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掌掴


小说:剑影云波  作者:舜君
  云妃才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这个女人没有高傲,但是却有很强的自尊心,他想要的是让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的侍奉他。跟重要的一件事便是他从云妃身上夺来的功力。
  不知道为什么云妃的功力很怪,无论赵王如何化解都无法将她的内力吞噬掉,每次只是消化成拳头大小为止便不能再吸收。
  虽然对赵王造不成什么影响,但是之后这一团拳头大小的真气便会反向吸收他的内力从而壮大自己。
  赵王与这团功力斗争了很久,一直没有办法彻底化解掉它,而他却只能用多于它数倍的功力压制它,吸收掉云妃功力的赵王实力不但没有提升,因为要压制云妃的功力,他的内力受到了一些损耗,他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这个秘密或许只有云妃才知道。
  赵王笑着说道:“很好,起来吧。”刘贵妃听到赵王的话后急忙爬了起来。擦了擦嘴上的尘土。
  赵王说道:“别着急,既然本王答应了,本王会信守诺言的,现在本王要你帮本王做一件事。”
  刘贵妃吐出了嘴里的污秽,说道:“请王爷吩咐。”
  赵王望向了洗衣服的云妃,然后指着云妃说道:“你去踢翻她的洗衣盆,再给她两个耳光。”
  刘贵妃一直看云妃不顺眼,现在有了机会,她当然不会错过,更何况这还是她唯一生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她还是会生不如死,她只能无下限的满足赵王的各种要求。
  什么大家闺秀,什么金枝玉叶的娘娘,什么自尊自爱。现在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她要的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只要能离开这里,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更不用说这件事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了。
  刘贵妃走到了云妃的跟前,一脚踢翻了云妃洗衣服的木盆。
  盆中的清水撒了一地,而云妃没有洗完的衣服也都瘫在了污泥里。
  云妃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拿着手中刚刚还在洗的衣服。还有放在井沿边上几件洗好的衣服。走到了晾衣服的线绳前。
  将自己洗好的几件衣服晾在上面。
  正当云妃要回房的时候,刘贵妃一把薅住了云妃的长发。
  云妃觉的一阵吃痛,刘贵妃一脚便踢在了她的腿上,云妃也顺势倒了下去。
  但是云妃并没有还手,赵王想看到的就是她的反抗,她不会如他所愿的。
  此时刘贵妃扬起手一巴掌就打在了云妃如玉的脸庞上。
  显得有些憔悴的脸上被打出了一个红红的掌印。紧接着刘贵妃的第二巴掌接踵而至,云妃的鼻孔和嘴角溢出了鲜血。而她也被刘贵妃的两巴掌打的有些耳鸣了。
  她趴在地上,她没有去看赵王,也没有去责怪刘贵妃。
  只是默默地趴在那里。
  赵王冷哼了一声,赵王说道:“呵呵,想不到母仪天下,雍容华贵的皇贵妃,如今成了一个任人欺负还不反抗的洗衣婆。真是可怜啊。”
  云妃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周围众人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纷纷替云妃鸣不平。这若是皇上还在世,谁敢对她这样。果真这落地的凤凰连土鸡也不如了吗?
  虽然她们心中不平,但是却都是在心里的。没有人敢站出来替云妃出头,也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毕竟现在赵王就是这里的“皇上”。她们的命运都捏在他的手里。
  这里是北苑,是先皇的嫔妃们居住的地方,而赵王却可以旁若无人的走进这里,足见太后和皇上也不在乎这里。
  她们不过是群可怜的女人而已,她们没有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便只能是任人宰割。
  赵王看了看云妃如同“死狗”般的样子,他吩咐道:“好了可以了,对付一个木头桩子也没什么意思。”刘贵妃回到了赵王的身边,她娇声娇气的说道:“那王爷,我呢?”
  赵王轻抚她的脸颊,他说道:“本王自然是不会食言的,不过在此之间,就要看看你的本事了。”
  刘贵妃环住赵王的臂膀,像撒娇讨好主人的猫一样用自己的身体摩擦着他,她说道:“臣妾会侍奉好王爷的,现在王爷就是臣妾的皇上。”
  赵王望了一眼云妃,他想做她的皇上。而不是这个女人的。不过到嘴边的肥肉也没有不吃的道理,赵王就喜欢这种为达目的毫无下限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玩起来才最有意思。而云妃在他的手里只是一个毫无感情的傀儡而已,鱼水之欢,便是鱼和水一起才行,而云妃在赵王这里就是一条死鱼。死鱼永远不如鲜鱼好吃。
  赵王搂着刘贵妃离开了,见到赵王离开后,众人急忙走上前查看云妃的伤势。
  最为年长的齐妃将倒在地上的云妃扶起,她问道:“你还好吗?”
  云妃依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齐妃吩咐道:“韩婕妤麻烦你把云妃娘娘的东西收拾一下,梁昭仪帮我把云妃娘娘扶进去。”
  众人听到了齐妃的吩咐纷纷行动起来。齐妃是她们这些人中最为年长的,虽然他的位份不是很高,只是一个嫔妃,但是因为年长大家还是敬她三分的。
  齐妃和梁昭仪将云妃架回了她的房间。
  齐妃用手帕为云妃擦去脸上的血迹,她看着云妃脸上的两只手掌印叹息一声说道:“你这是何必呢。我们这些人无能没能为皇上诞下龙子,可你可是为皇上生了一个儿子,真不知道太后娘娘是怎么想的,竟然也让你跟我们来这里受苦,你平日里待大家不薄,可是现在大家自身难保也顾忌不上你了,我们也帮不上你什么,你也不要怨我们。”
  云妃抓住了齐妃的手,她说道:“我知道。齐妃姐姐我只是心有不甘。”
  齐妃劝诫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是我们所有人里最有姿色的,我看得出来,赵王来这里只是为了你而已,你就放下身段叫他一声王爷又能如何呢,现在皇上不在了,太后年迈,我们谁也指望不上了。何必为了一时的荣辱,在这里受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