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靓和翟耀辉40


小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作者:锦红鸾
  作为工友,大家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但一旦跟钱扯到关系,什么都说不准。
  哪怕住在同一间宿舍里,谁知道谁谁是什么样的人啊。
  “不会丢的。”苗靓很有自信地回答道,“我这已经凑了一百了,这钱我要还人的。”
  这是靠着她自己的努力赚来的钱,她总算是可以还翟家帮助自己的那些人情了。
  哪怕钱还不够,远远不及翟家花在自己身上的,可没关系,她还年轻,她有的是时候。
  她这次还一百,下次还一百,几年下来,她自然就能把这笔钱还清了。
  “还你那个亲戚?”
  苗靓的这个情况,工友倒是听说了。
  没办法,苗靓每个月的工资有五、六十呢,说起来不少了。
  可是苗靓从来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工资发下来之后就藏得好好的,从来不见她花一分。
  两个月下来,苗靓可不就攒了一百块钱了吗?
  “说起来,你那个亲戚对你挺不错的。”
  想到苗靓没爹没妈,都有亲戚愿意把苗靓接过来住,还培养苗靓去念书,这么实心眼的亲戚是真的不多见了。
  “是的,我以后肯定会好好报答他们的。”
  苗靓之所以在工厂里这么招喜,也是因为她知恩图报的关系。
  哪怕苗靓很少提这户亲戚的情况,偶尔谈起除了满满的感激之外,就没有别的多余的内容,但靠猜都能猜得出来,苗靓这个亲戚家的条件一定很好。
  为什么这么猜?
  你看苗靓的这份工作不错吧?
  去厂子里当工人,这是多少人想盼都盼不到的好工作啊。
  要知道,每个厂子里需要多少个工人,都是有数的,一般情况之下,新人是插不进来的。
  除非是父母不当工人了,把自己在厂子里的职工位置让给子女,这样一来,厂子里的人员才有轻微的变化。
  苗靓进来的时候,厂子里可没谁退下来把位置让给苗靓,这一点,苗靓家那亲戚的能耐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二来,看苗靓的穿着啊。
  苗靓穿的衣服都不差,而且没有布丁,五、六成新。
  苗靓说过,她爹妈都没有了,那么这些新衣服哪儿来的,肯定是那亲戚给买的呀。
  苗靓有这么一户有能耐又有钱的亲戚,只要苗靓脸皮厚一点,一直贴着人家,苗靓不用干活都能靠着这户亲戚活一辈子了。
  可苗靓没有,苗靓不但主动参加工作,还把所有的工资攒起来说要还给亲戚。
  冲苗靓的这份心,厂子里的长辈是真的看好苗靓,觉得苗靓是难得一见的好姑娘啊。
  真的,要不是苗靓没爹没妈,娘家没人了,要不然的话,冲苗靓这么好的性子,那得多少人要求到苗家门前,要跟苗家做儿女亲家啊。
  但即便是这样,慧眼识珠的人不是没有。
  相对而言,相看上苗靓,想找个机会跟苗靓处对象的人条件不是最殷实的,但也不算差了,想娶苗靓免勉强算是低娶。
  “苗靓,后天晚上看电影,你真的不去吗?你别担心时间晚啊,我们厂子里还有好多男同志一起去呢,绝对安全。要不安全的话,我自己都不敢去。”工友眨眨眼睛,对苗靓说,“你明天去你亲戚家,后天去看电影,看,这时间安排得多好啊,一点事儿也不耽误。”
  苗靓摇头:“不去了,看电影要花钱的。”
  与其把钱花在看电影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她宁中攒着,早一点,多一点地还给翟家。
  工友急:“一张电影票才几毛钱啊,而且不用你出钱,有人请!”
  最重要的是,请的人可是男同志啊!
  苗靓坚持:“有人请的话,那我更不去了。我赚钱不容易,谁赚钱都不容易。我哪好意思占人家的这个便宜,人家愿意请我,我就真得去啊?不去不去。”
  她真没花别人钱的习惯:“都这个点了,我都困了,我先睡了啊。”
  说着,苗靓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把衣服一脱,往床上一躺,很快就睡着了。
  看到苗靓这个样子,工友叹气,苗靓到底懂不懂啊,男同志跟女同志一块儿去看电影,就等于是相看约会啊。
  苗靓都已经从亲戚家搬出来了,总要找个对象结婚生孩子吧?
  趁着现在年轻还能挑的时候,苗靓可以多看看。
  别等年纪大了,不好挑了,才随便找了个人嫁,这多吃亏呀。
  工友有心想劝,但苗靓这个当事人已经睡着了,无奈地工友只能也跟着上床睡觉,想着后天自己要怎么向看上苗靓的那位男工友解释,让对方别误会了苗靓。
  这次的电影看不成了,没关系,还有下一次嘛。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电影院里的电影放得还挺勤快的。
  “苗苗,你来看阿姨了呀?”
  苗靓一回翟家,病焉焉的翟奶奶果然就恢复了精神,拉着苗靓的手坐下,聊起天儿来的样子老精神了:“在工厂里的这两个月怎么样,适应吗?同事跟你处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你?”
  翟奶奶紧张的样子就像是才参加工作的女儿好不容易回家了,翟奶奶就怕自己宝贝着的女儿在外头被人给欺负了,受了委屈都不告诉自己。
  苗靓懂翟奶奶是关心自己,所以事无巨细地跟翟奶奶聊:“阿姨,你别担心,工友们对我都可好了。你不知道,明天工友还约我一起去看电影,好多人。”
  “好多人?!”翟奶奶一个激灵,“去的都是女工友呀?”
  “不是,也有男工友的。他们约我去看电影,还说不要钱,请我看。所以阿姨,你真不用为我担心,我在外面挺好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
  有男工友,而且还有男工友要请苗靓看电影,要说里面没苗头,翟奶奶表示自己就白活这么多年了:“是男工友请你去看的?电影在白天啊还是在晚上?”
  “不是男工友请我看的,是我同宿舍的女工友请我一起去看。晚上。就因为是晚上,所以才要男工友一起去,大家结个伴儿,更安全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