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如镜番外——喜欢上一个人,那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小说:凤囚凰  作者:天衣有风
  假如没有遇到她就好了。
  天如镜曾经不止一次这样想。
  假如不曾对她说话假如不曾听过她的声音甚至从来未曾见过彼此的脸容那就太好了。
  可是假如那样他也许会有另外一种后悔和遗憾吧又或者连后悔和遗憾都不知道就那样单调空洞地活着。
  那样的话是不是便不能感受到生命的丰沛和华彩?
  天如镜看过很多知道很多手环中蕴藏的东西使他比寻常人眼界更辽阔他知道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知道后世会产生什么东西也曾经观摩过那些会动会声的影像看过许多种人生。
  可是那是别人的他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没有丝毫感触。
  就如同时常在身体周围保护着他的蓝光罩子一般浑圆完美的空间没有半点儿缝隙那个与旁人隔绝的距离便是他的世界了。
  但是她侵入了他的世界。
  在一个不恰当的时候从一个没有料想的角度闯入了一个不该闯入的人。
  因为她呼吸里沁入了绵软的芬芳眼睛里看到锦绣的华光。
  从前仿佛虚幻的心跳头一次真切起来。
  但是这是不对的。
  她是一定要消亡的人。而寄托在一个注定消亡之人身上的思慕也如镜花水月一般终有破碎的那一天。
  可是已经投注出去的心思收不回来他只能克制。面上依旧没什么异样心中却因为能见到她一次次地欢喜
  可是这真的是不对地。
  假如有一个人从刚懂事有记忆起。便不断地被告知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反反覆覆地。一遍又一遍在他的脑海中刻印如同无形地魔咒主宰他的意志和灵魂。
  头一次出手干涉政事设计在皇帝和她之间设置出隔阂是为了自己地职责。也许源于他心中对于未来的不安定的恐惧。
  他知道她会死的并且那一天很快会到来可是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那一日只要稍微想象一下便会难过得忘记呼吸深切地憎恨着自己可是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那之后每次接到她的邀约他都又欢喜又害怕。欢喜是因为能再见到她害怕却也是因为要再见到她他想多看看她。可是他又害怕看到她伤心或者指责地目光。
  理智与情感将他割裂成两半一半挣扎着思慕和痛苦。一般冷酷地坚守着职责。
  越是想要抽身而出。反而越来越泥足深陷。
  可是越来越喘不过气来了。现在便已经是这样他真的不知道假如她死了之后他应该如何度过漫长的岁月。
  直到他与师兄越捷飞同时赴约。
  去到公主府之前他便觉察到有些不对劲一直到对上她的视线那是执拗的不甘心的甚至有那么一丝凌厉果敢的眼神……他之前怎么会以为她完全放弃了抗争呢?
  她并不是那么容易便灰心的人啊!
  尽管她极力掩藏可是又如何能逃过用心之人的目光?
  但是她要做什么呢?
  当她给他斟满了酒心中也终于有了一丝了悟和恍然——原来如此。
  眼前地是美酒佳人还是穿肠毒药。
  原来她那么痛恨他么?
  浑身的血液冰冷好似被严酷的冬天完全封冻一直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
  假如他如她所愿她会不会有一点点地怀念和难过?
  假如这是她所希望的那么……
  好。
  一刹那间澎湃地情感倾覆了一切他忘却了一切看到她紧张地神情心中一酸举杯仰头。
  明知道是苦涩的毒酒也要平静地饮下。
  那么冰冷却又好像烈火灼烧入喉地那一刹那苦涩得他几乎快要哭出来。
  这是她给他的毒酒。他愿意喝下。
  不说话也不后悔。
  接下来的第二杯第三杯他干得毫不犹豫手指和手臂的动作稳定好像这便是他应有的归宿。
  意料之中的晕眩来临时他也丝毫没有恐惧和愤怒只如她所希望的在暖意融融的芬芳之中倒向柔软的地毯。
  就这样吧在她之前死去也许会平静和安乐许多今后再也不必难过再也不会闷闷地无法呼吸。
  喜欢上一个人那真是完全完全没有办法的事情。
  无法以理智来主宰不能用力量去摒除。
  但是他会一直沉默直到将这个秘密带到尘埃之中。多少欢喜和哀愁多少思慕和心酸多少冰冷的绝望都湮没在合上的眼帘之中。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
  天如镜的番外算是对正文的一点补充解释这个是隐藏的情节确定不会在正文中写出来了的而且也确定不会剧透就在此放出啦。
  天如镜是自愿喝下那三杯酒的他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一些事情看得很明白所以楚玉的那点小动作瞒不过他但是因为心里面太难过他还是自愿喝下了。
  虽然表面上极力维持着冷漠可是实际上他心里面已经十分难过可是他又完全不能违背自己从小受到的教导他的生命和灵魂都囚禁在了这里面挣脱不出来。
  喜欢的人亲自给他倒毒酒那是什么心情呢?
  是为了满足她的愿望再加上以为那是毒酒干脆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过呢那一刻他是完全忘记了越捷飞的存在了假如那是毒酒的话小越同学就要一起被毒死了……可怜的小越……乃被师弟54了哦……
  因为是番外所以设置成免费单订的同学也可以随意看。
  今天的正文更新会晚一点放出来
  最后便是……求包月推荐票……已经虐了一个小天了今后一个个慢慢来……把鞭子藏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