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抵押


小说:逆水行周  作者:米糕羊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 我要做首辅 苏联1991 十国千娇 重生之华娱巅峰 三国之三姓家奴 大魏宫廷 隋末之乱臣贼子 春秋我为王 三国之召唤猛将 
  碛南草原,碛南草原,最大汗国,东突厥汗国出事了!
  处罗可汗阿史那俟利弗设,吃喝嫖赌,欠下债务亿万,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们没办法,拿着牛羊抵工资,原价都是三十多贯、二十多贯、十几贯的牛羊,通通两贯,通通两贯!
  阿史那俟利弗设你不是人,欠了那么多钱不还,赖账、跑路,你还我本金,还我本金!
  魔性的台词在宇文温脑海里回荡,心中一股子邪火蹭蹭蹭就冒上来,他睁开眼看看上方的帷幕,转头看看身边的“救火队员”,又有了想法。
  “救火队员”萧九娘已经睡熟,宇文温收回想法,坐起身,披着衣服下榻,点起蜡烛,坐在案旁,琢磨起舆图。
  秋天就要到了,东突厥的处罗可汗带着贵族、大量部落北上,离开碛南草原,穿过大碛到碛北草原去。
  那里的冬天很冷,最近这二十多年来都不是东突厥各部落首选的过冬之地,按道理,秋天的时候,东突厥各部落会南下,在碛南草原南部过冬。
  大小可汗们会带着部族在周国为他们修建的一连串过冬营地过冬,与此同时,将大量膘肥体壮的牛、马、羊当做货款,交付给中原商贾,并从中原商贾手中获取大量生活物资过冬。
  此次处罗可汗来这么一出,明摆着不会再返回碛南草原。
  从政治上来说,东突厥选择和周国分道扬镳;从军事上来说,对方避开了周国的阴山防线,避开了碛南南部越来越多的周国堡垒群,以大碛为屏障,和周国隔碛对峙。
  从经济上来说,东突厥隔断了这十来年与周国建立起来的经济合作关系,明摆着不想还债,赖掉了大量债务,现在为了逃债,跑路了。
  简而言之,东突厥的处罗可汗,选择“非暴力不合作”,率众迁移到碛北,与周国脱离接触,是没有正式宣布的决裂。
  虽然事发突然,宇文温却觉得是在情理之中:对方打又打不过,熬又熬不赢,时间越长,劣势越大,欠的债越来越多,处罗可汗除了率众跑路,还能有什么办法?
  西突厥的可汗,将可汗牙帐迁移到葱岭以西、河中地区的石国境内,不就是要避开周国的锋芒么?东突厥现在把可汗牙帐北移,也是同样的道理。
  东突厥在如今的周国面前,显得弱小而无力,但实际上东突厥的兵马强盛,面对广袤草原上的大小部落,依旧拥有绝对优势。
  那么,与其在碛南被周国一刀刀割肉、放血,还不如在碛北安家,避避风头,顺便往西面、北面的草原扩张。
  宇文温觉得如果把大碛比作长江,那么对于东突厥来说,碛北类似于江南,而碛南类似于淮南,阴山山脉以南、河套地区类似于淮北、河南。
  如今两国实力悬殊,做个比喻的话,东突厥一如当年南朝势微,陆续丢了河南、淮北。
  现在连淮南都守不住,就只能放弃长江以北地区,以长江为天险,过自己的小日子。
  中原军队要北伐,首先得穿过茫茫大碛,这是一片广袤的荒漠戈壁,昼夜温差大,缺水,夏季酷热、冬季酷寒,对于后勤来说是巨大的考验。
  中原军队横跨大碛、抵达碛北草原时,正是最虚弱的时候,那么东突厥的兵马以逸待劳,决战之中获胜的几率大增。
  宇文温想到这里,看着舆图,喃喃自语:“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
  门下省,政事堂,国务会议正在进行,三高官官和中书省两院学士,以及门下省谏议院的参政、平章们,就几个议题展开讨论。
  出席会议的天子要借此听听各方意见。
  今日最引人注目的议题,是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东突厥各部大规模北迁、前往碛北之事,有部分部落,和少数贵族没有走,按照往年惯例,留在碛南草原。
  这件事代表着一个很严重的政治问题:两国关系非正式决裂。
  虽然东突厥方面没有正式表态,也没有什么军事上的敌对行为,但明眼人能够看出来,对方是铁了心和周国分道扬镳。
  这一变化,带来了一个经济上的大问题:东突厥各贵族、部落欠下中原商贾的巨额债务,等同于一笔勾销,还有之前签订的许多贸易契约,也形同废纸。
  如此行为造成的巨大损失,朝廷不能坐视不理。
  主营边贸的瀚海贸易公司,还有以其为首的中原商社及商贾,是最大的利益受损群体,这些群体每年都向朝廷缴纳大量商税,现在出事了,朝廷必须出来主持公道。
  瀚海贸易公司以及边地商贾的代表,依次上台发言,控诉东突厥可汗的背信行为,列举了己方承受的巨大经济损失,请求朝廷主持公道。
  一番声泪俱下的发言完毕后,一些主张保护边地百姓权益的参政,开始提出联署的议案,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东突厥大小可汗、各部落欠下大量债务,如今恶意逃债,是可忍孰不可忍,朝廷应该兴师问罪。
  但是朝廷不能怒而兴兵,仓促间出兵的话恐怕正中对方下怀,若出击的官军落入对方设下的圈套以至大败而归,那就不妙了。
  所以,如今当务之急,是要控制“抵押物”。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欠债的跑了,那么债主有权利没收其名下作为抵押物的田宅,东突厥的可汗们带着各部落跑了,那么,碛南草原,就该归债主所有。
  当然,这片广袤的草原应该归入朝廷治下,成为周国国土,朝廷理所当然拥有国土的“地权”,那么,官军应当尽快行动起来,将碛南草原控制住。
  然后,这片草原的经营权,应该分给因为东突厥逃债而损失严重的债主们,也就是让债主获得“抵押物”。
  寨主们拿到草原的经营权,自然要每年向朝廷缴纳一定赋税的,这种赋税可以是一定数量的牛羊,或者是承担各地驻军的部分军需,以及军需的运输。
  而债主们在草原上经营畜牧业,获得的利润,就能部分弥补债务人逃债而造成的经济损失。
  等到官军准备完毕后,再兴师问罪,向东突厥的大小可汗、贵族们“索赔”。
  这是初步提议,无论是对于朝廷,还是边地商贾,都是颇有好处的。
  朝廷可以借此实现对碛南草原的逐步控制,驻军的开支由边地商贾部分承担,而边地商贾经营草原,将草原变成一个个大牧场,产出的牛羊,大量供应内地。
  与此同时,大牧场里蓄养的马匹,可以作为官军的战马,支持官军穿越大碛北伐。
  具体实施方案,内容有很多,几位联名提案的参政,已经将方案印刷成册,提前交到三高官官及相关人员手中,今日会议,便要接受各方纷至沓来的质询。
  质询是肯定的,因为实施方案之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修铁路:在碛南草原修铁路。
  这是经营草原的基础,没有铁路的话,朝廷在草原驻军的开支极大,而边地商贾经营草原从总体上来说,若不解决交通运输问题,必然收益少,只能是惨淡经营。
  宇文温翻看着早已看过几遍的方案,发问:
  “提前修建北海铁路?虽然只是南段,耗资也不会不少,更别说横贯碛南草原东西的东西铁路,全程五千余里...”
  “就算是分数期工程,这条横跨草原的铁路修起来要投入巨额资金,朝廷没有钱来修这一纵一横的铁路,你们要如何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