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辰时来到


小说:参天  作者:风御九秋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南风皱眉看向胖子,“你别忘了,斗法是在同等修为下进行,洞神对阵洞神,居山对阵居山,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听南风这般说,胖子等人心头略轻,实则他们对天界和阴间还是心存畏惧的,毕竟他们没有南风这般击杀大罗金仙的本领,便是寻常天仙,他们也打不过。
  “你快上去更衣吧,”楚怀柔出言催促,“除了周帝送的法袍,齐帝和陈帝也各自送了一把宝剑和一柄拂尘给你,我都给你带来了。”
  “什么时候送的,我怎么不知道?”南风随口问道。
  楚怀柔答道,“此前周帝曾派出信使往齐国和陈国,告知二人你要邀请他们前来观战裁决,东西是他们托信使带回来的。”
  “哦。”南风点头。
  胖子催促道,“你快上去换衣服吧,我们收拾收拾桌子。”
  南风这才拾阶上楼,只见诸葛婵娟和元安宁已经换好了衣服,二人穿戴的是大婚时的公主礼服,十分齐整,很是庄重。
  “你们这是干嘛?”南风皱眉问道。
  “穿的好看些,也能给你长脸。”诸葛婵娟笑道。
  南风侧目歪头,皱眉打量着二人,中土有中土的规矩,华夏有华夏的风俗,按照古来习俗,大婚时的衣服在成亲之后会被妥善的保存起来,平日里不会穿着,只等到临终前再换上。说白了,大婚的衣服就是送终的衣服,二人这般穿戴,分明是做好了生死相随的准备。
  见南风皱眉,元安宁在旁说道,“你莫要多想,三界斗法恒古未有,我们穿戴的越是整齐,越能突显你的高贵尊荣。”
  “你们可千万别乱来。”南风指点着二人的肚子。
  按理说感觉意外的应该是诸葛婵娟,结果显露意外神情的却是元安宁,元安宁惊讶的看向南风,又看向诸葛婵娟。
  “他没告诉你?”诸葛婵娟看向元安宁。
  元安宁茫然摇头。
  “时日尚短,隐而未现。”诸葛婵娟靠近元安宁低声耳语,她是岐黄圣手,元安宁本人不曾察觉的细微征兆,她却能知道。
  诸葛婵娟言罢,元安宁大喜过往,意外非常,急切的看向南风,等他亲口验证。
  南风冲元安宁点了点头,转而急切的岔开话题,“来,帮我换衣裳。”
  听得南风言语,诸葛婵娟走过去帮他穿戴,而元安宁则愣在原地,回忆上次同房是什么时候。
  “弄璋?弄瓦?”诸葛婵娟帮南风捆扎法袍腰带,腰绳和腰带是不一样的,腰绳捆在里面,作用是别让裤子掉了,而腰带捆在外衣的外面,作用主要是装饰。
  “弄璋。”南风随口说道。
  “哈哈,真是天不遂人愿。”诸葛婵娟笑道,早年南风曾经说过她性情爽朗,希望她能生儿子,而元安宁性情婉约,最好能生女儿,结果却是她怀弄瓦女胎,而元安宁怀弄璋男胎。
  到得此时,元安宁方才回过神来,走过来伸手帮忙,满脸的欢喜,满心的激动。
  有二人帮忙,南风很快穿戴妥当,取了宝剑挂在腰间,拿了拂尘搭在右肘,下得楼去,与胖子等人一起,前去接迎三国君王。
  剑肯定是宝剑,拂尘也是特制之物,但南风却并未过分在意,甚至不曾仔细瞧过,这些东西说白了就是个摆设,除了好看,屁用没有,走路还碍事儿,之所以配上,主要是为了向三国君主表示尊重,尽管他内心深处对他们并不尊重。
