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靓和翟耀辉42


小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作者:锦红鸾
  “反正你还不愿意结婚,又没对象的。手机端我看这样吧,先给苗苗介绍一个对象,让苗苗先结婚。苗苗的孩子对于我跟你妈来说,跟亲外孙没什么两样。这么一来,我跟你妈保证不催你结婚生孩子,你也算是脱离苦海,可以一心忙你部队里的事业了。”
  两全其美,他这个当爸的真的已经够为儿子着想了。
  “嗯……”电话另一头的翟耀辉脸完全黑了,黑的都不想再搭理他爸了,“没别的事儿的话,我挂了。”
  “行啊,你挂吧。等你下次回来的话,指不定你都可以抱外甥了。你说苗苗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姑娘还是小子……”
  翟老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另一头已经传来了盲音,可把翟老逗得不行:“小兔崽子,敢跟老子耍花样,看不难受死你!”
  “怎么样了?”
  翟奶奶紧张地问。
  “放心吧,那小子一准会想办法赶紧回来,帮我们把苗苗给娶回来的。抱外孙?我要抱的那绝对是亲孙子和亲孙女!”
  翟奶奶乐:“真的?”那真的美滋滋了。“但是耀辉才回部队一个月啊,他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用苗苗的事情把他叫回来,真的好吗?别以为耀辉把升不去的事儿怪在苗苗的身,那我们可对不起苗苗了。”
  “我儿子不是那种会把责任推到女人身的孬种。回来结婚有什么问题,儿子把个人问题解决好了,才能更好地为国家和人民效力。一直不结婚好啊,一直单身,那不是还要麻烦组织帮忙解决个人问题吗?”
  他儿子回来把婚结了,免得部队里的领导再为他儿子的终身大事操心,这怎么错了呢?
  “耀辉真能回来呀?”这话听去怎么那么难相信吗?她儿子是那种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男人?
  “当然能回来!”翟老无肯定地回答。
  有什么样的老子,自然有什么样的儿子。
  当初他不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媳妇儿和儿子才参的军当的兵,打的小日本鬼子吗?
  要他说,如果耀辉只是回来娶个媳妇儿,办场喜酒,升不去了,那绝对是耀辉的能力不足,表现得还不够好。
  反正他当兵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因为结婚的关系,升不去了。
  相反,越是受部队重视的人才,对方越会关心人才的个人问题。
  知子莫如父啊。
  翟耀辉不但三天后真的回来了,他在回来之前,翟老还接到了部队里打来的一个询问电话:“这事儿啊,噢,我知道我知道。那肯定啊,我儿子结婚,我能不知道?儿媳妇还是我好兄弟的女儿呢,对方女同志可优秀、可好了。耀辉娶了她,那是我们翟家的福气。噢,身份挺普通的,姑娘人好。嗯……对,这样,你同意对了。”
  “什么结婚?”翟奶奶问。
  “耀辉向组织打结婚报告了。”
  翟奶奶急:“打结婚报告?不是,耀辉要结婚了,我这个当妈的怎么不知道。还有,他跟谁结婚啊?”她头都晕了。
  “跟谁?还能跟谁,当然是跟苗苗啊。结婚报告写的人名是苗苗。我早说了,这臭小子还跟我装,这下子知道有别的男同志看苗苗,他装不下去了吧?”
  不老实的男人,该受一点刺激!
  在这件事情,翟耀辉是第一个受刺激人,至于第二个受刺激人,当然是苗靓了。
  苗靓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军装严肃不已的男人:“翟大哥,你说什么,刚才风太大,我可能没听清楚。”
  翟耀辉解开了一颗扣子:“我已经打好了结婚报告,你拿身份证,咱俩现在去扯结婚证。”
  “……”苗靓笑得有点勉强,“翟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吗?你是有未婚妻的人!”
  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而且相当得恶劣。
  “第一,军婚是受保护的。第二,重婚是犯法的。第三,我没有未婚妻。”
  翟耀辉的这三点顺序倒过来也是他没有未婚妻,更没有婚史。
  假如他有问题,苗靓跟他结婚,受惩罚的人会是他。
  最后,他既然决定跟苗靓结婚,自然是要对苗靓负责到底。
  军婚受保护,且不允许离的,这一点是苗靓的保障,苗靓只管放心。
  苗靓脸色沉了沉:“翟大哥,我不太清楚你为什么跑过来突然跟我说这些。不过你说了,我要回答你,不好意思,我不嫁给你。”
  谁都不明白,苗靓决定要从翟家搬出来的那一刻,心情是怎样的复杂、纠结和痛苦。
  可以说,翟家的人是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对苗靓释放善意,真心实意对苗靓好的人。
  所以对翟家的一家三口,苗靓心里存在着一份特殊的感情。
  特别是翟老经常提她跟翟耀辉的事儿,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小姑娘,见到那么优秀的翟耀辉,哪怕苗靓每天一百次告诉自己,她跟翟耀辉是不可能的,不要把翟家人的话当真,不然的话,只会自取其辱。
  维持着表面的冷静,苗靓的心忍不住每天产生第一百零一次的动摇,万一呢……
  直到离开翟家,苗靓的心里不再有这样的“万一”存在。
  一直跟自己保持距离的翟耀辉突然跑到自己的面前说要跟自己结婚,其的震撼有多大,唯有苗靓这个当事人感触才最深。
  面对苗靓的拒绝,翟耀辉表示,他不接受拒绝。
  翟耀辉也有死要面子不肯承认自己对苗靓有好感的经验,只一个眼神,他知道,苗靓跟他一样,对他同样有好感。
  与其浪费在肯不肯的话题,翟耀辉大步向前,一把霸气地将苗靓扛了起来,顺利跟苗靓的工友交待:“各位打扰了,真不好意思。我是苗苗的对象,一直在部队里当兵。最近好不容易有空,把结婚报告给打了,然后领着苗苗去扯证。改天请你们吃喜糖!”
  事隔多年,孙子、孙女都有三个了,苗靓始终记得那天被翟耀辉扛起来,胃被顶着,头朝下,血倒流的那种难受的感觉。
  想到这里,苗靓忍不住往躺在自己身边的翟耀辉身拍了几下:“你说你,我也不要求你跟现在的年轻人似的,给我一个浪费的求婚,但你当年怎么跟个土匪似的,我都说我不嫁给你了,你竟然把我扛着走了!”
  苗靓严重怀疑,她当时之所以稀里糊涂地签了字扯了扯是因为被翟耀辉扛糊涂了。
  等结婚证到手的那一秒,苗靓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翟耀辉有些想不明白,三个孙子都已经大学了,苗靓怎么突然跟他翻这个旧账。
  他抱着苗靓一个翻身,压在了苗靓的身:“你儿子问我最近是不是力不从心,所以让你老把注意力放在他老婆和孩子的身。既然睡不着,做点有益于夫妻感情的事儿吧。”
  说着,不给苗靓拒绝的机会,亦如当年霸气扛着苗靓去扯证一般,老夫老妻的,生活照样可以过得霸道甜蜜。
  被压下的苗靓想道,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幸福来得晚了一点,路绕了一点,好在它最终还是来了。
  翟耀辉,你说咱俩要是还有下辈子的话,你能不能温柔点,喜欢我早点对我说?
  苗苗,要有下辈子的话,我喜欢你,我想你当我的媳妇这些话,我早点说。
  https:///html/book/40/4031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