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脱离掌控


小说:驱魔怪医  作者:机甲小熊
  下午,奥斯丁留守香料店。
  桑诺带走千穗谷手环,提着硕大的环保袋来到病理检验室,除去白花花的尸体,里面只有罗根及其助理。
  见他来了,罗根支开助手去买下午茶。
  等待莱克西赶来的期间,他和罗根一起将白布铺在空荡荡的解剖台上。
  “唉,尸体的惨状……”罗根带他看罗伯特小姐的遗体。
  她巧克力色的皮肤泛青,金色的假发被收走,露出她满头的辫子。
  差不多一周前,她还嫌弃头上的辫子影响气质。
  表面看,她的躯体没有皮外伤,但她的下巴被硬生生扯下来,嘴角撕裂至耳根;下颌骨断裂,下巴仅靠几根韧带连接。
  口腔完全暴露,发紫的断舌躺在她耳边。
  “说实话,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尸体。你知道吗,死者的下巴断裂之前,她是活着的。就是说,她活生生受这种折磨。”
  罗根沉沉地叹气。
  桑诺沉默注视尸体,寂然的怒火在眼中燃烧。
  拔舌的含义显而易见,是要她闭嘴。
  “罗根医生,如有可能,请你时刻随身佩戴这个香包。”他递去含有驱魔叶灰的小米袋。
  “谢谢。你们要小心。”
  待风尘仆仆的莱克西赶到,桑诺开始做正事。他从环保袋拿出绿色的花露水瓶子,让罗根找来三块干净的布。
  而后,罗根落下百叶窗帘。
  他们每人拿着一块抹布,沾湿瓶子里的馨香药水为罗伯特小姐擦全身。
  药水含有薄荷、马郁兰、迷迭香和盐水,这配方用于摆脱邪恶。
  他们一丝不苟地擦拭她的皮肤,每个部位,包括背面。
  “好了,我们一起抬她到白布上面。”
  桑诺扶着其脑袋,莱克西和罗根各抬一条腿。待她躺在白布上,桑诺用白布将她包裹。
  他先洒药水到白布上。
  这时,边上的不锈钢托盘和手术刀震动。
  莱克西的第一反应是拔枪瞄准托盘。
  桑诺冷笑:“它们急了。你们把所有反光的物品遮罩,包括解剖台。”
  两人迅速照办。罗根拿医学书籍盖着托盘和里面的手术工具;莱克西直接翻出新的黑色裹尸袋铺在解剖台上面。
  期间,桑诺将白布魔化:“神圣的薄荷,请将月亮女神赫卡特的圣洁意志,依附于白色裹尸布,保护被邪恶控制的灵魂。”
  在他眼里,白布的表面散发柔和的光泽。
  与此同时,白布下的解剖台剧烈振动,似要抖落尸体,他喊回莱克西和罗根扶稳解剖台。
  砰——
  头顶的无影灯和白炽灯爆裂熄灭,碎片飞溅之际,病理检验室陷入黑暗。
  “不用慌,你们身上有香包保护,它们无法伤害你们。”
  “好的。你继续,不用管我们。”
  黑暗中,莱克西的声音坚定沉静。
  桑诺稍微放心,白布的光泽指引他继续举行仪式。
  他无视震动的解剖台,指腹沾湿药水,在尸体的额头画一个弯弯的月牙。
  “掌管月亮和大地的女神赫卡特,请你从邪恶手中拯救莉兹·罗伯特的灵魂,引领她进入往生之地。”
  旋即,温暖的风拂过解剖台,如同春风安抚惨死的灵魂与震动的解剖台。
  解剖台当即安分,继而白布被暖风吹开。
  三人没看见女神降临,但是感受到母亲的温柔。良久,疲惫的桑诺说仪式结束了,罗伯特已经脱离邪恶的控制。
  罗根已经热泪盈眶,跪下来画十字祷告:“感恩神的怜悯!感恩神的拯救!”
  细碎的脚步声靠近桑诺,是低语的莱克西:“那其他被控制的灵魂呢?那些无血女尸能不能往生?”
  桑诺的嗓音有些悲伤。“很抱歉,她们的灵魂超过24小时拘谨,不能靠这个仪式摆脱控制。”
  “什么?你的意思是死去的女人也受到邪恶控制?”
  “是的,她们成为邪恶的俘虏。”
  没有响起莱克西的声音,却响起捶解剖台的巨响。
  由于病理检验室的灯全碎了,等维修时,三人坐在天台吹风。
  风吹不散莱克西压在胸臆的愤怒,她勉强冷静下来。“我去过舞蹈学校走访,校长说她从没改名,她入职的时候就叫简·休斯。”
  “说不通,既然她的身份没有可疑,为什么要杀罗伯特小姐?我倾向于玛莲娜才是假名。简以前住哪里?”
  “唐/人街。现在她住在市区,离舞蹈学校比较近。”
  “敌人脱裤子放屁。”
  莱克西的手指绕着额前的碎发。“我和校长在防火楼梯里谈话,四周没有反光的物品。他说,简刚入职的时候只是负责上形体课,这一节课不分舞种。我刻意问简和妮娜的关系,你猜结果怎么样?”
  “好朋友?”
  “哼,差不多。一个小助教和一个大一新生,共同话题很多。后来第二年,妮娜遭到四名同学欺凌,并没教师为她伸出援手。”
  桑诺冷冷地扬起嘴角。“妮娜的死不简单。”
  一棵发黑的草忽而伸到他面前。
  “我录完简的口供,拿它出来看已经变黑。它代表什么?”
  “代表简使用过法术,不论是巫术还是别的。”
  他拿掉小草捏碎——圣约翰草,能侦测术士。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她疑惑地蹙眉,碧蓝的天空倒映她的眼中。“简曾经负责三楼的修葺,三楼曾经重新装修。”
  她的话宛如一道惊雷,炸开他脑海中的迷雾。“我终于明白,三楼哪里不协调了!我建议你找警员盯着简,别让她再次逃走。”
  他胸有成竹的模样使莱克西不假思索,致电给同僚。
  在一旁聆听的罗根走过来,意味深长地搭桑诺的肩膀。“桑先生,你能让小西信服,不简单。”
  他一时没理解罗根的意思,笑着调侃:“我的实力与颜值成正比。”
  罗根笑了笑,拍他的肩膀。
  他觉得罗根的笑容有点儿贼。
  “噢,对了,你们不是想知道妮娜的尸体录入吗?我有发现。”罗根严肃地谈正事。“她的信息从没出现在法医局的系统,可能因为这样,我没成为第二个罗伯特小姐。”
  “警方不是第一时间送尸体到法医局吗?为什么连送入的记录也没有?”
  “只有一个原因。尸体送来法医局之前,被人转移。”
  桑诺凝望天空思考。
  这时莱克西回来,她补充:“我查询过全市的医院和火葬场记录,六年前接收同名同姓的女性尸体共十七具,二十岁左右的只有四具。但根据录入的档案,这四具尸体生前的相貌和我们要找的妮娜不一样。”
  “她的尸体去了哪里?”
  桑诺冷笑:“我们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