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靓和翟耀辉38


小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作者:锦红鸾
  “翟大哥,我代我哥向你道歉。真的,他只是心疼我,他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希望你能原谅我哥,你真要怪的话,就怪我吧。我哥都是为了我。我、我以后会尽量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上去别那么伤心难受。以后,我哥就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噢……”
  许久,翟耀辉才淡淡地应了一声。
  “噢?”齐敏蓝忍不住重复了一遍,这叫什么回答?
  她被翟耀辉伤得这么厉害,她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她还不让自己的哥哥来报仇,翟耀辉就给她一个“噢”字?
  翟耀辉的良心呢,愧疚呢,后悔呢?
  “还有别的事吗?”翟耀辉站起来,拿着毛巾往自己的脸上、脖子上擦了一把。
  不得不说,当兵的男人的体魄真的是诱人啊,行走的荷尔蒙机器。
  哪怕再不会欣赏一身腱子肉的男性身体的女性见了这一幕,都要忍不住脸红心跳一下的。
  齐敏蓝眼睛飘乎了一下,没去看翟耀辉若隐若现、线条分明的胸肌:“没、没别的事了。”
  “这样啊,那你回去吧。我得去洗个澡。”
  “……”齐敏蓝吸了一口气,“翟大哥,你是不是因为我哥的事,所以生我的气了?”
  是她哥要来打翟耀辉的,跟她有什么关系,翟耀辉的这个态度不对吧,良心真被狗给吃了吗?
  “没有。”翟耀辉把毛巾挂在自己脖子上,“就是我真的还有事情要忙。”
  “噢,那我回去了?”
  翟耀辉的这个态度挺叫人生气的,说翟耀辉因为跟施鹏打了一架生气吧,翟耀辉一脸的面无表情,让齐敏蓝猜不准翟耀辉到底气没气,气的是施鹏还是她。
  无奈之下,齐敏蓝只能又一次灰溜溜地离开。
  齐敏蓝一离开,施鹏就从旁边的小房间走过来,自嘲一笑之后,坐在翟耀辉的身边,不吭声了。
  翟耀辉同情地看了施鹏一眼,有这样的妹妹,施鹏也挺倒霉的。
  施鹏又不是不讲理的人,哪怕齐敏蓝又哭又闹的,施鹏不可能好端端地真来找翟耀辉一顿。
  两人本来就有互相切磋的习惯,为了敷衍齐敏蓝,施鹏嘴上答应之后,干脆就跟翟耀辉来练练手了。
  其实也是齐敏蓝观察地不够仔细。
  翟耀辉跟施鹏之间不存在方便压倒性地赢过谁的存在,两人真的是肉搏战的话,翟耀辉怎么也不可能只是破了一件衣服和出了一身的大汗。
  再怎么样,脸要青一青、肿一肿,嘴角挂个血什么的吧?
  冲翟耀辉刚刚那样子,只能证明了翟耀辉才进行了激烈的运动,而不是跟人打架了。
  施鹏来了之后啥也没有说,只是表示要跟翟耀辉练练手。
  正好,被翟奶奶那么一通闹的,翟耀辉心里憋着事儿,正难受得厉害呢,跟施鹏切磋一下刚好可以发泄发泄。
  谁知道,齐敏蓝这个时候找上门来,分别在翟耀辉和施鹏的面前狠狠地刷了一把存在感。
  听了齐敏蓝的话之后,翟耀辉哪儿还能不明白,施鹏是被齐敏蓝逼过来的。
  明明是齐敏蓝逼施鹏过来教训翟耀辉的,一转身,齐敏蓝颠倒黑白,把所有的事和责任全推到了施鹏一个人的身上。
  翟耀辉非常庆幸,自己真的只是把齐敏蓝当成妹妹而已。
  否则冲齐敏蓝这个做派,家宅不宁是一定的。
  “滚,你那是什么眼神。”施鹏心里挺不爽的,自己妹妹最真实的一面可算是让翟耀辉给看到了,但作为被背叛的那个人成了自己之后,施鹏心里老不是滋味儿了。
  翟耀辉拍了一下施鹏的肩膀:“要是心里不舒服,憋着了,可以来找我练练手。这事儿,多少跟我有点关系。”
  施鹏把翟耀辉的手甩掉:“不需要。”
  齐敏蓝这个妹妹小心思多,翟耀辉都知道了,施鹏可能是今天第一次感受到吗?
  施鹏早就发现,自打齐敏蓝知道自己为什么姓齐不姓施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怪怪的,性格也没小时候那么讨喜了。
  只不过是今天自己作为当事人,再次深刻地感受一下而已。
  “不过还是要恭喜你,跟我妹的事儿没成。不然的话,以后你家的事儿,有的你心烦。”
  哪怕是自己的亲妹妹,施鹏也得承认,齐敏蓝就是个事精啊。
  翟耀辉笑:“我不需要再为你妹妹头疼了,需要头疼的人是你。”
  他跟齐敏蓝的事不成,当回兄妹,等于是以后两人没啥关系了。
  但齐敏蓝将要是施鹏一辈子的妹妹,齐敏蓝再事精,施鹏不也得继续管着吗?
  施鹏脸一丧,躺在地上不想动了:“谢谢你,这事儿我记着呢,不用你提醒我。”
  后来施鹏回了施家,齐敏蓝一脸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地围在施鹏的身边,一口一个好哥哥地叫着。
  她越是这么热心,施鹏在一边听得就越是心凉。
  饭桌上的时候,施老突然提起:“施鹏,你跟翟耀辉的竞争怎么样了,是你升上去的可能性高一点,还是翟耀辉?”
  施鹏吃饭的动作顿了顿,本来他并不准备把这事儿告诉他爸的。
  没想到他爸竟然通过其他途径知道了这事儿。
  这次的竞争,谁胜出意味着谁以后能成为翟首长这一批老革命家的接班人,兹事体大,自然非同一般。
  齐敏蓝眼睛一亮:“哥,是不是你赢了之后,你就是下一批首长人选了?”
  真要这样的话,她千方百计地想要跟翟耀辉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
  虽然首长的妹妹没有首长夫人好听,但也总比跟首长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好吧!
  “……”看到这么在意的父亲和妹妹,施鹏心里挺不舒服的,因为这两位至亲没有一个是单纯为了他考虑和着想的。
  面对这种带着完全私心的关心,施鹏心凉啊:“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有把握吗?”
  施老的手抖了抖,变得激动起来,连自己最喜欢吃的菜都不再碰一下了。
  施老一直以来的坚持,不就是那个位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