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3章 宣言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这里的人不多,可尽管如此,依旧有几人在不远处旁观。
  方醒不喜欢这种态势,不过闫大建既然拿出了苦主的姿态来寻事,那他自然不会回避问题。
  所以他很不解的说道:“你当年在福建为官时的那些事难道你忘记了?”
  闫大建微微昂首道:“天下官员谁没做过错事?兴和伯,难道你没有吗?”
  “本伯若是有,那也是无心之失。”
  方醒的话让闫大建面色苍白,他想反驳,方醒却提高了些声音,继续说道:“你那是故意的,把百姓的安危当做是草芥,那座山上的三个冤魂在看着你呢!而他们的死亡只是因为你想拖延一下,把事态闹大,好让你显得更加的出色。”
  边上的人都听到了这些话,有人低头笑了一声,大抵是在笑闫大建不自量力去找方醒说理。
  而方醒既然开始了,就没准备给闫大建留余地。
  他冷冷的道:“官台山的事最终你得利最大,这便是鲜血染红了官帽,闫大人,你晚上做梦不怕吗?”
  闫大建呆呆的站在原地,他想反驳,可官台山之事却是他的一个把柄。
  当年官台山有流民,而那附近还有银矿,这才是那些官员们态度暧昧的原因。
  流民是正经百姓,只是因为被官吏逼迫的活不下去了,才遁入山中求活,只求避过赋税。
  而银矿……
  “那个银矿已经停了,闫大人,本伯的人已经赶往福建,希望你是一清二白,不过本伯觉得……”
  他拍拍闫大建的肩膀,笑吟吟的走了,就像是和一个朋友道别。
  而闫大建就站在那里,久久没有离去。
  阳光灿烂,可他却感到一股冰冷在骨子里酝酿着。
  “闫大人,走吧。”
  那几人以为方醒和闫大建是普通矛盾,见闫大建发呆可怜,就喊了一声。
  闫大建微微皱眉,低着头,看着阳光照在自己的右侧身体,在左侧留下了一个阴影。
  他没有觉得热,遍体寒意让他轻轻的颤抖着。
  “这是冤孽吗?”
  他神经质的笑了笑,然后渐渐昂首。
  他一路回到了礼部。
  “见过大人。”
  礼部现在没有尚书,闫大建最大,所以官吏们都省略了那个闫字。
  闫大建微笑着点点头,不时叮嘱出去的人注意别中暑。
  亲切的闫大建得了不少人的好感,大家都唏嘘着为啥还不来任命。
  闫大建不知道为什么还不来,但他希望永远都不要来。
  朝中百官也在盯着礼部尚书这个位子,可皇帝却把此事给搁下了,倒是引得一帮人在觊觎着。
  如果说官员们的目标是不断的升官,那么学生们的目标就是早日学成。
  知行书院的课程很丰满,天文地理都有涉及,物理化学,数学儒学……
  每一个学生必须要学习所有的科目,并且不能挂科。
  当年种下的桃李早已缤纷,树下就是小径,无数学生每日从小径走过,脚步轻盈。
  “快走,毕业仪式马上开始了。”
  轻盈的脚步马上变得急促起来,学生们都纷纷向操场跑去。
  操场上已经站着不少人,台子上的老师们在等待着。
  学生们很熟练的在下面列队,然后操场上渐渐静默下来。
  没多久,方醒就扶着解缙出现了。
  太子没来?
  这个发现让师生们有些意外,并有些失落。
  上了台子之后,方醒大抵是察觉到了这些失落的情绪,就准备讲话。
  “你们毕业了,对于师长们来说,就如同是把自己教导的雏鹰赶出了学校,他们会担心,但我想他们更多的会是期望。”
  “他们担心你们会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未来的目标是什么。他们期望你们能扫清那些茫然,认准了目标就坚定的走下去。”
  这一批毕业的学生不少,而新生更多,操场上站满了三分之一的地方。
  方醒有些恍惚的想起了当年的第一届师生们。
  “……那时候我们更像是一个规模大些的私塾,我很没有底气,担心会被人砸了牌子,当然,后面确实是有人来砸了。”
  知道那件事的人都在看着方醒。
  没有他的存在,大明如今依旧是儒家独大,死气沉沉。
  “太子殿下偶感风寒,所以今年的毕业仪式就不来了。不过他委托我转达了一句话,要做对大明有用的人!”
  方醒的脸皮已经厚到了一个程度,把自己的话转嫁到了玉米的头上,依旧毫不变色。
  “做好人大抵是最蠢的一种说法,我更愿意让你们做一个尽量不害人的人,若是能对大明有益,那么就是功德无量。”
  “而培训好人只是知行书院的一个目的,但它更多的目标却是大明。”
  方醒的语气很淡然,可师生们却都激动了起来。
  这是第一次。
  “知行书院以前的目标有些含糊,那是因为咱们不想招惹是非,只想关门苦练。如今前后毕业的学生不少了,遍及各地的科学子弟们就像是种子,已经发芽生根,在教导着那些渴求真知灼见的百姓。”
  “这是我们的重要目标,不管你们以后是行商还是种地,或是为官,请记住一点,我恳请你们牢记一点。”
  方醒伸出食指,很庄严的说道:“要去当种子,让科学在大明各地开花结果,要结果!”
  这是宣言!
  和儒家分庭抗礼的宣言。
  解祯亮有些担心,他担心这话传出去后,双方的矛盾会来一次总爆发。
  皇帝站在了科学一边,不断在打压儒家,各种革新更是在割儒家的肉。
  这是循序渐进的,也是有理可循的。
  可世间并不是只有道理,更多的却是势!
  难道说方醒认为儒家的势已经不及科学了吗?
  他扶着自己的老父,低声道:“父亲,山长此举急切了。”
  解缙摇摇头道:“他是急了些,他像是在担心着什么。”
  “……我担心你们会在漫长的岁月中放弃了自己的理想,放弃了你们在这里学到的东西,所以……记住你们的使命,大明需要你们付出……需要你们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据理力争,去奋斗。”
  交趾布政司里,干瘦的小娘在据理力争。
  “那些女人的工钱应当和男人一样,因为她们做的事和男人一样多,为何不能同工报酬?”
  布政使王德龙不耐烦的道:“官办的作坊都是一个工钱,可那些商人弄的工坊却不是本官所能干涉的,你自去吧。”
  小娘怒了,黝黑的脸上全是怒火,“大人,那些女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她们不该被轻视!”
  说着她开始咳嗽,身体跟着剧烈的颤抖着,仿佛是要把心肺都咳出来。
  王德龙心中一软,说道:“去找郎中看看吧,此事本官会斟酌,到时候叫那些商人来说话。”
  “多谢……咳咳咳!多谢大人。”
  小娘的面色有些灰白,被人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