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钱景


小说:逆水行周  作者:米糕羊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 我要做首辅 苏联1991 十国千娇 重生之华娱巅峰 三国之三姓家奴 大魏宫廷 隋末之乱臣贼子 春秋我为王 三国之召唤猛将 
  清晨,长安城一隅,某坊内人声鼎沸,大量商贩聚集在门店前,高声和掌柜、伙计讨价还价,又有人推着车、跟着伙计从一旁大门进去,走近一座座长方形厂房。
  这些厂房整齐的排列着,厂房大门紧闭,偶有身着棉衣的男子出来,给前来进货的商贩披上棉衣,然后进入厂房。
  整个厂区回荡着机器的轰鸣声,一根根烟囱冒着浓烟,许多商贩拿着提货单进入各厂房,然后用推车推着一个个冒着寒气的木箱离开厂房,离开厂区。
  身着便服的宇文温,看着眼前一片忙碌景象,感受到买卖的火爆,也感受到推车经过时带来的阵阵寒意,对于冷库的“钱景”很满意。
  这是采用新式制冷技术建立起来的冷库,年初投入使用,所用制冷设备以“硫化酒精”为制冷媒介,靠蒸汽动力驱动的空气压缩机进行制冷,各库房冷冻间的温度可以保持在零下二十度左右。
  对于传统的冰窖而言,新式冷库的制冷能力有了质的飞跃,从“冷藏”变成“冷冻”,在低温下,使得各种肉类的存储时间变长,保质期也变长了。
  再加上火车、火轮船,建立在先进技术上的一系列产业,应运而生。
  在河套地区宰杀的牛羊,新鲜牛、羊肉经过必要处理后,立刻送入当地冷库冷冻,冻得结实如石头,成为冻肉。
  然后通过装有冷库的船只,或者特制的火车冷冻车厢,运抵晋阳、长安、邺城,放到当地冷库储藏,然后对外销售。
  同理,在沿海地区,渔船打捞回来的鲜活海鱼等海产,去鳞、去内脏后放入冷库冻结,变成冻鱼,然后用安装有冷库的船只向内地运输,存储在当地冷库,对外销售。
  技术的进步,使得新产业诞生,而这一条产业链名为“冷链”,在诞生之初就深受欢迎,“钱景”一片光明。
  这不是宇文温自吹自擂,是有实际数据支撑的结论,如今是夏秋之际,来自河套地区的冻牛肉、冻羊肉,在长安、晋阳、邺城的销路很好。
  总体而言,销售商亏的钱不是很多。
  亏钱了还说盈利“钱景”一片光明,是因为各地冷库、船载冷库、车载冷库的前期投入很大,乐观点估计,回本都要差不多两年,今年才开始营业,回本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是,按照营业收入的增长幅度可以判断,收回成本后,利润不低于预期。
  宇文温看着一个个大热天里身着棉衣的工作人员,又看看冷库厂房,放弃了进入冷库里感受零下二十度低温的想法,继续在厂区里参观。
  冷冻运输、存储,其货物想要盈利,就得找准市场定位,冷冻的肉类、鱼类,新鲜度比不上现杀活牛羊、活鱼,却比腌制肉、腌制鱼要好,这就有了商机。
  权贵人家当然要吃生鲜,甚至自家庄园就养着牛羊,想吃就现杀,不稀罕什么冷冻肉,甚至连海鱼都要鲜活的,宁愿为此多花钱。
  而平民百姓,平日里肉都无法多吃几口,所以即便手里有了点闲钱,也会选择买腌制肉、腌制鱼,偶尔开开荤。
  那么,位于这两者之间的有钱人,高不成低不就,正好是冷冻肉、冷冻鱼的消费主力。
  在各大都会和大商埠,这一消费群体的购买力还是不错的。
  而冷库的出现,让肉类的保质期大幅延长,那么,秋天宰杀的牛羊鸡鸭,还有河鱼、海鱼,其肉可以在冷库长期冷藏,只要存货够多,那么一年四季都能销售。
  还有,当相对完善的冷冻运输、存储体系建成后,牧业、渔业也可以联起手来,互惠互利,创造更多的利润。
  从河套地区、并州晋阳满载冻肉抵达长安的货船,若要回程,是没有什么冷冻物品要运输的,船主只能停掉冷气,让冷冻船舱装恢复常温来装载普通货物,这样一来,盈利的速度会很慢。
