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说:西汉兴衰  作者:张一蕃
  “你个冤家!你想要了我的老命不成?”刘公堵在院门口大骂。
  “爹,我要卖了牛去救夏侯婴,要不他命保不住了!以后我有钱了,给你买一百头牛!”刘季硬拱开老爹,牵着家中唯一一头耕牛往外跑。
  “爹,莫动气,让老三去罢,不能见死不救……”老大刘元,老四刘交扶着老爹劝解着,老二刘喜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一遍又一遍地咒骂着这个败家子。
  刘季这是有生以来第二次跪在王陵面前,第一次是因为偷鸡不成,第二次是为了卖牛救命。
  “陵兄,求兄长开恩,买了我家的耕牛,我要拿钱疏通县尉,救回夏侯婴。”刘季“咚”的一个响头磕在地上。
  王陵生在富贵之家,素来鄙视刘季的无赖习气,但老母亲却几次告诫他“刘季绝非池中之物,且看他日后的作为”,此言王陵是半信半疑。
  我们不得不赞叹这老人家的眼光,后来,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追随刘季开创基业,她宁可伏剑自杀。那是后话。
  “好吧,平素耕牛五百钱一头,我给你八百钱,解燃眉之急,但今后休要再来打扰我。”
  “陵兄再造恩德,刘季永世不忘!”“咚咚咚”又是一连串的响头,磕得刘季额头鲜血横流,他仿佛不觉得疼,抓起钱袋,拔身直奔曹参的家。
  看到曹参把八百钱放在县尉的公案上时,苗端的脸上挤出了一堆狡黠的笑:“哼!贱骨头!早这么知趣,何必受一番皮肉之苦。”
  夏侯婴躺在牢房的草堆里,面色惨白,新伤叠着旧伤,锥心刺骨地疼,可他心里自有一种极大的快慰:士为知己者死!这条命是三哥当年救的,自己把案子扛下来,保住三哥,死得太值了!
  这是中国古代典型的侠义精神。为了国家的大义,民族的正义,朋友的情义,许多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们可以酷刑加身而慷慨凛然,可以面对刀剑而笑傲赴死。
  就如刺秦的荆轲、刺韩的聂政、自刭的侯嬴、寻兄的关羽等等,举不胜举。他们以无比悲壮的行动,将自己的名字载入史册。当然,反观之,更多的义士并未留下名姓,湮没于黄尘古道,寻常巷陌之间了。
  此道今人早已弃之如土。嘴上的江湖,兄弟的交情,仅仅是自欺欺人的笑柄罢了。
  不过,在某些人身上,或许还能找到一些痕迹——比如能为了手下人出头,体谅最底层员工的顺丰王卫和京东刘强东。
  顺便提一句,刘强东的籍贯是江苏宿迁,相当于是刘邦的同乡。
  牢门一响,刘季带着樊哙和周勃闪了进来,他们是来接夏侯婴出去的。
  刘季又一次救了夏侯婴的命,后来的乱军中夏侯婴又救了刘季的一双儿女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