  三国皇帝的禁卫都被吕平川拒于山下,只有三位皇帝得以上山,没了随从陪护,三位皇帝显得很不自在,走在一处也十分别扭,原因无他,三国彼此仇视,互相敌对,高洋厌恶陈霸先和宇文邕,陈霸先也讨厌高洋和宇文邕,宇文邕对陈霸先和高洋也是恨之入骨。
  待得迎上四人,南风冲三位皇帝稽首见礼,三位皇帝急忙忐忑回礼,他们对南风都怕的要死,宇文邕的皇位是在南风的帮助下得到的,而南风先前曾经因为吕平川一事训斥陈霸先见死不救,高洋就更甚了,因为莫离之事险些被南风给杀了。
  这三位皇帝都是马背上的皇帝,身形魁梧,人高马大,南风比他们要矮上几寸,但三人在南风面前却不敢直腰,唯恐高过南风一头,惹得南风不快。
  见礼过后,南风冲三人道谢,感谢三人送来的法袍等物,至此,三人方才心头微轻,随南风往塔楼去。
  眼见南风将三人的座椅安置在了最高层,三人好生惶恐,连番推辞,不敢入座。
  不敢坐是真,但南风既然发话了,他们也不敢不坐。可是真的要坐了,问题又来了,三把椅子自北向南,谁坐上首,谁坐下首?
  见三人犹豫,南风便将中间那把椅子向后拉了半尺,北面的那把又后拉半尺,以东西大小来平衡北南尊卑,以示三人平等。
  高洋坐第一把,宇文邕坐第二把,陈霸先坐第三把。
  待得三人落座,南风提出了一个建议,三国连年征战,劳民伤财,民不聊生,不如暂时休战,休养生息。
  对于南风的建议,三人谁敢说不好,满口应承,连连称是。
  唯恐三人事后反悔,南风又定下日期,只要三人在世,便不准起兵战斗。
  对于南风定下的日期,三人也痛快的答应了。
  见宇文邕和陈霸先抢先答应,高洋感觉落后,便主动起誓,以示真诚。
  见高洋明誓,宇文邕和陈霸先急忙效仿,唯恐南风误会他们心意不诚。
  实则三人原本都有各自的打算,南风的干预令他们不得随心所欲,三人心中少不得压抑郁闷,不过除了压抑和郁闷,还有欣慰和欢喜,因为南风此举表明承认他们是三国君主,而且不会插手左右三国的民生事务。
  三人此番前来,是担当斗法裁决的,说白了就是在斗法出现有争议的情况时发声表态,但有争议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故此,三人的到来实则只是走个过场,坐在那里充充场面。
  卯时三刻,阴风骤起,阴间的一干神灵先行来到,主扈共有十余人,为首的是两位女仙,其中一人正是太阴元君,而另外一人是个消瘦阴鸷的长脸妇人,年纪当有三十出头,一脸的苦大仇深,仿佛每个人都欠她钱,而且还欠不少,此人的穿戴与太阴元君很是相似,当是阴间另外一位大罗金仙太坤元君。
  二人现身于南侧山峰,带来的都是阴间的神仙,其中并无地仙以下修为者,这便说明他先前猜测无误,大罗金仙将己方选定的参战之人安排在了别处,只在斗法时才会瞬移往返,带他们前来。
  太阴元君现身之后,并没有向南风等人所在的山峰眺望,接受过三宗道人的礼拜之后,便与一干阴间神仙登上高塔,止于三层,没有登到最高处,之所以这般,乃是因为她们之上还有三清祖师,三清祖师自不会到场,但最高处要为三位祖师留出来。
  直到卯时末尾,天界神仙方才踩踏祥云从天而降,七位大罗金仙尽数到齐,其中他认得的有子神天尊,龙虎真人,元阳真人,西王母四人,余下三人不曾见过。
  天界一方人数较阴间要多上不少,当有三十余人,在三宗道人的恭迎之下,走下云头,迈步登塔,亦是止步三层。
  待得三方尽数落座,卯时结束,辰时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