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祭天与修法


小说:宋缔  作者:我欲乘风归
  “乾天在上,授以皇者牧民之权,群牧天下百姓………………拜!”
  随着礼部尚书欧阳修的声音,赵祯以及大宋朝臣面对供桌缓缓拜下,这是隆重的祭天礼,即便是皇帝也不能例外。
  其实在传统华夏的等级观念中,皇帝并不是至高的存在,真正的最高级是上天,皇帝不过是天在人间的代言人,天子一词便能准确的诠释。
  天高于一切,即便是皇帝也要向天致敬或认错。
  君为父,天为君之父,这种等级制度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天是独立的存在,高于道教和佛教的漫天诸神,天是一切的开始,孕育了所有的生灵,大地亦是如此。
  所以才有皇天后土一说,皇帝可以不敬鬼神,但却不能不敬天地。
  祭天礼也是所有礼节之中最为隆重的没有之一,而赵祯理所当然的向上天表示尊重,因为他需要,天这个虚无缥缈却真实影响华夏的东西将成为他改变现有制度的最佳代言。
  目光灼灼的盯着祭天所用的供桌长案,赵祯从未向现在一样激动,因为他即将宣布一个重要的甚至是改变华夏千百年来根本制度的东西。
  待礼官唱诺完毕,四周安静异常的时候,在朝臣以及观礼百姓惊讶的目光下,赵祯缓缓走向供桌,再次拜下。
  “苍昊在上!朕乃九州之主,统御汉家大宋王朝,昨夜华胥之时,隐约便有缥缈之声传来,朕不知何意,今日参拜朕呼然明理!”
  赵祯一系列的举动和话语让四周的官员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皇帝什么时候能和上天唠嗑了?
  从赵祯的话语中人们明白一句话,皇帝昨夜被托梦,而托梦的人就是现在大家伙热情祭拜的上天,这让人上哪说理去?
  最为关键的是皇帝还在长案之前和上天聊了起来,说什么昨夜做梦的时候有一个奇怪的声音传来,开始的时候不明白,等祭天的时候忽然清楚,原来是上天你老人家给托的梦啊!
  别人不清楚,可身为宰执的范仲淹却知道,官家从来就不相信什么鬼神,甚至在宫中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话来,怎么可能相信这些东西,但现在却在利用祭天造势……
  心中无奈的苦笑,范仲淹作为大宋的相公多年,他太了解赵祯要做什么了,这一定是准备用上天来做一些事情,成为官家名正言顺下旨的手段。
  朝臣当中有不少人知晓这是赵祯在演戏,但他们又不能随意揭穿,只能配合着跪在地上等待,脸上露出震惊有羡慕的表情表示他们相信皇帝真的能与上天对话。
  此时紧张的人有很多,范仲淹便是如此,他担心皇帝要借助上天又要对本就被限制的相权再次动手,而六部官员担心官家刚刚给他们加强的权利是不是又要收回?
  参谋兵事院的人则是在思考,官家是不是要对天竺动手了,在这里利用上天寻找由头。
  反倒是赵旭一点也不担心,他不认为父皇会在这个时候换掉自己这个太子,眼下这情况在外人眼中最危险的就应该是自己这个太子,但事实上最安全的也是自己。
  因为自己是第一个承认萧仁的人,是大宋皇族之中最先承认萧仁就是自己弟弟的人。
  虽然父皇嘴上没有说什么,但从他望向自己欣慰和满意的眼神,赵旭就知道自己做的没错,也不枉自己违逆母后的意思。
  事实上坐在太子之位上越久,赵旭便越没有谱,因为监国这几年他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太多太多,父亲大刀阔斧的改革已经使得现在的制度与以往完全不同。
  他要努力学习父亲的手段和思想,努力的保证自己能驾驭这个王朝之后才能继位。
  原先他是挺想早点继位的,母后曾经说过,父皇会提前退位荣登太上,送自己一程,但现在赵旭却不敢这么想,也不想这么早的继位。
  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相比父皇在大宋的功绩和影响,自己什么都算不上,一旦接过大宝,很可能做错事,很可能让朝臣们在背地里笑话自己。
  其实萧仁不是不想,而不是不敢!
  各方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但赵祯却并不在意,而是沉默一会之后望向众人道:“朕得昊天之示,天地之间以道以法,万物遵循方可如常如一!然我大宋之法,尚不明晰,朕欲重修法度,以法立国!”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被赵祯的话给镇住。
  谁也没想到皇帝居然在归朝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宣布变法,这是对于大宋来说不是什么出格的事情,毕竟赵祯从登基开始就已经对大宋的基本法律《宋刑统》进行了改变,增加了部份内容后改为《皇宋宪法》。
  现在又要重新变法,只能说之前钦定的《皇宋宪法》已经不适用现在的大宋了。
  变法是好事吗?当然是好事!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简单的答案,但却不愿改变,或者说是惧怕改变,这是人的本性,在一个固定的环境中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这一环境,突如其来的改变可能会让他们的生活被打乱,也会让他们手足无措。
  《宋刑统》是大宋的基本法典,它是以五代时后周的《显德刑统》为修改而成,即便是《皇宋宪法》也是依据它为基础。
  皇帝可随时颁布法令作为断罪处刑的依据,诏成为最重要和具有最高效力的法律,编成为宋代最经常最重要的立法方式。
  可从赵祯的话中,所有人都听出了一句话“以法立国”,这四个字看似简单,可事实上却是把法作为大宋的根本,甚至可能会出现一些皇帝也必须遵守的法律。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从未在华夏的历史上出现过。
  商鞅当初也只不过敢说一句“法不阿贵,绳不挠曲。”到了后世便演变成“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话,但却没人敢说天子,因为天子就是法,言出法随可不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