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思维缜密的山本


小说: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作者:老陈家三十一.CS
  “具体!”筱冢义男面色一凝,看来他的心里也很重视这个问题,也很重视这个能将山本特工队差不多消灭殆尽的小部队。
  “是,将军!”
  山本一木将手里的资料递过去筱冢义男,然后慢慢的一条一条的情报说出来。
  “将军,自从那次失利,我便有意的搜索一切可以注意,应当加以重视的线索!”
  他指了下刚给筱冢义男递过去去的那沓资料说道:“第一份资料就是苍云岭坂田联队残余部队上交的战斗报告,那一战他们的敌人是八路军的新一团,团长是李云龙。
  那一战,新一团正面对我军发起反冲锋,坂田联队长以及指挥部的军官被敌人炮兵轰炸玉碎。”
  筱冢义男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山本继续说道:“一直以来,我军对上中央军,晋绥军这些部队,一个联队可以击溃他们两个师。
  更不用说八路军这只穷部队,他们的士兵甚至还做不到每人一条枪。
  那他们又是如何做到对坂田联队进行反冲锋?
  并且还攻取了坂田联队长的指挥部?”
  顿了顿后继续说:“坂田联队被击溃后退下来,还剩余两千五百多人,阵亡人数不过800人。
  他们被击溃的原因是指挥中枢被袭击,所有高层指挥官全部玉碎,切断了他们的指挥系统。
  所以导致他们哪怕明明还有反击的可能,却因为指挥中枢被切断而丧失了组织能力。
  从这一次战役起,我就怀疑八路军的部队里面出现了特种兵。”
  筱冢义男开始正色,重视起来:“有什么根据?”
  山本很严肃的阐述道:“特种部队是德国人先提出来的作战理念,但是还不成熟。
  我觉得跟古代的忍者或者刺客非常像,隐藏身形潜入敌方中枢,寻其首脑,一击必杀。
  坂田联队长就是这样被一炮……”
  山本停了一下,然后在筱冢义男面前的资料,拿出另一份报告:“这份调查,是坂田联队在那场战斗中,剩下的士兵做着调查报告。
  他们不约而同的述说,每当他们在重机枪阵地阻击八路军新一团突围的时候,就会从远处飞来一颗掷弹筒发射的榴弹,将他们的重机枪阵地击毁。
  还有一些强大的火力点,甚至一些轻机枪都频繁的被对方掷弹筒发射的榴弹轰炸。
  那支神秘的轰炸部队,就像一把尖刀,在坂田联队的包围圈里,割开一条路,让八路军新一团突围出去。”
  筱冢义男听了,提出一个疑问:“敌人的炮兵部队也可以做到!”
  “那我们可以看这一份报告。”
  山本又拿起另一份报告:“这一份,是一个叫张庄的村子,那是一个维持会长的家。
  那个维持会长叫张仁义,他有一个儿子,在太原当翻译,是早稻田大学的高材生。
  但是,在苍云岭之战后不久,他家里被攻陷了,张家有步枪,机枪,但现场没有发现对射的痕迹,张仁义家里被搬空。
  就在十多天前,张仁义在太原担任翻译官的儿子张涛失踪,同行的龟田大佐以及他的卫兵玉碎。
  根据我们后来抓回来的青楼女子招供,抓走张涛并杀死龟田大佐和两位随从卫兵的只有两个人。
  后来那个青楼女子被打晕,但是对方没有注意到,接着对面还有一个目击者,他给我们描述了那两个抓走了张涛的人的模样。
  很高大,两个人都很高大,力气很大,张涛在他手里跟婴儿一样。
  我怀疑他是一名武士,从小训练力气异于常人。
  后来我又去查问了太原的城防,当日没有这么高的人出入。
  另外,当天城防营里丢失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还有两桶油。
  但是当天出城的记录,没有三轮车。
  再后来,我在城墙上发现攀爬绳索的迹象。”
  筱冢义男倒吸了口气:“你是说,对方带着三轮车从城墙爬下去?
  山本君,这可能吗?”
  “可能!”
  山本很肯定:“我在攀爬痕迹不远处发现了摩托车的车轮轨迹。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他们确实搬走了我们一辆三轮摩托车并从城墙放下去然后骑走。”
  筱冢义男他反应过来山本想要说什么了:“你是说,他们有异乎常人的力气。
  有无视城防,从容进出太原城的能力。
  有不牵连无辜的心肠。
  最重要的是他们懂得如何驾驶摩托车?
  而且,一辆三轮摩托车可以拉走的人不会超过四个,如果除去被挟持走的张涛以外,这支从容进出太原城的小部队,不超过三个人!”
  山本点头:“是的,将军!从种种迹象看来,这应该是他们特种部队的精英!
  所以,我很担心,他们会对太原的指挥部有想法!”
  筱冢义男点头:“你考虑的很好,但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吗?”
  毕竟谁也不想睡着觉,就被人摘了脑袋。
  “特种部队只有特种部队才能对付!”山本的主要目的是这个,但他的话还没完。
  “目前我们掌握的情报还不止于此。
  将军请看下面的报告,请看地图。”
  山本从地图上画了一个圈,看向筱冢义男:
  “将军,在张庄之后,那片区域的炮楼以及征粮小队经常遇袭。”
  筱冢义男知道他还没说完,点头示意他继续。
  山本继续说:“那些被袭击的炮楼,碉堡或者征粮队,都有一个特点。
  所有征粮队被袭击时间很短,皇军士兵根本反应不过来,也就是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全部玉碎。
  地上或者尸体上只有对方的弹头,但是现场没有,那怕一个我军的弹壳。
  炮楼也是,在射击口玉碎的士兵很多,通常等对方进入炮楼之后,就已经没有反击能力了。”
  筱冢义男听出来了:“你的意思是,对方的攻击速度,可以在全部士兵做出反应之前,击毙他们?
  你是说,他们有非常厉害的神枪手,可以从射击孔正面压制炮楼里面的火力?
  你是说这是敌军的特种部队?”
  山本点头:“是的,将军!”
  筱冢义男一直挺相信山本的判断,也挺相信山本被袭的那支部队是敌军的特种部队,但是一直没有实际数据去支撑这种论断。
  今天终于确认。
  他严肃的问:“那么,你能找到他们的踪迹吗?”
  “这个问题已经解决,将军!”
  他拉过地图,在上面画了一个半圈:“他们以为,他们袭击炮楼或者征粮队时离开他们所在的巢穴50甚至80公里,就可以把我们的目光引向别处。
  但是他们的经验还是比较稚嫩,他们习惯性的把目标定在自己的驻地50~80km以外的炮楼和征粮队。
  如此绕了半圈,当我从地图把这个半圈标出来之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半圈的中心点就是敌人的驻地。”
  “于是我们针对这个方向派出侦查人员,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得到了消息,我们得到了这支部队的确切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