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 苏老师来访


小说:逆流纯真年代  作者:人间武库
  房间不小,色调明净,陈设简单。
  纵向拼在一起的两张床让小姐妹俩睡前可以头抵头说悄悄话,早晨醒来能互相问候。
  说起来,前些天有一次夜里妹妹突然发烧,还是锦依先发现的。后来的日子里她如果起夜,总是会轻轻摸摸小矜的额头。
  一样是七八月份放暑假,锦依回国回家。江小矜自上次见面后就一直想念姐姐,自然高兴的不行。
  至于褚涟漪,她现在也很放心。俩丫头就像她和林俞静一样,按常理想来似乎应该有敌意才正确,实际却怎也生不起来,反而总是容易亲近。
  她自己现在也在国内,闲不住,代理了几个红酒品牌正在做推广。
  江澈对此很支持,眼下正是吃喝风、攀比风日渐兴盛的年代,离刹车还有不知多少年……褚姐姐的生意眼光真心准。
  七月日头起早,眼看着就快八点了。
  江澈轻轻推了门,试探空调的温度,而后放轻脚步走到床边,俯身仔细看了看睡梦中江有鱼小朋友粉嫩的小脸蛋儿。
  对的,丫头其实叫做江宥俞,不过后来老彪和三墩听了,一致说这名字好,跟年画一个意思,喻着江家年年有余。
  他俩带头这么喊,渐渐,江宥俞小朋友就成了江有鱼小朋友了。
  这一点小锦依就比较幸运,虽然她的名字也被理解成了锦衣夜行的那个锦衣,终归发音还是一样的。
  “小矜,小矜……”江澈不敢大声,温柔说,“起床啦。”
  连着几遍。
  “唔。”江有鱼小朋友悠悠醒来,懒洋洋、软绵绵的声调让当爹的完全没有抵抗力,她双眼睁开一条缝,见是爸爸,顿时安心,撒娇说:“可是我都还很困。”
  说完,她还伸出小手,摸了摸江澈的脸颊,意思似乎在说:爸爸乖,不要吵,自己玩去……
  “很困也要起了呀,该吃早饭了。”江澈笑着说。
  “哦,那…好吧。”小矜张开两只小手臂,抱住江澈的脖子,试了一秒钟,放弃了,说:“可是,很难,我好像被我的床绑架了,爸爸。”
  江澈忍不住笑起来,“哪有床会绑架小朋友的?小矜是在给爸爸讲神话故事么?”
  “那都有人有气功,可以引雷公爆炸,为什么我的床就不能是床精呢?”江有鱼认真说完,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江澈人生那点儿破事,很多都早就已经被某些人当成故事讲给小姐妹俩听了。
  无奈苦笑了一会儿,江澈假作生气报复,伸手给小丫头挠了下痒痒,逗醒了说:“乖啦,姐姐都早就起床洗漱吃早饭了,小矜也要向姐姐学习……”
  他正说着呢。
  旁边的那张小床上,被子动了动,探出来江锦依的小脑瓜。
  “爸爸,小矜真的没有骗你哦……”终究是懂事些,所以有点儿心虚,小锦依弱弱地看着江澈,说,“我的床,好像也是床精。”
  她先前确实已经起了,原本是回来叫妹妹起床的,结果看妹妹睡得香,就决定也再睡会儿。
  江小矜顿时有了底气,“对吧,你看,爸爸,姐姐也被绑架了。”
  “……”江澈自知是对付不了她俩了,只好说:“好吧好吧,那爸爸去叫李婶婶来,看你们俩起不起。”
  李婶是江家在亲友中间重重筛选,请来专门负责照顾孩子的的保姆之一,性格挺大大咧咧没顾忌的一个人,所以虽然对俩孩子照顾有加,但是小矜和锦依在生态链上都还有点怕她。
  这不,江澈这一说,小姐妹俩赶忙就起了。
  “乖,起来换身漂亮衣服,一会儿有位你们没见过面的苏阿姨会来家里,专程来看你俩。”说着,江澈就先出了门。
  多年不见,苏楚昨天突然打电话,说她路过临州,上午飞机要走,所以一早会来家里看两个孩子,江澈也有点儿意外。
  八点半。
  苏楚到了,当年的苏老师如今已然三十四岁,却依然带着那股子生动的女孩气息。
  连同司机秘书一起,当姨的拎进门十几件大大小小的玩具。
  俩丫头被保姆带着,站在了客厅侧门口。
  “哇,枕头你这命也太好了吧,哪骗来的,这么漂亮的两个女儿。”多年不见,苏楚照样不生疏,说完就在沙发上笑着伸手招呼小矜和锦依过去。
  作为江澈的女儿,见过三墩和老彪的小朋友,姐妹俩自然不会怕生,胆怯。
  “乖,叫老姨。”
  俩丫头走向苏楚的时候,江澈在旁挤兑了一句。
  苏楚瞪他一眼,正要阻止……
  “苏姨姨好。”
  “漂亮姨姨好。”
  锦依和小矜笑着开口问候,礼貌乖巧。
