未语先叹了句,知道今晚自己要是不把话给说清楚,只怕是他真的会跟自己动手了。
  毕竟自己从边境上带到琉球这的那一千名牧蛮军的兄弟可是这货一手带出来,一手挑选出来的。
  如今在自己手上损失大半,他心里会舒服了才怪。
  当然,更为主要的是张牛儿知道这货跟自家头儿其实都是那种特把自己麾下将士性命看得比自己还重的人。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像个娘们一样的给俺唉声叹气,俺可不像头儿的一样会吃你这一套。”伸手从背上拨下双戟,李老二目光有些冷地盯着张牛儿说道:“兄弟们平灭西陲,纵横辽境都没有死,可才跟你姓张的到琉球不到一年便没了大半的人,你说对得起谁?
  要是没本事自领一军,坐镇一地当初早时你干嘛不跟头儿他说声换个人来?”
  “姓李的,你以为兄弟们走了我心里就舒服了,我TMD那时也希望死的是我自己,你懂不懂?”望着双戟在手大有一言不合便出手,咄咄逼人的李老二,听着他这诛心的话,张牛儿也实在是忍不住了,张口吼道:“你知道到了琉球后是个什么情况吗?
  除了我们那一千个弟兄们,当官的都尽是那些腐儒穷酸?
  我想招募新兵来训练,他们说此处荒凉无需重兵把守,
  我说那些生番凶残顽固不知王法,得派军剿灭,他们却说生番不识礼数得需要慢慢的教化
  我想申拨点钱粮整治下军械,他们又说民生疾苦,各处都在新建已经没钱了,让我再等等,
  而且这一个个的官阶谁都比我高,我又是武将,这我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我也想反抗,可我又怕给头儿他惹麻烦吗,我……”
  “自己没用别找借口了,你张牛儿什么性子你以为我李老二不知道,从小就是一胆小怕事的憨货。”不耐烦地开口打断张牛儿的吼叫,李老二实在是看不下去这货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说道:“都是那些人你把名单报上来,你不敢宰老子宰去。”
  “老二,你……”伸手扯住抬脚便要往官员们住处走去的李老二,张牛儿急声说道:“老二你可别给头儿他找麻烦。”
  “滚。”
  一脚踹开扯着自己衣袍的张牛儿,李老二这一次是真的火了。
  …………
  “师尊,李叔他这样做真的没事吗?”望着拎着双戟,怒气冲冲要去砍人的李老二背影,站在自己师尊边上的张载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随这混蛋闹吧。”习惯地伸手揉了揉鼻尖,听见吵闹声从厅中走出来站在院门口黑暗中的林夕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为师不在朝中两年多了,有些人想必已经忘了一些教训,那便让你李叔去帮他们好好的回想下,让他们明白明白为师的戟不只会诛杀蛮夷敌手,也会劈开敢拦在我面前路上的所谓自己人的脑袋。”
  “这……”
  听着自己师尊这满是杀气的话,张载张了张嘴,想劝下自己师尊,可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劝。
  毕竟这些事情总的来说是那些人做错了。
  想要马儿跑却不给马儿草吃,这脑子里是有问题吧。
  “载儿,你给为师记住了,变革从来都少不了流血的,毕竟这牵扯到的是利益问题,可是只要是真心的为了百姓好的事情,那么那怕牺牲些人那也得去做。”伸手拍拍自己弟子的肩膀,林夕笑了笑,很是认真地说道。
  想想在原先的历史上,金人才兵临城下,除了少数那么几个力主抵抗,想要拼死一搏的人外,老赵家父子娘们不就是被这群读书读傻了,只知道满嘴空谈仁义道德的货给敬献给金人导致北宋烟消云散的。
  “是,弟子知道了,弟子一定会记住师尊得话的。”恭敬地对自己师尊行了一礼,张载脸上很是诚惶诚恐,心里实在是有些不明白,难道这一切都得用刀子去解决吗?
  “你回去休息吧。”把自己大弟子脸上的神情尽收入眼中,林夕笑了笑,知道他一定有些想不明白。
  只是对于这一切来说,林夕实在是不想去跟他解释些什么。
  毕竟这人都得被风雨摧垮下那么一两回,亲身多经历下了才会明白什么叫知易行难人心不古。
  “是,那弟子便先行回去了,师尊晚安。”望着负手离去的师尊,张载知道很多事情其实都没有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