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新大明帝国


小说:逆天改明  作者:修武兴国
  逆天改明正文终章新大明帝国“非也,非也,”刘良造重重地摇摇头,“所有的委任军官,都经过了我们的政治培训,这个培训的事情却主要是我负责的,你们说,你们吃谁的饭,穿谁的衣?”
  “吃指导员的饭,穿指导员的衣?”高级将领们齐声答道。
  “又是谁让你们从一个小小的泥腿子,当上将军的?”刘良造又大声问。
  “是指导员。”
  “好。”
  刘良造狂笑不已。
  “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你们的谋划,我都知道了吧!”
  李自成等人顿时面如死灰,而霍书光却很生气。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你不跟我通通气,搞得我还以为大帅交代给咱们的事情,眼瞅着就要办砸了。”
  刘良造默默地看了霍书光一眼,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回到陕西,你我其实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新闻调查局情报科的小小办事员而已。”
  霍书光顿时面色大变,他厉声质问刘良造:“你想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大帅的可怕吗?还有,你的家人也在刘家堡,被严密看管着,你要是有任何异动,你的家人定然死无葬身之地。”
  “哼哼,”刘良造神秘一笑,“他们已经在前往京师的路上的,还有你的家人,也被我救了出来,如何,还有后顾之忧吗?兄弟,一块儿干吧,我当了皇帝,封你个世袭罔替的一字并肩王。”
  “你做梦。”
  霍书光仿佛被子弹击中一样,反应剧烈,
  “你是什么心肝?想当年,我们在靖边,没有吃的,眼看着就要当饿殍,是大帅救了咱们,教咱们读书,给咱们的家人分田地,让咱们进新闻调查局,没有他老人家,你早就是一个死人,你居然还想背叛大帅,你还是个人吗?”
  “相互利用罢了,他对我又有什么恩情在?你休要啰嗦,我只问你,你跟不跟着我一起干,你不单要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你的家人想一想。我把他们救了出来,你以为大帅会如何看待你?”
  刘良造的话说的大有学问,霍书光一时呆住。
  “娘的,”霍书光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公道自在人心,等大帅来讨平了你,咱的清白自然也可以得到证实,你不用以此蛊惑于我,至于我的家人,为了向大帅尽忠,便是就此死了,也是甘愿,来吧,你是个做大事的人,杀了我吧。”
  “哼,”刘良造目露凶光,但眼眸深处却又有些许的不舍,“人来,送他去。”
  刷!刀光一闪,霍书光顿时血溅五步。
  “唉!”刘良造有些沉痛,“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指导员,他死了,他的家人?”
  一个红衣将领问。
  “都是熟人,他的家人放回去。”
  “是。”
  刘良造送走霍书光,沉默有顷,接着就对着李自成等人道:“你们本来早就应该死了,现在就真的去死吧。嗯….”
  刘良造使一个眼色,刀光闪过,李自成等人立毙欲刀下。
  金碧辉煌的皇极殿里顿时血流成河,血腥味儿充斥着整个大殿。
  “叫那些太监来,把这里拾掇一下。”刘良造下令道。
  “是。”
  过不多时,便有一个身穿百姓衣裳的中年太监,带着同样身穿百姓衣裳一群年轻太监走了进来。
  “高启蒙,”刘良造唤一声。
  “老奴在。”
  “这个皇极殿是皇帝登基的地方,是吗?”
  刘良造问这个问题时,虽然表情平静,然其激动之情却通过声音准确无误地传递出来。
  高启蒙心中一动,连忙跪地大声呼喊道:“老奴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些个将领们见状,忙不迭也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呵呵,都起来,哦,不,平身,”刘良造开心一笑,踟蹰很久,方才一屁股坐在御座上,很是摸索了一阵这把椅子,“你倒是个明白人,打明个儿起,宫里的人该怎么穿,就怎么穿,你就当个司礼监掌印太监,宫里的事情先管起来,这个,这个,嘿嘿,”
  刘良造又很是踟蹰了一阵,方才继续说道:“我呢,得了天下,打算认宋武帝刘裕当祖宗,你安排一下,给我,嘿嘿,给朕办妥当,朕重重有赏,这个国号,就叫宋。明白吗?”
  “明白,明白。老奴明白。”
  高启蒙领命喜滋滋第领命而去,在崇祯朝,他只是个五品太监,在司礼监里行走,如今到了大宋,新主甩手就给了个掌印太监,他仿佛在做梦一般,脚步虚浮,好似踩在棉花上一样,出了皇极殿,张罗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刘良造诬陷霍书光作乱,杀了闯王闯将,他勘定叛乱,杀了反贼霍书光,然后为了巩固乞活军的成果,他决定建立大宋,改元元光,克日出兵,讨伐前明最后一个疆臣刘仁玉,底定天下,从此天下太平。
  **
  消息传到陕西,刘仁玉切齿痛恨,直言自己有眼无珠,定要将刘良造,还有刘良选这两个叛贼杀个干干净净。
  四十万大军,仍然出发了,但这一次却不是去做武装游行,而是要去打一场决定华夏大地最终命运的大决战,一场真正的大决战。
  **
  山海关,祖大寿,吴襄,祖大乐,吴三桂等辽军将领们坐在椅子上,彷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大厅尽头的石头甬道,焦急地等着京师来的信使。
  “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发了一声喊,祖大寿等人都站了起来。
  一个信使自外面儿跑了进来,见到几位将主,正要拜见,却不提防祖大寿急声喝问道:“我们的家人可还安在?”