  “……天!这也太让人喜欢了。”大概确实是年纪到了,当年性格其实有些偏颇的小苏老师此时满眼母性的温柔,同时直冒小星星,“又漂亮、又聪明……啧啧,好想拐走啊。”
  说着,她一手一个拉着在身边坐下。
  “看阿姨给你们带的玩具……”苏楚显得有些过于兴奋,献宝似地给两个小丫头展示自己从国外带来的玩具,兴致勃勃。
  偶尔,她才跟江澈搭上几句话。
  苏老师家里是有政治背景的,而且不小,但她本人,兜兜转转,最后却是选择了从商,而且主体不在国内做。
  这让江澈颇有些欣赏,觉得人都在变。
  “怎么样,这几年还行吧?”他随口问了一句。
  “还行。”苏楚转头,说:“98年蒙着头信你,把钱全砸进港股了,赚了不少,后续拿钱做了一些投资,这两年也都起来了。”
  轻描淡写,但江澈一估摸,苏老师如今的财富,至少也得是三五亿人民币的级别。
  何况她还一直拿着内地辉煌娱乐每年2%的分红呢。当年从底下往上起时获得的那些帮助,哪怕如今看来渺小,江澈依然没有忘记过。
  “那不错啊。”他说。
  苏楚:“不错什么啊?!我再怎么折腾,也不如当初先下手睡了你。”
  江澈:“……咳咳。”他的意思,孩子在呢,苏老师您收敛点。
  结果苏楚好像根本没察觉,亦或者就没打算顾忌,顾着转回去看看小矜,又看看锦依,把姐妹俩揽到身前,认真看着说:“知道吗?要不是阿姨当年不懂事,现在你们没准就多一个姐姐了……跟你们一样漂亮。”
  小矜和锦依转头,茫然地看着爸爸。
  “……”这,江澈就不能忍了,无奈说,“去去去,怎么能跟孩子这样胡说八道?”
  然后又说:“小矜,锦依,跟苏阿姨说拜拜,你们俩该去喂小马了。”
  小马就是余谦送的那两匹小矮马,养在江老头伺弄的园子里,姐妹俩一人认养了一只,分别取名小陀螺和小骆驼。
  为了养成两个孩子的责任心,让她们学会照顾人,江澈提了要求:暑假期间,每天给小马喂草喂水的工作,都得她们自己去做……说否则就让小马饿着。
  姐妹俩也都很上心。
  江澈的本意,是想借此把姐妹俩支开,省得她们被“流氓苏”污染。怎奈苏老师脸皮厚,亦或者实在太喜欢这两个孩子,司机把车开过来,她也上车,要跟着一起去。
  “不是说上午要坐飞机吗?”江澈没办法也只好跟着一起去,到地儿下车,第一时间逐客。
  “……枕头你过分了啊。”苏楚白他一眼,说:“没你这样赶客人的……我可以改下午的飞机走啊,赏脸在你家吃个午饭。”
  江澈:“午饭还行,下午我们也得飞。”
  苏楚:“哪啊?”
  江澈:“燕京。”
  苏楚:“干嘛去?投资啊?带我一份?”
  “不是哦,我们去听谦大爷说相声,还要去见冬儿姐姐。”被苏楚牵在手里,江小矜仰头满脸期待的说道。
  曲冬儿,苏楚自然是知道的,那丫头早些年名气比起四大天王都不让。
  “谦大爷是谁啊?相声……”她有些困惑。
  “就是小骆驼和小陀螺的亲爹。”江小矜指着面前的两匹小矮马,认真说道。
  苏楚:“……啊?”
  江澈板起脸:“小矜!你怎么说话的……不礼貌啊。”
  “我……”江小矜仰着头看爸爸,眼神无辜、委屈。
  “爸爸你凶妹妹。”小锦依往前一步,挡住江澈的眼神,说:“妹妹又不懂……而且这个,明明就是上次那个跟谦大爷一起来咱家玩,那个郭大爷说的。”
  所以……还是德刚的错。
  “可是这些话大人开玩笑可以,小朋友不能学啊。”江澈想了想,蹲下身,温声哄着小矜说:“那,算爸爸错了,行不行?”
  江小矜撅着嘴晃一下身体,委屈说:“不行。”
  “那……”
  “要一个冰淇淋才行,还有,姐姐也一个。”
  “……行吧,回去给你们。”江澈无奈服了软,他对付得了天下黑白各路人马,对付不了宝贝女儿。
  俩丫头开开心心地喂小马去了。
  江澈接回刚才的话茬,跟苏楚说余谦。
  “……相声是爱好,那人爱好广,这马,也是他养的,本身是三大导演之一,去年的金马、金像双料最佳导演。”江澈说:“你在国外没看过?”
  “看过,不过光注意小峰了。”说起来郑忻峰也算是苏楚的学生、朋友,依然管登峰郑忻峰叫做小峰,苏楚说:“好像小峰也拿了一个最佳男配吧?”
  “嗯”,江澈说,“金像。”
  2002年联手刘伟强、麦兆辉拍,郑忻峰客串,取代了前世杜文泽的角色,最后获奖,那是真实力演技。
  就是为了等他这位超级富豪的档期,这一世出来比前世晚了一年多,眼下才刚开机没多久。