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万剑谷


小说:万气争天  作者:不夜愁苗
  “父亲。”大皇子被侍女引了进来,看了远处的秋少卿与千秋百慧一眼,而后朝司青子与妖皇拜了拜。
  他的目光时常闪向司青子,因为他在外听说妖皇殿进来一个仙,比父亲还要强大的仙,想必就是眼前的这个白发男人。
  令他诧异的是,他以为对方是一个看起来年岁很大的老者,没想到那么年轻。
  妖皇点了点头,道:“需要你的血。”
  大皇子想要问为什么,但是他内心阻止了自己这样问,只好拿出小刀割开自己的手,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入侍女准备好的杯子当中。
  一个杯子盛满后,大皇子正准备收手。
  “等等。”司青子接过杯子,看了看,闻了闻,道:“再来一杯。”
  侍女点了点头,又端起一个杯子。
  大皇子只好让伤口继续淌血。
  第二杯好了之后,大皇子准备收手。
  司青子接了过去,又闻了闻,道:“不行,再来一杯。”
  大皇子不太敢与司青子直视,点了点头。
  第三杯好了……
  “不行,再来一杯。”
  “啊?”侍女不禁发出了声音,很快便低下了头。
  大皇子看向自己的父亲,见父亲似乎没有表示,他只能点头再次放血。
  第六杯之后,他的手臂已经开始有泛白的迹象,因为那杯子有拳头大小。
  这次,妖皇也有些诧异地看着司青子,道:“有什么问题吗?”
  司青子皱着眉头,看向大皇子,道:“你最近是不是床事过渡了?”
  大皇子呆住了,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那没办法了。”司青子手指一点,大皇子脑满出现一滴猩红色的血液,被司青子收入杯子,道:“既然普通血不行,那么就只有用精血了。”
  大皇子只感觉脑门很痛,还有一道针口大的血口。
  他心里涌起愤怒的感觉,要知道,失去一滴精血可能需要花费一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但他不敢多言。
  妖皇也没有多说,只是让大皇子离开便是。
  “你这个儿子挺沉得住气。”司青子笑道。
  “还缺什么?”妖皇问。
  司青子皱了皱眉,道:“这最后一味药,你们这里可能没有。”
  “什么?”
  “天仙宝芝。”司青子道,“天仙宝芝乃是仙品大药,有天之子之称。它配上你们血液作为媒介,定然可以抚平她的本源道伤。”
  他拿出一张清单,道:“当然还需要很多小药辅助。”
  妖皇接了过来,道:“这些小药不是问题,只是这天仙宝芝……”
  司青子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这里没有,所以还得多花些时间寻找,我的一个师弟已经去寻了。”
  妖皇想到了那个糊里拉查、手拿绿丹炉的男人。他没有已经紧皱,脑海中闪过一个地方,道:“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天仙宝芝,只是那地方太危险。”
  “哦?让你也觉得危险?”司青子顿时来了兴趣,要知道他曾经没有死的时候就曾喜欢闯这种危险的地方。
  妖皇点了点头,道:“万剑谷,还有恶鬼渊,但恶鬼渊深处已经封闭了。”
  “所以你想说的是‘万剑谷’?”司青子道。
  妖皇站了起来,望着冰湖,淡淡道:“万剑谷贴近我千秋妖国,这些年来,一直受到千秋妖国的守护,以为是宝地,其实里面危机重重,长年来在那里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妖族大才,即便是我在里面也如履薄冰。”
  司青子伸了伸懒腰,又打了个哈欠,道:“万剑谷我听过,我曾经想去看来着,但是强者太过,只在外围瞥了一两眼。”
  他又道:“这次我可以陪你去,毕竟是我们是一个队伍。”
  妖皇回头盯着司青子。
  “怎么?你女儿是我徒弟的女人,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司青子撇了撇嘴道。
  “我在考虑值不值得,因为要杀你的人是皇殿。”妖皇淡淡说道。
  “嗐,说的什么话?少卿是妖帝后人,我是妖帝后人的老师,妖帝后人又是你的女婿,还有更亲的吗?”司青子站起身,搂着妖皇的肩膀,道:“放心,皇殿的事情是我的私事,我自行解决,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先为后辈着想。”
  妖皇目光闪烁,思忖片刻,道:“光靠我们还不够。”
  “哦?你还有别的亲人?”司青子总感觉他的目光怪怪的,应该不是什么为人着想的好事。
  ……
  “怎么样?怎么样?我听司前辈差点将妖皇殿给掀了!”
  秋少卿与千秋百慧刚从妖皇殿前的百段阶梯走了下来,云江三人便拥簇了上来。
  “万事以和为贵。”秋少卿这样说道。
  “你竟然没有惹事,还真是难得。”白郎笑道。
  秋少卿看着他的笑容,浑身起鸡皮疙瘩。
  云江问,“司前辈呢?”
