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日祭


小说:星际剧毒小妖  作者:肖小懒
  “小师叔,我们去哪儿啊!”云小妖终于在炎热地汗滴顺着脸颊滴落,腾腾直冒热气时,忍不住问道。
  “这个,等我们到了,就知道了。”叶泥回答道,跟他之前的回答一模一样。
  无法,云小妖只得随他一步步往前走去。
  脚上的鞋子在磨了一个又一个皮层掉后,云小妖只差没泪目。
  “小师侄,为何感觉你情绪不高?”叶泥问道,“这青山绿水,灵气充足的,正是修行绝佳地。”
  她心疼她的星币,行吗?云小妖抬头望天,不知觉却被吸引住了眼球,蓝白相间无规则形状的白云,在光芒照射下,金边镶层,奇异耀眼。
  当她看见叶泥丝毫没有累感,也没有出一滴汗滴,再对比她自己,这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天色快要暗沉下来,阳光已经下沉到山头树林脚下,隐隐约约透出点点长条光线。
  嘎啦嘎啦的音乐声,金色的面具,头饰,上翘的孔雀毛定在头顶,脸上画着夸张的图谱,每一个人都约在两米左右,而且每个人不论男女,都穿着露出胳膊的鲜艳服饰。
  这是在干什么?好热闹。
  云小妖觉得她眼睛有些不够用,吹吹打打,扬起数道风帆。
  “嘭”,一道轻微响声,将她炸了回来,“这是结界。”在她拿眼看叶泥时,叶泥说道,一边打出了一道法诀。
  一圈透明光波波动,泛着涟漪,波荡开去。从他们身边穿行而过。
  云小妖跟在叶泥小师叔身后,走进了结界,心中更是对这一切都持着种敬畏之心。
  场边熙熙攘攘,很是能唤起人的感叹,缔造万物,生长生命之感,这是种崇尚自然在上的民族,云小妖以为,这种单纯崇敬、崇拜之情,产生了种强大的自然之力。
  她甚至能看见种青色的光芒在他们头顶上显现着,这让她有种身处奇异幻境的感觉。
  “天女,天女。”
  人群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她顺着人们的目光望去,就看见一袭白沙,拖地而走的金洁,这个人她曾经见过,这是她非常确定的事情。
  可,这到底是在哪见过?她竟又像是被一层雾拦住。
  乌黑的长发及腰,黑而大的眼睛,令人颇感奇怪的还是她的耳朵,凸起一点尖尖地角。
  中间的一些人继续舞蹈着,而另外一些人也是很规矩的站成一个又一个越来越大的圆圈,云小妖跟叶泥就是这种圆圈中的一人。
  她左边是她小师叔叶泥,右边则是一个脸黑黑的质朴女子。
  他们这些人都是没有面具的,不过,她自己也发现不知是何时她也被小师叔叶泥施了术法,不是原本她的模样,而是跟这里面大多数女子一般,黑蛮壮实。
  “一跳风调雨顺,二跳五谷丰登,三跳国泰民安。”只见金洁连续跳了三跳,每一个跳跃间都有一个厚实的铜盆,里面烧着很旺盛的火。
  火苗是青色的,四周还撒着水,椭圆形的直往下掉,稳稳地全落入铜盆中,聚集在上边,形成四个很大的水球。
  随着时间推移,水球越来越大。在众人欢呼声中,四个火盆里面的水球沸腾起来,从表面冒着水汽,晶莹剔透,体积膨胀起来。
  水火兼容,交相辉映,完全打败了她的某些认知。这种来自一惯生活中的常识部分,并且深刻入心的,可谓说受到的冲击力巨大。
  “啊啦啦,啊啦啦,地瓜,地瓜。”前面排着的人唱起腔调曲来,旋律很简单,手中的动作还随之交相着映着,“呶啦啦,啦呶呶,麻鸭,麻鸭。”
  “天佑四野,龙盛苍穹;芎琼芪椰,百褶布萘。”天女金洁伸手向藤蔓编织的蓝中,一手撮起稻,栗,黍,麦,豆混合而成的谷类物,随着菊,荷,兰,梅,栀等鲜花同撒向天地间。
  铜盆中的水球膨胀过之后,慢慢又减少不少,最终停留在一个拳头大小,稳定不变了。
  撒向空中的五物、五花漂浮,天女双手伸出,手心中隐有光芒散出,在金洁双手伸出瞬间,那些本身无规则撒向空中的五物、五花,一刹那间按照某种特定的比例被排列好。
  整齐的被分成四份,飘移至铜盆上四个水球上边,然后便是一个又一个盘子被一个个壮士大汉端上,这些大汉皆是彩饰服装,只是在他们腰间系着不同颜色丝绦,云小妖约莫一数,赤橙红绿青蓝紫,七种。
  这七人站在天女身后,盘子上分别放着豕、犬、羊、鸡、鸭、鹅、鹂,然后,她发现这七种祭祀用的七畜都漂浮了起来。
  与此同时,五物、五花都进入了水球内部,安然窝在其间。七畜被一种白蒙蒙的气团给包裹起来,那七大汉上演了出凭空变走盘子的戏剧。然后,七畜已然也移动起来,并列排在火盆后面七个台子上。
  一根手大指头粗的香立在正中央,场地中间的乐声,古老节奏更加有力,有韵调。待到后来,云小妖已然听不见他们口中唱叨着的拗口祈祷之语。不像曲舞,倒像祁神。
  忽然,天女脚离地攀高,拔地而起,颇有飞升之势。之前那五物、五花混合的水球,在金洁弹指一挥间,轰然炸开来。
  不知巧合,还是精准控制,炸开的混合水球,全都被秩序的注入了七畜之中,一股好闻的香味传递出来,散入到围成圈的人群中,她感觉她旁边的女子拉着她的手,握的更紧了,他们嘴里全都大声的呼喊起来,类似于感谢上苍庇佑。
  天女金洁在闹声中消失不见,只剩下七个佩戴七色丝绦的大汉,站在台中。
  “一年一度的日祭就此开始。”站在为首佩戴赤色的大汉朗声道。
  而后,挥手抬起香气愈来愈浓郁的七畜移至他身前。
  围着的人豁然从舞动的状态移动起来,转到一排木桩处,戛然而止。
  云小妖他们从牵手的状态排列成队,一个个的都垂手而站,神色激动。
  她伸出手拿过飘在她面前的面团。这个,是参加这个日祭的福利。云小妖心想到,一边用眼睛瞟向淡定的叶泥。
  有样学样的跟着小师叔的动作,吃了一口,香儿不腻,滑而不肥。并且有一股灵力钻进她肺腑间,这感情是一种好东西。星际剧毒小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