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6 呦呦鹿鸣(下)


小说:都市之国术无双  作者:鱼儿小小
推荐阅读:都市之霸气仙医 我的修道人生 最终武道 武侠世界大穿越 全能运动员 纯阳武神 
  “不过,这事可难不倒本姑娘。”
  舞姿跃动间,貂蝉神情一肃,随着琴声,就如山间奔跑的小鹿,身形轻巧欢快,双眼湿漉漉的温润平和。
  心与舞合,不显半分诱惑,却是让空气都变得温柔,触动所有人心底的绵软。
  一舞一琴,相得益彰……
  苏辰眼中光芒在红烛映照下明灭不定,元神悄悄的又有了一些长进。
  “见性是功,平等是德,不得不说,佛门有些理论还是挺有用处的。享乐其实也是修行,并不只有一意苦修才能取得进步的,心意通达也是道。”
  琴声陡止。
  貂蝉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少女身材刚刚长开,起伏之间,光线明暗交集,比起高超的舞姿来,更是动人心弦。
  苏辰望了望貂蝉眼眉中间微微颤动的睫毛,笑出声来,赞道:“这舞姿生平难得一见,技艺高超,王尚书真是有心了,不知此舞可有名目。”
  貂蝉心脏重重一跳,心想难道他发现什么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自己啥也没干。
  她停下喘息,行礼道:“回禀丞相,此舞随心而动,未曾取名。”
  “这里是凤仪亭,貂蝉姑娘如此绝美舞姿,值得纪念,不如就叫‘有凤来仪’?”
  苏辰饶有兴致的取名道。
  貂蝉面上唰的一声腾起红晕,又是一福轻声道:“随丞相喜欢。”
  蔡琰在一旁听到,面色清冷,抱起瑶琴说道:“若是无事,琰告退。”
  自己弹了一曲高雅琴声,竟然被在场两人随意两句话就扯到下三路去了。简直没眼看,她不想再呆下去了。
  有凤来仪的竟思自然明确了,就是有奇异美丽的凤凰来相配。
  或者说,凤凰来这里栖息,也可以说来交配。
  苏辰随口这么一说,见到几人神情古怪,知道她们想歪了。他也不留着蔡琰,只是笑着挥了挥手,让门外两个女弟子送蔡大家回府。
  见到气氛微微尴尬,苏辰微微摇头。
  不就随便这般一说嘛,蔡琰雪女冷着脸,这又从何说起。
  还有,貂蝉小妞不知怎么想的,一脸任君采摘的模样。
  她怎会如此配合王允的计划,是不是其中有着苦衷呢?
  苏辰有些疑惑,转首看向雪女,笑道:“貂蝉姑娘既然进了丞相府,那就是自己人了,切勿让她有后顾之忧。”
  长安城中的消息,自然是雪女最清楚。苏辰不殚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旁人,但他却不会认为,有哪一个女子,会自轻自贱的把自己奉献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因为,这是注定的悲剧。
  ……
  雪女会意退下,亭中就剩下苏辰貂蝉两人,静静相对。
  看着貂蝉无限娇羞的面容,苏辰突然叹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吕布?”
  他想来想去,如今的长安朝廷,跟董卓掌权之时已经大不相同。
  董胖子虽然头脑精明,兵精粮足,但终归是边境武夫出身,行事直来直往,对人心和内政方面不太了解。
  无论是对军队的实际掌控力,还是对百姓的治理,董胖子时期的朝廷和现在完全是两码事。
  关东诸侯,想要再一次联手对付自己都没有办法做到。
  也就是说,从外部来打败自己麾下大军,很难很难,正常人不会这么去做。
  如果自己是袁绍曹操等人,想要针对如今的长安,办法也少得可怜。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三千弟子是跟随自己从朝天宫中出来的,不存在策反的可能。
  王允想要设谋出手,就只能在吕布身上打主意。
  这一位是降将,武力极高,又有许多弱点。
  “王允到底是忠于朝堂,还是忠于河北势力,或者说和四世三公袁家那批士子集团有着勾连?”
  种种暗地里的诡谋,虽然曾在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苏辰其实并未太过在意。
  他只是有些好奇,连环计到底有着何种隐秘。
  历史上说,貂蝉深明大义,为了大汉复兴,以身伺虎。
  但是后来,又跟着吕布东奔西跑的……在吕布兵败被斩之后,听说还被关羽收到房中做了玩物,再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这种命运真的有些悲惨了,如果是为了大义而牺牲,代价真的有些大。
  听得苏辰陡然揭穿隐秘,貂蝉如五雷轰顶,花容变色,身上冷汗冒出来打湿了后背。
  她低头良久,眼神就有些黯然,叹道:“丞相目光如炬,这样的事情都瞒不过你。王尚书暗中图谋,实在可笑之至。也好,能在死前过上一段好日子,总算值得。”
  既然被看穿,貂蝉破罐子破摔,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她原名任红昌,是五原郡九原县人。
  十二岁时,因为关西战乱,她就跟随父母逃到洛阳左近……阴差阳错被王允找到,出于某种目的收为义女,派人教授舞蹈歌技。
  她开始心里还挺感激的,到后来就发现不对。
  直至见到吕布,他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要说关系呢,在吕布未曾出头之前,貂蝉与吕布两家还算交好。
  那时的吕布也算纯洁憨厚,还向往建功立业,对官员十分敬重,貂蝉自然也是佩服的。
  等到多年之后,貂蝉父亲在逃亡路上死去,她也流落到了王允府中,吕布却成了天下闻名的虎将。
  最重要的是,她母亲被王允安置在城外,很难见着一面。
  貂蝉知道,自己其实是一枚棋,是过河的卒子,有进无退那种,命运从来就不曾掌控在自己手中。
  尚书府里,如自己这样的义女不少,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命运。
  母亲被掌控,王允的命令她自然不敢不听。
  ……
  前些日子,董卓伏诛之后,吕布声威不但无损,反而更加受到重用,独领数万精兵。
  王允四处结交,不知为何,竟然连这等粗鲁无文的猛将也府中饮宴。
  也是在那一日,貂蝉被叫出来献舞,见过吕布一面。
  当时两人就已认出对方。
  貂蝉一舞完毕之后,就回到自己住处,也不知道王允到底与吕布说了什么,她猜测着无非就是许给对方承诺。
  战场之上打起来,王允打不过吕布的一根手指;但若是想要玩弄心计,他却是行家里手,吕布怎么也不是对手的。
  貂蝉说完旧事,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了下来,跟先前那种娇俏精灵模样完全不一样,满面凄凉,竟然也有着惊人丽色。
  所以说,有些人哭都哭得那么好看,实在是不能不佩服。
  “别难过了,你衣衫都已汗湿,全走光了,跟我来……”
  苏辰转身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