  秋少卿道:“妖皇寝宫,似乎在商议什么事情。”
  他发现千秋百慧目光中异样的情绪,于是便问,道:“是不是想你的百慧宫了?”
  ……
  几人三人刚来到百慧宫前,一个人影便从里面冲了出来,紧紧抱着千秋百慧的道:“公主,我好想你啊,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
  青雀还不忘用仇视的目光看了秋少卿一眼。
  千秋百慧拍了拍她的脊背,道:“好啦,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云江听后欲言又止。
  太阳西落,黄昏已至,黄橙橙的光线打在庭院中,打在湖中,百慧花香在院中飘逸。
  青雀让人送来很多食物美酒。
  但桌面上的情绪似乎很沉重。
  “百慧姐,你是不是跟他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云江指着秋少卿说道:“如果是的话,你说出来,我们替你揍他。”
  “他虽然实力很强,但是我们那么多人,不怕。”白郎也这样说道。
  云千怜有些不解地看着秋少卿,道:“族兄,你对什么还不满足?”
  秋少卿被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呸,我早就知道他不靠谱。公主不用理他。”青雀揶揄道。
  千秋百慧连忙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他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我们都有各自的事情需要去完成。”
  “有什么事情做?做妖帝后人,妖皇殿驸马,妖族第一美人的夫君,还有什么不好的,还渴求什么?”云江一拍桌子。
  白郎沉默,“既然不是关系出现问题,可以理解,毕竟妖族确实无法缚住秋兄,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你站哪边的?”云江瞪了他一眼。
  云千怜沉默,她想观察,从这对情人中学到经验。因为她总感觉自己有点傻。甚至是被云江骗上床,她现在还有点小小的后悔,因为他们还没成婚。
  秋少卿道:“我要差不过要离开妖国了。”
  “还真的要离开?”云江顿时站了起来,“就算你不想待在妖皇殿,但是你别忘了,你还是水云族的后人。你是水云族的后代。你体内有水云族的血液。”
  秋少卿想到这里就很乱。如果他属于水云族,那么旧世界的父母算什么?
  他绝对不是抱回来的。
  他要想要搞清楚一切秘密,但是待在妖族肯定是不会有进展,所以他要唤醒小苗,回到地球。
  最重要的是,他还需要复活路止琪,对此他充满希望,没有希望也要逼迫自己找出希望。
  “他没有说他不是水云族的人。”白郎扯下云江。
  云江平息了一下内心,道:“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要走,你有告诉奶奶吗?你有告诉我爹吗?”
  “所以就靠你了。”秋少卿为他斟了一杯酒。
  “狗屁!”
  云江瞪着秋少卿,道:“自己说去。她们肯定气死了,好不容易找回的妖帝后人就这样飞了。”
  秋少卿点出一道光芒进入云江的脑门,道:“这是妖帝的经文。”
  云江眼神呆滞了一下,颤声问:“流影妖谱?”
  “流影妖谱?”秋少卿有些奇怪地问道。
  云江激动的抓住秋少卿手,道:“是啊,你传给我的就是流影妖谱,它跟我曾经学的家族功夫融合成了流影妖谱,还有一套没有尽头的修炼心经!”
  白郎,“水云族终究还是要起来。”
  秋少卿呆呆点头,他给的根本不是什么流影妖谱,而是噬恒妖典要义,没想到到了云江的脑中却变成了流影妖谱。
  “难道只有我这种体质能修炼噬恒妖典?”秋少卿暗想着。
  千秋百慧笑道:“现在可以为他做信使了?”
  青雀观察者自家公主的表情,不由地叹息一声。她知道,公主如今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开怀,毕竟谁知道自己的爱人将要离自己而去,心里都不会多么好受。
  云江冷哼一声,“勉强可以。”
  “报!”宫外传来一道声音。
  “什么事情?”青雀唤道。
  那声音道:“万剑谷将彻底对外开放,妖皇说让年轻后辈前往历练,可能会遇到人族的强者。”
  “万剑谷对整个东兰州开放?”千秋百慧皱眉问道。
  那声音道:“是的,是妖皇亲言。”
  “这有些反常。”白郎皱眉。
  秋少卿隐约觉得,肯定与刚才商议有关。
  “管他呢,终于有事情干了,新时代的到来,就从这一次开场吧,人族的那些圣子,我会一个个将他们踩在脚下。”云江砸了砸那拳头。
  “云江……”千秋百慧看向她。
  “怎么了?”云江愕然。
  千秋百慧目光在云千怜身上闪烁。
  云江回过头去,只发现云千怜脸色惨白,身体在颤栗。
  他瞬间想起来,她的父母便是在万剑谷出了事情。
  他扶起云千怜,问:“百慧姐,有空房吗?”
  青雀引着二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