  “几位爷,小奴探了好久,都没寻到您几位爷家人的消息,说是人去楼空,不知去向了。”
  “不知去向!?莫不是都被李贼给杀了?”吴三桂都急了眼。
  “不是,不是,若是被杀了,京师的人也都知道,但您几位爷的家眷却是不知去向。”那信使苦着脸,回复道。
  “这却是怎么一会事!?”
  吴三桂不解,这时他却忽然听到一声呼喊,却是自家老母请的声音。
  “三桂吾儿。”
  “娘。”
  吴三桂定睛一看,却不是自家老母亲又是谁,他惊喜之下,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奔于母亲面前,双膝跪了,迭声问道:“您是怎么出来的?”
  “是陕西的刘大帅派人救的咱。”
  这时其他辽军将领们的家人也都来到了大厅之中,整个大厅顿时其乐融融。
  “这位是?”
  祖大寿发现有一位陌生人,便出言询问。
  那人也不待别人介绍,径自亮出山门:“我乃刘大帅手下,奉刘大帅之令,将诸位将主家人送回,另外告知,我大帅已将太子殿下接到陕西,目下太子殿下已经登基,成为大明新主,周太后临朝视事,陛下有旨。”
  听说有旨意,辽军将领们却是一呆,因为这个旨意究竟是谁颁布的,谁又知道。
  “嘿,几位将爷,您几位觉得我家大帅有必要假传圣旨,有必要说这些谎话吗?我家大帅何等实力,您几位不清楚吗,建奴何等厉害,不照样被我家大帅平定,说句不当说的话,我军自大凌河来,您辽军挡得住吗?”
  祖大寿等人听了这话,虽然觉得不甚中听,却又不得不认为有道理,于是大伙儿跪了,听旨意。
  “着令辽军上下,俱归辅国公,天下兵马大元帅刘仁玉节制,克日开拔,与刘仁玉大军会于古北口,南下剿贼,钦此。”
  **
  贞武元年正月十日,刘仁玉统帅大军,与五万辽军会于古北口,共四十五万大军南下,与刘良造所统帅的六十万宋军大战于遵义左近。
  此战,风向有利,刘仁玉之明军出动热气球空军部队,佐之以大炮,还有先进的遂发枪,将虽然勇敢,但是却没有多少热兵.器的宋军打的伤亡惨重,最后蒙古省汉骑兵趁着宋军士气沮丧,阵型松动的机会,大举冲锋,一战而将宋军打的全军覆没。
  刘良造和刘良选被杀,成立才个把月的宋国灭亡,随后刘仁玉之明军南下,喊出一切照旧的口号,迅速平定整个大明。
  至此,新大明帝国重新建立起来,国都并没有再迁回北京,而是仍在长安。
  自此以后,刘仁玉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实行君主立宪制,开议会,搞选举,充分给予大明帝国公民人权。
  大明帝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得到大发展,而相应的新兴的资本家们对市场有了迫切的需求,这就意味着大明要开启大航海时代了。
  但刘仁玉却没有这个意愿去打殖民地,因为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情,他当了十年首相,便拒绝再出任,首相之位由马天君接掌,他自己则专心地去享受生活去了。
  贞武三十五年,时年六十九岁的刘仁玉突然患上了重感冒,这在那个时代是不治之症,他自感时日无多,就把皇帝朱慈烺请到自己府上,与他说说体己话。
  说实话,朱慈烺年纪大了以后,是痛恨刘仁玉的,他多次在议会中指着刘仁玉的鼻子说对方是王莽,曹操,多次要刘仁玉杀了自己。
  就这样,君臣之间闹的很不愉快,直到刘仁玉不再担首相,退休以后,朱慈烺的想法才有所改变。
  今天,是刘仁玉的大限,朱慈烺还是来到了对方府邸,且看这个人想说什么?
  朱慈烺看到刘仁玉时,刘仁玉已经非常虚弱,须发皆白,进的气多,出的气少。
  “陛下,您来了。”
  刘仁玉笑了,笑的很开心。
  “你……”朱慈烺想了想,“你保重。”
  “唉!”刘仁玉很是欢喜,“陛下,您是不是怪臣,夺了您的实权?”
  “不怪了,”朱慈烺摇摇头,“从你辞去首相之职,朕就知道你不是操莽之辈,朕只是不明白,你图的是什么?”
  “陛下,您还看不来吗,老臣图的是我大明的千秋万代,陛下一家真正的万世一系,您看我大明现在这个样子不好吗?圣人书里说那些话,不就在如今实现了吗?”
  朱慈烺本想摇头,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摇头,所以他只能沉默。
  “陛下,先皇在时,何其辛苦操劳,还是亡了国。您现在做一个隐龙先生,字画很有些名头,做这样一个书画大家,不好吗?做一个我大明的象征,不好吗?”
  “你怎么知道?”
  朱慈烺有些不好意思。
  “陛下,您看,您的字画,老臣可是买了不少呢。”
  朱慈烺先前进来就觉得那些字画似乎就是自己的手笔,这时听了刘仁玉的话,就又细看了一下,发现果然如此。
  “你倒是有心了。”
  朱慈烺笑了。
  “哈,陛下,这样生活才是您应该过的,您终究也会习惯的,陛下,老臣这就要走了,您的路还长着呢,大明的路也还长着呢,请您好好走,也看着大明好好走。”
  全书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