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小说:西汉兴衰  作者:张一蕃
  沛县城西门外,刘季即将启程,以官吏身份去都城咸阳服役,相当于现在公务出差。虽已年过四十,可刘季还是第一次去咸阳开眼界,心中充满了兴奋和好奇。
  县里的一些官吏和好友来送行,个个拿出三百钱送到刘季手上做川资盘缠。
  萧何排在最后一位,他塞给了刘季五百钱,竟比旁人多出二百:“兄弟,你此行山高水长,自多保重,都城不比我们穷乡僻壤,凡事谨慎,切莫惹出乱子。”
  这多送的二百钱,在西汉开国后,给萧何带来了百万倍的回报。看来,萧何的投资眼光远胜于当今任何一个风险投资家。
  握着这沉甸甸的五百钱,很多往事飞快地在刘季心里闪过——与萧何相识的二十多年间,得到了他太多的帮助和保护。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最终化为临别时深深地一揖。
  路上无话。
  这一日,当来到咸阳城脚下时,刘季被强烈地震撼了!
  好一座拔地而起的雄关,犹如一只巨虎盘踞在天地之间。波涛翻滚的护城河,高大坚固的城墙,铜打铁铸的城门,都在炫耀着君临天下的威仪和霸气。
  关于咸阳名字的由来,有一种说法,古代山之南为“阳”,水之北为“阳”,咸阳位于九嵕山之南、渭河之北,山水俱阳,故称咸阳。“咸”字乃“皆”“都是”之意。
  两个月的服役漫长而艰苦,在骊山陵墓作监工的刘季,目睹了十余万苦役的惨状。一群群男子汉光着脊梁凿石,夯土,打桩,炎炎烈日把他们的皮肤暴晒成了古铜色,粗重的绳索勒得他们的肩膀沟壑纵横。汗水滴入黄土转瞬即逝,血泪和着号子响彻云霄。从高处俯瞰,苦役们就如同数不清的蝼蚁,辛苦地劳碌着,除了父母妻儿,没有人在乎他们的死活。
  这天,刘季得空在咸阳城里闲逛着,就听见远处号角声震天动地。
  紧接着,全副戎装的两大队骑兵驱逐行人,开始戒严。
  不久之后,庞大的车队分为三道驶来,前面有司马车驾、辟恶车驾、记道车驾、靖室车驾、象车鼓吹、式道侯开道;两边有大批步兵、骑队、校尉、廷尉、太尉、将军以及戟楯、刀楯、弓矢、鼓吹护驾;中间有九游车、云罕车、皮轩车、闟戟车、鸾旗车、建华车行进;后面有尚书、御史、中郞、将军殿后。整个仪仗旌旗招展,华盖翩翩,鼓乐喧天,气势恢宏。
  这正是秦始皇的仪仗,他将要去吴越一带巡游。
  看到如此雄壮的场面,刘季心里迸发出平生最强烈的惊叹:大丈夫当如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