  但是,他可以选择在卸货的渭口港进货,将来自东海的冻鱼装上船,然后运回出发地销售,利润可是不错的。
  同理,从东面而来、运输冻鱼的货船,在渭口港卸货后,满载着冰冻牛羊肉返程,回到出发地进行销售,利润同样也很可观。
  在海边很常见的海鱼,冻结实后运到代朔、河套、陇右,能卖出好价钱,这就是物离乡贵的道理,牛羊肉的销售也是如此。
  还有,如果把温度适当升高,调到零上四到五度左右,由冷冻变成冷藏,这样的体系还能运输‘存储’新鲜水果和奶制品,以及各类低温下能保存较长时间的任何食品。
  如此一来,就能让更多的地区参与到冷冻运输、存储之中,虽然运输、存储的成本不会低,但在多方合作之下,只要把体系铺开,就一定能摊薄成本。
  坚持个三五年,必然能做到薄利多销,让大家都有得赚。
  这是运输技术、制冷技术突破后开创的新局面,科学技术再一次向世人展现其强大的力量。
  宇文温想着想着,心情不错,见前方一群人恭候多时,便缓缓走上前。
  这些人,都是瀚海贸易公司的高层,虽然身份是商贾,但宇文温不会把对方当做不可接触之人。
  这几位当中,有些人他认得,有些人则眼生,不过今日能在这里的,都有资格“旁听”,所以宇文温开门见山,直接开始训话:
  “丰州绥远的冷库,规模要进一步扩大,运力上不来不要紧,先把牛羊肉冻着,慢慢运都行的。”
  “严把质量关,绝不允许以次充好,绝不能把不新鲜甚至腐烂的肉放到冷库里冻,奶制品也是如此,一经发现,有司必然严惩不贷!”
  “现在,是创招牌的时候,只有把名气打响了,把信誉立起来了,冷冻运输、存储、销售这条‘冷链’,才大有可为,若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坏了整个行业的前途,不要说朕,就是友商,都不会轻易放过的!”
  瀚海贸易公司负责陆地边贸,兼营畜牧产品,对于冷冻运输、存储、销售这一行十分看好,与此同时,经营海贸的两洋贸易公司,还有各沿海地区的渔业群体,也很看好这个行业。
  牧、渔行业都在募集资金,构建冷冻运输、仓储体系,这一年时间投进去的钱数不胜数,若是有谁敢败坏这行的名声和前途,不需要朝廷出手,自然会有“义士”替天行道。
  宇文温敲打完,开始询问瀚海贸易公司的业务情况,几位高层简要的介绍了一番,宇文温又问:“东突厥的处罗可汗,看起来有点不对劲,很大概率要搞事,你们做好风险应对了么?”
  一人回答:“陛下请放心,草民等早已根据各种可能,制定了不同的预案,无论东突厥那里出了什么问题,公司的利益都会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宇文温点点头,看着眼前众人,目光在一人身上停下,随后说:“刘经理。”
  刘武周得天子点名,心中激动异常,赶紧出列、行礼:“草民在。”
  “你长年在草原经商,对东突厥国内情况很熟悉,那么....”宇文温顿了顿,问:“如果东突厥可汗带着人跑了,欠的债不还了,那该如何解决?”
  这个问题,一直为瀚海贸易公司重视,刘武周当然知道公司的应对之策,赶紧回答:“陛下请放心,俗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若敢赖账,公司有办法弥补损失。”
  “这样啊...”宇文温点点头,正要继续问一些问题,却见一名官员匆匆赶来,为他带来了急报。
  宇文温接过急报一看,目光一凝,面无波澜,将急报交给那官员,然后看着眼前众人,笑起来:“还真是巧啊,说到处罗可汗,处罗可汗的消息就来了。”
  众人做洗耳恭听状,宇文温继续说:“秋天就要到了,处罗可汗乘着牛、马、羊膘肥体壮,卷铺盖跑路,带着贵族们,带着许多部落,带着无数控弦之士往北走,往碛北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