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6章 殉国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最近的一个多月里,闫大建都在惶然不安中度过。
  他不知道方醒的人去了福建多久回来,会不会查出自己当年在福建为官时的问题。
  这一个多月里他度如年。
  所以他很快就瘦了下去。
  同僚们都好奇他减肥的手段了得,于是有人就问了,闫大建说这是最近公事繁多,夜cāo)劳的代价。
  一个人只要整忙碌不停,几乎不会有肥胖的机会。
  所以这个答案得到了认同,并引来了不少赞叹。
  陛下至今没有任命礼部尚书的人选,显然就不会再考虑闫大建。
  作为代理尚书,在此期间若是有功,自然会被新任的尚书给无视了。
  若是有过,那么对不住了,该你的责任你就跑不了。
  所以这种代理是最不讨喜的,暂时接替的官员也不会出力,顶多是看着,只要不出大篓子,其它的关我事。
  但闫大建却兢兢业业的在代理的职位上做事,而且不急不躁,并未因为自己仕途的失败而破罐子破摔,让人唏嘘不已。
  多识大体的人啊
  可陛下为何就看不上他呢
  “大人。”
  闫大建走进礼部,一路上遇到的官吏都肃然拱手。
  这是一种心态。
  从人类的心态来说,没人愿意自己的头上还有人。
  但心态是心态,现实是现实。
  所以既然不能避免,那么肯定是合眼缘的最好。
  和和蔼的闫大建比起来,天知道下一任尚书是什么德
  所以大家的同和尊重都是发自内心的。
  但闫大建只是微笑着,然后拱手回应。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为什么会瘦下去。
  生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
  特别是未知的等待
  那种煎熬让他的头顶已经秃了一块,就像是被鬼抓走了那些头发。只是有帽子遮着,旁人不知道。
  走进自己的值房,闫大建关上房门,转过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无踪。
  “畜生”
  哪怕只是早上,可他依旧疲惫的就像是一夜未睡。
  他靠在椅背上打盹,至于公事,大事他会上奏章请示,小事下面的官吏就处理了。
  这样的无为而治反而让上下都满意了,于是闫大建才得了好名声。
  但他现在每天都是心急如焚,只是在人前不显而已。
  他静静的靠在椅背上,当有人敲门时才睁开眼睛,然后深呼吸一下,又挤出了和蔼的微笑,说道“进来。”
  “大人”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闫大建忙完之后,就走出门外,觉得自己好似重生了一般。
  他缓缓出了礼部,一直到了大街上,也不去什么酒楼,就找了家路边摊坐下,和气的说道“来五个锅贴,再来一碗羊汤,加些辣椒。”
  有人认出了他的官服,于是周围的人难免要敬佩一番大官也能吃路边摊的和气。
  锅贴很好吃,现在大明的锅贴早就被玩出花来了,各种口味任选。
  羊汤很浓郁,微微的膻味正好。
  周围的人都吃的酣畅淋漓,一口锅贴一口羊汤,没多久就是一汗。
  一阵马蹄声传来,闫大建回看去,就见到一个灰头土脸的骑兵往皇城那边冲去。
  “这是有军吧。”
  “哎呀会不会是塞外有人打来了。”
  “胡扯他是从南边来的,难道还要绕个圈来报信那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
  闫大建微微眯眼看着骑兵远去,然后回继续吃。
  等他慢条斯理的吃完之后,皇城方向出来一骑,却是刚才报信的骑兵。
  疲惫死的骑兵往城外去了,闫大建的心中一松,然后慢慢踱步回去。
  那骑兵一路出城,然后到了方家庄。
  “哪来的”
  家丁拦住了他,军士艰难的下马,说道“交趾,这一路换人换马,就为了一个消息。”
  方醒正在吃午饭,等到了前院时,见到那个军士,他就问道“可是有人谋逆”
  交趾那块地方桀骜不驯,若是再有人敢谋逆,方醒觉得海外缺少的人手都够了。
  “伯爷,小娘大人去了。”
  方醒呆了一下,然后看向了侧面。
  有家丁进来给军士送上了温茶,军士端起两口就喝了。
  咕咚咕咚的声音还在耳边,方醒想起了那个小娘。
  她总是有些害羞,但做事却雷厉风行。
  五十年
  军士从怀里摸出一张纸,然后说道“交趾布政使王大人的交代,小娘大人临去前说了,说要进京见您,还说还说对不住您,没有完成五十年的承诺”
  方醒接过那张纸,看了一眼后说道“你休息下,方某这里有书信,还请回去时带给王大人。”
  稍后他再次回来,把书信交给军士,然后叫人带他去洗澡更衣。
  解缙和黄钟都知道小娘的另类,可看到方醒面色黯淡,就劝道“既然她去了,陛下那边肯定会有表示,生前后都有了,也算是死后哀荣吧。”
  方醒强笑道“我知道了。”
  稍后他就进宫求见。
  一路上他都在想着那句话,等见到了朱瞻基后,第一句话就脱口而出。
  “小娘算是殉国了。”
  朱瞻基并未把小娘的事放在眼里,只是王德龙说交趾当地的女人把小娘奉为神灵,他这才准备了追封。
  “殉国”
  朱瞻基觉得方醒大抵是念旧,可殉国这个词却不能乱用。
  方醒说道“当年小娘杀夫之后,我把她救了下来,对她说要为大明做事五十年来恕罪,然后她就拼命的做事,王德龙说她纯粹是被累死的”
  朱瞻基皱眉道“广西和云南两地的官吏对小娘颇有微词,说男尊女卑在两地渐渐有被颠覆的迹象。”
  “那只是一时。”
  方醒不能和朱瞻基说解放女,男女平等,否则朱瞻基多半会认为他是中邪了。
  “而且小娘为大明稳定交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陛下,她的功绩当会千古流传,甚至在交趾等地会成为传奇”
  “传奇吗”
  朱瞻基看着方醒,突然问道“你当年说自己要做大明的传奇,如今依旧是这般想法吗”
  方醒认真的道“是的,我一直想成为大明的传奇,最好是流芳千古那种,不过估摸着得再过三百年。”
  朱瞻基问道“为何要过三百年”
  方醒说道“因为我死了之后,儒家肯定还在朝堂之上,民间依旧是科学和儒学分庭抗礼,所以我死后的名声肯定是毁誉参半,得等三百年后才会慢慢的纠正过来。”
  朱瞻基满意的道“看到你对此有着清醒的认知,朕很欣慰。”
  方醒说道“儒家纵横中原多少年了,从朝堂到乡野,几乎就是神灵般的存在,我从未认为几十年就能让科学跃居其上,而且这也不妥当,因为科学的基础并不牢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